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2000年》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唐轩林清清小说

天,早早地就黑了。

唐轩连着打了十几个哈欠,有些疲倦。

回想起之前自己是怎么重生的,他可不敢再拿身体开玩笑,赶紧把写了一半的程序保存好,又设计了个挂机锁屏。

“弄好了?”

老赵惊讶的看着唐轩。

“还没,回家看看孩子。”

唐轩摇头。

“游戏不上了?”

老赵像是看怪物一样看唐轩。

打从游戏出了到现在,唐轩是最积极的,恨不得全天24小时在线。

“先不上了,老赵,我那台电脑不要关。”

说完,唐轩笑了笑,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3月2号,他想起来,今天是他跟林清清的结婚纪念日。

以往,他都是在网吧中度过,而家庭条件一直不好,林清清自然也不会张罗这些。

今时不同往日了。

唐轩准备给老婆一个惊喜。

他重生、跟女儿关系缓和、女儿没有烧出肺炎、结婚纪念日,于情于理,都该好好庆贺庆贺。

这一晚,有鱼有肉,唐轩亲自下厨。

房间中,原本还玩着布娃娃的晓雪,闻着厨房中飘来的香味,瞪大了双眸,不主动咽着口水。

只是,都已经晚上六点多了,林清清竟然还没回家。

以往,这个时间,林清清肯定在家做饭的……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唐轩心里升起一丝担忧,转头看了眼一旁眼巴巴盯了许久的女儿,拿起一根鸡翅根,递了过去。

咕嘟。

晓雪咽下口水,小手紧紧地抓着衣角,站在原地不敢上前,怯怯的看着唐轩。

“你先吃,爸爸去接妈妈回来,好不好?”唐轩半蹲下,平视着女儿。

晓雪双眸一亮,重重地点着头。

看着女儿开动,唐轩也连忙出门朝着东芝电子厂赶去。

……

“张主任,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刘姐,李姐,你们刚才就在旁边,你们也说说话呀。”

加工车间里,林清清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就在不久之前,她工作的机床原本还在运转,却骤然停住,零部件损坏,不能继续工作了。

“小林啊,我也没看你这头,我都忙着自己的事情呢。”

刘姐为难道,生怕这事情跟自己扯上关系。

“是啊,谁知道你这边怎么回事,我们光顾着自己这边都忙不过来呢。”

李姐摇着头,事不关己,向后退去。

“这机床好像都是从日本进口来的,听说一个都要上万。”

“零部件很珍贵的,没有几千块钱,肯定下不来。”

“对啊,我听说之前隔壁车间的一个机床零部件坏了,那个操作工,好像是姓周的,赔了小三千块呢。”

周围人的议论声不断传进林清清耳中,林清清泪水没忍住,直接就流出来了。

“别哭了!厂子早就有规定,谁的机床出问题了,就由谁来负责,林清清,你自己工作心不在焉的,机床零部件损坏,你肯定是要赔偿的。”

张主任盯着林清清,回想到昨天晚上的一幕,嘴角不由一扬。

这个仇,报的还真快。

“张主任,这真不是我弄得,我怎么可能操作失误,我都已经这么熟练了,再说我、我也没那么多钱啊。”

林清清呜咽着,听到“三千”的价格,她眼前发黑,差点就仰了过去。

“这就不归我管了,对了,你家男人不是挺厉害的么?你没钱,就让他出啊。”

张主任冷笑着,声音抬高了几分。

“林清清的男人?不就是那个成天呆在网吧里面,不务正业的那个唐轩吗?”

“对啊,玩游戏是一把好手,我知道这个人,一年365天,他得有350天都呆在网吧里面。”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的议论,顿时就炸锅了。

“哟嚯,我还以为是个什么人物呢。”张主任更加得意。

想到昨天晚上自己竟然被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给嘲讽了,他就更想看看,林清清跟这个男人到时候来求他,是怎样的低姿态。

“行了,都干活去吧,林清清,赶紧准备钱,明天不赔钱,我可就直接联系派出所了!”

众人被遣散,就只剩下林清清呆呆地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林清清看得出来,张主任这很明显就是在报复。

机床出现问题,是可以报修的,而且厂子里每年都有报损的名额。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或许张主任也不会态度这么强硬吧?

林清清泪花在眼眶闪烁。

昨晚唐轩要是就服个软,认个怂,也不至于惹了张主任,今天这事情也就有转机了!

三千块。

这是要逼死她,逼死她们一家三口!

“清清。”

……

“清清?”

……

林清清走出厂子大门,恍惚之间,听见好像有人在叫她。

林清清茫然地抬起头,朝着声源处看去。

是……唐轩?

此时,唐轩手中还拿着一支玫瑰花。

多么讽刺啊。

她刚刚在厂子里面闯了大祸,可唐轩,却拿着玫瑰花在这里等她?

“清清,你怎么了?一点精神没有,是累坏了?”

唐轩迎上来,见林清清脸色极为难看。

林清清茫然地看着唐轩。

“哦,这不,今天是结婚纪念日,这花,送……”

“唐轩。”

林清清忽然打断了他的话。

“我……我闯祸了。”

泪,如洪水决堤。

林清清扑在唐轩怀里,痛哭起来。

天,都要塌了。

她哪还有什么心思,想什么结婚纪念日。

此时此刻,林清清没有人能依靠,也没有人能诉说,她只能抱着唐轩,幻想着,或许这个男人,能在得知了一切之后,不是出手打她,而是把肩膀借给她,让她靠一靠。

仅此,她就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