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深火热小花喵 波多野结衣

武泰斗对念力进行了详尽的分类。

并且对目前招收的学生进行了培训。

培训效果不错,不过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补充。

比如说如何对学生的资质进行鉴定。

谁适合那个体系的念力,都需要归类。

其次就是艾萨克正式成为武泰斗的弟子。

所以艾萨克也算是金肆的徒孙。

随着时间推移,猎人学院开始步入正轨。

而岛上的人口也在逐步的增加。

主要是金肆的移民政策。

这个世界从来就不缺乏罪犯。

偶尔金肆还帮政府减轻负担。

帮他们将整个监狱的罪犯都带走。

这也导致,这座岛屿莫名其妙的变成了罪恶之岛。

……

“喂,姑父,你有时间吗?”

“没有。”

金肆毫不犹豫的说道。

一般维鲁斯这种时间给自己电话,开口就是有时间吗。

那必然是有事相求。

金肆觉得应该让他独自面对困难。

“妈妈重病。”

金肆考虑着,如果自己见死不救,有多大概率会被凯西知道。

“什么病?”

“癌症。”

“我也没办法。”金肆说道。

维鲁斯倒也没怀疑金肆说的是谎话。

毕竟癌症这种东西,即便是目前的医疗水平,依然毫无治愈的可能。

金肆将莱恩的事情与凯西说了一遍。

两人去见了莱恩最后一面。

莱恩已经病入膏肓。

意识都已经模糊了。

金肆和凯西来的时候都只是浑浑噩噩。

听维鲁斯说,其实莱恩一直知道自己身体情况。

所以莱恩才那么迫不及待的给维鲁斯找那么多私教。

就是希望能够在她病发之前,维鲁斯就能接手家业。

医生估计着,莱恩也只有几天的时间。

说是几天的时间,实际上是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

维鲁斯哭的稀里哗啦。

毕竟自己的母亲为了自己,付出了太多。

“金,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赋予她更多的生命力,可是她体内的癌细胞也会获得更多的养分,最终的结果就是她会以更痛苦的方式死去。”

维鲁斯在旁边听的更加绝望。

金肆是他唯一的希望,现在金肆也给莱恩宣判了死刑。

莱恩连三天都没撑过去。

金肆与凯西都颇为

伤感。

“维鲁斯,有什么需要就联系我或者金,只要是我们能办到的,一定不会拒绝。”

金肆在旁龇牙咧嘴,凯西,你不要动不动就许诺好不好。

“金,你说呢?”

“是啊,维鲁斯,有什么困难就和我们说。”

维鲁斯点点头,同时又对金肆与凯西说道:“姑姑、姑父,你们如果不急,就留下来住几天吧,而且也让你们认识一下我的女朋友。”

凯西很高兴,维鲁斯有女友了。

金肆则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维鲁斯。

维鲁斯也在用眼神与金肆接触了一下。

维鲁斯其实就是要金肆帮他鉴婊的。

在莱恩去世之前,就和维鲁斯坦白了一切。

她不希望维鲁斯也走上和他父亲一样的老路。

而且她说过,金肆和凯西是他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所以鉴婊自然就需要金肆和凯西帮忙。

两人也顺势留下来。

次日,维鲁斯就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回到家里。

“姑姑、姑父,我给你们介绍,这是艾玛。”

“先生,你好,女士你好。”

“你好。”

一桌人坐在一起,吃吃喝喝,谈天说地。

艾玛原本是莱恩的家庭医生。

也是在莱恩生病的期间,艾玛多次前来给莱恩做体检。

一来二去,就和维鲁斯熟悉上了。

目前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只是,莱恩的话历历在目。

所以维鲁斯就长了个心眼,让金肆和凯西先过过眼。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并不是影视剧里那种看对眼了。

然后就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而他自己的母亲也在临终前千叮万嘱。

让他不要意气用事。

维鲁斯经过这半年多的学习。

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在结束了晚餐后,艾玛就离开了。

“姑姑,姑父,你们觉得艾玛怎么样。”

“很不错。”凯西说道:“是个很有主见,而且有品位的女孩。”

这是凯西对艾玛的第一印象。

要说门当户对,维鲁斯如今的身家能跻身世界前三。

要找门当户对的对象,那就变成了政治联姻。

维鲁斯并不愿意将自己的婚姻作为筹码。

所以艾玛显然是个很优质的选择。

维鲁斯又看向金肆。

金肆点点头:“是个好姑娘。”

维鲁斯听到金肆的话,顿时松了口气。

“姑姑、姑父,我打算今年之内和艾玛结婚。”

“那应该恭喜你。”凯西当然很高兴,山姆的孩子也要成立新家庭了。

夜里,金肆起来穿衣。

凯西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

“金,你要去哪里?”

“有点睡不着,出去走走。”金肆说道。

“那个叫艾玛的女孩有问题吗?”

“别想那么多,你先睡吧。”

……

“长官,这就是我们今天的谈话内容。”艾玛此刻正在一个秘密部门内,对自己的长官报告着今天与维鲁斯接触后,所有的行为,所有交流的内容。

整栋大楼一片昏暗,就算是他们交流所在的房间也处于黑暗之中。

“维鲁斯的姑父与姑母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们是否对你产生了怀疑?”

“绝对没有。”艾玛对自己的演技非常自信。

哪怕是她戴着测谎仪,她也有把握骗过测谎仪。

这是她从小接受的训练成果。

而且可以说,她就是在演自己。

她所有表面的身份信息都是真实的。

完美无缺的身份和演技,她相信自己可以一辈子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

“收起你的骄傲,你所面对的那对夫妻非常危险。”长官严肃的说道。

艾玛没察觉到金肆和凯西有什么危险。

在她的眼里,只觉得金肆和凯西与维鲁斯格格不入。

她甚至觉得,金肆和凯西就是维鲁斯的便宜亲戚。

就在这时候,黑暗中突然传来脚步声。

艾玛和长官同时拔枪对着黑暗。

突然,他们所在的房间灯光亮了起来。

然后房间里多了第三人。

长官看到金肆的瞬间,直接提枪对着自己的脑袋。

砰——

艾玛傻眼了,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