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ao货水好多真紧 杏树纱奈

虎子推开土地庙破旧的大门,一块烂了的木板从门上掉了下来。

顾宁嫣走进去,下意识地掩住鼻子,破庙里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院中杂草丛生,屋檐下的角落里用几根树枝搭了一口锅,此时里头正煮着黑糊糊的东西,冒着怪味。

秀秀见顾宁嫣看过去,

小声道,“那里面煮的是菜根,我们几个没去干活,就没有饭吃。”

顾宁嫣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会儿就只有你和虎子还有丫丫留在这儿吗?”

秀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虎子。

虎子喊道,“出来吧,我跟秀秀带了吃的回来。”

四周很安静,隔了一小会儿,几个小脑袋冒了出来,见真的是他们,这才都跑了出来。

总共三个小豆丁,看起来都同慕容景明一般大,一个个发育不良,十分瘦小,此时正用一种含着畏惧和渴望的眼神看向顾宁嫣等

人。

“秀秀姐,不是说有吃的吗?”一个小豆丁牵住秀秀的衣角,怯生生地问道。

秀秀拍拍他的头,说道,“一会儿就有的吃了。”

虞锦溪给了春荷一个眼神,春荷立刻掏出馒头来,分给他们。小豆丁们看见又白又软的馒头,脸上皆是欣喜。

刚说话的小豆丁眼巴巴地看着手里的馒头,却不吃。

“豆豆,你怎么不吃啊。”

豆豆摇了摇头,小声道,“姐姐病了,给姐姐吃。”

“你吃吧,姐姐病了,吃不了馒头,一会儿给姐姐熬粥喝。”

顾宁嫣说着,就让叶霓跟春荷去生火煮粥,而她们则带着大夫进去看丫丫。

破庙里头的环境比院子里好不了多少,顶多就是还算干净。地上铺着一排破旧的被褥,四面漏风,顶上还有个大洞。

丫丫躺在角落里,额上搭着一块冷巾子。

秀秀凑上去,摸了摸丫丫的额头,只觉得手下滚烫一片,脸上顿时露出焦急来,眼巴巴地看着大夫。

大夫上前摸了脉,又翻开眼睛看了看,随后便注意到她手掌上好大一道口子,只是草草包扎了一下,此时早已溃烂化脓。

“劳累过度导致的高烧不退,长时间的挨饿,再加上手上的伤口化脓,再拖下去,只怕这只手都保不住了。”大夫嘴上说着,手里已经开始清理伤口,又给丫丫喂了颗退烧丸子。

豆豆蹲在一旁,开始抹眼泪。

“都是因为我,姐姐要不是为了养我,也不会累倒,也不用挨饿。”

原来,豆豆是丫丫的亲弟弟,两人的母亲丧生在水患中,姐弟两人相依为命,一路流浪到这里。但凡有口吃的,丫丫都喂给了弟弟。为了弟弟,她受了伤也还要继续做工,就是要养活他。

虎子拿衣袖抹豆豆的脸,低着声有些凶,“不许哭。”

秀秀眼眶红红的,扯过躲在一边的另一个孩子,她比所有孩子都瘦小,嘴唇苍白,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掀倒。

“这是小花,她娘亲上个月被山上的碎石砸死了,他们拿一把草席将小花娘一裹就扔了。没了小花娘,小花就没吃的。我们一人一口的,才没让小花饿死。”

有孩子哭了起来,其他的孩子也跟着哭了起来。

顾宁嫣只觉得心里堵得慌,“他们是谁?”

“他们……”虎子刚要说话,就见叶霓跟春荷跑了进来,“外面来人了。”

虎子脸色一变,连忙推她们,“快躲起来,是他们回来了,不能让他们看见你们。”

几人刚藏好,外头就进来一个男人,长了一双三角眼,粗声恶气,身上透着一股地痞流氓的气息。

“我就说看着少了几个人,原来你们躲在这里偷懒。”男人走进破庙,手里捏着一根马鞭子。

孩子们都害怕得缩成一团,被虎子护在身后。秀秀小声道,“丫丫姐病了,我们要照顾她。”

话音刚落,一记鞭子就落在了秀秀的脚边。

“这么有情有义,那她欠下的那份工,你替她做?老子可不是白养着你们这群小崽子,要是敢再偷懒耍滑,老子就把你们都卖了。”

他说着,忽然耸了耸鼻子,“什么味儿?”

众人面面相觑,露出惧怕。

三角眼闻着味找到了墙角的铁锅,看着里头煮到半生的米粥,忽然抬起一脚,将铁锅踹翻。

“好啊,背着我躲在这儿煮粥喝,说,米哪儿来的!不说是吗?看我不打死你们!”

三角眼作势,挥起了鞭子。

顾宁嫣躲在土地公的佛龛后边,从缝隙里正好看见那高高举起的鞭子。正准备冲出去跟这渣滓正面对杠,只见一只老鼠从她的眼前爬过,离她的脸只有一根手指的距离。

顾宁嫣瞬间瞪大了眼睛,死死地屏住呼吸,才没有吓得叫住声来。然而,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却踢到了地上的香炉。

“咣当”一声,三角眼立刻停住,警惕地朝佛龛看了过来。顾宁嫣立刻低下头,将自己整个藏好。

“呸。”三角眼吐了口唾沫,“怎么?这里还藏着别的人?我就说么,你们几个小崽子能从哪里弄到大米。”

他说着,就一步步朝着佛龛走了过来。

就在这时,虎子忽然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三脚眼。其他孩子也一样,冲上去拖住他。

几个孩子哪里能拦住一个成年男子,三角眼只用了点力,就将他们全都甩开了,举起鞭子就朝他们抽了过去。

“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这边的动静惊醒了丫丫,丫丫拼了全身的力气扑上去,将这些孩子们护在自己身下。

三角眼见状,更加兴奋,“好啊,今天老子就将你们全都打死,你们不是能吗?我倒要看看,是你们的骨头硬,还是老子的棍子硬!”

他说着,举起棍子就要砸下去。忽然伸出一只手,拦下了他。

是青扬!

青扬稍稍一用力,三角眼就痛得险些跪下。嘴里却还在放狠话,“你谁呀,敢管爷爷我的闲事。你知道爷爷我上头的人是谁吗?敢得罪我,我让你在京城的地界上混不下去。”

喜欢穿书后,男主跪求我不要和离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