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女纯肉辣文,公交车上的爱

他妈真有眼光,他点点头,与有荣焉一般:我便是要娶这样的妻子,对我绝对的服从。大哥大嫂的老路子,就是我们的警告线。

顾夫人越发的气了:你,越是在部队,越是笨得不得了,世上哪有这么多相似的,卫英怎么了,就不听话了。

出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方,撑得起场,未必能上得了床。顾首长颇是深奥地说了这么一句话。顾夫人发现,自个不知要说什么了。

妈,人呢,就带来给你看了,妻子呢,就这么一个。

唉。顾夫人长长一叹气:她叫卫敏敏,你是忘不了那个人吧!

妈,你扯远了。他面无表情地纠正:远了。

都死了这么久了,你也别想着了。

他转身就走,即然问话问到这个份上了,证明没有什么比较有意义的话再问下去。

顾夫人看着他笔挺的背影,也是叹息。

昨天的气毕竟也过去了,这儿子就是不会顺顺她,不会哄哄她,当天回来说要和卫家小女儿结婚,她不同意正气头上说不去参加他的婚事,他连哄也不哄一声,办酒真的是杠杠的速度,人家不知道还以为她顾家见不得光呢。

出了去看着墨璟家妻子垂手站在墨璟身后,就像个下人,哪像妻子。

毕竟是结婚了,证也领了,酒也办了。

打起笑意朝她招招手:卫敏敏,过来。

妈。她低头,一脸紧张还带着害怕。

卫敏敏,多大了?问出来自个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儿媳妇呢,但是自个是一无所知。

十八。

她儿子,咋就这么狠啊,小姑娘才十八呢,这样也敢下手娶回来。

倒吸了口气有些怨怒地瞪了顾墨璟一眼,拉住卫敏敏的手:别怕,以后咱们啊,也就是一家人了。

看来这个婆婆,还是蛮年轻,蛮和气的,她还幻想着有个恶婆婆,直接甩她一张支票,叫她走人。

二哥。顾淮青从楼上下了来:带小嫂子回家啊。

嗯。 他淡淡应了一声。

你们结婚得匆忙,我也没有好好地准备礼物,你看看,你那还缺些什么?

不必。顾墨璟一口就拒绝。

卫敏敏啊,你过来。

佣人取来一个盒子给顾妈妈,顾妈妈就微笑地朝卫敏敏招手。

卫敏敏毕恭毕敬地过去:妈。

这镯子,给你一只,一共有四只,四兄弟家里一人一只,这只给你,以后就好好照顾墨璟,即是进了我们顾家,也是你们的缘份。

是,妈。

蓝得透净,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光洁温润的蓝玉镯子套进她的手腕里,她想这镯子一定挺名贵的。

沉啊,而且好有质感。

墨璟,今儿个就在家里用午饭吧,演习即然没你事儿了,就在家里住几天吧。

不了,有事。他站起来:妈,我们先走了。

嗳,你看看你二哥,每次在家里,就像做客一样,还客气得不得了。

顾淮青淡淡一笑:妈,二哥是还没有放下以前的事,不过现在结婚了,也就是走出一步来了,往后啊,凡事的想法也会不同,就不要管束得过多了。

顾妈妈轻叹一口气,坐在沙发上长长地叹息一声。

顾墨璟出了家里,外面的风有些凉,秋冷了,万物似乎也到了一个消倦之期。这样的秋天,有一个人最是喜欢,会引线叫他做风筝,放得高高的,笑得甜甜的。

心情,颇有些不好。

把车子开得老快,一转眼功夫就出了顾家的私家路,融入到车河里去,路边的树让风吹得摇晃着,天蓝得透净透净,偶尔的几只鸟掠过眼前,飞得那样的平稳,孤独。

此刻,却觉得好像少了什么,可是一时之间,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回到了住的地方,一开门看到门底下塞进来的几个红包,才愕然地想起,他的小妻子呢?

打电话回家,恰好是他妈接的,顾墨璟依然淡定:妈,吃饭了没有。

刚吃完。

妈,淮青在吗?

你找他打他手机不就得了。

那行,挂了。顾首长放下了电话,暗舒一口气,听这口风小妻子应该不在顾家。

不过他手机里,好像没有她的手机号,总不能打电话回卫家去问吧。

人家指不定还把他往什么地儿想呢,这多个人,就是不能适应。

去找吧,万一小女孩让人拐骗了,他罪又多一桩,烦,干嘛真要听老爷子的话结什么婚。

开车沿路回去,也还在顾家下山的路上,二旁的枫叶红灿灿, 他的小妻子双手插在外套兜里,耳朵塞着耳塞,悠然轻松地走。

哪有一点点失落,或者是惧怕委屈要哭的样子。

有名车开上山的时候,这小妻子还伸手捏着嘴巴,响亮地吹了个口哨。

把顾墨璟给惊得,差点就没把这车子往树林里开去
小妻子把手抬高,看着腕里戴着的手镯,索性取下来对着阳光,开心地笑着,那神色,那模样真的像那个人。

他把车停了下来,就这么痴迷地看着。

老天是否真的有安排,这么一个名字,这么相似的容颜,敏敏,是你化身的天使么。

她亲一亲,往天空一丢,他看得倒吸了口气,这个小妻子知不知,这蓝玉镯是何等的珍贵。

幸得,她接住了。

他松了一口气,只不过片刻之间,听得她一声惊叹,玩火终是*了,玉锣掉在地上成二半。

卫敏敏咬着手指瞧着那二半的蓝玉镯子,这……这可怎么办啊,冒似是顾家的传家宝,只是对着太阳照照成色,抛二下看看手感。

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老话:不是她的,就一定不是她的。

这,可以这么安慰自个么。

速度地将二截镯子捡起来塞在兜里,把耳塞取下来,也许一会儿老男人就会来找她。

她真的是透明到,让新上任的老公视若无物了,不过没关系,她也是视他如无物的。

大好的青春年华,真要陪着老男人认真地玩游戏,那多浪费。

怎么没跟上。上了车,顾墨璟一开口就是出声责问。

卫敏敏委屈地说:你走得太快了,我没跟上,我想打你电话,又不敢。

以后跟不上,你可以跑,你知我号码?他很冲地问一句。

不知。切,叫她跑,无语了。

1372674XXXX。他迅速地说了一次。

啊?没听清楚。

以后不许有事没事打我电话,工作时间,不必骚忧。睡眠时间,一律不接。

大叔,拜托,她都没有听清楚。

不过也罢了,有事没事,她也不会打的,浪费电话费。

瞧她将袖子拉得长长的,把手给摭住,他淡淡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小丫头片子,不知说她二句,会不会哭,他最讨厌女人流泪了。藏什么藏,他视力好得不得了,蓝玉镯子给打破了,看她怎么办。

车子里绝对的安静,他没有想要和她说话的欲望。

只是行到一半,手机却打破了车里的安静。

顾墨璟一看手机上的号码,马上便接,声音柔了几分:青青,什么事儿?

姐夫,我感冒了,现在在医院里,可以来看看我吗?我不喜欢一个人在这里,我讨厌医院。

好,我过去,别担心。

马上就刹车,然后面无表情地说:下车。

这个地方不好叫车。就在天桥上将她放下,首长啊,死老男人啊,要不要这么过份。

别让我说第二遍。

卫敏敏有点恨恨的,却没有表现出来,合上车门,他腾地将车往前一开,在这儿也敢急转弯,留了个屁股烟给她薰一把。

奶奶个熊,在外面养了小情人吧,人家一个电话就立马把她放了。

不过跟他生什么气啊,他算哪根葱啊。

顾墨璟去了医院,看着冯青一个人可怜兮兮地挂水,如水般汪然的大眼像极了敏敏,心下一柔和,关切地问:怎么了?

大手覆在她的额上:有点热。

三十八度,姐夫,我不喜欢一个人在这里,我爸爸妈妈又没有空,你可不可以陪着我啊。

好。他坐了下来。

姐夫最好了。

只不过顾墨璟这个大忙人,哪有真正的私已时间,坐不到半个钟又得走了。

青青,我还有任务,得赶回部队。

她有些不情愿:那又只剩我一个,那你要去几天。

说不准,上级来巡视,必须回去。

开车去机场,就坐最近的航班去W市,送行的人很多,有依依不舍的小夫妻,他又想起了他的小妻子,打电话回家没人接,打她手机吧,好像仍然是不知道号码,这什么破事儿,腻心烦了。

或许,不该娶妻的,他心里只要有一个敏敏,那就永远够了,她是一个天使,活在他心里的天使。

广播里叫着去W市的请登机了,他心里叹口气,毅然地将外套拿起大步走,B市的确留恋的人,并不多。

很多人说他是一个无情的人,或者吧,他天生就是感情淡。现在的天空的颜色,与他心一样,如此的落寞。她不在,他的世界早已经是一潭死水了。

三十岁的时候,还有一个她,认定了那个她,三十六岁,或者四十六岁,他一样仍是这样孤然一身,无牵亦无挂。

卫敏敏把手镯送去修,比较有档次,大型的地方,摔得太有艺术感了,相当的为难啊,想要修回以前那样那是不可能的。

言语中,无不感叹,一看这成色,绝对的昂贵之物,小姑娘真不懂得爱护啊。

尽量帮我看看吧,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们给我开一张单,不管成与不成,都给我个电话。

谈到最后,还得付押金啊,一付还真不少,她心疼死她的私房钱了。

再在珠宝店看看是否有相像的蓝玉手镯,这年头卖这些东西的像抢钱一样,再高的价钱也敢飙上去,合格抢匪。

出了门往后面小巷子里走,十元就买了个假蓝镯子戴在手上。

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得到位的。

老男人不在,桌子上摆着几个红包看得她二眼晶晶亮,可是转念一想,是不是老男人入意试探她,想整她?

把红包收拾好,等到傍晚他还没有回来,卫敏敏想,他今天一定不回来了。

突兀的电话忽然响起,吓了她一跳,等了好一会才去接。

你好,请问你找谁?

我。

谁?我个屁啊我,谁和你是什么鸟人。

顾墨璟。顾墨璟来气了。

卫敏敏吞吞口水,声音柔和无比:顾首长好。

嗯。他淡淡应了一声,然后说:我在W市,过些天才回,你自个该干嘛,还干嘛去。

好。

没什么就这样。

卫敏敏急急地叫:顾首长顾首长……那个家用呢?

他要走可以啊,把钱给她留下。

要娶妻,不用养的啊,哪有这么美好的事。

顾墨璟脑中空白了那么几秒,依然一脸镇定:桌上有点红包,你看着用。

好,谢谢首长。

他怎么觉得这话,特别扭来着,皱了皱眉头,依然教训她:以后家里的电话,响三声,必须接起。

是。卫敏敏肃然响亮地回答。

顾首长的命令啊,不从不行。

墨璟越发的觉得有点闷,他娶个妻子吧,会伸手向他要生活费,家用,还对他用无比遵从的敬语,像他的兵一样。

还有事?他问一声,没事他就挂了。

卫敏敏中气十足地叫:谢谢首长,首长再见。啪,电话挂了。

十几秒之后,电放又响,一声,二声,一声,卫敏敏马上接起。

顾墨璟声音冷沉:以后不许先挂我电话。 啪的一声,他把电话给挂了
出了去看到训练的军人来来往往,他这是怎的,居然跟一个黄毛小丫头计较起来了。

不过妻不教,夫之过,要是这会儿没有管教好,以后还得了,想骑他头上不成。

卫敏敏特不服气了,不服气不服气,她这几天没有来上学,她的网球社就让人打得士气不振,不就一个安心菲么?不就输得一败涂地么,就头也抬不起来了。

一上午无心听讲,中午和林玉一块儿去食堂吃饭,在操场里看到了孙宁浩,阳光下的他,帅得连阳光都失色,只不过后面还跟着一个女孩子,很清纯漂亮的小模样儿。

林玉轻声地说:那就是安心菲,老大,去,教训教训她。

训什么啊,当我黑社会啊,吃饭去。

就是有点郁闷,这一回去结婚,在白马王子面前露脸的机会就这么失了。

卫敏敏。清亮的女声叫。

卫敏敏抬头,看到那清纯的安心菲,挑挑眉头:什么事?

我们可以坐这儿吗?

随你。食堂又不是她家的。

就是心有点儿狂跳,她的白马王子,就坐在她的旁边,他身上淡淡的男性香气袭鼻而来,让她不淡定了。

卫敏敏,听说你网球打得不错,敢和我打一场吗?安心菲挑畔地问。

卫敏敏还没有说话,她就笑:不敢么?宁浩哥,所以我说你不用和她打网球,她还不是我的对手呢。

谁说我不敢了。卫敏敏腾地就站起来:现在就去。

她不敢,可笑,她卫敏敏有什么不敢的。

好些同学呼啸地跟着去看热闹,安心菲与卫敏敏可是美女,美女与美女的争斗,永远是最精彩的。

卫敏敏打网球是基于爱好,可以让她无穷的精力在学校消弥干净,把压力什么也解卸下来,一回到家就得装包子了。

这个安心菲真不能小瞧,打起来十分的厉害,就是有点卑鄙,每次故意引得她全场跑,卫敏敏怒了,狠狠地把球打在靠近线的边缘,谁知安心菲却叫:出界,输一球。

输个么啊,谁说出界了。林玉也叫了起来:我们老大这个是必杀技,是从来不会出界的。

于是二方的人马就叫了起来,人一多你推我推,就变成了打群架了,一帮男孩女孩,甭管是谁,混战成一团。

训导处主任跑来,猛吹口哨:全都住手,谁再打,处分开除。

室内网球场顿时安静了,五大三粗的训导主任看着还扭打得不开分交的二个女人,冷笑了:安心菲,卫敏敏,马上住手,叫你们家长过来。

卫敏敏被打得呲牙咧嘴地痛着,不过看看安心菲,也没有比她好一分,指甲长真是有好处的,就尽往她脸上抓去了。

都给我过来,我通知你们家长过来,打群架,你们还是女生吗? 居然比男生还剽悍。

就不知这些女生,哪来这么多的精力,天天课业压得要死,还有时间打架,非得叫家长来不可了。

尤其是这个卫敏敏,成绩是铁杆杆的第一,倒数第一。

每次叫家长,她都说在忙,说她妈妈早离开了,她爸还是B市的龙头大锷,怎好叫来。

戴着眼镜看着监护人那一列,现在已经划了,他冷哼一声看着那鼻青脸肿的女孩儿:顾墨璟是你什么人?

卫敏敏一抬头:他没空。

教导主任也来了,一看卫敏敏和安心菲就气得要命,指着卫敏敏叫:又是你,安心菲可是一个好学生,差生都是垃圾,还要招惹我们学校的三好学生,必须处分,叫家长过来领人。

顾墨璟手机叫嚣起来,是B市打来的电话。

那会儿他才一下飞机,坐上顾家警卫员小莫的车,手机就响着,挺陌生的号码啊,犹豫了好一会才接。

你是顾墨璟吗?大嗓门的声音叫着。

顾首长有点不高兴了,声音冷了几分:是。

那个啥,你是卫敏敏的监护人吧。教导主任的声音弱了好几分。

顾首长依然冰冷,简短地说:有事?

是这样子的,我们学校的资料才更新过,卫敏敏的监护人写的是你的名字,你的电话。

废话这么多,这不在通着话吗?

呃,是这样子的,我们想请你来一趟,到我们学校来喝个茶,谈谈卫敏敏。

没空。他甩出二字。

有什么好谈的,找别人谈去,昨天一整晚没有睡觉,今早上一早的飞机到B市,老爷子催得急,叫他带自个回去负荆请罪。

务必请你来一趟。

好。

他有些心烦,默默地挂了电话看着外面的阳光,秋天的B市,美得如画一样。

小莫。

首长有什么吩咐?

转弯。去学校,把那个小妻子带去,老爷子多少会卖几分薄面,不会朝他勃然大怒的。

卫敏敏也是惊惶惊惶的,刚才教导主任进来,就横了她一眼说:一会你家长来了,我必要好好地让他知道你的事,考试满江红,还逃学,打架,早退,迟到,要不是你爸年年都会捐大笔钱到我们学校,早就把你给开了,你们是高三了,就不好好想着考个好的大学。

你是说,顾墨璟会来?

来。

卫敏敏倒吸了口冷气,他回来了么?要是让他看到她这样,会不会……把她退回卫家,那老头和大娘直接把她给当个铺路石随意就给别的糟男人啊。

主任啊,你骗我吧。快告诉她,他是在开玩笑。

顾墨璟还穿着合体的军服,走进来身姿必挺,教导主任一看到他肩上那二杠一星,口水一吞……早知不打电话了。

可是人都来了,那说话务必就小心点了。

把顾墨璟招呼到待客室里,倒了杯茶客气地说:顾先生百忙之中还能抽出空到学校来,实在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我们也是想跟家长谈谈学生的问题,把学生都往好路子上引,家长的配合,事半可功倍。卫敏敏其实也是个聪明的人,只需要好好管教他日也是人才。

她怎样?顾墨璟淡淡地问。

教导主任想了想,还是保守地说:学习成绩不太好,希望家长要多注意一下,她马上就又要高考了,卫敏敏是复读一年,要是再考不上大学,总也不是多好的事,你说是吗?

小莫这会儿进来说:首长,老爷子打电话问我走到哪了,催着过去呢。

回去我会给她说说的,叫她出来吧,还有事,先走了。顾墨璟挺客气地跟教导主任说了句,站起身就往外面走。

气场相当的强大啊,强大得让他只能听令去做。

去思过室叫卫敏敏出来:顾墨璟叫你出去。

主任,你跟他说什么了? 卫敏敏真有点怕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