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车多肉香看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你的病我看不了,下一位。习森灵啪一下打掉他的手,面无表情坐下。

那可不行,我就是来看病的。齐霖一反常态,眼带阴邪,眉梢半染阴郁,推开那个才刚刚坐下的拉肚子病人,端坐在她的对面。

习森灵看病历的视线一顿,深呼吸,皮笑肉不笑,这位先生,我这里不是男科,如果你非要看,请你出门往右走,上三楼,谢谢。

如果我说我偏要你看呢,灵灵!齐霖微微眯起眼睛,隐藏煞气。

啪。

习森灵的笔一拍桌上,竟然碎了,她瞪着齐霖,咬牙切齿:你是不是故意恶心我啊?说不看就不看,赶紧滚。

那小眼神就跟刀子一样,咻咻让齐霖万刀穿心啊。

旁边的老太太这回头皮都发麻,虽然她是负责看戏,但是刚才这个医生女娃娃,竟然敢对她那个说一不二,只会用他那张冰山脸去吓小朋友的孙子,这么大声说话。

果然,有八卦!

齐霖只是有一秒沉了脸,迅速变成冷笑,灵灵,你能告诉我,这年头有医生赶病人走的吗?还是你在害怕些什么,不敢见我啊。

呸,你少往脸上贴金,我是怕我忍不住那笔戳死你啊。习森灵又拿出一支笔,做了下动作。

谁知道在收回去的时候,被齐霖瞬间抓住手腕,来,我的眼就在这里。

笔都碰到他的眼睫毛,再往前几毫米,就真的是眼球。

这一幕,不但把旁边的老太太给吓坏,就连习森灵都倒吸一口冷气。

用力撤回自己的手,习森灵的力气又怎么奈何得过他,见他还抓住自己的手继续往前,她气急败坏吼:你个疯子,我看你不但是不举,你还有精神病。赶紧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她说的是实话,她的五官都因为疼扭曲。

老太太也赶忙出来劝话道:是啊,是啊。霖儿,你看小姑娘都快哭了,你赶紧放开,别冲动哈。

然而齐霖只是邪笑,他现在非常欣赏习森灵脸上的惊慌失措,这种表情是这十年来,他在梦里无数次见到的,现在真实在他的面前,才发现,他比想象中更加想。

可有人却把他当了十年的仇人,残忍地带走他所有的希望。

所以不乖的人,是该受到一点惩罚!

你不是很想甩开我吗?灵灵,我告诉你,做梦吧。随着齐霖低沉阴冷的声音降落,接而是狠狠往他自己的眼球上插。

啊。

急诊室的人都捂住眼睛尖叫。

滴答。

习森灵惊魂未定,看着顺着自己的手滑下来的血,愣愣抬头,看着齐霖那张欠揍的脸。

这混蛋,如果刚才不是她抽手得快,真的会把他的眼睛给弄瞎。尽管如此,笔尖还是弄到他的脸庞,划出一条长长的痕迹,血迅速流了他半边脸。

哎呀,赶紧的。霖儿,你都流血了。老太太睁开眼,看到齐霖流血这一幕,手足无措,把求救的眼光抛向习森灵,医生啊,都说你是救死扶伤,医术了得啊。你可得好好看看我孙子的脸啊,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他要是成了丑八怪,我真不想活了
老太太嚎一嗓子,搞得习森灵的头皮都发麻,的确要是齐霖的脸,因为她毁掉的话,那她自己的良心也过意不去。

老太太你放心,我不会让他有事啊。习森灵安慰拉道。

然而齐霖这位当事人,看着她,一动不动,就跟习森灵对峙着。老太太拿东西给他擦,被他推开。急得老太太的眼泪都出来,一个劲求着习森灵。

唉……

习森灵在心里叹气,这么多年过去,自己为什么还是对他狠不下心来。

过来,我给你看看。习森灵走回自己的位置上,跟招小狗似的挥手。

桀骜不驯的齐霖,偏偏还乖乖听话,坐在她面前,一双幽深似海的眸子,散发着意味不明的光。习森灵开始给他处理伤口,两人的距离靠的有点近,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呼吸。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习森灵恍如隔世,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真没有想到,一眨眼就是十年啊!

让开让开。

门口吵吵闹闹的,接着就看到一个地中海小老头一脸着急冲进来,两只小眼睛在屋里一扫,锁定老太太。

哎呀,老太太您怎么过来了?刚才我不是说让您在办公室等我的吗?

呵呵,老陈,你说什么啊?我没有去见过你啊。老太太显然是心虚了。

额……不对啊,你还打听了……唔唔唔。小老头的嘴即刻被老太太捂住。

老太太看着孙儿望过来那犀利的眼神,讪讪笑了,呵呵,我去跟院长说几句,医生,我孙子就先交给你了。

说着,老太太就拖着小老头出去。

习森灵算是明白,感情老太太是有预谋的啊。该不会又是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的馊主意吧。

哎哟,你要杀人啊!齐霖怪叫一声,习森灵才反应过来,自己把怒气发泄在他的伤口上。

哼。她冷哼,抓住齐霖的下巴,森然冷漠。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两人都是相对无言,齐霖的那双眼睛,一直都没有放过习森灵脸上任何一个细节。

好了,你可以滚。习森灵板着脸,递给齐霖一张药单,下逐客令。

齐霖半响都没有接过去,习森灵这才抬头,谁知道突然就被他搂进怀里。

干吗?想非礼我啊,我告诉你,这可是医院,你赶紧收起你的流氓气息。习森灵不慌不忙,语调平平道。

呵。齐霖往她的脸上喷一口热气,惹得她脸蛋绯红,低低邪笑,灵灵,你怎么还是这样笨,你应该知道你越是这样对我,我约会怎样对你。

此话一出,习森灵立即后背发凉,可等她准备做措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她那嫣红宛如果冻般娇嫩唇瓣,被他霸气覆盖了。

厮磨,吸允,整得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晕乎乎的状态。

等她清醒过来,已经看到他一脸坏笑离开,而小老头院长在她面前不停哔哔。

所以,院长你可以说重点吗?习森灵烦不胜烦打断院长。

嘿嘿,那就是接受齐霖这个病人。

玛德!!!齐霖,你个渣渣,竟然以权谋私
第二天,习森灵迟迟不肯出门,一改平常工作狂的常态,直到院长的第十八个电话,才让她走出家门。

心里不停诅咒那个以权谋私让她去给他治病的齐霖,谁知道她刚从一家卖早餐的店里出来,就看到自己的车被拖走。

诶,警察同志,这是什么回事啊?习森灵追上一个交警着急问道。

你是车子的主人?交警打量她几眼。

嗯。

那好,跟我过来。

习森灵不解的,但是为了她的车,只好跟着上去。

谁知道接下来的画面是这样的。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乱停乱放。习森灵喊的口干舌燥,刚才那个交警竟然让她头顶东西,站在马路边,不停喊刚才那句话。

她的头都已经埋进自己的胸里,奇葩的交警还时不时过来探班,监督着她。

对于这种丢脸的事情,她是拒绝,但是交警的话敢不听,那车子真的拿不回来。

哎哟,哎哟,我要死了,要死了。

一阵哀嚎,暂时让交警对习森灵的警惕放松,举目一看。有位老太太,躺在一辆兰博基尼旁边,要死不活的。

诶,这怎么回事?交警连忙把老太太扶起来问道。

警察同志,我刚才准备过马路,谁知道这辆车直接就撞过来,我浑身都疼,我的腿估计是摔断了,呜呜,疼死我了。老太太看起来很瘦,想不到声音尖得很。

那交警先打了个120,把老太太安置好,走到兰博基尼旁,敲了敲车窗。

下来。但是车子的主人依然当交警不存在。

嘿,你撞到人还敢嚣张,不要以为你有钱就了不起,下来。交警开始大力拍打车窗。

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一张俊美无铸,棱角分明的脸。

竟然是齐霖!

本来打算看看就算的习森灵,突然有了个新想法,或许今天她就可以不用给齐霖治病。

于是在交警开始教育齐霖的时候,习森灵出现了。

警察同志,其实这是个碰瓷事件。

那交警一看是习森灵,挥挥手,不耐烦道:这里有你什么事,你赶紧回去站好,不想要你的车了。

被人当众揭短,还是当着齐霖的面,习森灵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果然,当她偷瞄齐霖的时候,对方也正好挪揄盯着自己。他那狭长深邃的眸子,仿佛在嘲笑她。

就是,小姑娘你不要乱说话,分明就是他,撞了我,还想逃走,这要不是我拼出这条老命拦着他,估计他早就跑掉。老太太见习森灵要坏自己的好事,脸色不善。

听到没有,我看你也别走,下来跟我走一趟。交警示意齐霖把车门打开。

不得不说这交警眼神不好使,能开这样的车子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滚开,我没空陪你们玩。齐霖的脸顿时阴沉下来,气势全开,震住了交警。

交警愣住几秒,真的走了,不过是站在车头,挑衅看着齐霖,意思是有本事你就从我身上碾压过去。

齐霖的脸,很自然露出一个邪魅的笑,习森灵一看,糟糕,这家伙露出这样的笑,往往不会有好事。

果然,车子发动了,眼看就要撞上交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