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首辅嫡妻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沈滢秋晏倾

“啊……”一想到那恐怖的画面,沈芷兰就起了层鸡皮疙瘩。

“李郎,你快去劝劝爹爹。”沈芷兰扯了下李堇圻的衣袖,

两人都跪在沈知县面前:“求爹爹(伯父)放女儿(晚辈)一条生路。”

沈知县不作声,只冷着张脸饮茶,动作不紧不慢。

李堇圻迫于压力,承诺道:“伯父,我愿以正妻之位迎娶兰儿,她腹中孩子也会成为我的第一个嫡子。”

“兰儿不过一个庶女,我们沈府可不敢妄想这个正妻之位。”沈知县依旧冷言冷语。

“三日后,张巡抚便会来到蕲州,当夜的接风宴上,我会请一位重要人物出现,若是兰儿能够为其献舞并讨得其欢喜,我再出面求其为我和兰儿赐婚,此事必成。”逼不得已,李堇圻只好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只能希望姑母不会怪罪他走漏风声。

张巡抚来蕲州这件事,沈知县是知晓的,但还有谁会来,他就不知了。

沈滢秋心里却如明镜一般,前世沈芷兰突然成了太妃的义女,还得了不少赏赐。听说太妃就在蕲州修行,这个重要人物,恐怕就是她了。

去求太妃赐婚,便能让李将军和李夫人都无法反对,李堇圻果然好算计啊!

沈芷兰精于舞蹈,让她去献舞不过小菜一碟。

“爹爹,我一定会成功的!”

“罢了,既然你早有打算,那便随你们吧。”沈知县悠悠地说道。

踏出厅堂,沈芷兰揉了下跪的发软的膝盖,她轻声道:“李郎,你说姑母喜欢看什么样的舞呢?”

见李堇圻久未出声,沈芷兰又唤了一声。

“李郎……”

李堇圻这才回神,他叹道:“兰儿,你早些回去歇息吧,我过几日再来接你。”

“哎。”还以为是指三日后的接风宴,沈芷兰满心欢喜的应下。

走在回后院的小径上,沈芷兰快走几步撵上沈滢秋。

“姐姐,等等我。”

她的神情又恢复了往日的柔弱和可怜,“虽然不知道嫡姐是如何得知我已有身孕的,可妹妹还是得多谢嫡姐,否则李郎还不知什么时候会迎娶我呢。”

“是啊,要没我帮你一把,没准他转眼就和其他女人翻云覆雨去了,到时候你一个未婚先孕又被抛弃的大肚婆,别提有多惨了。”

沈滢秋没给她好语气,说完后就继续往前走。

“嫡姐,我话还没说完……”沈芷兰又撵上来,说道:“你也知我不爱铜臭,所以也没什么首饰衣裳,可如今我要去献舞,自然不能打扮的穷酸了。”

“不如嫡姐借给我一些首饰和衣裳,等我以后嫁入将军府,必定会送更好的首饰给嫡姐。”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之前有宴会,沈滢秋都会将自己的衣裳送给沈芷兰,可那是她脑子进水了,现在还想要她的东西,做梦!

沈滢秋佯装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不去找李堇圻讨要首饰和衣裳?”

怕是之前被她戳中了痛脚,所以不好意思去找李堇圻要东西,庶女就是庶女,既卑微又想要体面的生活。

“李郎是男子,他怎会懂得女儿家喜欢什么东西。”沈芷兰恬淡地一笑,她见沈滢秋语气不错,便借机提起了上次看见的霓裳羽衣。

“那件舞衣嫡姐穿有些显胖,不如就借给妹妹穿一次。”

沈滢秋觉得沈芷兰这自欺欺人的心态还不错,若李堇圻真的有心,就该安排人送些珠宝首饰过来给她撑场面。

就算他是男子不懂这些,身边总有个懂事的婢女吧。

“那件衣裳我穿着有些显胖啊?”

沈芷兰忙不颠地点头,“可不是,显得嫡姐胖了几十斤。”

“那我也不借给你穿。”

沈滢秋拍了拍沈芷兰的肩头,就走了。

真是太可恶了!

沈芷兰一口银牙几乎咬碎,这个沈滢秋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她从前可都是一口答应的。

接下来的三日,沈芷兰拼了命的练舞,她必须要在接风宴上获得众人瞩目才行,否则她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傍晚,沈芷兰站在院门口翘首以盼,脖颈都快望长了,终于等到了那人。

“李郎!”她欢呼雀跃,终于来了。

李堇圻勉强点了下头,道:“收拾好东西了吗?”

“收拾什么?”沈芷兰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追问道:“难道我们不是去赴宴献舞吗?”

李堇圻艰难地摇头,他有些不敢去看兰儿水灵的双眼。

“来的人除了我姑母外,还有首辅晏倾!”

“那又如何?”

沈芷兰眼中已经蒙了一层雾气,衬得她越发柔弱。

“兰儿你不知,这位首辅祖上世代为史官,最看重礼义廉耻,若是让他知晓你我之事,恐怕会出面阻拦。”

李堇圻道:“不如你先随我入京,等孩子生下以后,我再和母亲说迎娶你入门。”

沈芷兰整个人如坠冰窟,这不是让她当外室嘛。

“李郎……”

她不能去做一个外室,绝不能!

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年幼的婢女钻进来行礼,瓮声瓮气道:“二姑娘,姑娘让您抓紧时间,老爷的马车就在门口等着呢。”

沈芷兰忽的松了口气,她还有机会,只要在宴会上讨得太妃欢心,她就算是无法嫁入将军府,那也可以嫁给旁人。

沈滢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缓缓走来的女子,依旧是一袭素寡的浅色衣衫。

“嫡姐,久等了。”沈芷兰踩着木凳上了马车。

沈滢秋浅笑着为她放下帘子,道:“父亲让我也一块儿去赴宴。”

“可准备好跳什么舞?”

听府上下人说,沈芷兰这几日一直没怎么歇息,就为了今夜的接风宴。

只是她今日穿成这样,实在是很难吸引众人目光。

“盘鼓舞。”沈芷兰似乎收敛了自己的锋芒,她细声说道:“姨娘说,我身子瘦弱纤长,适合跳这支舞。”

这支舞乃是她独创的,又名七盘舞,跳时需在七个盘鼓上以不同节奏踏击,以形成深远境界。

她殷勤地挽住沈滢秋的胳臂,笑容灿烂。

“嫡姐,我会好好跳的。”

堂堂嫡女给她做配,真是想想就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