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高贵美妇雪臀 承受不住索取晕了过去

苏绾磕磕巴巴的叫出他的名字,只为提醒他注意场合。

奈何薄瑾言完全不为所动,伸出手撩起她的碎发,温文尔雅的笑道:怕什么?我又不吻你,还是说?绾绾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接过吻?

……

苏绾直接蒙圈愣住,她没料到一向文嗖嗖的薄瑾言竟然在这种场合问她如此问题,再汉子的女孩,也禁不住赤果果的戏虐。

苏绾的脸刹时染上红晕。

从远处望向他们这边,薄瑾言深情的眼神,还有苏绾的害羞,像足了刚恋爱的小情侣。

当会场内大部分学生的目光都投掷到他们身上时,突然到来的神秘人物,打破了这一画面。

容容琛?

天哪!竟然是容总!

校方怎么不提前通知呢?早知道我就画个好看的妆了,为什么搞突然袭击击呀!

……

听到周边同学的呐喊还有抱怨,苏绾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

这几天到底都怎么了?哪里都能遇到容琛,不科学呀?以前几乎是好几个月才见一次,现在倒好!成一天一次!

苏绾不敢抬头去看,假装不感兴趣的拿起笔记本,打开后继续趴在桌子上,还好没选前面,不然躲都躲不住。

瞧着苏绾脸上的慌色,薄瑾言故意低声在她耳边问道:你们女人是不是都喜欢这种禁/欲系总裁范?

哪有!

我看你就有,看到容总,脸都红了。

苏绾冷瞥了他一眼,干脆闭上眼不去回答。

薄瑾言依旧保持着优雅的笑容,也不知是随意说出口,还是刻意的提醒:容琛这种男人,比魔鬼还要可怕,如果有女人爱上他,只会永久的待在地狱中,万劫不复,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心……

听他的口气,好像对容琛很了解,难不成认识?

苏绾睫毛抖动了下,暴露出内心的慌张,直到听到鼓掌声,才从薄瑾言的话中醒醒,笔记本稍微移开了点,看到讲台上身着白色衬衫的男人,那轮廓鲜明的面容,以及深邃的目,明明强悍冷酷的男人这一刻竟散发着书卷气息。

难道是见多了他魔鬼的样子,反而看不惯他如此清雅?

容琛伟岸的身躯矗立在中间,光是气场的强大,就足以吸引万众目光,更何况还全程用流利的英文解说苏氏未来的发展。

本就是英文渣,苏绾完全屏蔽掉他讲话的内容。

她只看他一张一合的薄唇,脑海中突然浮现的是前不久,那张唇在她颈间的允/吸的触感……

脸刷的一下通红……

这种时候,自己竟然还会受他的影响,想起那种事,苏绾觉得自己简直是没救了。

当她注意到这男人今天竟然没有戴领带?领口的两粒扣子敞开,锁骨往上,讲话的时候喉结滚动。

下巴,薄唇,硬挺的鼻梁,还有,他按下遥控器,播放PPT的那修长的手指,粗粝的指腹还有淡淡烟草气息

苏绾快速收回视线,不敢再继续看下去。

薄瑾言一直注意着她的表情变化,看到她又趴回桌子上,忍不住的抬手撩起她的发,为她塞至耳后。

除了容琛,还从未有过其他男人为她做这种举动。

苏绾身体一怵,头上的笔记本落地,扭头与面前的薄瑾言四目相对,

许是因为演讲刚中途停下,整个会场都出奇的安静,容琛喝了口水,恰巧听到那细微的声音,并且随着声源看向角落处,当看到那对学生的面容,他狭长的眸,微眯了下。

苏绾想要躲开薄瑾言的视线,快速的扭转头,然而偏偏迎上了讲台上容琛的目光

仅几秒的功夫,她就像做错事情般的埋下头,假装没有看到。

苏绾能够感觉到自己心跳的加速,只因她想起容琛当初的警告:苏绾,你要记住你容太太的身份,身体乃至心,都必须干净,如果在跟我容琛婚后的这段时间里,你敢跟其他男人走近,我不介意自己的方式为你清洗

她不知道容琛刚才的眼神代表什么,那股寒气会是提醒还有警惕?或者是厌恶?

因为这个插曲,致使苏绾完全没有心思听,虽然接下来的环节是容琛用中文回答学生提问的环节。

尤其,被问到他的感情问题。

容琛回答的是:目前单身。

如果说原本还曾有过期待,那么在这一刻,全数泯灭。

一句我单身,否决了他身边所有传绯闻的女人,也否决了苏绾这个太太的存在。

还真是可气又好笑,这男人怎么就能当着她的面说这种话?纵然,自己从未奢想过容琛能够在众人面前承认她的身份,但这样不屑的回答,完全是不考虑她任何尊严!

如果跟他隐婚的是宋晴呢?他还会这样说吗?

演讲结束,苏绾心里还有无数怒火,得不到发泄,弯身想要从地上捡起笔记本,薄瑾言先她一步。

捡起来,轻轻拍了拍上面的土,递到她面前。

谢谢。苏绾不想说任何话,她只想早点离开。

然而薄瑾言却张开手臂,挡住她的去路。绾绾,做我的女朋友,我宠你
薄瑾言说的极其真诚,根本就不像是在开玩笑。

苏绾尴尬的呵呵一笑,攥紧了手中的铅笔、我其实真的不需要宠,我自己宠我自己就好。

说完,推开他的手臂,就要向外走,

苏绾!薄瑾言大声的叫出她的名字。

因为会场的人基本走光,只剩下除了梁馨月和其他几个同系的学生,听到如此大的声响,都纷纷转身向后看。

苏绾被他的这一声给吼的停下脚步,想着如果薄瑾言继续这样,倒不如直接跟他讲清楚。薄瑾言,我并没有你表面上看的那么好,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了我的真面目,你就会庆幸今天我的拒绝。

话落,马上快步逃离了会场。

等到梁馨月找到苏绾的时候,她正站在顶楼,目送着那辆黑色劳斯莱斯缓缓离开学校,车牌号上的数字醒目的有些刺眼~1227。

宋晴出国的日期……

听到脚步声后,苏绾才收回目光。

绾绾,我真的搞不明白你,薄瑾言哪里不好呀?你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他呢?梁馨月抱怨道:你都不知道,刚才你那样不给他面子,同系的几个学生可都是听到了,等着吧你,过不了多久,你就成新闻系的红人了!

苏绾撇着嘴,轻摇了下头,与其再给他希望,倒不如直接拒绝,薄瑾言那么好面子,经过了这次后,肯定就放弃了呗。

放弃是放弃了,不过我感觉,你这会儿捅的篓子大了点,说不定补都没得补。

无所谓了,事已至此,干脆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吧。

……

离开学校,已是晚上九点,一天都没吃饭,苏绾肚子已经饿的咕噜作响,看到路边的大排档,马上靠边停下。

老板娘,烤两个鸡翅,再来一份炒面,别忘了一瓶芬达

这是她经常光顾的一家摊位,每夜营业到凌晨两点,有时候从学校回来,时间太晚了,都会来这里吃饭。

小绾绾,你今天回来的真晚。

老板娘是个40多岁的女人,性格豁达,时间久了也就跟苏绾熟络起来。

苏绾仰头喝了口饮料,扎起头发笑着应道:在学校最近忙着论文,所以回来的晚了点。

那以后如果很晚,干脆就留宿舍吧,你一个姑娘家大半夜的回来不安全

谢谢老板娘关心……

吃着鸡翅,等着炒面,苏绾觉得这种感觉是最棒的,比起那些大饭店,她还是喜欢在这里吃饭,最起码没有规矩,心情会很愉快

马路对面上那辆黑色劳斯莱斯车里,莫远透过后视镜看到自家总裁目不转睛的望着对面摊位上坐着的苏绾,开口提醒道:总裁,需要过去吗?

打开车窗,抽出根烟点燃上,深吐口烟圈,容琛透过烟雾看着远处女人的笑脸,双眸微眯着,反问道:下午让你查的事情,有结果没?

薄少跟太太是同系,但不是同一班。莫远说道:薄少隐瞒自己的身份,追求太太已经大半年,并且在接下来的实习生安排上,故意安排了太太进薄氏旗下的杂志社。

莫远透过后视镜看到自家总裁虽然依旧波澜不惊的表情,但多年担任助理的他,又岂会不知这三个字的含义?

所以他立马说道:我已经把苏氏所需的实习人员名单交给了校长,名额只填写了太太一个,虽然薄少到时候会失望,但相信校长他自会权衡。

容琛收回目光,面容舒缓了许多,弹了下烟灰,垂眸微抿了下薄唇:实习人员,你自己决定就好。

说完,再次侧目望了眼苏绾吃的那般津津有味的模样,她笑容满面的跟那妇人谈论,虽然听不到声音,但能感觉到那笑容发自内心。

那么喜欢笑?一会儿倒要看看她还笑不笑的出来。

苏绾猛打了个喷嚏,想说是谁在背后骂她?

轻轻揉着鼻头,举起瓶子,喝了一大口芬达,这种闷热的天,喝口冷饮,简直不能再爽,要是再下场雨,岂不是更好?

想法一出,就听到老板娘喊道:小绾绾呀,今儿可能会有大雨,你骑自行车,路上小心点。

嗯,这就回,路上骑得快点,幸需能躲过去。

……

然而骑到半道,大雨就倾盆而下。

回到公寓的时候,苏绾全身都湿透,赶紧换上睡衣,又拿出毛巾擦头发,擦到一半,突然想起需要更新的小说还没更。

什么都不顾不上,眼瞧着都10点多,距离凌晨还有一个多小时,慌忙打开电脑,把存稿发上。

终于搞定!

解决完头等大事,苏绾跑进浴室,想着洗个温水澡,免得被雨淋的再感冒。

容琛按下指纹进到房内的时候,入目的就是散落在地板上,有些湿透的衣服,包括一些贴身衣物,还随手扔在沙发上。

再往桌子一看,笔记本电脑还亮着,屏幕都没有关掉。

如果不是苏绾这几天的反常,现在的容琛多少还会对她这新异的一面有些诧异。

再想起刚才苏绾在暴雨中骑自行车的表情,那咬牙切齿,生无可恋的蹬着,确定还是那个气质典雅的苏家千金?毕竟悬殊太大。

看到浴室门露出一丝缝隙,薄雾下女人妖/娆的身段,若隐若现,容琛再次抿了下唇,小腹紧绷起来,正打算推开浴室的门,当余光扫视到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字文时,他立刻被上面的内容吸引住。

苏绾裹着浴巾打开门,长发还在滴着水,她边用手擦拭头发,嘴里还哼着歌。

春天,夏天,秋天,冬天,和你环游四季的爱,超精彩,只想要

呃,再往下的词,她就卡嗓子眼里了。

那个,那个,那个……磕磕巴巴的连续说了好几个,等她突然发现容琛竟然在盯着电脑屏幕看,想起来去洗澡之前,忘记关掉稿子页面,尤其这一章节还是超级超级暧昧的床/戏。

容琛!不要看!
苏绾恨不得扑倒在桌子上,好把那不该被看到的内容彻底遮掩住。

可偏偏容琛个子高,她快步向前跑的时候,因为太匆忙,直接撞上一堵肉墙。

呃——

苏绾的头抵在男人的胸膛,湿哒哒的长发没一会儿就浸湿了容琛的衬衫,她的手因为还拽着胸前的浴巾,无法完全伸出来。

空气如同凝固般,苏绾耳边只能听到容琛有频率的心跳声,以及,感觉到自己的心房那砰砰乱跳的声音。

这就是区别?面对突发事件,这个男人依旧保持他惯有的冷静,然而苏绾反而有些慌了。

容~容琛,对不起,我~.我弄脏了你的衣服。

苏绾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般,低头垂眸不敢直视眼前这个尊贵的男人。

她只能握紧了小手,指甲深深掐着手心,用细微的疼痛感提醒自己,千万不能惹容琛生气。

因为婚后苏绾从未见过容琛除了面瘫的表情外,还有过其他反应。

她甚至认为容琛的喜怒哀乐就只有一种,只有在某些运动的时候,才能感受到他的凶猛还有霸道。

但可惜的是,每次被他疯狂索、取都是用那该死的领带蒙住她的双眼。

苏绾甚至怀疑容琛是不是有其他的特殊癖|好?

不然怎么会每次过后,她的腰以及其他部位都有或深或浅的痕迹……

容琛居高临下的凝视著女人浑身打哆嗦的举动,突然伸出手臂,抬手撩起她的下巴,逼得苏绾不得不与他对视。

容琛墨色的眼底,深邃的看不到边际,如同漩涡,目光交错的瞬间,苏绾感觉自己被吸引的定住。

等她回过神,双唇处多了男人粗粝的指腹,轻轻磨挲的同时,闻到那之间淡淡的烟草味。

苏绾的唇角微抿,想要微微移开,容琛察觉到她的动作,手指上的力道加重,阴魅的勾起薄唇。

堂堂苏家的大小姐,竟然写这种暧昧小说?你说?如果我把这些内容发给苏氏那些股东看,他们会怎么想苏氏未来的继承人?

话音刚落,苏绾就感觉到他的另外一只手臂揽上她的腰,隔着浴巾开始揉捏她纤细的腰部。

容琛,不要发我以后再也不写了,一笔带过就好了。

一笔带过?只能说明你笔下的男人不够持/久。容琛磁性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问道:容太太?我教你?嗯?

不……不用,真的不用。

不用?难道是要让你的那个小男朋友教?

薄瑾寒不是我男朋友。

苏绾立刻解释道:那是个误会,我真的没想到他会跟我坐在一起,下次我会注意的,绝对不跟薄瑾寒走的那么近。

一股气把话说完,苏绾发现容琛竟然眯起眸审视着她。

尤其他的手还撩开她的浴巾,顺着大腿一路向上,手掌的所到之处都引起苏绾身体的颤栗。

容琛的头慢慢低下,薄唇顺着她光洁的脖颈游走,然后停留在她的耳根。

磁性蛊惑的嗓音问道:

只有谈到别人的话题,你说话才会变的很顺,容太太?你就那么怕自己的老公吗?

不不是怕。苏绾全身绷紧,稍微动了下腰,想要摆脱掉容琛的手掌,还有他湿热的气息。

却被他用力的一拽,两人身体相贴,苏绾紧咬住下唇,抬眸迎上容琛毫无情谷欠的眼底。

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但容琛明明都有了反应,可他怎么还是这般清醒?

容太太?你知道吗?说谎的时候,你的眼睛会不停的眨。

说着的同时,手已经顺着她的鼻梁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