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生香》小说大结局精彩阅读 司马艳儿肖飞扬小说阅读

“我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份。”司马艳儿回答的毫不犹豫。

“很好,这样就可以了。不过他好像成为了你的弱点,如果有人拿他的命威胁你怎么办?”肖飞扬看着司马艳儿怀里的男孩。

“没有任何的作用。”司马艳儿似乎很平淡的说出来这么一句话,但是却让两个男人再次同时看向了她。

“我照顾他的前提是我不会因为他而受到威胁。”这就是司马艳儿的答案,永远让人琢磨不透。

“哦。”肖飞扬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司马艳儿,她真的是很有趣,很不一样的女人。

“这个世界上有谁不是自私的?”司马艳儿看出了肖飞扬的不屑,反问了他一句。

“说的好。”肖飞扬赞赏的看着司马艳儿,然后拍了拍手。这个世上自私的人何其多,但是肯这般坦诚的人却还从未见过。

“那这么说,王爷是答应了。”司马艳儿的声音里根本听不出半点的开心。

“嗯,没错,我可以同意让你进到府里来,但是本王爷可能会随时将你赶出府。”

“世上本来就没有不散的宴席,王爷有怎么会知道不是我们先离开你的王府。”

很好,这个司马家三小姐非但不是个哑巴,简直可以说是一个伶牙俐齿的想让人拔掉他的那一口整齐白牙的女人。

进入九王爷府里后的数些天,司马艳儿才总算知道了自己之所以能够平安出狱的前因后果了。

整个王府的后厨房,不亚于北京城的静逸轩,同样是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众多人是一边干着活,嘴上一边不住的口沫横飞。

“王爷这次又下注赢得了好多的钱,所以府里的所有人这两个月都多了好几两银子呢?”

“是啊,我也听说了,这还用归功于司马家的那个三小姐呢,听说王爷就是单独压了她会平安无事。”

司马艳儿听着他们的谈话,他们只是知道自己叫三丫头,并不知道她就是他们口中的司马家三小姐。

看着炒菜的大厨一边兴致高扬的挥着锅铲,一边侃侃而谈。真担心他会把菜给炒糊了。

“三丫头,去把那条鱼给收拾下。”

“哦。”司马艳儿听见了大厨的吩咐,手里拿着一把尖刀走到了厨房的外边的井边。

司马艳儿从木盆里里费劲的捞起了一条活鱼,可是一不小心鱼就已经从手里滑了出来,摔倒了湿漉漉的地面上。

司马艳儿有些挫败的瞪着地上那条活蹦乱跳的大鱼,咬了咬牙,闭上了眼睛,然后挥起了尖刀,用力的向下砍去。

“叮”的一声,刀斩到了井边的青石板上。

“咚”的一声,刀又因为用力过猛,落到了木棚的边缘。

司马艳儿一边擦着汗,一边又可是去抓那条大鱼,最后找来了一根木棍,皱着眉头对着大鱼就是一阵乱打,终于看见鱼不在动了,可是也被她打的走了行。

司马艳儿拾起了地上的于,咬着牙,动作生硬的开始剥着大雨身上的鳞片。

不远处的大树上,两个男人高高的坐在了树杈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井边跟着鱼儿大战的司马艳儿。

“果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啊。”流云忍不住说道,虽然她比其他接个姐姐长得丑,但是也是司马忠义的女儿,也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大小姐。

“你看她,明明是怕见血怕的要死,却还要装出一副很强的摸样。”

“对了,她的宝贝弟弟呢?”流云忍不住的又出声问道。

“在那边睡觉呢。”肖飞扬好心的用手指给流云看清楚。

离井边不远处的一小处空地上,有一只破旧的摇篮,里面似乎有着东西,应该是她的弟弟没有错。

“这里怎么会有摇篮呢,从哪弄来的?”流云好奇的问着。

“听下人说,是她在一个破旧的仓库里找到的。”

“那她现在真的是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啊。”流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井边的司马艳儿。

“目前为止,她自己一个人的活都干不完。”

看着司马艳儿和鱼奋战的艰辛过程,流云明了的点了点头,”说的也是,她想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恐怕还得需要一段日子。”

“三丫头,弄好了鱼,去抱点柴来。”大厨的声音又从里面传了出来。

“哦。”司马艳儿将收拾还得鱼端了进去,然后又跑到了另一边的柴房里,吃力的抱着一堆木柴走回了厨房。

“她还是只发一些简单的单音。”流云有些失望的说着。其实如果不看司马艳儿这个人,只是听她的声音的话,流云还是蛮喜欢听到,不管是温暖如春风的声音,还是清冽寒冷的声音,音质都干净的仿佛不属于人间。

“嗯,人前是这样的。”肖飞扬符合这流云说着。

“人前?”一听到这句话,流云的眼睛亮了起来。

肖飞扬望了一眼摇篮中熟睡的小人儿,”他们姐弟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她就会话多一些的。”

“你偷窥她?”流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看着肖飞扬。

“惊讶什么,我们现在做什么呢?不就是在偷窥吗?”肖飞扬不以为意的说着。

流云想了想,也对,只好摸摸鼻子,专心的去看提出一大盆菜出来清洗的人儿。

司马艳儿费力的提着水,想要把它倒入大木盆里洗青菜,可是手上一个打滑,一桶水有半桶都撒到了自己的身子上。虽然不是寒冬腊月,可是水沁透了自己的衣服,还是很冷。

司马艳儿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然后弯起了腰,开始拧起自己的裙子,水被司马艳儿拧掉了以后,她很自然的扑了扑自己的裙子,然后将剩下的半桶水倒入了木盆之中。

又回到了井边,这次她学聪明了,只打了半桶水。

司马艳儿撩起了衣袖,看着自己原本白皙纤细的手掌因为连日来的过度泡水而有些泛白肿皱,晃了一下神。

司马艳儿只是晃了那么一小下下,然后开始继续认真的洗起盆里的菜。

当日头移到了正中,一阵阵的菜香开始飘荡在厨房上空。进出厨房的侍女开始渐渐的多了起来。

看着他们一碟一碟的将烧好的菜肴端走了,司马艳儿抱着刚刚醒来的司马风儿做到了窗户的旁边。

大树上的两个人也都早已经没有了踪影,回到了饭厅准备用膳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