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月影西斜,乌云漫漫,在两者刚好重叠的那一刹那,一个纤细身影闪电般地划过天际,轻轻落在一座豪华别墅的屋顶上。

不惊动任何人,以最快得速度,最敏捷的身手滑上了阳台。

不错,这个人就是世界最顶级的女佣兵——逢月。

俗话说的好,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黑暗中一个身影掠过,待此人现出身形,高挑的身材,却看不清模样,只有那晶亮的眸子忽闪忽闪的,带着一丝顽皮。

逢月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根细细的金属物轻轻地挑开了原本紧闭的窗子。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安全落地,殊不知她的一切行动已经落入某人的监控范围了。

根据情报,目标应该在正东方向的卧室,偌大的别墅中,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不过,这对于逢月来说,着实没有多少难度,要知道她最大的本事之一就是夜间视物就和白天一样。

成功地绕过别墅里的监控系统,顺便热了热身,放倒了两个门神大汉,来到目标地,一切都进行地异常顺利,多亏她之前搜罗了那么多的信息,不然今晚会肯定不会这么顺利。

一阵酥麻的声音传来,哇靠,他奶奶的,小命都快没了还在做运动!果然,有钱的大佬就是爱来这一套。

逢月看着床上不停蠕动的那肥硕的身影,对方显然太过投入,并没有发现隐藏在角落的她。

看着那白花花的肉团,强烈的视觉冲击,让她直感到好恶心,呕——快吐了!摇摇头还是先解决了再说吧!

按照信息,就是这个目标没错,为了这单生意,她可是预谋了良久!钱财,人力,脑力,哪一个不是费到心疼?

还好,马上就能捞回来了,扳动手腕上的开关,对准了那颗不停晃动的人头,黑暗中,她舔了舔娇艳的唇角,一抹嗜血的微笑浮现在她那精致的面容上。

bye—bye

啪——一阵细微的声音传来,也只在瞬间,床上原本还在兴奋地蠕动着的身影已经停滞了。

见着得手,逢月也不迟疑,立刻意最快的速度蹿出了房间,身后传来一阵尖叫声,显然,那女人前一秒还在********,下一秒就发现身上的人已经断了气,这是何等的刺激呀!哈哈~~~

逢月得意地弯起了嘴角。她亲自出马的,还从来没有失手过的记录,所以,她对自己的那一击是有着十足的信心。

隐藏了一会儿,听着身后开始****起来的声音,就是现在,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迷你手枪毫无迟疑地射中面前还没反应过来的肉墙,又将尸体拖到角落不让任何人发觉。

避开这些,已然到了外面,此时要想不惊动任何人离开,她想,或许做梦有可能吧!

竟然躲不了,那就只好迎接了,虽然她一向不喜欢太血腥,但是,有时候也很无奈啊!不动手,躺下的就是她自己,动手吧!她其实也是有点小心软滴。咳咳,这话估计要是让同行听了,怕是会笑掉大牙吧!

谁不知道世界闻名的顶级佣兵逢月!说谁有,都不能说这货有,因为,她可是出了名的杀人不眨眼,所以,不要光看她那甜美的外表,那样,你会死的更快

眨眼间,地下已经躺下了四五具尸体,眼下她可没什么功夫陪他们耗着,掌握了精确设计图的她,这点小地方又怎能难得住她呢?

哼哼,不堪一击,这个就是她对这些保镖的评价,几乎可以说是摆设了。

越过重围,逢月立刻直奔侧门而去,在那里自然有人接应。

果然,看到她奔来,一辆黑色的轿车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她的面前。开门、上车,动作一气呵成,只留下一道优美的弧度划过,在这寂静的夜里,竟有一丝诡异。

刚进到车里,就有一股强烈的杀气扑来,砰——

胸口骤然一痛,这个时候她就是想做什么也晚了啊!所谓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她他妈的也太倒霉了吧?可是、兄弟,能给个理由不?

回答她的是自己已经毫无气息的身体,不错,杀人也可以不需要理由。

车子路过一条河边,夜幕下,一个物体被毫不留情地抛进了河里,溅起一波涟漪,复又平静,好似根本没有发生过般!就连远去的车子,也被夜幕完全地掩盖了
乾坤逆转,月明云散,河内的两具尸体刹那间头首相聚又分了开来,斗转星移之间一切已经消散只余一波涟漪缓缓荡开。

快来人啊!大小姐落水啦~~~救命啊~~~

呼喊声响起,庭院内顿时乱成一片,嘈杂之声响彻天际,跳水的跳水,看戏的看戏。

快,快把大小姐扶进去。

还有你们,快去请大夫。

大小姐,大小姐,您可别吓奴婢啊!

迷迷糊糊中,烦乱的声音不断地刺激着她的耳膜,想睁开眼瞧瞧,偏偏又好无力气,连睁眼这么简单的动作也做不到,只知道自己现在好困,可是耳边却有只蚊子在不停地嗡嗡直叫。

好烦,再让我睡会儿

虽然睁不开眼,但是身上的凉意很明显,有人给自己换了衣裳,又似乎给自己喂了什么东西,只是那东西有股味道,具体是什么,她居然也不知道。

嗯~头好疼,嗯~又好晕,还想吐,啊~~~好难受啊~~~~她这是怎么了?不是死了吗?

你还知道难受啊?

说着,一个绿衣人影来到床跟前,听见陌生的声音,抬起眼来,竟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水灵灵的,不错!

只是好像有点不对劲吧!哪里呢?眸子转了一圈,啊,对了,衣服。

你是谁?出口的声音有些沙哑,脖颈处也伴随着一阵疼痛,倒也不是很难听。看清了眼前的人,这才回过神来,嘴角抽了抽,貌似这个地方也很不对劲呢!

只见绿衣女子突然低头靠近了她,灵动的眸子眨了眨,大小姐,你没事吧?莫不是脑子进了水?说着,她讶异地坐直身子,紧张地瞧着床上脸色苍白的人。越看越像,越像就越肯定。

天呐!要是大小姐出了什么意外,她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夫人啊?

小姐~~~~

一声嚎啕哭声响起,刺激着床上的人一阵激灵。

妈呀!怎么听着这么像杀猪呢?

喂喂!你先别哭啊!她的脑子还乱着呢!这会儿被这么一吵闹,更是头痛欲裂,偏偏这丫头跟没听见似的,继续荼毒着她的耳朵。

闭嘴——

一阵怒吼声成功地止住了那杀猪般的声音,只见那丫头,睁大了泪眼,无辜地看着她,似乎是吓到了。因为她从来没见过一向柔弱似水的小姐,居然会有如此彪悍的一面,不,应该说是,威严。

见着哭声听了,她的脑子也清净多了,思绪慢慢回笼,第一,这里明显不是她认识的地方,也就是说她现在连身处何地都不知道,很有可能也是个危险的地方。

第二,就是这里环境尼玛有点诡异啊!古色古香的,怎么看都觉着别扭。

第三,她记得她不是死了吗?身为世界顶级的女佣兵逢月,被那把枪迸出的子弹穿过自己的心脏,她很清晰地感觉到了灼热的东西吞噬了自己的生命,可是这会儿却是在这里,难道是幻觉吗?不是,头疼的感觉很清晰,怎么可能是幻觉呢!

可是,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根本就不疼,根本就没有一丝受伤的痕迹啊!诡异诡异,真是太诡异了!

一旁的绿衣丫头看着自家小姐在那儿摇头晃脑的,这会儿更是无比确定了——她家小姐脑袋进水了。

不由地在心底里哀叹,可怜的小姐,两日后就要嫁给太子成为太子妃了,可偏偏却出了这档子事儿,太子那儿且不说肯不肯要了,小姐如今成了这般,她,她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夫人?

低下头,泪水默默地湿了衣襟,留下一片阴暗。

思索片刻还是毫无头绪的逢月抬起眼,这才看到床边默默哭泣的丫头,一双眼已经红肿了,看着真是我见犹怜。

咳咳,你叫什么名字?其实她本是想做些防范措施的,免得一个不对劲,自己有危险了,但是可悲的是,她发觉她不但没有力气,就连身上原本那些最顶级最先进的装备也没有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了,而是她要弄懂这里是个什么情况,她不要再像上次那样,连死的理由都不知道。

绿衣抬起泪眼看了看她,随即幽幽说道:奴婢白芷是小姐您的贴身丫鬟。白芷说完又哀怨地低下头了头。

小姐?丫鬟?这是古代?还是拍戏?后者应该不可能。而且看着模样、表情倒不像是在说谎啊!还有自己身上的伤,难道,这是传说中的穿越?

天呐!她不会是真的穿越了吧!可是,好歹也让她结完钱再穿呀!要知道那笔生意可是够她挥霍一辈子了的呀!心痛,绝对的心痛。

不过眼下不是她心痛的时候了,毕竟那已经过去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她**不离十是已经穿越了,只是她还什么都不清楚呢!能解决她疑惑的看来也只有这个小丫头了。

且不管她是不是可信,至少这眼泪就是真心的,她看人一向不会错的,就算错了,那她也只能说自己有眼无珠了。

晓儿,我这脑袋还有些疼痛,现在更是乱的紧,你且与我说说现在是什么情况吧!

好歹她也看过电视的,乱绉一通还是没问题的。

白芷闻言看了看自家小姐,觉着有些好奇,小姐,您脑袋没事儿啊?她听着如此清晰的语言,不像是坏了脑袋的呀!

逢月一阵无语,感情这丫头以为她脑子坏了?

正待她想再说什么,却听见门被一脚踢开的声音,随即映入眼帘的是一名男子,长发披肩,面容俊朗,只是此刻阴沉着脸,让人一看就是不爽,亏了他生得人模狗样的。

奴婢参见太子殿下——

白芷见着来人连忙跪下行礼,看着她如此惧怕的模样想必是其中必有什么猫腻吧!只可惜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她刚想打听点事儿的时候来,可恶!逢月心里气恼道。

被称为太子的男子看也不看跪在脚边的人,径直说道:下去吧!没有本太子的吩咐,不准进来。

白芷抬起头来,惊愕地看了看床上也同样惊讶的小姐,犹豫着要不要出去。太子一向不喜欢她家大小姐,脾气更是喜怒无常,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可却偏偏对二小姐怜爱至极。这会儿来,明显着语气不善,若是出了什么事

怕是小姐要吃亏的,可是,人家是太子,这让她好生难办啊!不由地望向了小姐,请她做决定。

逢月点了点头,虽然她也知道这个太子来者不善,但是貌似她没有拒绝的权利吧?

是,奴婢告退。

末了望着逢月眼中有着浓浓的担忧,关上了门
昨个儿晚上你落水了?

傲慢的语气听着是极度得不爽,只是,她却拿他没有办法,原因,身份。

除了回答是,她还没法回答他别的,毕竟她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好端端的,怎会落水呢?

逢月抬眸,心中思量着该如何回答,这样的话明显是想试探她,若是一个回答不好,那么,一个病人死了,可是很正常的事。原因无他,因为,她察觉到了那丝杀气。

罢了,赌一把吧!

回太子殿下,昨儿个,我也不知是怎么了,就掉进水里了,醒来就是这般情形了,我想许是近日睡眠不足,神思有些游离吧!。说着,她咳了几下,微微喘着粗气,苍白的脸上因着咳嗽泛起一抹红晕,娇弱得让人只想搂在怀中好好爱护。

只是任它再美好,也吸引不了眼前的男子,有的,只是厌恶。

是吗——

男子邪魅得靠近这张苍白的脸庞,仿佛想要从那张怯懦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只可惜,身为世界顶级佣兵的逢月哪会那么容易让人看出破绽?

见着一无所获,男子也就暂且作罢,直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人,既然你因落水身体不适,那么两日后就由你的妹妹流如是嫁给本太子,你,可有意见?

哼!问我有没有意见?这未免也太好笑了吧!若是我说有意见,看他今日的准备怕是这里就是我的葬身之处了吧!

心念转电间人也开口说道:不敢,妹妹本就是最合适的人选,我岂会有意见呢!

虽然她不知道他口中的妹妹是谁,但是,她也只能顺下去了,要知道她可是什么都不清楚呢!要是说错一点,怕是这条小命就玩儿完了。毕竟此时死了一个一个病人是最正常不过的。

男子勾起了嘴角,是那么的讽刺,显然他还是很满意她的回答的。

待你妹妹嫁入之后,本太子也可以纳了你,让你姐妹二人共同侍奉。他抚了抚袖口,施舍般地说着,在他心中,眼前的人本就是可怜的像条狗而已。

逢月心中冷笑,说了这么多,原来就是因为这个,不就是想娶她那个所谓的妹妹嘛!

小女近日身体不适,恐怕会给太子带来霉运,还请太子另择其人吧!

拒绝吗?太子眸子一冷,上前钳住了她的下颚,你这是在拒绝本太子?

杀气顿时弥漫开来,逢月微微眯了眯眼眸,尽量收敛着自己的杀气,这个时候在不清楚对方底子的情况下动手,是最愚蠢的行为,更何况她现在根本毫无气力去跟一个男人动手。

小女不敢,只是,小女现在的确不适合进入太子府中,更不希望日后让妹妹与殿下烦心,还望殿下息怒。

她已经尽量委婉点了,要知道她的脾气本就是不好,现在这般低声下气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若是以前,她早就打爆他的头了,哪里还有这么多废话。

只是就算她低声下气,别人也并一定就会放过她。

不敢?本太子瞧着你胆子可是大得很!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看见她那双孤傲的眸子就觉得不舒服,似乎有什么和以往不一样了,一种说不出的烦闷扰着心头,竟让他有些失控了去。

钳着她的下巴,也不管她是不是能承受的住便将她从床榻上直接拖了下来,逼视着她本太子不管你是如何作想,如是是嫁定了,而你,也就只配当个姬妾。

突然被这样拽下来,她到底还是没反应过来。

你妹的,好疼,下巴快要碎了的感觉,她最讨厌这种无力的感觉了,火大。

太子,我哪里错了?你要娶我妹妹就去娶好了,****何事?没有我岂不是更好?如果你担心如是背负了抢了自己姐姐的罪名,我也可以出面澄清,没必要假惺惺地纳我为妾

对于这种人的心思她又怎会不知晓?皇家最注重的不就是颜面吗?当她是白痴啊?忍着下巴传来的疼痛,逢月倔强地迎着太子阴沉的目光。

她说得很对,他的确是为了如是考虑,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会当面拆穿他,本不想杀她的,可是,现在他觉得有必要杀了。

眼中露出嗜血的兴奋,顺着她的下巴移到了她白皙的脖颈上,瞬间擒住了她的脖子,眼中的杀气也毫不掩饰地释放出来,刺激了逢月。

任谁在生死关头都会爆发自己的潜力,更何况是逢月,她早已经察觉到了那股杀气,只是她在等,等待一个机会。

就在他擒住她的同时,她也闪电般地扣住了他的咽喉。

太子、殿下,最好还是悠着点,不然,我可保不准会怎样。

他会杀人,她也会,本来就窝火,妈蛋,居然还想杀她?好,大不了来个同归于尽,反正她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什么?

太子显然没料到自己居然会被一个丫头给抓住命脉,但是眼前的事实已经容不得他不信了,因为他能感觉到扣在喉咙的手真的会随时要了他的命。

他从新打量了这个女子,一样熟悉的脸庞,为何现在同以往却是这般天差地别?以前那个顺从的木讷美人如今却是这般狂野,难不成一个落水竟然让得她性情大变不成?

深吸了口气他冷冷地开口道:放开,本太子不杀你便是。

只是话虽是这么说,可他那手可没有一点要松的痕迹啊!逢月岂会是那般愚蠢的人?

太子殿下要我放开也行,但是必须你先放。

笑话,当她是傻帽啊?她放了就只有死路一条,她虽然不惧,但是,明明有活路,谁还会傻傻地放弃?

话落,太子的眸子紧了紧,本想着直接杀了得了,可是他赌不起,他的命太过珍贵,万一有个差池,那么后果就是不敢想象的

衡量半晌,终于还是放开了手,阴沉地看着面前的女子。

逢月弯起了嘴角,她知道,他一定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像这种有权有势的人,也就是最怕死的人。

门外似乎有人影略过,她不动声色地放开了手,接着她大声道:多谢太子殿下不杀之恩,小女谨记于心——

嗯——噗——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太子已经抬起脚成功地踹飞了她,那一脚似乎要震伤了她的内脏,只听见床畔一声细微的咳嚓声,人影已经重重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