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军长要够了没 戏里戏外(1v1)hby苏玛丽

既然这么喜欢蛋糕,那么就让你好好的尝尝蛋糕的味道。

这不是变着花样说她们影响了她的胃口吗?徐萌萌气不过,快步的走上前,直接的出手打翻了苏雨怜手上的蛋糕,白色的奶油沾染在蓝色的晚礼服上,分外的显眼。

看见苏雨怜狼狈的模样,徐萌萌的脸上带着满满的快感,微微昂首。

道歉。苏雨怜抬首看着徐萌萌,冷着脸说道。

要是换成是之前的苏家,徐萌萌肯定二话不说直接道歉,可是如今的苏家,见到徐家也有低头的份!

这裙子多少钱,我赔你十条一模一样的就是了。徐萌萌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不屑的撇嘴,你现在应该是很缺钱吧,不要谢我,毕竟落毛的凤凰可不如鸡啊。

她是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但是论奢侈品,她倒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不管是当季的,还是过季的,徐萌萌压根就没见过苏雨怜身上的这条裙子。

徐家的家教也不过如此,逢高踩低做的这么熟练,怕是平日里没有少做吧?苏雨怜缓缓的起身看向徐萌萌,一身污秽的衣服却挡不住她强大的气势。

这种事情圈子里又不止我一个人在做,你凭什么只说我啊。徐萌萌头脑一热,话语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青青,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边上的人听到这句话,立刻往边上挪动了两步,与徐萌萌拉开了距离,生怕就被这个头脑简单的大小姐给连累了。

这种事情当然圈子里的人都在做,不过没有人会明面上的承认罢了,总不能说,我也在逢高踩地,你们快来说我呀?

白青絮嘴角的笑容有些勉强,徐萌萌都直接的点名喊她,不回答吧是得罪徐萌萌,回答吧是得罪在场所有的人。

看来白小姐和徐小姐两个人,也不过是塑料姐妹情罢了。苏雨怜又一针见血的打断了两个人谈话,一下子引起了两个人脸色的变化。

能够给白青絮添堵的事情,苏雨怜还是很乐意做的。

雨怜。

见说不过苏雨怜,白青絮又使出了她的技能——哭,金豆豆一个劲的往地上吊着,微抿着嘴唇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被欺负惨了呢。

哭的真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白小姐被徐小姐欺负了呢。

被苏雨怜这一句话堵得顿时不敢继续哭了,白青絮眉头微皱看着苏雨怜,忍不住说道,雨怜,你今天是存心的要找我和萌萌的麻烦吗?

再一再二再三的在徐萌萌的耳边调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徐萌萌当然会对她有意见,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关系岌岌可危,想到这白青絮的心里就说不出的烦躁。

噗嗤

听到白青絮的话,苏雨怜忍不住的笑了,到底是谁找谁的麻烦,你们的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苏雨怜缓缓的往徐萌萌的方向走去,哒哒哒高跟鞋声音重重的落在每个人的心头。

怎,怎么?你还想动手啊,我,我现在就叫保安你信不信?徐萌萌的脚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结结巴巴的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说完她就后悔了,怎么就被苏雨怜的气势给吓住了呢?

你刚说要十倍的赔偿我身上的衣服是吗?苏雨怜话锋一转,忽然提及到赔偿的事情,顿时让徐萌萌给顿住了。

是,你开个价吧。徐萌萌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苏雨怜,下颌抬高,虽然气势上是比苏雨怜弱上一头,但是比起钱财,她绝对能够压死苏雨怜!

我身上的衣服是‘爱丽丝’还未上市的样衣,我也不占你便宜,按照‘爱丽丝’新品的价格,十倍给我就行。

‘爱丽丝’的样衣,就凭你怎么可能会拥有这个。徐萌萌听到苏雨怜的话,不可置信的叫嚷了起来。

席木涵有条不紊的和各行各业的人不断地交流着,目光却时不时的流连在那个蓝色的身影上。

见到人群渐渐的往苏雨怜的方向聚集,席木涵也安耐不住了,我有点事情离开一下,各位请便。

席少要走,哪个敢拦?周围的人立刻找借口全部都散开了,席木涵立刻往苏雨怜那边走了过去。

席木涵刚走到人群的不远处,就把两个人的对话给听了个清清楚楚,嘴角扬起一丝微不可见的弧度,他的小野猫在别人的面前亮起爪子的时候,总是特别可爱。

我给的。席木涵走到了苏雨怜的身边,打量着她身上的衣服,徐小姐准备好赔偿,择日让人上门讨债。

听到上门讨债四个字,徐萌萌就觉得她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动着,谁有那么大的单子,敢让席少的人上门讨债。

怕是第二天就要传出徐家要破产的消息了。

席木涵带着苏雨怜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去,只留下徐萌萌和和白青絮两个人站在原地。

转过身子看见白青絮,徐萌萌的心里瞬间就升起了无名的怒火,要不是白青絮调拨她

现在的她也不会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会场,白青絮看着徐萌萌,眼眶又瞬间红了,萌萌,你为什么打我?

一个胸大无脑,一个擅长把人当枪使……耳边又环绕着刚刚苏雨怜说的话,原本心底的那点点怀疑被不断地放大,徐萌萌好歹也是个豪门的千金,性格直爽但是智商不低。

徐萌萌看着眼前的白青絮,心里忽然间觉得白青絮也没之前看起来的那么好了。

滚远点,看见你就觉得心烦。徐萌萌不耐烦的挥挥手,头也不回的就直接离去。

她现在要赶着回家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和家里说一下,否则等明天席家的人直接上门了,家里非得扒了她的皮不可。

白青絮还想要伸出手拉住徐萌萌,然而她直接的避开了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厌恶。

苏雨怜!白青絮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眼底带着强烈的不甘,苏雨怜,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一件事情是苏雨怜回到了席木涵的身边,另一件事情是徐家被席少亲自上门讨债!

席木涵带着苏雨怜坐在沙发上,徐总站在一边脸上赔笑,徐萌萌眼中带着几分不甘心,却被边上的许太太给劝阻。

席少,这次是小女不懂事,希望您能够看在她年幼无知的份上,大人有大量的饶我们一次。徐总一直自以为是长辈,这一次却不得不在小辈的面前低头,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然而为了徐家,他却不得不低头,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他宠了二十年的女儿!

徐小姐得罪的并不是我,无需跟我道歉。席木涵淡淡的开口道。

这姿态十分的明显,得罪了谁,就去和谁道歉。

这……徐总略微的有些犹豫。

和席少道歉好歹人家的身份地位都在他之上,传出去也不是很丢人,和苏雨怜道歉?

谁不知道苏家在几年前就倒了,现在的她,也不过是席少手中的一个玩物罢了。

看来这道歉让徐总有些勉强,那便算了。席木涵直接起身准备离去,正在思索的徐总瞬间变了脸色。

苏小姐,小女年幼无知,希望您念及之前苏家和徐家的情分上,放过徐家可好?徐总看向了还在发呆的苏雨怜,一脸急切的说道。

回过神,苏雨怜看着徐总,呼吸微微的有些急切,手渐渐的缩紧握成了拳头。

当初的时候,父亲出事了,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她们,求遍了所有的人,她和母亲只得到了冰冷的闭门羹,甚至,是恶言中伤。

手忽然被席木涵强硬的掰开,两只手十指交互。

能伤害你的,只有我。所以就连你自己也不行,席木涵凑到了苏雨怜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虽然没有把话全部说完,但是席木涵相信苏雨怜能够理解剩下的意思。

温热的气体喷洒在苏雨怜的耳垂上,她微微的皱了下眉头,将脑袋往边上偏移。

我有点累了。苏雨怜的眼帘微微的垂了下来,轻声的说道。

明明这是一个借着席木涵的权势,狐假虎威报仇的大好机会,可是她却怎么也开不了这个口。

似乎是只要一开口,就会失去什么东西。

席木涵直直的看着苏雨怜,等到她说完这句话,嘴角扬起了一丝微不可见的弧度,这性子还是和之前一模一样啊。

老规矩。席木涵带着苏雨怜离去,在走出门的时候,忽然对着里面吩咐了一句。

苏雨怜有些疑惑的看着席木涵,老规矩?

我能掌控席家,靠的不是卖可怜,而是手段。席木涵淡淡的开口道,像你这般心软,我早就死了无数次了。

想到席木涵会死,苏雨怜的顿时觉得胸口如同被刀割了一般的疼痛。

你签,supper就给你;不签,后果自负。

我知道了,我回去就会签约的。

这一次带着她过来,并不是为了让她出手,而是为了检测她的底线而更好的控制她么?

苏雨怜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无力的闭上了眼睛,这一次,是她输了。

回到别墅就直接的把合约给签上了,看着代表她名字的三个字,苏雨怜觉得无比的讥讽。

她和席木涵之间,已经到了,只能够依靠一纸合约来信任彼此的程度了吗?

苏浩辰,是不是我的孩子?席木涵看着手上的合约,抬首看向苏雨怜。

不是,他不是你的孩子,在国外,我一个人无法生存,所以依靠了别的男人。苏雨怜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否认席木涵的猜想,试探性的开口道,你能不能,把浩辰还给我。

听到苏雨怜所说的话一瞬间,席木涵瞬间觉得怒火涌上了心头,狠狠的吻住了她。

苏雨怜瞪大了眼睛看着席木涵,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他的怀抱。

感受到挣扎,席木涵手上也用力了几分,血腥味在口腔间弥漫开来,他这才如梦初醒一般的将苏雨怜给推开。

嘴唇的边缘弥漫着淡淡的血迹,伸出手来在苏雨怜的最边上用力的揉了一下。

撕~

不许说这种话故意的惹火我,否则我会立刻让人去拆掉supper。席木涵有些懊恼的瞪了苏雨怜一眼,随后直接转身离去。

伸出舌头简单的舔舐了一下嘴角,剧烈的疼痛告知着她受伤的事实。

想到刚刚席木涵说的话,苏雨怜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露出了苦涩的笑容,这个男人可真是霸道啊,明明几年前不是这样的。

妈咪!一个小小的人儿出现门口,飞奔向苏雨怜。

浩辰。苏雨怜瞬间眼前一亮,小心翼翼的伸出摸向他的脸庞,想要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妈咪,浩辰好想你啊。苏浩辰直接的抱住了苏雨怜,状似不经意的询问道,妈咪,那个叔叔是不是浩辰的爹地啊?

苏雨怜顿时一僵,大脑在飞速的转动着,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是谁和你说那是你的爹地的?

妈咪说过的啊,爹地是个又帅又有钱的男人,那个叔叔说了自己很有钱,而且长得也很帅,难道不是我的爹地吗?苏浩辰眨巴着眼睛看着苏雨怜。

听到苏浩辰的话,苏雨怜瞬间松了口气。

不是的,又帅又有钱的人有很多的,只是浩辰没有见到而已。

可是妈咪,浩辰很喜欢叔叔,不能让叔叔做浩辰的爹爹吗?苏浩辰歪着头看向苏雨怜,叔叔也说很喜欢浩辰呢。

这也许就是血缘关系的神奇之处吧,明明两个人都没有见过面,却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彼此。

伸出手揉了揉苏浩辰的头,苏雨怜的眉心有着淡淡的忧愁,浩辰不喜欢只和妈妈在一起吗?

妈咪,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M国?苏浩辰看着苏雨怜,忽然间询问道。

怎么了吗?有人欺负你吗?

我不喜欢这里,妈咪在这里不开心。苏浩辰伸出了小手,按到了苏雨怜的眉心上,认真的说道。
苏雨怜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苏浩辰,身体微微的带着几分颤抖,浩辰,我的浩辰。

妈咪,是周叔叔打来的电话。苏浩辰看见来电显示,瞬间眼前一亮,将电话给接通了,周叔叔,你来带我和妈咪回M国吧,妈咪在国内不开心。

听到苏浩辰的话,苏雨怜心中顿时一惊,急忙忙的将电话给拿到了手上。

不开心?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温润的男声从电话的那头传来。

没事,只是浩辰有点想你了,所以故意这么说的。苏雨怜立刻接话道,看着在一边不满的嘟着嘴的苏浩辰,轻笑着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其实我也有点想浩辰看,我打电话是问问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回来,我好安排一下时间去接你们。

短期内可能回不来,我这还有点事情要解决一下。想到合约上一年的时限,苏雨怜有些犹豫的开口道。

这样啊。周云天的声音带着几分失落。

我还有点事情先挂了。苏雨怜急匆匆的将电话挂断,正准备将手机放入口袋,一只手伸过来将手机给拿了过去。

略带几分粗糙的手掌划过苏雨怜的手背,她顿时觉得戳碰过的地方如同火烧一般,下意识的收回了手。

把我的手机还给我。苏雨怜的眉头微微的皱起,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席木涵,略带不满的说道。

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契约情人。席木涵盯着苏雨怜,漆黑的眼眸里情绪在不断地翻涌着,似乎下一秒就会直接的爆发。

我要带浩辰出去玩,手机给我,否则你到时候怎么联系我?苏雨怜的眉头微微皱起,随意的扯了个借口想要吧手机拿回来。

一起。

这是,要和她们一起出去的意思?苏雨怜有些诧异的看着席木涵,他的脸庞依旧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好像刚刚的话并不是他说的似得。

三个人一起上了车,车子到了游乐园,席木涵跟着两个人一起下了车。

妈咪,有没有觉得我们这样子很像一家人?苏浩辰左右牵着苏雨怜,右手牵着席木涵,笑眯眯的说道,如果叔叔你是我爹地就好了。

别乱说话,你不是一直想来游乐园好好的玩一次吗?这里是Z市最大的游乐园,你想玩什么就说吧。说者无心,听着有心,苏雨怜听着苏浩辰的话觉得略微的有些不自在,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游乐园里面各种各样的设施一下子就将苏浩辰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一脸兴奋的带着他们一起玩这玩那。

游乐园里面就出现了一道怪异的风景线。

席木涵的气场冻得人不敢靠近,拥挤的游乐园里,人群以席木涵为圆形,三步的距离为半斤,空出了一块真空地带。

当白青絮听到属下汇报席木涵出现在游乐园的时候,简直是不敢相信她的耳朵。

你确定?

千真万确。

送我去游乐园。白青絮有些按耐不住,立刻起身往门口走去。

在到达游乐园之后,看见坐在旋转木马上的席木涵,整个人都不好了。

席少,你怎么会在这里,玩这些不入流的东西?白青絮上前两步,眉头微微的皱起,忍不住的询问道。

你管的太多了。席木涵抬首,淡淡的吐出了六个字。

白青絮的脸色瞬间变了,是席木涵着几年之间唯一能够亲近的人,早已经把自己当成席太太自居,如今苏雨怜刚回来,他就想要直接的把她推开?不!绝对不行!

我只是担心,要是让别人看见这一幕,你的形象岂不是要毁掉了?白青絮的嘴角扯出了笑容,为她的多事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

恭喜你啊,没想到经过了六年,你依旧是成功的回到了席木涵的身边,成为了他最宠爱的女人。白青絮的目光看向了站在一边的苏雨怜,浅笑着开口道。

不过是个情人罢了。席木涵立刻打断了白青絮的话。

一句话成功的让苏雨怜的脸色瞬间一白,也是,她还在期待着什么呢?

妈咪,浩辰好饿啊,我们去吃东西好不好。稚嫩的声音打断了几个人之间尴尬的气氛,苏雨怜这才反应过来,苏浩辰还在这里!

好啊,浩辰想吃什么?苏雨怜拉着苏浩辰的手紧了紧,轻柔的询问道。

叔叔再见,老阿姨再见。苏浩辰笑吟吟的对着两个人挥了挥手,拉着苏雨怜就往别处走去。

席木涵直接就跟着苏雨怜他们一起离去,连看都没看白青絮一眼,自然也错过了白青絮眼中的狠厉之色。

这小子看起来还蛮聪明的,那些人正好在找高智商的孩子,不如就把这个孩子给送过去,看着苏浩辰离去的方向,白青絮暗暗的决定着。

掏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号码,找到了一处无人的角落,压低了声音交谈着。

于此同时,苏浩辰站在原地,有些犹豫的看着苏雨怜,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

苏雨怜没有立刻出声询问,只是浅笑的看着她,以目光鼓励他说出想要说的话来。

妈咪,我想去参加青少年科技大赛。苏浩辰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深吸一口气,说了出来。

比什么的?苏雨怜没有立刻反对,只是微微的皱了下眉头。

电脑,不是剧烈运动,只是比谁的电脑技术好。仿佛是害怕苏雨怜反对一般,苏浩辰急切的把活动的项目给说了出来,他们一年只在一个地方比一次,今年刚好在Z市。

行,但是妈咪要陪着你一起去,身体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得立刻退出来,知道了吗?苏雨怜捏了一下苏浩辰的鼻子,认真的说道。

如果只是在Z市的话,她应该能陪着苏浩辰一起去。

好,我一定会拿下第一回来送给妈妈的!苏浩辰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清脆的笑声宛如冬日的阳光,驱散了苏雨怜心中的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