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九爷喜当爹]唐知夏席九宸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知夏,快来救我,我在会所被人非礼了。”

唐知夏一路赶来,满脑子都是好闺蜜电话中绝望无助的声音。

808房。

唐知夏抬头一看包厢门,正是闺蜜宋姗发来的房号,她二话不说就推门进去救人。

刚推开门,眼帘一片昏暗。

倏地。

一只强有力的手掌猛然扣住她的手腕,把她扯了进去,门砰得关上。

“啊…你是谁,要干什么?”唐知夏惊恐呼叫。

“配合点,我不会亏待你。”男人暗哑的嗓音响起。

下一秒,唐知夏就被扔到了沙发上,紧接着一道强健的身躯欺压而下。

“唔…”她刚挣扎惊呼,带着清爽薄荷气息的薄唇霸道封来。

男人浑身似火,几乎要烫伤她。

唐知夏崩溃的挣扎中,绝望的感受着这个男人的凶猛。

一个小时后。

唐知夏衣衫不整,浑身颤栗的出来,虽然她自己经历了一场恶梦,可她还是担心好姐妹安危。

她刚拿起手机拨号,就看见身侧大门走出来一群人,有男有女,灯光下,她清楚的认出了其中的两个女孩。

一个正是向她求救的好闺蜜宋姗,而另一个则是她的继妹唐青青,她们手挽着手,感情亲呢的仿佛才是一对好姐妹。

唐知夏看着这两个人,她震惊而愤怒。

“宋姗,你给我站住。”唐知夏攥紧拳头怒喝出声。

宋姗和唐青青立即回头,唐知夏脸色惨白瞪着他们,朝宋姗质问,“你为什么要骗我!”

宋姗勾唇冷笑,“唐知夏,谁让你蠢,这么好骗呢?”

“刚才那个牛郎活好吗?”唐青青布满阴毒笑意。

唐知夏猛地觉悟,原来今晚这一切都是她们设计的,她保留了十九年的清白,就这么葬送了。

宋姗眼底泛冷,“唐知夏,你以为我当你是好姐妹?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就像是绿叶一样衬着你,我恨你,恨不得毁了你这张脸。”

唐青青接过话,嘲讽出声,“我有证据向爸证明,你这段时间在会所接客赚钱,你就等着被赶出家门吧!”

“你们…”唐知夏气得身形摇晃了一下,友情的背叛,继妹的狠毒,破碎的身体,这一刻,她几欲晕倒。

“姗姗,走吧!不用理会她,她今晚可脏了。”唐青青挽着宋姗走向了她停在路边的跑车。

三天后。

唐宅。

“不让你出国留学,你就偷偷去干这种赚钱的勾当?我唐俊怎么会生出你这种不要脸的女儿?”沉稳的男声,充满了怒火。

“爸,我没有…”

“你没有,唐知夏,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我们家缺你穿还是缺你吃了?你竟然去那种地方卖身赚钱?你可不要弄些肮脏的病回家害我们母女啊!”沙发上珠光宝气的女人满脸嫌弃道。

“爸,我真得没有…我…”唐知夏努力想解释。

唐俊却不想再听,他怒道,“你还敢骗我,滚出这个家,我唐俊丢不起这个人,我就当没你这种不知羞耻的女儿。”

二楼的栏杆处,唐青青撑着下巴,看着这一出好戏,一切都如她设计的那样,唐知夏将被赶出这个家,成为一条可怜的流浪狗了。

唐知夏从未见父亲如此愤怒失望,她默默起身,不再说什么上楼收拾东西。

刚迈上二楼玄关,唐青青抱臂拦住了她,“滚吧!别在这个家碍眼,这个家永远不会有你的立足之地。”

唐知夏攥紧拳头,恨恨的盯着这张得意扬扬的脸。

“你想打我?来啊!”唐青青侧过脸,挑衅起来。

她毫不客气的扬起手掌啪得甩了过去。

“啊!你打我…爸,妈,唐知夏打我。”唐青青发出了惨疼的呼叫声,急步跑下楼去了。

楼下,李婕抱住女儿,气得指着楼上道,“唐知夏,你敢打我女儿,你是无法无天了是吧!”

唐俊看着二女儿脸上的巴掌印,内心失望到了极点。

什么时候,他这个大女儿竟然如此不知好歹了?

“爸,好疼啊…”唐青青又跑到父亲怀里,故意疼得直抽气。

“唐知夏,给我滚出去。”唐俊朝楼上再度怒吼。

收拾了行礼,唐知夏拿起了护照下楼,看着楼下的父亲,把唐青青如宝贝一样抱在怀里哄着,她的心也死了。

他都不问问她昨晚经历了什么,却只听唐青青一面之词,在父亲的心里,她的地位再明显不过了。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这个家里,她就是个外人,父亲把养在外面的小三母女接了回家。

可怜她的母亲,在工作任务之中惨烈牺牲,完全不知道父亲在婚姻的背叛。

这个家,她再也不想回了。

唐青青看着她拖行礼出门,她嘴角阴毒的笑了起来,终于,把这个碍眼的废物赶出去了。

……

五年后。

D国一座公寓里,有人敲门。

正沉浸在设计之中的女人,有些头大的站起身,不满的拉开房门,看着门外两个西装革履的亚洲面孔男人,她以英文寻问,“你们找谁?”

“请问是唐知夏小姐吗?”对方直接用中文反问。

“我是,你们是?”唐知夏再问。

“我们是受人之托来找你的,你的母亲邱星月是我们大少爷的救命恩人,我们老太太希望能见你一面。”

唐知夏皱眉,“你们老太太是谁?”

“席家老夫人。”为首的男人语气恭敬的说。

唐知夏顿时知道了,国内第一财阀集团席氏集团的老太太,母亲当年牺牲自己救下的人正是她的大孙子。

唐知夏母亲是一名伟大的警员,身为她的女儿,她很自豪。

“不好意思,我不想见。”唐知夏直接拒绝,她猜测席家是要报恩,而她完全不想接受。

“妈咪,是谁呀!”一道稚嫩又好奇的声音从房间传来。

唐知夏忙回了一句,“没事。”说完,唐知夏朝门外的人道,“不好意思,我不见客。”

直接把门关了。

国内,半山腰豪华别墅里。

“查到了吗?”

“是的,席少爷,五年前在会所里的那个女孩,刚刚在二手市场买了您的那块表。”

“找到她。”沙发上的男人,语气低沉有力,声线里无声透着威严气息。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