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诡闻秘录》赵长生林耀全文精彩阅读

我原以为是瞎眼老道士也就这样的,没想到对方一个箭步就噌的跳了出去。

“冯师傅,您慢点。”

我都没想到是我跟不上节奏。

这瞎眼老道就好像有着狗鼻子一样,夜晚之中都能辨别方向,在前面跑得很快。

月光朦胧间,对方的那双眼睛就好像闪着光一样,更为奇特。

“小子,那天夜里你应该也看到了吧。”

听老道士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过来。

昨天夜里我看到那双眼睛正是这个老道士的。

我当时还觉得那双眼睛如此特殊,深夜之中炯炯闪光,现在一想昨天这老道士就已经盯上了这口棺材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冯师傅。”

我连忙询问。

对方奔跑之时却中气不断,实在是让人觉得莫测高深。

“小子,天地之间,万事万物相生相克。”

“红色的东西就是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的。”

“那一口朱漆红木棺材,可是放了30年的木料。”

“这都是达官贵人有名望的家族用的。”

“甚至还是在京城最有名的木器厂出来的,可是那些人却瞎了心了。”

“里面的东西成了精。”

这老道士和我解释起来。

其实这棺材所用的木料有许多种,最名贵最极致的当然便是传说之中的金丝楠木。

金丝楠木纹理直,结构密,不易变形开裂,是做家具建筑的最优良的木材。

这种木材在阳光之下甚至闪烁着阵阵金光,还能散发淡雅幽香,做棺材更是绝顶珍贵。

至于上好的松木也有做棺材的,虽然比不得金丝楠木也差不了多少。

这李家的这口松木棺材确实不同。

用老道士的话说,那口松木棺材的木料其实是深山老林当中的一棵枯松树。

想找到那么大的木料打造成棺材是非常困难的,当时那木材厂的人一定是在山山之中发现了一棵枯松树。

他们将整棵树锯断,把木料拉出来。

有经验的工匠一眼就能看出这棵树枯萎的有些问题。

在深山老林当中,松树可也是极其健壮,生命悠长的。

若非天灾人祸,那种松树都可以生长于山巅之间,屹立百年不倒。

一棵这么巨大的松树枯萎,不是外因,必是内果。

当时那木器厂的人利欲熏心,就把这东西做成了棺材。

“冯师傅,这棺材还能出什么问题?是那木头里面长了什么东西吗?”

这老道士嘿嘿两声,颇为自信的急需解读。

“年轻人,你知道什么。那棵松树之所以枯萎,肯定是内部生了虫子,也只有那种虫子会腐蚀棺材内部,最后造成这样的一棵宏伟的松树直接腐烂。”

“但也只是因为生了虫子,所以这虫子影响的地方有限,坏了根基,树身却并不腐烂。”

“那棵松树年久日长做成棺材之后,老道士我一眼就能看出里面有虫蛀的痕迹,再结合是一棵枯树上取下来的,我敢断定其中一定出了妖邪之物,甚至已经成精。”

“本来就是,就是曾经的妖物,若是在吃了一些什么腥臭之物,更是会激发凶残之性。”

听到老道士这么一说,我心里咯噔一声。

那一天夜里看到的红色的怪蛇十有八九就是长在这树里面成精的妖物。

难怪那个李大哥说这棺材附近不能放生肉,正是生肉把里面的东西给引了出来。

或许是棺材厂的人有人不人把这东西卖出去害人,所以才这么特别的嘱咐。

没想到那一群守夜的人吃了生肉就搞出来这样的事情。

“小子,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赶快行动,再晚过去一会,就该有人死了。”

瞎眼老道士虽说眼睛是瞎的,但是感觉极其灵敏。

我们两人一路小跑,已经到了李家。

这是整个小镇里面最富庶的家庭。

他们的三层小楼就坐落在这里,前面还有一个大院子。

今天虽说刚把李老太爷埋了,但其实这里还挺热闹的。

还未接近,里面是一阵鸡飞狗跳,有呼喊有嚎叫,乱成了一锅粥。

临近大门之处,还听到了凶残的狗叫声。

我们两人对视一眼直接冲进去。

冯老道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是年纪大了,只剩下气喘吁吁。

“拿东西,拿东西。”

冯老道不由分说就把一个大背包塞到我的怀里里面,一阵阵的腥臭气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冲进去,自己想办法。”

我都要骂街了,这冯老道不是玩儿我吗?

他知道那些奥秘,我却半点不懂,冲进去送死还是怎么着。

不过想到这里也没办法,如果我能去厨房找出两块生肉,或许也能救人。

我还是秉着一颗救人的心冲着进去,刚一进去就看到一只恶犬,直接发疯似的冲过来。

这小狗我还真认识就是这李家花了七八万买的一条什么纯种的狼犬。

这只大狗都快有100斤了,冲出来的时候着实惊人,要是个孩子被这东西攻击是绝活不了。

我平常遇到这玩意儿也是绕路走。

不是这狗发狂了吧,等到我紧张的时候,这条狗就突然动了两下倒在那里。

仔细一看,这狗竟然也来了一个脸色发青,双眼血红的模样。

从狗嘴里面到处都流出那种白色的液体,转瞬之间,这狗竟然自己口吐白沫挂了。

这真是奇了,看样子还真有什么眷顾,要是和这狗搏斗,我是半点信心都没有。

正在我惊奇的时候,一大群人冲了出来。

“杀人啦。救命啊。”

这声音异常的杂乱。

里面乱坐一团刚冲到门口附近,就看那里又冲出来好多人,这李家今天真是鸡犬不宁。

我立刻来到了客厅那里。

此时地上已经倒着一个人,脸色铁青并不动弹。

另外一个房间里面也是一片混乱,在这一刻我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我感觉手中的包裹就好像活了一样。

我不由自主的把这包裹直接朝着旁边的房间扔过去,包裹落在地上立刻就被打开,从里面竟然走出来一只雄鸡,昂首阔步。

这雄鸡落地之后还看了我两眼,就好像在等我的命令。

“呃……动手。”

咕咕咕!

那鸡叫了两声直接扑扇了一下自己的翅膀,就冲进了黑暗的屋子里面,那里更是乱做一团,还有撞击碎裂的声响。

就好像有人在那里进行了一场搏斗,约摸个几分钟的时间终于停了下来。

这时那个都快累得半死的冯老道终于是姗姗来迟。

走进来看着地上被咬了一口的家伙,他一声叹息,从怀里掏出一瓶钥匙,就给那个被咬伤的李老板灌了进去。

那个李老板咳嗽了两声,总算还阳了。

另一边众人突然看到一只雄鸡昂首阔步而来,而这鸡嘴里面还叼着一只红色小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