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安忆南走后,夏玥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就这么沉沉的睡去,脸上泛着红……

第二天一早,夏玥是被饿醒的,浑浑噩噩地拉开窗帘,阳光洒进来,门外是陈妈的声音:小姐,下来吃早餐吧。

夏玥向门口走去,腿下一软,差点摔倒,猛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看了看表已经九点多了,安忆南应该去公司上班了,夏玥拍了拍脸,整理了衣服,打开门走出去。

在下楼时却在转弯处看见了正要上楼的安忆南,夏玥慌忙收住了下楼的脚步……

夏玥是心虚的,自从发生了这段关系,夏玥面对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觉得抬不起头来。

安忆南看到夏玥并未说话。

这时,安妈妈从楼下走了上来,玥玥,怎么才起来,行李收拾好了吗?

夏玥这才想起要去法国参加婚礼的事,还没有呢,昨天睡得早,我吃了早饭就去收拾。

这样啊,那也来的及,玥玥你先收拾行李,我刚打电话问过你们爸爸,一会儿就能知道今晚能不能出发了。

今晚就走?妈妈,我还没有准备。夏玥对于和安忆南在同一个环境相处本能的逃避,这好像是个挣扎的机会。

来得及,只是收拾短途的行李就好了。安妈妈回答。

……好吧,那我等下就收拾。夏玥只好转身上楼。

可这一转身让夏玥眼前一黑,仿佛天旋地转……

玥玥,小心……安妈妈在下面惊呼。

安忆南却已经快步的上楼,一只手接住了夏玥后仰的身体,另一只手扶住扶手,险险的稳住了身体。

安忆南感觉到夏玥的身体异样的体温……

还来不及细想,安妈妈已经冲了上来,玥玥,你吓死妈妈了,没事儿吧?

看着妈妈担忧的眼神,夏玥是真的可以感受到那份真挚的亲情,立刻回答:妈妈,我没事,就是刚才突然晕了一下,可能是转身太猛了,没事的,你放心。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不对,玥玥,你的身上怎么这么烫?

安妈妈摸了摸夏玥的额头,玥玥,你在发烧,是不是昨天着凉了?

安忆南看着夏玥脸上还泛着红,昨天晚上明明吃了药,没有好转吗?转念又想到刚才夏玥似乎要拒绝出门的话,她是故意要逃避自己?

忆南,你快抱玥玥回她的房间,我下去给家庭医生打电话让他过来看一下。

安妈妈说完,把安忆南推向夏玥。

不用安……夏玥拒绝的意思很明显不用哥哥帮我了,我自己走就可以。

你现在发着烧,让你哥哥抱你回去。安妈妈不放心的说道。

哥哥,夏玥觉得这两个字从嘴里说出来已经异常的艰难,原来的自己追在安忆南的身后,哥哥长哥哥短,现在呢?她只想逃得远远的,但安忆南却不让她如愿。

安忆南不是没察觉到夏玥的变化,从她含糊的哥哥两个字说出口,安忆南的脸上就笼上了一层阴霾。但抵不住安妈妈的催促,安忆南还是弯腰抱起了夏玥,朝她的房间走去。

夏玥将安忆南的举动理解为不想让妈妈察觉出他们兄妹的异样,便顺从了妈妈的意思,在安忆南的怀里低着头。

安忆南看着夏玥长长的睫毛,挡住了她眼里的情绪。

走到房间,安忆南把夏玥放在床上,顺便扯过了被子给她盖上。

夏玥嘴唇微动,想说声谢谢,但嗫嚅着还是没有开口。

沉默的气愤让安忆南觉得压抑,看着夏玥弱不禁风的样子,又不好发脾气,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安妈妈在安忆南离开后,就带着家庭医生匆匆上来,量了体温以后,发现夏玥的身体比较虚弱,开了口服药,又开了两瓶点滴,有利于消炎和退烧。

家庭医生给夏玥挂上点滴以后就离开了,安妈妈在床边陪着夏玥。

夏玥的烧已经退了,但是点滴还要一段时间。

安妈妈抬手看了看时间,夏玥发现以后说:妈妈,你学校那边有事吗?

学校那边需要处理一下这几天请假的事,就是安排下课程。安妈妈回答,没关系,妈妈陪你打完点滴再走。

妈妈,你有事就去忙,下楼的时候让陈妈上来陪我就好了,我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我的。夏玥不想耽误妈妈的工作。

陈妈出去买菜了,晚上做些补身体的汤给你。

没关系,那我自己看着点滴就好了。

那怎么行……

放心吧,我可以照顾自己的。夏玥回答,但是又小心翼翼地提起但是法国那边,我可不可以不去了,我今天怕是不能出门了,妈妈,让哥哥陪你和爸爸去吧……

夏玥没有放弃最后的挣扎,妈妈一向是最疼她的。

安忆南端着热水,刚走到夏玥的房门口,就听到了夏玥拒绝去法国的话。

身体不舒服,刚好给了她逃避的借口吗?还是即使没有生病,她也会想尽办法不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离开的几分钟,她就迫不及待地想要逃开。

安忆南端着杯子的手不由地握紧,步子也快了几分,走到房间里,开口说:今天去法国的机票没有了,我刚联系了航空公司那边,预定了明天的机票,我们四口人。

不知道是不是夏玥的错觉,她觉得安忆南在说四口人的时候,加重了语气。

那刚好,玥玥今天就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一起出发。安妈妈看着两个人放心的说道。

安忆南的眼神落在夏玥的头顶,压迫的目光使夏玥不得不抬起头来,她在安忆南的眼睛里看到了警告的意味。

是的,她刚才又想着逃,既然安忆南厌恶自己,那她识趣点躲开这次出行,难道不好吗?

忆南,刚好你在,你也别去公司了,在家陪着你妹妹吧,她挂着点滴离不开人,我这边要去学习一趟。安妈妈对着安忆南交代。

……夏玥听了不知道该怎么拒绝,确实,在安妈妈眼里,安忆南只是看起来冷漠而已,但哥哥照顾是妹妹理所应当。

但安忆南会拒绝的吧,毕竟照顾人很麻烦,不像他会做的事,而且他应该也不想看到自己。

好。安忆南应了下来。

这让夏玥沉默了……

安妈妈在安忆南答应照顾夏玥后就放心地离开了,偌大的房间里,突然就剩下了安忆南和夏玥。

沉默让气氛变得凝重,只有空调出风口的声音还有夏玥低低的咳嗽声传来。

安忆南把目光放在点滴上,突然又转身出去。

夏玥见安忆南走了,失望之余也松了一口气,转念又想,自己失望什么?因为安忆南答应照顾自己又离开了吗?

夏玥的脸上泛起自嘲的苦笑,她在想什么呢?安忆南对自己的厌恶那么明显,怎么会真的理会她……

安忆南手里拿着几份文件,折返会夏玥的房间,看见的就是如释重负的夏玥。

安忆南自己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怒火:怎么,不跟我在一起就让你那么放松?

夏玥被折返回来的安忆南吓了一跳,想想他说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长了几次口都没能发出声音。

安忆南看着夏玥紧张的样子,突然不想追究了,拿着文件在夏玥的书桌前坐下,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处理公司的文件。

余光扫了下夏玥的书桌,女孩的桌面很整洁,东西的摆放井井有条,倒是很符合夏玥的气质,平凡但又有着自己的光芒。

安忆南想到这儿,便打消了自己继续想下去的念头,他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夏玥了,这个打乱他生活,破坏他计划的人。

而夏玥,看着安忆南在自己的桌前坐下,紧张的盯着自己桌上还未来得及收起的画册……
好在安忆南只是环视了一圈就在电脑上敲敲打打,没有多余的目光分给别处。

夏玥盯着自己的点滴,安忆南做着工作,这样安静的氛围,夏玥也放松下来,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互不打扰的生活着也很好,少了冷言冷语和剑拔弩张……

药物的作用,让夏玥的眼皮越来越沉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安忆南感觉到注视自己的目光离开,从文件中抬起头来,看到的就是夏玥在床上已经睡着,皱着眉头像是做了不好的梦。

这不好的梦应该就是与他有关吧,安忆南放下手里的工作,来到夏玥床边,看着剩余的点滴打完,轻轻的拔掉针头,将夏玥的手臂放到被子里。

扔掉点滴瓶子后,安忆南去书桌旁关掉了电脑,目光扫过桌上的一本画册,安忆南记得夏玥有几次都抱着这本画册……

安忆南伸手刚要拿起画册,听到夏玥翻身的声音,望过去发现被子已经在她翻身的时候滑落,安忆南收回手,朝着床走去。

给夏玥掖好了被子以后,安忆南在大床的另一边躺下,枕头上传来夏玥的发香,安忆南合上眼,不久房间里就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

夏玥是被阳光晃醒的,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洒在脸上,夏玥从被子里想要出来,却感觉到被子被压住。

转身的时候,看到了床的另一边,是熟睡的安忆南。

目光划过他浓密的眉毛,坚挺的鼻子还有单薄的嘴唇……

有人说,嘴唇单薄的男人,绝情也长情,对认定的人会至死不渝,那么对厌恶的人就是毫不留情吧,比如自己……

夏玥望着男人英俊的面容出神,此时安忆南睁开了双眼……

看什么?安忆南开口,把夏玥从失神中唤了回来。

夏玥对上安忆南审视的眼睛,没什么……你怎么在我床上?

安忆南看着夏玥,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总不能说自己想让她不要踢被子,结果自己却睡着了吧。安忆南掀开被站起身,整理了衣服就走了出去。

夏玥仍然能感觉到安忆南留在被子里的温度,刚才平静的相处,仿佛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小姐,时候不早了,先生和夫人都回来了,下来吃饭吧。陈妈上来叫夏玥下楼用餐。

好的,我这就下去。夏玥一边从床上下来一边回答到。

餐桌上,是一脸慈祥的父母,让夏玥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玥玥,好些了吧,快来吃饭。安妈妈看到夏玥便招呼她坐下。

安爸爸也听安妈妈说了夏玥生病,虽然平日里不苟言笑,但投过来的目光也满含关切。

爸爸妈妈,我好多了,不用担心我。夏玥笑盈盈地入座。

那就好,刚刚我和你爸爸商量好了,明天过去,你吃完饭就去收拾收拾行李,带上医生开的药,免得身体不舒服。

……夏玥见此刻安忆南不在,想再推脱一次这次的出行。

刚想开口,安忆南却偏偏和她作对,拉开夏玥身边的椅坐了下来。

我会帮她收拾行李的。安忆南接了安妈妈的话。

夏玥无法再为自己找借口,食不知味地吃完了晚饭上了楼。

房间里,夏玥只开了书桌上的小灯,拿着画册作画,但脑子里却是一团乱麻,笔下的作品杂乱无章……

夏玥翻看自己的画册,每一页都是安忆南,有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有他落寞的背影,有他不经意间看自己的眼神……

这是夏玥青春里,对于哥哥的所有记忆,而现在一切都变了,再无法怀着那样的心情画一个夺走自己初夜的安忆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