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稚嫩紧窄h 穿越农家三兄弟的幸福生活

呵呵,楚晓晓你说这话不会觉得羞愧吗?当年的事情是怎样,你应该最清楚吧。习森灵看着楚晓晓那张浓墨重彩的脸,露出厌恶。

以前最后的朋友,刚才就站在她对面,叫她贱货,打了她巴掌。如果不是两个孩子在场的话,她一定不会站着跟楚晓晓说话。

你,你别胡说,当年是你抛弃了齐霖哥,而且这些年都是我在照顾他。楚晓晓先是有点心虚,接着就是嚣张。

够了,你回去。齐霖听不下去,直接推开楚晓晓,不顾她的难过,走到习森灵身边,抓住她的手,往车子走去。

齐霖哥。楚晓晓在后面追上来。

齐霖,你放开我。习森灵在前面不停提他的小腿。

这就是所谓的前有狼后有虎。

但齐霖不是一个普通人,他也有自己的做事方式,他用力把习森灵拉向自己的胸膛,手捆住她的细腰。

把脸一低,习森灵见状,连忙躲避。他冰冷的唇瓣,刚好跟她的脸颊轻轻擦拭。两人同时震住,齐霖微眯起眼睛,里边惊涛骇浪,视线火热。

而习森灵的心跳也在加速,有些东西果然不是时间可以改变的,比如心里的那个人,那一种悸动的感觉。

齐霖哥,你怎么可以抱她?楚晓晓气愤,但是也不敢在往前,因为齐霖看向她的时候太冷。

刚才她打习森灵能够得逞,那是因为攻其不备。

楚晓晓,你应该知道我的底线,还是你觉得我太放纵你,让你几乎都忘记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我没有,齐霖哥,我只是关心你。难道你忘了六年前她是怎么伤害你的吗?

提到这个六年前,就是硬伤。

住嘴,你找人跟踪我的事情,我回去再跟你算,现在你赶紧给我滚。齐霖跟楚晓晓之间肯定有什么秘密,不然依照齐霖那种性格,现在的楚晓晓已经死了用一百种方式死了一千遍了。

但现在齐霖只是赶她走。

我……楚晓晓还想继续挣扎,对上齐霖警告暗含杀气的眼神,只好悻悻然落荒而逃。

走之前,还不忘恶狠狠瞪了习森灵一眼。

人走了,戏也做够,可以放开我了吗?习森灵淡淡开口道。

该死,你认为我刚才那都是戏吗?齐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怒气,咻地一下又被她无痛痒的语气给燃起来。

难道不是吗?齐霖,说真的。在还没有见你之前,你好歹在我心里还是有个好形象,但你今天竟然让你的女朋友来羞辱我,后面还有两个孩子呢。说着说着她的语气也不平稳。

她不是。

什么?习森灵反问。

我说楚晓晓不是我的女朋友。

你在逗我玩吗?习森灵愤怒盯着他。

齐霖反而笑了起来,看着她鼓起来的脸颊,心情好好伸手戳了戳,灵灵,你刚才是在吃醋吗?

习森灵的脸色顿时僵硬,然后哈哈仰头大笑三声,齐霖,你在做梦吗?

承认吧。齐霖撩起她一根发丝,微微嗅起来。

起开。她没有好气,抽回自己的头发,扭头走回一半,又回来,齐霖,你真的以为楚晓晓没有欺骗你吗?
齐霖皱了皱眉,道:什么意思?

果然!

习森灵在心里冷笑,楚晓晓那货还是瞒着那件事情,可怜的齐霖还自诩聪明一世,字面的意思,不过旁观者清,最好你还是查清楚吧。

她言尽于此,能不能明白,就看他自己的了,不过想着齐霖也不是傻子,应该没有问题。

看着习森灵走回车上,想着她刚才的话,齐霖面无表情的脸,一点一点裂开,笑得妖艳。

上了车,两个宝贝,立马扑到她的怀里。

习女士,你没事吧。两孩子异口同声道。

习森灵心里一阵安慰,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也消退不少,我没事,看到你们好好的,我就很好了。

那个丑阿姨太坏,我跟哥哥都很讨厌她。习念琳挥舞自己的小拳头,表达自己的愤怒。

但是因为太萌,所以效果消退一大半,反而让别人对她更加喜爱。

就是,习女士,你放心,有我保护你。习楚悠拍一下自己的胸口,跟小战士似的。

习森灵欣慰在两个孩子的脸颊落下轻吻,没有关系,只要你们好好的就行。

他们在里边谈话,齐霖也走了回来。

扔给习森灵一个冰袋,敷上,难看死了。

习森灵想嫌弃的,但是想到等会还要去见人,决定还是用吧。

看什么看?想让我说谢谢啊。这都是你的女朋友害的,我不找你赔偿已经是大方了。她没好气瞪他一眼。

齐霖把头转回去,声音有点冰冷,道:习森灵,我再跟你说一次。楚晓晓跟我没有关系,我不希望再从你的嘴巴里听到刚才的话。

我。她张了张嘴巴,最后还是忍住满腹牢骚,闭上嘴。

沉默了几十秒,齐霖开车,前往两个萌娃上学的地方。

又因为他硬要跟着把孩子送到学校里边,一时又引起轰动。尤其是他那俊美无铸的外貌,还有独特与众不同的气质,即使是冷着脸,都引来大部分的关注。

尤其是同是送学生来上学的家长,一些女的眼睛都恨不得黏在他身上。

让你别来不听,搞得我跟动物园里的猴子被人参观似的。习森灵拉着习楚悠在后边嘟嘟囔囔。

齐霖这是抱着小公主习念琳,走在前头,听到她的话,一挑眉,扭头看着小公主,问道:琳琳,你觉得叔叔给你丢脸了吗?

不啊,我觉得叔叔能送我来上学,我倍感荣幸啊。今天肯定会有很多小朋友过来跟我问号码的。

琳琳别胡说,你的同学才多大啊,就懂这些。习森灵没好气反驳。

习女士,我是真的没有说谎啊,现在的小朋友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早熟。习念琳努力反驳,小脸都微微发红,加上她今天穿的是粉色的公主裙呢,看着特别萌。就连齐霖这样的心肠的人,都被她给吸引了目光。

正说着话呢,就有个胖嘟嘟的小女孩走了过来,停在他们面前,兴奋看着齐霖问道:你好,我可以要你的号码吗?

从学校里,跟孩子依依惜别之后,习森灵才不情不愿跟着齐霖走人。

你今天不用上班了,上我吧。

噗。

习森灵在喝水呢,听到他的话,一口喷出来,落在前面的挡风玻璃上,接而愤怒扭头看着邪笑的齐霖,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呵呵,看你这情况,还有猥琐的笑,肯定是想多了吧。你不是我的主治医生,要我看病啊,不就得上我的班吗?你看看,话都不听我说完,就瞎激动。

看看,齐少说的多么头头是道,脸一点都不会红。

习森灵深呼吸几下,确定自己不会想杀人,才开口:那还真是对不起,下次麻烦讲话的时候,清楚点。不然我不敢保证我的拳头,不会对一些无赖砸出去,哼。

她生气靠在椅背上,定定看着前方。

齐霖打量她几眼,把头靠过来,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听见他低沉夹带着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生气啦?

滚开。

啪,习森灵本来想推开他的脸,只是力道没有控制好,就相当于给了他一巴掌。

哎哟,死女人。你想谋杀啊,你是不是女的,力气这么大。齐霖揉着自己的脸,生气道。

正好啊,我刚被你女……一个疯女人打了一巴掌,现在算两清了。习森灵假装不在意,但其实小眼神一直在看他的脸,看看是不是没事。

哼。冷哼一声,齐霖不再理会她,发动车子。

因为这个不举,是个挺尴尬的病的。所以习森灵建议齐霖先去检查检查,但齐霖不乐意,他说自己没有那么时间去浪费,吵着要回公司上班。

习森灵想扔下他不管,但是迫于院长经常打进来的骚扰电话,她也只好舍命陪无赖,跟着到齐家名下的QJ集团。

QJ搞的是医药科技,只要是涉及医药,有钱赚的,都会参与。QJ已经是国内龙头企业,而且也成为世界一流水平的公司,跟国外很多大公司都有合作。

作为QJ的总裁,年轻有为,俊朗帅气,气质非凡的齐霖,当然是公司里大家最关注的对象。

不管是男的,亦或是女的。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讨论齐霖,即使是他用的哪一种牌子的纸巾,也值得这些人讨论半天。

坐在角落里,听着那些人的疯狂,习森灵表示实在是无语。

看了对面慢条斯理吃着饭,还一脸抱怨的齐霖,她摇摇头,那些人真是瞎眼了。齐霖这种货色,都已经能成为国民男神了吗?

这家伙,其实就是个自私,狂妄自大,还不负责任的臭家伙而已。

灵灵,你再看,我会觉得你已经再次深深爱上我了。齐霖皱着眉,嫌弃把一根香菜,扔进对面习森灵的碗里,

但是下一口,又看到一根,表情就跟吃到苍蝇似的。

习森灵强忍笑,淡淡道:是啊,我爱你爱得恨不得都把这些香菜喂到你的嘴里呢。

她现在跟齐霖在QJ的餐厅里吃饭,她为了膈应他,还特意要了盆香菜。

算了,你帮我挑出来,快点,我饿死了。

齐霖一点都不客气,把自己饭菜推到习森灵面前。

凭什么啊?她又不是傻,又推了回来。

就凭我是病人,而你是医生。我要是心情不好,不好好配合你治疗的话,你就会需要花更多的时间,跟在我身边。

你。习森灵气得要吃人了,齐霖还笑眯眯的。

怎么样?挑还是不挑?齐霖手指有节奏敲打桌面,享受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