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炕小说 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哦,对了,灵灵姐我差点忘了,你也爱吃辣的,不如一起吧。楚晓晓微笑着道。

不了,我还有事,先走。习森灵这话自然是对死活不肯放手的齐霖说。

她拉了几下,齐霖就跟较上劲,非要更加用力。

诶,你够了!习森灵靠近齐霖低声警告。

够不够我说了算,今天我帮了你。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齐霖不避讳楚晓晓在场,亲昵与习森灵交谈。

你趁火打劫,再说我也没让你帮我啊!习森灵瞪大眼睛看他,伙六年的时间,这家伙的脸皮的厚度是又增厚几分。真的很想问他,你这六年里是不是天天不洗脸,死皮积多了啊!

可由不得你,走。齐霖强势要求她。

我要是说不呢。习森灵挑衅挑高下巴。

那我就现在来说说你昨晚对我做的那些非礼勿视的事情,还有亲自抱你出去。

你个无赖!

彼此彼此,小无赖。齐霖心情很好欣赏她的恼羞成怒。

两人正进行木头人,谁动谁就先输的游戏,楚晓晓不堪被忽视,直接从中间挤进来。

霖哥哥我们赶紧走吧,我好饿,我怕我的身体受不了。楚晓晓看似不经意按住她的心脏,在提醒齐霖什么事。

果然,强势的齐霖一秒钟脸色缓和下来,那我们走吧。

他竟然温柔地对楚晓晓笑,还不给一个正眼习森灵,然后走人。

切,真是有病!

习森灵在背后暗骂一声,走到一半的齐霖,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盯着她,还不过来!

她内心是丑拒的,然而看到齐霖满带警告的眼色,她不敢冒险。因为自己太了解齐霖了,他说出口的话,一定会做到。这就是个把俗世当成透明的大无赖而已,不管是六年前对自己那一次,还是六年后的现在。

饭吃完,下面就是做正事了。

因为要给齐霖看病,本来他那辆只送楚晓晓的车,就变成她也坐在里边。本来看病应该去医院,可是齐霖说了,他这样身份的人,怎么能去跟一般的人挤,于是就把习森灵带回了齐家。

你们先进去。到了齐家的大门,齐霖就把两位女士放下车,自己开车又走了。

习森灵跟楚晓晓面面相觑,楚晓晓厌恶打量习森灵,习森灵,你不会以为齐霖哥还在意你吧。

习森灵不说话,看看地上的蚂蚁,再四十五度看看蓝蓝的天。

哼,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自以为自己是椅子高傲的孔雀,但其实不过是一个野鸡而已。告诉你,霖哥哥跟我在一起,很幸福,你不要来破坏。

习森灵已经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在意,然而听到楚晓晓的话的时候,她的心还是跟被超大号的注射器扎一样,疼得难受,眼眶都稍微发涩。

哼,习森灵,你六年前把霖哥哥抛下,现在回来是几个意思啊。楚晓晓非要逼得她说话不可。

烦死了!楚晓晓的脑子还是跟以前不好使,齐霖既然是你的男人,你跟我哔哔什么啊。你不是对自己很自信的吗?还是你觉得齐霖根本就不爱你啊!习森灵忍无可忍驳斥一句。

话刚说完,她自己的内心就更加烦躁
习森灵,你竟然敢这么说我。

怎样?想打人啊,来啊,朝这里。习森灵嚣张指着自己的脸,挑衅说道。

楚晓晓是真的被气得抬起手,不过她的表情突然一转,一秒就落下眼泪,嘤嘤地哭诉:灵灵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跟霖哥哥是真心相爱的,难道你就不能祝福我们吗?

额……

习森灵一头黑线,与我何干?切。

求求你,灵灵姐,成全我们吧。楚晓晓竟然跪下来,拉着她的手,悲痛欲绝,几乎要把习森灵的衣服都给扯下来。

习森灵抹了把汗,微笑拉着楚晓晓的手,不如你去跟齐霖说,让他放过我吧。

楚晓晓的表情一僵,成功给了习森灵挣脱的机会。

这都是什么人啊?有病就去治啊!习森灵嘟嘟囔囔转身,被身后一位笑眯眯看着自己的老太太给吓一跳,心里大概明白刚才楚晓晓突然转变的态度了。真是耍得一手好白莲花啊。

嗨,医生,我们又见面了。老太太慈祥对她挥挥手,有种老顽童的感觉。

习森灵心里算是明白过来,怪不得刚才楚晓晓变得这么快,感情是想在老太太面前贬低自己的形象啊。

你好,老太太。习森灵恭恭敬敬打招呼。

这位齐家的老太太,可是个风云人物。六年前,她没有见过,没有想到六年后竟然是她把自己的跟齐霖重新拉在一起了。

呵呵,小森灵啊。老太太一说话就发现自己好像说错什么,连忙捂住嘴巴。额,自己是不认识人家,这么叫出名字,不就说明在医院的时候,是另有所谋的吗?

习森灵无所谓摆摆手,示意老太太不用在意。

来来来,你今天肯定是来给霖儿看病的吧,奶奶带你进去。老太太自来熟拉着习森灵的手,往屋里走。

奶奶,我……

没事你就先走吧,我没空招呼你。老太太毫不客气直接打断楚晓晓的装逼,语气神情都露出对楚晓晓的不耐烦与讨厌。

楚晓晓一咬牙,一跺脚,不甘心看着老太太和习森灵的背影。

谁知道老太太拉着习森灵没走几步,习森灵的手机就响了,接了电话,她人就变得情绪特激动。

好,我现在马上过去,宝贝别怕哈,我现在就过去。习森灵挂完电话,看着老太太,道:老太太,改天我再陪你吧,我现在有急事必须要去医院一趟。

好,那你赶紧去吧,我让司机送你一程。

习森灵本来想拒绝,但是想到医院还有人等着她,而且齐家别墅在的地方要打到车也很难,干脆就领了老太太这份人情。

那就谢谢您了。

呵呵呵,没事,以后多来陪陪我老太太就行。

嗯。

齐家的司机很快把习森灵送到最近的医院,她一上车,急急忙忙往里边跑。见到前台的护士就问:你好,请问你刚送来出了车祸的在哪里?

那个护士显然很忙,还在接着电话,一时没有来得及回答她。

习森灵想都不想,抓住对方的衣领,我在问你话呢!声音很大,也把人家护士给吓到,医院走动的人都停下来看着她。
妈咪。

娇嫩嫩的孩子可爱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习森灵放开被吓坏的护士,低头一看。

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女孩,穿一条粉色的公主裙,晶亮的大眼睛装满了担心,习森灵的鼻子一酸,连忙蹲下去,抱住小女孩,哽咽说不出话。

妈咪,别怕,琳琳在呢。小女孩胖乎乎的小手,轻轻拍打着习森灵的后背。

琳琳,怎么回事?悠悠呢?习森灵平静一下心情,摸着女儿的滑嫩的脸颊。

习念琳指着前面,奶声奶气道:那个笨蛋在那里。

好,我们过去看看。习森灵一心担心另外一个孩子,没有注意习念琳的用词。

悠悠。习森灵见到习楚悠就躺在一张病床上,冲了过去,一把抱住孩子。

习女士,你稍微放松一点,我没事。习楚悠有点踹不过气来。

习森灵放开手,看到孩子的手腕缠着一圈绷带,心疼落下眼泪。

笨蛋哥哥,你看你都把习女士给弄哭了。习念琳责怪看着习楚悠。

习森灵正准备纠正两个孩子对自己的称呼,耳边就响起熟悉的声音,你认识这两个孩子?

齐霖?!她竟然叫出口。齐霖此时插着裤兜,站在一位医生旁边,奇怪看着自己,你怎么会在这里?

呵,我在问你,你倒反问我了。齐霖说道。

习森灵在他身上转一圈,然后在习楚悠的手腕转一圈,脑子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在大家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她突然冲过去,抓住齐霖的领带,用力勒紧,你个王八蛋,竟然敢伤害他们两个,看我不弄死你。

齐霖着实被她弄到岔气了一下,不过他反应够快,连忙用手挡住拉扯习森灵的手,你个疯女人,赶紧住手。

我不,我今天要跟你同归于尽。齐霖,你欺人太甚。习森灵嗷嗷乱叫。

没有办法,齐霖只好直接把她给抱起来,用手在她的咯吱窝挠了两下,这里是她的敏感处,也是他们以前经常做的事情之一。果然下一秒,习森灵就因为怕痒而放开他。整个人一阵天旋地转,就变成头朝下,肚子被压在齐霖的大腿上。

齐霖我跟你讲,有本事我们就光明正大单挑,你去伤害孩子,算什么本事啊?习森灵不放弃大喊大叫。

你个小疯子,什么都不知道,就往我身上乱扣帽子。这两个孩子出事,与我无关。

呵呵,齐霖你说大话还真是不眨眼啊。

信不信由你。齐霖也几乎要失去耐心。

这个笨蛋竟然敢不相信他!

习女士,其实你真的误会这位叔叔了。是我跟琳琳过马路的时候,有个不长眼的家伙差点撞上我们,要不是这位叔叔,就出大事了。

是啊,习女士。笨蛋哥哥的命都是这位叔叔救回来的呢。

两孩子在她面前为齐霖开脱,习森灵看了看两孩子,知道他们是不会说谎,更加主要的是他们不会为一个男人说谎。因为他们从小就对一些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人,带着莫名的敌意。

我,我……半天习森灵都说不出话来。

齐霖冷哼一声,把她放下,沉着脸,准备准备转身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