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子开张了 全文在线阅读

“种将军,这与你我早些说的不同,不是说出了长安便有大将军援军么!?”杨定气势汹汹的找到种辑,这都几天了,一直都是他们这么些人,如今进了弘农,段煨的人马四处设卡,后面是吕布的追兵,杨定都感觉自己头盔下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小声些,莫要惊扰了陛下!”种辑连忙低喝道。

“若是没有援兵……”杨定看了看不远处正探头看向这边的刘协,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种辑道:“你我都得死,到时候我还管什么陛下不必下!?”

所谓的三路大军到底在哪儿?为何自己一路都没看到?跟在自己后面的是什么人?吕布加徐荣啊!

都是虎牢关外杀的诸侯颜面无光的角色,一样杀心深重的角色,这样两个人吊在后面,虽然不冲上来,但威慑力臂直接冲上更重,杨定觉得这两日自己心中无时无刻都压着一块儿巨石!

“将军放心!”中计拉着杨定来到远处道:“本初公定然已经出兵,我已派人前去联络,当很快便会出现。”

“他的兵马最好尽快出现,我可不想在此处陪你死!”杨定看着种辑,恶狠狠地说道,本以为是一趟简单差事,只要把人送出来便可,谁知道还要管着一路护送,这眼看着都要进入崤崡之地,过去就是河洛了,也没见袁绍半个人马,杨定很怀疑是不是被那袁绍的人给骗了?

种辑面色有些难看,这般被人威胁,任谁脸色都好看不起来,但眼下他们还得仰仗杨定的人马,也只能忍着这口气,小心的安抚着杨定。

“杨将军放心,我已命人前去联络,应该很快便到了!”种辑也有些恼怒了,这杨定多少有些不知好歹了!

“最好如此!”杨定一脸烦躁的转身离开,这帮子文人一个个什么态度?

看着杨定离开的方向,种辑这才微微松了口气,不管怎样,这杨定是暂时安抚住了,不过若再不来援军,光是吊在不远处的吕布和徐荣就能把他们压的崩溃。

另一边,吕布大营,吕布正要休息却见典韦从门外进来,将一卷竹简递给吕布道:“主公,刚刚送来的。”

“哦?”吕布伸手接过打开一看,却是魏续送来的,他们如今在渑池一带,根据斥候所说,河洛一带确实出现大批人马,不过看起来似乎不是一家,分成两路屯驻,不见旗号,无法确定是何方兵马。

河洛之地乃贯通天下之所,能够派兵到这里的,四方诸侯都可以,目前有这个能力的,有可能是袁绍、曹操、袁术以及张扬!

随后吕布又将袁术和张扬给

排除掉,袁术刚刚被打的灰头土脸,现在应该没这个胆子再跑来,张扬现在跟吕布正在商量归附的事情,应该没空出现在此处。

那就只剩下袁绍和曹操了,袁绍这个时候还敢派人过来?

放下竹简,吕布眉头微皱,按理来说,如今已经得了大将军之位,袁绍对天子的需求应该不大才对。

“主公?”典韦见吕布半天不说话,有些疑惑。

“无事,藏在暗处的人终于现身了。”吕布放下竹简笑道:“早些休息,明日我等分兵,直接去渑池跟侯成他们会合!”

这袁家兄弟一个两个都想拿自己立威,那就别怪自己打他们脸了!

“喏!”典韦答应一声,退出了营寨。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吕布招来徐荣,说明了分兵之事,让徐荣带领大军继续吊着这支人马,吕布则带着典韦和羽林军往渑池方向而去。

另一边,渑池这边,侯成一大清早醒来,便见魏续匆匆而来。

当初吕布征战陇西,魏续被吕布留在了陇关,也算是迷途知返,魏续被吕布毫不留情的喝骂之后,开始潜心打磨本事,研习兵法,后来吕布入主长安,魏续当过一段时间的陇西都尉,后来又被调到弘农领兵,手中有三千兵马,跟侯成在这里屯驻,目的与当初把董越放在这里一样,就是防备关东诸侯。

现在的魏越,至少看上去有几分将军的架子了,顾盼间没了往日里那份油腻,在这渑池数月,经常跟侯成切磋武艺,只是切磋的话,如今也能与侯成打个不分胜负。

“他们动了!”魏续来到侯成身边皱眉道:“如今正向新安发兵,午时当能抵达新安,那时候距离这里变不足三十里!”

侯成看了看地图道:“昨日送消息于主公,若是主公今早动身,傍晚也能赶至,不如主公到来前,你我先立一功如何?”

“你想出兵?”魏续皱眉道:“我等稳守渑池,可保无虞,若出兵作战,恐生变数,在此处等主公过来,自有你我功劳。”

“你啊!”侯成看着魏续,摇头道:“多读兵书是好事,但也莫要失了武人胆魄才是,你看那西凉众将各个立下战功,年轻人如今都已开始纷纷冒头,主公待你我虽然不薄,但这官爵还是得靠你我本事来争,若只求无过,要你我有何用?”

“袁绍派兵前来抢夺天子,所派必为精锐!”魏续还是有些担心。

“我等随主公纵横南北东西,哪次打的不是精锐?若说精锐,我并州将士怕过谁来?”侯成哈哈一笑道:“你若不敢出战,便来为我掠阵,看我如何

破敌!?”

自从吕布让他独领一军之后,尚未真正独自作战过,如今有了机会,侯成自是想要表现一番。

“这知己知彼方有胜算,如今你我连敌军主将为何人都不知,贸然出手,胜负难料!”魏续看着侯成这一脸自信的样子,有些替他担心。

“你现在的模样,像极了那长安城里太学院中只知读书的呆子,岂不闻兵无常势?我不知其,其亦不知我也,胜负之算,那也是五五开,何况我等屯驻于此多时,地利在我,胜算自然更高!”侯成看着魏续这副模样,有些不满了。

这小子指定是读书读傻了。

魏续皱眉,还想再说,却被侯成一脸不耐的打断:“不如这般,你率本部兵马屯于新城,我率兵在新城之外设伏,若我成功,你出城与我夹击敌军,若我失败,你也可以为我掠阵如何?”

这里主将还是侯成,兵力也是侯成占七千,魏续占三千,侯成既然去意已定,魏续也无法阻止,只能依此计而行。

当下二人拔营起寨,魏续为了保险起见,临走前还留下一队人马在这里等吕布,而后方才发兵进驻新安。

侯成则率大部兵马在新安城外的山峦间开始暗中埋伏兵马,只待敌军到来。

……

函谷关,随着时代变迁,地形随着河水变道而改变,如今的函谷关已经不是昔日能据六国的险关,随着董卓西迁,函谷关也算是彻底被废弃,董卓和吕布都是选择地势更为险要的渑池驻军,这自是有道理的。

只是一年无人打理,如今这函谷关的古道之上,已是一片荒凉,杂草丛生间,原本宽敞的官道,随着两路兵马在此汇聚而变得狭窄起来。

“这便是袁绍军中精锐?也不过如此!”曹军之中,主将曹仁看着不远处袁军的军阵,略带着几分不屑,对身旁同来的许褚和夏侯惇道。

“子孝莫要大意,还有,我等如今与那袁绍终究是盟友,主公对袁绍尚且避让三分,此来也是助袁绍一臂之力,莫要招惹人家!”夏侯惇沉声道。

曹仁点点头,正想说什么,却见前方奔来一名袁军信使,亮明身份之后,直接带到曹仁三人身边。

“不知你军中主将为何人?”曹仁虽然有些看不起对方,但此刻真的见面,自然不能将这份看不起摆在脸上,当下露出笑脸,微笑着询问道。

“我家将军乃河北名将颜良,尔等应当知晓!”那信使傲然道。

只是这一句,许褚直接摸向自己的刀柄,却被曹仁拦住。

“听过,不知颜将军遣你过来有何事?”曹仁沉声道。

信使皱眉看了许褚一眼,不屑的撇了撇嘴,而后道:“我家将军命尔等走前路,你我两军相互照应,敌军攻我军,则你军合击,攻你军则我军合之,不知这位将军以为如何?”

“可,请告知颜将军,先让路通行!”曹仁点点头,微笑道。

“好!”那信使抱了抱拳,又挑衅的看了许褚一眼,这才调转马头离开。

“将军为何阻我!?”许褚待那信使走后,才一脸愤懑的看向曹仁。

“仲康这一刀下去,说不好我等就得撤军了!”曹仁无奈的看着许褚道:“莫要忘了主公临行前交代,见机行事,我等此番名义上虽是配合袁绍,但若有机会,便要将天子请来的,若此时与那颜良起了冲突,那还如何请天子回去?”

许褚闻言虽然不爽,也只能点点头。

夏侯惇皱眉道:“子孝,那也不必去做他先锋吧?”

“我等行军慢些,看看那颜良如何反应,此人既为袁绍大将,我等观其为将之道,也能之道袁军究竟如何。”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