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控制少x时代 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

等苏绾终于到了容琛旁边,刚要坐下,男人张开手臂,环住她的腰身,往怀里一拽,顺势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空气恍若静止,尤其是万磊,早已目瞪口呆。

一向排斥女人的容总,现在竟然在公众场合搂抱一个陪酒小姐,如果传出去,绝对是劲爆的话题。

可万磊哪里敢再得罪容琛,刚才动了他看上的女人,想必以后日子都不会好过。容总,万某有眼无珠,不知道是您的女人,还望您能不跟万某一般计较。

容琛原本还上扬着唇角,看到苏绾的手背被瓶子的碎渣溅伤,伤口处还有些破皮流血,拉起她的手放在嘴边。

苏绾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因为容琛竟然埋头,吸着她的伤口处,温热的舌尖还会轻轻擦过她的肌肤。

见状,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气,纷纷为万磊祈祷。

容琛抬起头,墨色的眸凝视著女人诧异的神色,他的唇角还有点血渍,阴魅的笑意散开,再加上俊美的轮廓,像足了吸血鬼。

苏绾轻颤的伸出手,大拇指为他擦拭掉血渍,容琛再次勾起唇角,舌尖舔了下她的指腹。

呃……

一股暖流慢慢涌出,苏绾绷紧了身子。

仅几秒钟,容琛侧目看向万磊。刚才?哪只手打的?

说完,又转向怀里的女人,问道绾绾,你觉得是打几巴掌才够呢?还是废了那只打你的手?

万磊是真怕了,直接跪在地上:容总饶命呀,万某刚才实在不知道是您的女人。

苏绾没想到容琛竟然还会征求她的意见,愣了几秒后,才又答道:打,打几巴掌就够了。

我的绾绾真是善良。

话落,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很晚了,我们回家。

回家?

这下万磊更怕了,难道这女人不是御府的陪酒小姐?容总怎么还带她回家?

容琛牵着苏绾的手来到门前,从衣架上拿下西服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他眸中的暖意,使得苏绾有股错觉——这个男人确定还是薄情的容琛?

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开包厢,封华瞧着容琛带了一个女孩离开,快速走进包厢,看到一地的狼藉,还有万磊竟然跪在地上。

万总?您这是?

瞧你办的好事!那个送酒的是容琛的女人!你身为御府的领班,自己手底下的人都认不清吗!

万磊说完,起身懊恼的甩门离开。

苏绾觉得自己仿佛置于梦中,容琛宽厚的手掌包裹住她的手,手心相对的感觉,比与他缠绵时,还要令她沉醉。

离开御府,容琛透过车窗看到坐在马路对面的男人,再次俯身往苏绾耳髻一吻。

今晚的事情,回去给我一个解释。

余光扫视到从车中走下来的薄瑾寒,苏绾心口一紧。

他还没走,在等她?好问她是不是真的在御府兼职?

回木槿苑。

莫远听到自家BOSS的指示,就发动了车子。

眼瞧着距离薄瑾寒越来越远,苏绾干脆扭头向后望,直到完全看不到他的身影。

不舍得?

容琛轻哼一声,手掌覆上她的脸,轻轻磨挲着。

聪明的女孩,一般记性都不会差,昨晚我才说过的话,今天就不记得,看来是我方式不对。

苏绾颤抖着身子,感觉到男人的指腹在她的下巴有力的捻按,紧闭上双眸开口道:我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

这才是我要的容太太。

……

到了公寓后,苏绾的心忐忑不安,狭窄的电梯里,与容琛并排而站。

除了身高的差距之外,他周身散发的冷气压迫的她不敢大喘气。

果然,打开房门,还没来得及把鞋换下,容琛另一只手把门关上,随之而来的就是把她抵到门背。

疼,完全不知道怜香惜玉,还真是把她当做软柿子了?

果然在御府就是故意在外人面前才那样,一关上门,原形毕露。

怎么?不准备装了?还是说?容太太你有了小男朋友的守护后,恨不得马上跟我离婚?

苏绾大口的喘着气,胸前一起一伏,仰起头迎上容琛深不可测的眼底,答道:薄瑾寒不是我男朋友,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但如果你依旧这样认为,那么我苏绾不做任何解释。

苏绾此刻的无惧,还有坚定的神色,与之前的她判若两人,纵然知道眼前女孩隐藏的够深,可容琛还是被这样的她给吸引住。

这会儿倒是大义凌然,捏住她的下巴,撩高,继续道:当初硬是要嫁给我的时候,你容太太怎么不在爷爷面前提出反对?现在有了小鲜肉,就打算弃我而去?

邪魅的俊脸慢慢靠近,埋头在她的耳边吹口热气。苏绾,难道你忘了?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离婚的决策权在我,你没有任何资本提离婚!

苏绾故作镇定,其实她心里早就怕死,但依旧还是嘴硬的答道:对,我是没有资本,所以我前不久跟你说过,苏氏属于我苏绾的股份,我全部都给你容琛。难道百分之50的股份都不够让我有资本?

啧啧,为了离婚,容太太还真是出手阔绰……
男人的手掌顺着她的裙摆向上,指腹撩开那薄衣的边缘时,轻蔑的笑道:可是怎么办?我已经不需要,因为有了你苏绾,我就相当于有了那百分之50,所以,这个游戏,还是得继续!

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继续这种名存实亡的婚姻!

没错,她真的受够了,早在中午被王静雅发现她的秘密后,她就想结束跟容琛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

只是因为对他还有不舍,才不得不去赴那两个女人的约,忍气吞声的换上这种容易招惹色狼的衣服。

是薄瑾寒的眼神彻底惊醒了她,她不想再活的那么不堪。

容琛没料到一向乖巧温顺的女孩,竟然挥手把他推开,真是越来越有意思……

苏绾微颤着手臂,她知道自己成功惹怒了这个男人,虽然下场肯定不会很好,但心口压抑许久的石头终于消失。

松口气继续道:容琛,放了我吧,北城那么多女人,你手指勾一勾,大把女人想做你容太太

容琛伟岸的身躯渐渐朝她逼近,浑身的戾气笼罩住她,提醒道:我容琛要不要去找其他女人,还不是你指手画脚的时候,容太太,难道你忘了?你没有任何说不的权利。

话落,用力的扯去她身上的外套,将深V处全部收进眼底。

苏绾刚要护住胸|前,就被男人横抱起来,然后连扔带摁的压在床上,接着双手被容琛按到头顶。

这才是他真正发怒的模样,纵然面容还是像湖水那样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当容琛解开皮带,苏绾惊恐万状的挣扎,立马求饶:你女人那么多,根本不缺我这一个,难道就不能放了我吗?

我是不缺女人,可怎么办?我容琛偏偏就缺一个叫苏绾!而且还很犯,贱的女人!

说完后,就用皮带勒住她的双手,

没有一点前戏,嫌弃的提醒感觉到了吗?你苏绾就是贱!

话落,手捂上苏绾的双眸,继续进行惩罚。

毫无欢愉而言的情事令苏绾浑身颤抖,疼痛以及厌恶感充满身心

事后。

容琛从浴室中出来时,看到苏绾还是趴在床上,走过去解开她手腕上的皮带。

却发现那枕头是湿的。

苏绾忍着腿间的疼痛,慢慢爬起来,身上的裙子早已被撕扯的不成样子。

她两眼红肿的望着容琛,开口问道:容琛,是不是只有宋晴回来,你才肯放过我?

她的目光游离,眼眸没有一丝神色。

容琛弯身近距离的凝视住这个跟了自己多年的女孩,是他把她从女孩变女人,也是他把她带进这见不得光的深渊中。

近在咫尺的望着那被她自己咬破的唇瓣,指腹在上面磨挲,莫名的想要吻下去。

想法一出,容琛就收回了手,答道:就算宋晴回来,你也只能生活在容太太这个头衔的壳子里。

目光再次狠厉的盯着浑身颤抖的苏绾,有你这个容太太当挡箭牌,宋晴才会安全不是吗?所以,苏绾,你自始至终都是个替代品!

一晚上,苏绾的脑海中都在回荡容琛的那句替代品。

原来这才是他迟迟不离婚的原因,坐上苏氏总裁的位置,让整个北城人都议论那个与他隐婚的苏家千金,是有多坏心肠。

都传是她苏绾逼走了容琛的初恋情人宋晴,坐上容太太的位置后,反而留在清迈市独守空房。

所以苏绾这个容太太的身份,只不过是人人饭后所谈论的笑话。

而宋晴,远离这些喧嚣,去了英国留学。

待容琛手握苏家的股权后,他们两人再双宿双飞?

休想!

纵然不是苏家的血脉,但莫老爷对她苏绾有养育之恩,莫老爷膝下唯一的儿子20几年前和夫人一起出了车祸。

莫老爷再没娶妻生子,几年后从孤儿院收养了苏洛,为她改名苏绾。

对外宣称是找回了当年被人贩子抱走的孙女。

如果没有莫老爷,她苏绾现在说不定连大学都上不起,更别提持有苏氏百分之50的股份。

所以苏绾盘算着,就算是把自己所属股份给容琛,也坚决不能落入宋晴手中!

因为,那个女人才是真正的白莲花——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苏绾迟到了,粉底也遮不住她曾哭过的事实。

梁馨月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苏绾摇头,说是想家了。

结束了几堂课后,薄瑾寒在顶楼找到了苏绾,她正靠着栏杆,望着远处的黑云,期待着大雨来临,好把她淋醒。

薄瑾寒走到她身边,从口袋里拿出擦伤药,不顾她的拒绝,为她的嘴角还有手腕处涂抹上。

又用纱布把勒痕都包扎上,撩起她耳髻的发继续道:如果你想离开他,我帮你。

苏绾突然就笑了,眼眶中布满泪水,摇着头说:没人能帮我,薄瑾寒,是我心甘情愿跟了他,你懂不懂?心甘情愿!

我懂,因为我也是心甘情愿的想宠你,

你的宠只会为我带来负担。

收回双手,扭过头去,背对着薄瑾寒说道:你迟早会发现,我不值得你心甘情愿的宠。

说完就径自离开,留下薄瑾寒站在原地目送着她。

手中攥紧了棉签,当苏绾的背影渐渐模糊,薄瑾寒才收回目光,拿出手机点开邮箱,看到一封匿名信件。

打开后是一段视频~

临近放学时,梁馨月突然拿着实习名单来到苏绾面前。

指着上面问道:绾绾,咱俩换换好不好?我想去苏氏公司,你知道的。我爸一直盼着我毕业能进大公司,冯姨总说我读书等于浪费钱,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证明自己,你能不能帮帮我?跟我换一下?。

抬眸看到她名字后面所应对的公司,果然就是苏氏,完全没有思考,就点下了头:我跟你换。

——

虽然两人私底下做了交换,但梁馨月要用苏绾的学生证去报到,才能进苏氏。

临近报道前,梁馨月把自己微卷的发染黑并且拉直,使得自己看起来跟学生证中的苏绾相似,才敢冒险前去。

笔试口试都过了以后,只剩下了办理入职。

当她把入职单填写完,开始坐在室外等候的时,抬眸就看到从电梯里走出来的男人向她这边投掷了目光。

紧接着,男人原本喜悦的面容突然凝固住。

不知为何,她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等那个男人走进办公室,梁馨月耳朵贴在门上,想要听一下里面的谈话。

但只听到了女人高昂的声贝:不会吧?我看到学生证上的照片跟本人长的差不多呀?莫助理您确定不是容总要的人?

容总要的人,是苏绾?

刹那间,梁馨月就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原本她还奇怪,若论成绩,苏绾远远不如她。

可校方偏偏把这独一的名额给了苏绾,当时梁馨月以为学校随机安排,正好就轮到了苏绾。

没想到,原因竟然是这个。

莫远从办公室中走出来的时候,梁馨月惊慌失措的站起身,一个劲的鞠躬道歉,就差快哭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跟绾绾换的。是,是绾绾不想来苏氏公司,莫助理,拜托您看在我不知情的份上,不要让学校知道我们交换的事情,求求您了——

莫远仅瞟了她一眼后,提醒道:我不知道你刚才在外面听到了什么,但是如果你还想继续在苏氏实习,就管好自己的这张嘴,免得给自己招惹麻烦。

说完径自离开,留下梁馨月错愕的神情。

直到人事部经理来到她身边,把学生证递到她手里:明天拿着你本人的证件过来办理入职。

梁馨月接过后,才明白,这一次她是彻彻底底沾了苏绾的光——

莫远来到总裁办公室,把梁馨月的话一字不差的叙述给了容琛。

每说一个字,莫远的额头都在开始冒冷汗,所以为了不让总裁发火,他还不忘最后加一句。

容总,我觉得太太是顾忌跟您的关系,才会跟同学交换,要不,您抽时间跟太太讲清楚?

讲清楚?容琛心想,苏绾根本就是故意的,既然她要继续这样耗下去,那么看来他真应该过去瞧瞧她是不是这会儿正在庆祝?

苏绾再见到梁馨月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

梁馨月说自己走运,面试出色,虽然被人事部发现不是本人,却还是破格录取了她。

恭喜你呀,馨月,这样岂不是更好,你那个冯姨,这次就不会再拿你上学花钱的事情欺负你了。

梁馨月听后,仅仅是唇角微微一抿,刻意避开苏绾的目光,问道:那你呢?

我?

你可以按照校方的安排,拿着自己的学生证去办理入职,那样我们两个就能在一家公司上下班了。

苏绾呵呵一笑,摇头说道:我成绩差,笔试的时候就能被刷下来,所以苏氏还是罢了,盛天就挺适合我的,我去盛天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