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谈恋爱先打钱》石青衫杨择完结版精彩阅读

第3章

快步走进丞相府,石青衫心中隐约觉得那个男子一定来头不小,只希望他没有跟过来。

刚转进内院,就听见一把熟悉的声音:“青衫?你出府去了?”

石青衫停住脚步,望着眼前这位身穿华服、端庄典雅的妇人,前世那些关于她生母被陷害的记忆一股脑涌上心头。

她袖管中的手不自觉地攥成拳,面上却带着柔顺乖巧的笑容,“母亲,女儿去帮四姐和婉茵捡风筝了。”

大夫人墨玉菱眼底闪过一丝鄙夷,却是慈爱笑道:“怎么会出去捡风筝呢,若是让外面的有心人瞧见你乱跑,声誉可是要败坏了呀!”

一道苍劲有力的男声斥责道:“一个女儿家随便出府,这像什么话!”

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他身材高大,神色威严,在石青衫的记忆中,她这位丞相父亲石明远就从没有给过自己一个好脸色。

石青衫似是受惊,低头道:“四姐和婉茵的风筝挂在树枝上了,我爬到院墙上好不容易探到,没想到摔下去了,这才从府外回来的。父亲……这都是女儿的错,您别怪四姐和婉茵……”

明白人一听,就知道是石锦萱她们又在欺负石青衫了,作为父亲的石明远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石明远向来是不待见石青衫的,他正要说话,石锦萱和石婉茵过来了。

只听石锦萱不客气道:“青衫,你捡风筝怎么去了这么久?难不成是出去玩了?”

“父亲,母亲。”石婉茵怯生生地行了礼。

石锦萱横了石青衫一眼,便也行了一礼,先行开口:“父亲,母亲,青衫说是要帮我拿风筝,那风筝在哪儿呢?我猜你肯定是溜出去玩了!”

“我没有……”

“你肯定是去玩了,还想栽赃在我头上!”石锦萱横声道。

石青衫眼底藏着一丝冷色,一直以来石锦萱都是这样,恶人先告状,把所有黑锅都给她背。

大夫人看了眼石明远,随即笑道:“小孩子家喜欢玩也是有的,青衫,下次想出去玩就告诉母亲。”

石锦萱的脸上浮现得意之色。

听大夫人的话音明显是在偏袒石锦萱,石青衫抬眼望了望他们,欲言又止的样子显得很是委屈,“四姐,我本想帮你遮掩的,但你这样冤枉我,我……”

“石青衫!你说什么鬼话!我有什么需要你遮掩的!”石锦萱立刻瞪大眼睛。

石明远和大夫人的目光在两个女儿之间流连。

见他们有所犹豫,石青衫便怯懦地开口了,“罗家公子早就在院墙下等着了,见我摔下来,便把四姐的风筝夺走了,还乐呵呵地说什么这是锦萱给他的定情信物……”

“你……”石锦萱竟然一时语塞,脸都涨得通红。

这边的动静大,石成欢也闻声赶过来,行礼后,便柔声问道:“怎么了?”

见到石成欢,石锦萱指着石青衫大声控诉:“二姐,青衫非但没把风筝捡回来,还冤枉我,你可一定帮我评理啊!”

石成欢温柔的目光转向石青衫,“青衫,是发生什么误会了吗?”

石青衫的眼眶泛红,流着委屈的泪水,“二姐,我说的是实话,二姐你也知道,上一次罗大人带着罗公子来府中做客,罗公子和四姐聊得最投机,还常常送些小玩意儿给她呀!”

罗家那个混小子罗非凡来丞相府做客,看小姐们个顶个的好看,却只勾搭上了一个没头没脑的石锦萱。

她们姐妹几个都知道这件事,全都瞒着石明远呢。

石成欢思忖片刻,对石明远颔首笑道:“锦萱机灵又可爱,罗公子欣赏这个小妹妹,这是人之常情。”

大夫人接着笑道:“成欢说的是啊,青衫,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你出去玩,没有人怪你的。”

连石明远都向石成欢投去赞许的眼光,石青衫眼底划过一抹冷色,随即泪目,“可我没有说谎,罗公子当我是丫鬟,拿了风筝后还塞给我一张字条,让我务必转交四姐。”

“胡说八道!父亲,她想污蔑我!”石锦萱恨的牙痒痒。

石明远那一双眸子透着审视的目光,“青衫,你说的字条在哪里?”

众人的注视下,石青衫怯怯地从袖中取出一张字条,递给石明远。

字条上写着‘吾爱萱儿,今日黄昏,醉梦搂见,非凡字。’石明远一看,脸上有了愠色,“还敢说青衫污蔑你!”

石锦萱慌了神,拿过字条来看,嘴唇都发白了,她哆嗦道,“不,这……我没有,这一定是石青衫她自己写的!父亲,您别信了她的谎话啊!”

石成欢蹙眉,也看了看,仍是打圆场做好人,“父亲,或许是有什么误会……”

“有什么误会!”石明远怒道:“当我是瞎子吗?罗非凡的字我会不认识?”

石明远不是个无能之辈,他对书法颇有研究,见过人的字便过目不忘,所以他能一眼认出罗非凡的字。

石青衫的生母酒留是个才女,书法的技艺比石明远更胜一筹,所以从小教导石青衫习练百家字体。

前世,石青衫也曾见过罗非凡给石锦萱写的情书,俗词艳语不堪入目,字体勉强算是工整。

所以要模仿罗非凡的字,不在话下。

石青衫轻声道:“罗公子还说,让四姐见面时千万把那串红玉手串带上,那串成色不好,他会送一个更好的给四姐。”

“石青衫!”石锦萱气得发抖,扬手就要打她,可这一抬手,众人的目光都死死盯着她的手腕。

石锦萱反应过来,连忙捂住手腕,脸色惨白地辩解道:“父亲,您听我说,不是这样的……”

“还说什么!”石明远气道。

虽然他不待见石青衫,但也不见得会有多偏袒石锦萱这个庶女,“你伤风败俗,还欺辱妹妹,看来平时对你太过放纵了!”

闺中名誉对一个未出阁的小姐是万分重要的,前世里石锦萱能瞒天过海,可今生石青衫却不会让她好过!

“父亲……”

石成欢还想做和事老,刚出声就被大夫人的眼色制止,随即闭上了嘴,听候石明远的处置。

石青衫自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石成欢做好人做惯了,可大夫人不同,她察言观色,懂得抓住时机和取舍。

譬如现在,大夫人看得很明白,石明远最注重名声的,石成欢求情,不仅不会落下好名声,还会把自己拖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