重生团宠:炮灰千金是锦鲤主角钟暮晚顾今朝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第9章

钟毓辰目不错珠地看着钟暮晚,像是要透过这张熟悉的小脸,将她看透。

刚才钟毓辰看监控视频时,钟暮晚就知道瞒不住了。

反正她假借赵晴晴之名大闹一通的事,钟毓辰迟早都会知道。

与其到时候钟毓辰从别处听说,还不如她主动让他知道,至少还能让钟毓辰看清楚钟家人的嘴脸。

不过她要是实话实说,钟毓辰肯定会对她这个换了芯子的“妹妹”心存芥蒂,说不定更相信钟家人。

钟暮晚委屈巴巴地瘪着嘴,企图萌混过关:“大哥,你不要我了吗?”

一双小鹿似的眼睛湿漉漉地望着他,看得人心软……

不行,不能心软!

这种对峙的时候最忌讳中途心软,一旦心软就被对方掌握了主动权,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钟毓辰强迫自己狠下心来,冷冷地望着钟暮晚:“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钟暮晚见不吃这一套,嘴巴一撇,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似的“吧嗒吧嗒”直掉。

“呜呜呜大哥,你是不是生气我昨天把你的手办摔坏了……呜呜呜我真不是故意的,大哥别不要我呜呜……”

钟毓辰看着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底线立刻离家出走,而且还是打车走的那种。

“好了,别哭了。”他伸手帮钟暮晚擦干眼泪,语气温柔下来,“我没有生气。”

刚才钟暮晚说摔坏手办的事,的确是昨晚发生的。

当时只有他和钟暮晚在,这事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可他在监控视频里看到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钟暮晚虽然刁蛮任性,但她毕竟是个六岁的孩子,每天除了吃喝玩乐就是看动画片,根本不会操作电脑。

不等钟毓辰想明白,钟盛君已经把车开过来了:“快上车。”

钟毓辰敛了敛思绪,打开车门把钟暮晚塞进去,自己也弯腰钻进去。

“二叔,你开快点!”他语气里是掩不住的焦急,仿佛钟暮晚真的伤得很重。

钟暮晚见他配合自己演戏,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她现在关于原主的记忆很凌乱,只有看到一个人,才能想起与之相关的事。

刚才她提起手办的事,至少能稍微打消一点钟毓辰的疑虑,但这件事肯定不会轻易翻篇的,只能再找机会糊弄他了。

“辰辰你别担心,晚晚肯定会没事的。”钟盛君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钟暮晚眉头紧锁,脸色惨白,看样子不像是装的。

虽然他不喜欢钟暮晚,但也不希望她在这个关头有个三长两短。

要是现在钟暮晚现在出事了,就算他拿到了“盛钟集团”的大权,也会落人口实。

为了不让自己的君子之风受人诟病,钟盛君把车开得在超速的边缘反复横跳。

他带着钟暮晚去了最近的医院,挂了急诊。

急诊科医生看到钟暮晚的伤势后,警惕地看着钟盛君:“这是怎么回事?”

“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了。”钟盛君眼神闪烁了一下,不敢看和医生对视。

今天发生的事虽然瞒不住,但他也要尽可能地缩小传播范围。

要是让人知道他大晚上带着被打伤的钟暮晚来看急诊,还以为是他打伤了钟暮晚。

那多影响他的形象。

医生神色古怪地看了钟盛君一眼,拉起钟暮晚细小的胳膊,检查她身上还有没有其他外伤。

钟暮晚乖乖地配合着,偶尔伤口不小心被碰疼了,也只是轻轻地“嘶”一声。

见医生抬眼看过来,她立刻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圆圆的眼睛里尽是讨好神色,再配上又红又肿的的脸颊,看得人心酸极了。

医生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家里的小孙女和钟暮晚年纪相仿,见钟暮晚这样,立刻共情,再看钟盛君时,眼神更不友好了。

“摔跤还能摔出巴掌印?”她取下听诊器,虽然内脏没有受伤,但皮外伤让人触目惊心,除了肿起的脸颊,腿上也青了好大一块,幸好没有骨折。

“小孩子之间打闹,不小心失手了。”钟盛君讪讪一笑,想敷衍过去。

医生冷眼看着他:“先生,我是医生,难道连大人和小孩的掌印都分不清吗?”

钟盛君被她噎得涨红了脸,只好说:“这个事出有因……”

“这是家暴!”医生气愤地打断他,“就算孩子再调皮,也不能这么打。”

“真不是我打的。”钟盛君比窦娥还冤,伸手去摸钟暮晚的头,想让她给自己作证,“是不是啊,晚晚?”

钟暮晚像是被吓到了似的,猛地缩了一下脑袋。

那是长时间受到虐待,形成的条件反射。

医生见状,把钟暮晚往怀里一拉,冷眼瞪着钟盛君:“你们什么关系?”

钟盛君头很大,这个死丫头分明是故意给添堵。

他目光柔和地看了钟暮晚一眼,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我是她二叔。”

钟暮晚的目光与钟盛君撞上,身体猛地抖了一下,脑袋下意识地往医生怀里藏。

医生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温柔地安慰:“没事,别怕。”

她安抚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怀里小人儿身体放松下来,脸还埋在她怀里,不敢露出来。

不知这孩子平时被她这个恶毒的叔叔怎么虐待了,都吓成这样了。

这下肯定不能把孩子再交给他了,不然非被他虐待死不可。

医生把钟暮晚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她父母呢?”

“我没有父母。”不等对面的人回答,怀里的小姑娘就瓮声瓮气地开口了。

医生诧异地垂头看去,钟暮晚正好也抬头看向她。

尽管小姑娘努力压抑着,那双大眼睛里还是蓄满了水雾。

“他们说,我爸爸妈妈死了。”话音未落,她的眼泪就忍不住滚下来。

她像是害怕被打似的,手忙脚乱地伸手去摸眼泪,不小心弄疼了受伤的脸颊,疼得眉毛都打结了,却不敢喊疼。

医生看到这样,心疼得眼眶都红了。

她拿起桌上的手机,直接拨打电话要报警。

钟盛君意识到她要做什么,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想要阻止她报警:“您误会了……”

“你要干什么!”医生抱着钟暮晚往后一躲,“你再这样我就叫保安了。”

电话已经拨通了,钟盛君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只好不情愿地收回手,又在医生的怒视下后退了几步。

等到医生报完警后,他好说歹说,医生就是不肯把钟暮晚还给他。

为了防止他硬抢,医生还叫来了保安,一左一右守在门口,像两尊门神似的。

很快警察就来了,把钟盛君一行人带去警局做笔录。

关于家暴的事,钟暮晚一问三不知,问急了就开始掉金豆子;钟毓辰不在现场,也没法证明钟盛君的清白。

后来钟盛君为了自证清白,只好打电话叫助理把监控视频拿来,然后钟佳婷也被喊去警局了。

钟暮晚和钟毓辰作为受害者,做完笔录就先离开了。

从警局出来时,钟暮晚察觉到钟毓辰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她知道这次是躲不过去了。

她把冰袋从脸上拿下来,直视着钟毓辰的眼睛说:“大哥,我有话要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