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电工老周刘芳第九章 夜玩亲女小妍续

是夜,温遥感受到身下有什么东西在若有若无地蹭着,她惊恐地尖叫了起来——

别叫!你是想把妈妈引进来吗?!霍景免压低声音怒吼着,下体的坚硬直直刺进了

女人的身体中。

———————————————————————————————

毫无前戏,温遥疼得哭了出来。

她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无声驰骋在她身上的男人,心痛一阵阵传来。

怎么办?她对他的爱要怎么办!

咚咚咚——

门外敲门声响起,霍母慈祥的声音传进,遥遥,你怎么啦?要妈妈进来陪你吗?

温遥的身子一阵僵硬,霍景免停下了身下的动作,朝她递了个眼色。

妈妈有心脏病,如果知道自己的养女跟自己的儿子搞在了一起,后果……不堪设想。

温遥整理了一下干哑的声音,大声答道,妈妈,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你回去睡觉吧。

门外脚步声走远。

霍景免加快了身下的冲击,闷哼道,温遥,妈妈那边,你好自为之。

眼泪顺着脸庞滴落,霍景免别过温遥的手,把她翻了个面。

可是他忘了,她的手臂上还有伤。

那一夜,温遥不知道被霍景免要了多少次,她以为她就会那样死在床上。

翌日,温遥是被冲进家里的陆晓柔揪起来的。

温遥,你怎么还在睡?伯母的心脏病犯了,都倒在房间里了!陆晓柔站在温遥的床边,插着腰怒吼着。

温遥的脑子轰地一下就炸开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妈妈不能有事,不能有事……

正想着,身体的反应已经快过意识,直接冲了出去。

而陆晓柔,站在她身后,脸上露出了奸计得逞的阴笑。

病房里,霍母戴着氧气罩,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虚弱而苍白。

温遥泪如雨注地坐在床边,紧紧抓住她的手,妈妈,你一定要醒过来啊,你不是一直想看着我嫁人吗?只要你这次醒过来了,我一定马上就去结婚,让你抱上外孙……

就在这时,霍景免满身戾气地冲了进来,把温遥狠狠推到了地上,温遥啊温遥,霍家怎么就养了你这种白眼狼?!妈妈多疼你,你明知道她有心脏病,还故意把我跟你肉体关系的事情告诉她,她怎么受得了!

温遥被摔得七荤八素的,手臂上的伤口似乎撕裂了,但是她现在顾不了这些,满眼疑惑地看向霍景免,哥哥,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告诉妈妈……

温遥,你别狡辩了,我今天在门外亲耳听到你刺激伯母的!陆晓柔趾高气昂地站在霍景免身边,明明说着颠倒黑白的话,却把自己装得像是一个正义者一样。

温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死命扑过去扯住了陆晓柔的头发,是你,是你对不对!是你把妈妈害成这个样子的!你为什么要这么恶毒啊……

陆晓柔痛得大声尖叫着,景免,救我啊,救我,好疼!

说着,她朝一旁霍母的贴身仆人张妈使了个眼色。

张妈立刻走上前来拉扯温遥,小姐,你就跟少爷认个错吧,我都听见了,是你害得夫人心脏病突发的。

温遥手中的动作戛然而止,她不可思议地望着张妈,这个在霍家呆了十几年的仆人,竟然也帮着陆晓柔来冤枉她!

你撒谎!张妈,你为什么要害我?温遥颤抖的双手紧紧捉住了张妈的肩膀,你为什么要害我!

霍景免一脚踹开了温遥,把她受伤的手臂狠狠踩到了地上,温遥,你真让我心寒。如果妈妈有什么闪失,你就等着进监狱吧!

温遥忍着剧痛,用另一只手臂拼命抱住了霍景免的腿,哥哥,你相信我,我没有害妈妈,我没有……

她这么爱妈妈,怎么会害她?!
霍景免根本不听她的解释,冷声怒吼道,来人,把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赶出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她进入病房!

下一秒,温遥就被一群黑衣保镖粗暴地拖出了病房,任她怎样拼命挣扎嘶吼着,都无人在意,只有陆晓柔暗藏着笑意目送她离开。

温遥狼狈地被丢在医院外面的街头,手臂的伤口已经被彻底撕开,鲜血淋漓,触目惊心。她顾不得这些,只想回病房好好照顾妈妈,那个待她如亲生女儿一样的妈妈啊。

可是,她却被霍景免阻隔在病房之外。

她那么爱的男人,对她从来没有信任,只有恨意。

温遥像垃圾一样绝望地瘫在街边,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晓柔的电话打了进来,温遥,如果还想让你妈妈活命的话……现在来病房。

陆晓柔又要害妈妈?

温遥僵硬的身子一阵颤抖,她慌忙起身,不管陆晓柔还有什么阴谋,她都要去,因为妈妈还在病床上。

夜色逐渐降临,温遥穿着一身护士装,白色的口罩把脸遮了起来。只有这样,她才能躲过妈妈病房外保镖的检查。

好不容易到了病房,温遥几乎是扑到了妈妈的床边,可是床上的人四肢冰冷。

温遥想说话,她想喊妈妈,可是那一刻她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眼泪大颗大颗地流着,最爱她的妈妈,已经成了一具尸体,这个念头几乎令她窒息……

为什么?为什么陆晓柔连妈妈都不放过?

霍景免冲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温遥对着妈妈的尸体泪流满面。

她还有资格哭?

温遥,我他妈要杀了你!

霍景免用尽浑身的力气掐住了女人纤瘦的脖子,温遥很快呼吸不过来,脸颊憋得通红。

能吸入的空气越来越少,温遥迷糊地想,死在自己心爱的男人手中也是不错的选择,这样,她下辈子还能再缠着他。

霍景免,我爱你。温遥用唇形比划着这三个字,她后悔,没有早点说出这句话。

霍景免看着手下女人的生命在一点点地消逝,他下意识害怕地减轻了手中的力道。

这个女人,他不能看着她死。

即使她罪恶多端,恶毒至极,他还是没有办法下手杀了她。

警察适时赶来,拉开了霍景免,将冰冷的手铐拷在了温遥的手腕上。

温小姐,刚刚接到一名先生的举报,你涉嫌谋害霍夫人,请跟我们回警局配合调查。

眼泪顺着温遥的脸颊滑落,一位先生,除了霍景免还能有谁?

为什么?为什么他连调查都懒得做,就直接认定是她害死了妈妈?

可是杀人凶手明明是陆晓柔啊!

霍景免,你相不相信我?妈妈不是我害死的。温遥被警察扯到了门口,她固执地回头问道。

霍景免没有看她,冷冷道,你没有值得我信任的地方。

他信她吗?好像自从十年前,她来到霍家开始,就分走了妈妈的宠爱,还总爱偷偷跟在他身后,甚至在五年前设计让他睡了她……

一路走来,十年的光阴,他对她只有恨。

温遥终于绝望,她的心狠狠颤抖着,警察先生,我能不能先去处理一件私事,再去警局配合你们调查?

她要去亲手杀了害死妈妈、害死她孩子、剥夺了她皮的陆晓柔!

既然她已经背上了妈妈的命案,又怎么会怕多出一个陆晓柔呢?

警察睥睨了身旁的女孩一眼,脸上闪过讥讽,对于一个连养母都能下手的人,还能有什么私事可处理的。

温遥空洞的眼里闪过一丝挣扎,嘴巴蠕动了一下,最终沉默地走上了警车
霍景免站在病房的窗户前,漆黑的眼睛紧盯着楼下那抹摇摇欲坠的身影坐进了警车,陆晓柔从后面轻轻抱住了他,景免,你节哀顺变,遥遥也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才害的妈妈……唉。

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霍景免握紧了手中的拳头。

温遥窝在看守所阴暗的角落里,浑身的痛楚令她几乎昏厥过去。

温遥,有人来看你。

警察毫无温度的声音传进,温遥艰难地站了起来,但心中又藏有一丝期待。

一定是哥哥!她就知道,哥哥一定会查清楚真相来救她的!

秦易看着眼前憔悴不堪的女孩,心头狠狠一痛,他刚一回国,就得知她涉嫌杀人被关进了警察局……

遥遥,你还好吗?对不起,我回来晚了。秦易深情地看着温遥,声音带着一丝哽咽。

温遥刚恢复清明的眼睛又陷入了空洞,阿易,你能保释我出去吗?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秦易还有很多话想说,比如,他一直放在心尖儿上的女孩,才多久不见,她怎么就变成了从地狱出来的样子?

可是,他已经迫不及待地答应了她的要求,好。

温遥坐在秦易的车上,无神的双眼落在了街边,阿易,我想吃那家的蛋糕。

我这就去买,遥遥,你在车上乖乖等我!秦易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

温遥看着远行的秦易,推开车门走了出去,上了一辆出租车。

阿易,对不起。

温遥的眼里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她梦游般地来到了陆晓柔所在的公寓,死命拍打着门口的门铃。

谁啊?不耐烦的男声从屋内传出,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身上只围着浴巾。

温遥的瞳孔紧缩了一下,她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陆晓柔竟然背叛了霍景免!

陆晓柔穿着吊带睡裙自楼上走下,在看到来人是温遥的那一刻,小脸立刻唰白。

温……温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应该在警察局吗?!陆晓柔颤抖着嘴唇质问温遥,又对一旁的男人使了个眼色,大伟,你先出去。

大伟是她从因为空虚从酒吧带回来的男人,都怪霍景免一直不碰她,她才会鬼迷心窍找男人厮混的。

温遥的脸颊通红,眉眼间都是藏不住的恨意,陆晓柔,你害死了我的孩子还有妈妈,居然还背叛哥哥,我要杀了你!

说着,温遥整个人朝着陆晓柔扑了过去,死命掐住了她的脖子,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

陆晓柔挣扎不过,身体渐渐软了下去。

温遥看着一条生命正在从自己手下流逝,下意识松开了陆晓柔的脖子。

陆晓柔反手把她推到了地上,抬脚踩上了她受伤的手臂。

温遥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气,陆晓柔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温遥,既然你连大伟都看到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本来我没想让霍伯母死的,可是当我把你跟景免的龌龊事告诉她之后。

那个老不死的居然跟我说她本来就希望景免娶你,还说五年前是她故意对景免下药,让你们睡在了一起。啧啧啧,温遥,你可真是有个好养母啊,还好我出手除掉了她……

陆晓柔还在说着什么,温遥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耳边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几乎要把她震碎了。

妈妈,妈妈……温遥撕心裂肺地喊着。

陆晓柔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塞到了温遥的手里,含笑嘲讽道,温遥,来,你不是要杀我么?

温遥握着水果刀的手止不住地颤抖着,但是捅向陆晓柔的动作却迟迟下不去。

门外响起了阵阵脚步声,陆晓柔勾唇一笑,突然把温遥的手使劲拉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