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 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梁馨月没再追问,而是环视了下苏绾所住公寓的客厅,然后佯装肚子疼的表情。

哎呦,绾绾,我肚子疼,先借用下你家的厕所。

说完,她直接奔向主卧的卫生间。

一进去,梁馨月就把门反锁上,然后打开柜子,想要找寻一些男人留下的蛛丝马迹,可柜子里她都翻遍了,一件男性用品都找不到。

苏绾曾说过这套房子是她远方亲戚移民前留下的,因为一直都卖不出去,她才会借住在这里。

现在仔细想来,木槿苑是高端公寓,距离大学城又近,怎么可能会卖不出去?

正在苦思冥想的时候,余光扫视到床头柜上未关严的抽屉,快速跑过去拉开——

苏绾做了饭,又炒了两道菜,以为梁馨月会留下来吃饭,没想到她从厕所里出来,背起书包就要走。

绾绾,冯姨催我回家给凡凡姐做饭,她今天打牌输了,回家会很晚,所以抱歉了,我先回去。

等苏绾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梁馨月已经关门离开。

她站在餐厅,望着餐桌上的碗筷,久久都没回过神。

其实今天是她的生日,刚才在厨房,她为自己煮了碗面,以前生日都是飞回清迈由爷爷给她置办。

但现在她遍体鳞伤,回去被爷爷察觉到怎么办?

与其让爷爷担心,倒不如找借口说回不去。

所以苏绾在跟爷爷通了电话后,就开始准备吃饭。

坐在餐桌前,苏绾双手合拢,微眯上双眸对自己说:苏绾,祝你生日快乐。

话音刚落,听到门铃响起,以为是梁馨月又返回来,她就兴高采烈的跑去把门打开。

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没良心——

抬眸看到竟然是容琛,刹那间,苏绾愣住,剩下的话卡在嗓子眼。

改为了:容琛?你怎么来了?

不欢迎我?

容琛走到房内,苏绾弯身从鞋柜的暗格中,拿出一双男士拖鞋,声音微弱的响起:呵呵,怎么会。

男人换上拖鞋,双手扶上她的腰肌,轻轻的磨挲着说道:绾绾?你希望我来,还是不来?

他竟然叫她绾绾?苏绾就有点不知该怎么回答,今晚的容琛很怪,以前他没那么温柔的,今晚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他记得她的生日?

察觉到苏绾的分心,容琛手掌略过她的T恤,开始在后背上游走,低头贴在她耳边又再次问道:嗯?告诉我,希不希望?

低音炮的磁性嗓音,每一个字都蛊惑着她。

苏绾颤栗的身子,因为不能碰他的身体,只能握紧了手掌,用极低的声音答了句:希望。

容琛嘴角勾起一抹优美的弧线,张开口含住她的耳垂,轻轻咬住,然后一路向下在她的脖颈间吸允。

既然希望?又怎么没去苏氏实习?

你安排的?

难道还会是别人?

重重的在她下巴一咬,苏绾发出呲的声音,立刻求饶道:我,我不知道是你安排的,我一直以为你会不想在苏氏看到我。

毕竟,他们的关系见不得光,如果又在同一公司出现,被人发觉该怎么办?

容琛的唇还在她的颈间辗转捻磨,她只能依靠着鞋柜,才不至于瘫软到地。

苏绾以为容琛会直接要了她,未曾想被咬了几口后,他就抬起了头。

用暗哑威慑的嗓音提醒道:下周一前,我必须从莫远的手中看到你的入职表,如果没有,他的工资会被扣出一半。

这跟莫助理什么关系?苏绾暗暗恼怒,却还是答了句:好吧。

容琛朝客厅走去的时候,一眼看到餐桌上的饭菜。

你做的?

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一碗清汤面上,然后迈着悠闲的步伐走过去,伸出手碰了下碗,是热的。

还没吃饭?

苏绾点头说:嗯

没想到容琛竟然接了句:真巧,我也还没吃。说完,拉开椅子就坐下。

当他拿起筷子夹了点面条往嘴里送时,苏绾瞪大了双眼,制止道:那是我吃过的,我再给你盛一碗。

容琛目光从她脸上一扫而过,直接送进口中,品完味道还说了句:味道不错,你不是还没吃?准备饿着?

他不介意那是她曾吃过的面,这是不是代表着他的心里的洁癖,能稍微为她空出来?

有史以来的,苏绾不想这顿饭那么快就结束,可偏偏时间不是她所能控制。

饭后,容琛去了浴室,苏绾回到主卧,听到浴室中的水声,连同心跳都在砰砰砰。

等到男人下身裹着浴巾开门出来,苏绾抬起头看到他半裸的上身,立马就移开了眼睛。

我去洗澡。

慌乱的跑进去,满脑子都是容琛平滑强健的胸膛,还有小腹上的那几块腹肌,知道他身材不是一般的好,但很少看到他不穿衣服的样子。

并且,与他缠绵多次,连摸都没有摸过。

这是得多污的想法,苏绾冲着身子,感觉脸颊还在发烫。

终于迈出浴室,她单手拽着胸前的浴巾,看到容琛半侧着身子在窗前抽烟,听到脚步声后,把窗帘拉上。

然后吐了口烟圈,眯起眸,像盯猎物一样的瞄着她:今天你生日?

原来他真记得!

苏绾欣喜的抿动着唇角,余光扫视到床头柜上的日历,突然想起之前用红笔写上的生日奥。

原来容琛刚才看到了这个,她竟然妄想这男人能记得?

苏绾失落的点点头,自嘲的笑道:只不过是20多年的这一天,我出生而已。

听着她轻描淡写的回答,容琛缓缓来到她面前,捏住她的下巴,抬高。

我把你的生日面吃了,是不是该补偿点什么给你?说吧,想要什么?
苏绾心想,反正再糟糕的一面,容琛都见过,就算她污一把,这男人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真的我想要什么,你就给什么?

容琛点点头:说说看。

你先闭上眼睛——

这个要求意味着什么?苏绾是知道的,这代表着,她已经开始要触碰他的底线。

以为容琛会拒绝,然而等到的回答却是:下不为例。

说完,狭长的眸开始微眯,直到他完全闭上后,苏绾的才手攀上他的肩膀时,明显感觉到他身体一僵,几秒后才又松懈。

容琛的呼吸变得粗重:苏绾?你到底玩什么花样?

苏绾没有回答,身体轻颤的踮起脚尖,在容琛还未拒绝的情况下,她竟仰头张口咬住他的下巴。

紧接着,她想再跨越一条禁线——

但容琛似乎察觉到,在快要触碰到他的薄唇时,察觉到一丝湿热气息。

突然埋头咬住她的耳根,愤怒而隐忍的闷吼:不属于你,不要妄想得到!

接着她的身体就被推开——

第二天,苏绾是在一阵撕裂的痛感中醒来,她的膝盖因为昨晚被容琛折磨的太久,全是零碎的青紫。

下床时,两腿一软,瘫在了地上,也不知是心疼还是身体,苏绾嗷声大哭起来。

她不过是想要一个吻,为什么要对她!为什么!

苏绾从未这般发泄过自己的情绪,只觉得从心到身体都被容琛的薄情还有蔑视给击穿。

而容琛所心悦的她,是苏绾厌烦到想吐的白莲花形象。

她愤然站起身,拉开衣柜,把那些令她窒息的长裙,全部扔在了地上,从抽屉里拿出剪刀,疯了般的剪开,撕碎,然后朝向半空抛撒。

苏绾望着,哈哈大笑起来,如释重负。

最后来到洗手间,想起容琛曾说的:绾绾,我喜欢你的长发。

去他的喜欢!去他的长发!只不过是躯壳般的假面!

一缕缕碎发伴随着剪刀的咔嚓声落地,镜子中倒映出的,是苏绾脸上从未有过的笑容。

本就不属于你,最后,终究还不是你的——

苏绾无精打采的来到公寓附近的理发店,发型师看到她失魂落魄的表情,还有那一头被她剪到乱成鸡窝的发时,瞬间就明白这肯定是一个受情伤的女孩。

不然,谁会那么狠的对待自己头发。

苏绾坐在镜子前,两眼呆滞,开口说了声:能见人就行,随便帮我修修吧。

话虽这么说,但住在这种高端住宅附近,那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那能应付了事?

为了不得罪,发型师根据她仅到肩膀上的头发长度,为她做了款longbob头,凌乱蓬松,被称为睡不醒头。

微卷的发梢,再搭配上苏绾的鹅蛋脸,看上去有种既随意又刻意的小范儿,明媚灵动中又带点浓浓的文艺范,

直到波浪卷烫完,发型师看着从自己手里脱变的女孩,突然心血来潮,在没征求苏绾同意的情况下,为她的发,染了深棕色。

苏绾是回到住处后,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变成了微卷,并且原本乌黑的发,变成了棕色。

必须承认,前几秒她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

在理发店时,她至始自终都没看镜子,发型师说回到家就能发现惊喜。

原来是指这个——因为连她自己都认不出来
按照容琛的规定,苏绾必须赶在下周一前去苏氏公司报道。

很可惜的是,直到了周五,她才放弃自己的坚持,与其躲,倒不如直面应对。

从柜子里翻来翻去,长裙都变成鹅毛飞走了,除了一些压箱底的连衣裙,但每件都不超过膝盖以下。

容琛规定她不能穿膝盖以上的裙子,她就乖乖的穿起了这个男人所喜欢的服饰,现在想起来,才觉得自己不是一般的傻。

苏绾心想,她还就穿,就跑去苏氏在他面前蹦跶,她倒要看看他会不会吃了她!

来苏氏公司,苏绾紧张的不行,就怕被一些人认出她。

尤其万一要像梁馨月所说的进行笔试和口试,她被刷下来后,那还不是丢大人?

所以当人事部经理看了眼她,又低头对比了下学生证时,不敢置信的问道:你确定?你就是苏绾本人?

非常确定。

人事部经理这会儿是怕了,前几天一个跟学生证上极像的女孩,莫助理偏偏说不是。

虽然那女孩又拿了自己学生证办理入职,可眼前这个?确实跟这照片不像呀?

毕竟是总裁下令破格录取的女孩,她也不敢疏忽,所以就再次拨通了莫远的号码,让他下来辨认下。

等到莫远来到人事部,首先仰入眼帘的就是身材高佻有致的女孩,蓬松的卷发,还有,竟然是不到膝盖处的裙子?

这可是总裁的大忌!夫人跟了总裁都两年,这样的小细节,不可能不知道。

以为又是被人冒充,莫远一脸的怒气。

苏绾呢!让她本人过来!

苏绾一脸蒙圈,仰头看着莫远说道:莫助理,我就是苏绾呀。

声音跟本人无差,可这张脸?

莫远是足足盯着她的脸有30秒,发现淡妆轻描后,在加上这发型,还有一身的清爽穿着,简直跟以前判若两人。

最重要的是,浑身洋洒着自信,还有,说话不结巴。

太太?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万一被总裁发现

发现就发现呗,大不了把我赶出苏氏,接着再让我搬出木槿苑,我还求之不得呢。

苏绾粉唇微抿,继续笑道:放心吧,莫助理,我都多大了,做这些事情前,我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我只是想活的像自己,容琛喜欢或是厌烦,都将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话落,把手里的入职表递到莫远的手中:为了不多此一举,入职表我就先不填了。

这样洒脱的苏绾,莫远是第一次见到,意外之余还是问了句:太太你确定你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不再考虑?

她点点头答道:都那么多年了,已经知足了。

那好,不介意的话,您就跟我一起上去吧。

苏绾没再说什么,依旧面带微笑,然后跟在莫远的身后,一起走进通往顶楼的专属电梯。

莫远到了总裁办公室,把入职表放在办公桌上:总裁,太太已经来了,但听她的口气,她并不是很愿意留在苏氏,所以还请您定夺。

容琛站在落地窗前,颀长背影显得落寞,却又给人一种威慑的感觉,哪怕一直站在那里,不说话也能感到阵阵寒冷。

深邃的眸看向远方,深吐了口烟圈,轻哼一声,开口说道:让她进来。

莫远无奈的点头说好,接着就离开了办公室。

等到开门后,听到脚伐轻盈的声音时,容琛才缓缓侧过身,午后的阳光透过薄纱照在他的侧颜,有棱有角的轮廓,显得柔和许多。

当他用余光扫视到不远处的苏绾,目光明显是顿住,足足看了她有几秒,才转过身,迈着不羁的步伐,来到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