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七爷心头纵了火全文免费试读 秦烟苏慕衍小说全本无弹窗

一阵哄笑,有人嗷嗷直叫,有人盯着基本上光了的程昱,表情看起来很有几分猥琐。

程昱满脸愤怒,可被封了嘴,想骂都骂不出来,只能瞪圆了眼睛看着这群神经病。

当看到秦烟的时候,表情直接僵住了,他迅速地别开头,不想去看秦烟,也羞于让秦烟看到这样的他。

秦烟不认识方廷华,但她凭着直觉,感觉那个穿着黑色T恤脖子上挂着一条银色十字架的链子的人就是方廷华。

“方廷华!”秦烟喊了一声。

她这一声,所有人都看向她,或惊讶,或好奇,或惊艳。

方廷华曲着手指指着自己,“你叫我?”

秦烟慢慢走过去,直视着他,“对,我喊的你,程昱是我弟弟,我来找他的。”

方廷华“咦”了一声,看看秦烟,又看看程昱,再看看秦烟,“他是你弟弟,你两看着不像啊!”

秦烟不想跟他解释这事儿,她直入主题,“不知道我弟弟怎么得罪了你,你要这么羞辱他,怎么样你才能放过他?”

方廷华摸着下巴打量着秦烟,半晌笑出声,“要不然换你上去?女孩子比较有看头,就他那弱鸡样,实在是没什么看头的。”

不过十七八岁的孩子,玩起来倒是挺疯的,秦烟笑了一声,“想看我?”

方廷华抬着下巴,“行吗?”

秦烟盯着他,“怕是不行!”

方廷华嗤了一声,“既然不行,那你跟我谈什么条件!快走吧,这事儿没得商量。”

秦烟站着没动,看向之前提议的穿蓝色T恤的男孩子,“你们刚才说要玩游戏,彩头是程昱,对吧?”

蓝色T恤的男孩子抬抬下巴,高傲道:“是啊!怎么,你要参加?”

秦烟毫不犹豫地答应,“好啊!”

方廷华觑着秦烟,这女人长得很漂亮,巴掌大的小脸,五官精致干净,眉眼清冷,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冷意,让人觉得很不好接近。

秦烟应下来,方廷华倒是有了兴趣,“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秦烟回了一句,“彩头是程昱,赢了程昱归你,输了我就认输!”

方廷华笑了起来,“那不行,赢了你把程昱带走了,我是吃了亏的,你得加点儿东西。”

秦烟面无表情地问,“加什么?”

方廷华的视线在她身上梭巡了一圈,最后落在她的脸上,“我看上了你身上这套衣服,输了的话,你把衣服给我留下。”

这同之前说要她**了去顶替程昱并没有什么两样,但秦烟看了他一会儿,说道:“好啊!我看着你这身衣服也不错,你要是输了,就把它给我弟弟,正好让他体面的回家。”

方廷华志在必得,“行啊!”

两人都答应得爽快,很快就有人取了弓箭来,秦烟和方廷华各有三支箭,目标就在程昱的周围。

这箭要是射偏一点,就会钉在程昱的身上,不管钉在哪里,都是受伤流血的事儿。

秦烟摩挲着箭杆,看着脸色惨白的程昱,程昱今年十八岁了,身子长开了,不过还是很清瘦的,看起来很孱弱。

程昱没想到他们会拿他打赌,他拼命地想要挣开嘴上的胶带,让秦烟不要掺和,可他挣不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睛里都起了雾气。

二楼最大的包厢,几个男人正围观着底下的情景。

“现在的小朋友还挺会玩儿,不过比起老七还是差得远!”顾兰舟丢出一张牌,往窗外看了一眼,评价道。

苏慕衍推了派,又胡了一把大的,边回了顾兰舟的话,“是吗?我认第二,也没人敢认第一啊!”

傅清川不愤地叫道:“**,你今天什么运气,把把糊,还能不能行了啊!人家都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你倒是印证一下啊!”

苏慕衍往后靠着椅背,懒懒地晃着,“这种事情,在我身上是不存在的。”

杨雁回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着说:“老七今天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啊!”

顾兰舟和傅清川都盯着苏慕衍的脸瞧,顾兰舟笑道:“可不是嘛,春风拂面,昨晚上干什么去了?”

苏慕衍摸出烟盒,抖出一支烟,“我一个有老婆的人,晚上的活动自然跟你们这些单身狗不同。”

傅清川呸了一声,“不要脸!我们能天天换,你能吗?”

苏慕衍瞥着他,满脸的嘚瑟,“天天换有什么意思,你有老婆吗?”

顾兰舟说:“老七,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老婆在下面呢!”

苏慕衍愣了一瞬,然后朝顾兰舟所说的下面看过去,隔着点距离,但他居然能看清楚那拿着弓箭的人就是秦烟。

昨晚上在他身下死去活来的女人这会儿居然拿着弓箭,似乎是在跟人比试,秦烟还会这玩意儿?

傅清川听说秦烟在,趴到窗户上往外看,“嘿,还真是老七他老婆。”

杨雁回,顾兰舟,都站了过来,四个人排排站,看着底下的局势。

此时的秦烟还不知道苏慕衍在偷窥她,她一手拿弓一手拿箭,气势凛然。

程昱直直地对上秦烟的目光,想张嘴说点儿什么,可又说不出来,一张脸是毫无血色的白。

方廷华抱臂盯着秦烟清冷精致的小脸,笑道:“程小姐,你这个弟弟,好像不信任你啊,要不然你直接认输吧!”

秦烟慢悠悠地将箭搭在弓弦上,眼角的余光瞥着嚣张不羁的方廷华,“要不然你直接认输吧!”

方廷华“呵”了一声,“程小姐口气倒是不小,就怕你输得连遮羞布都没了!”

他这话一出,引来一片哄笑声,众人的目光似乎都变得猥琐轻佻。

秦烟面色不改,从方廷华身上收回视线,看向满脸担忧的程昱,她的手指动了动,弓拉满,箭尖对着程昱。

她的眼睛慢慢地眯起来,手一松,箭离弦,带着凌厉之势,破风而钉入树干,没伤程昱分毫。

方廷华刚才还胸有成竹的表情有了变化,他看着那还在震动的箭尾,对秦烟有点儿刮目相看。

在高处观察的苏慕衍,嘴角勾出一丝玩味的笑,耳边响起顾兰舟的声音,“秦小姐真是深藏不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