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求您放过微臣 omega顶开宫腔

顾晚晚只是想要找一个话题共两个人来探讨,没有想到自己说这句话时,得到了不同意见。

觉得很麻烦吗?我觉得还好啊,吹不干那就多吹久一点了,要不然就早一点回家,为什么要剪头发?叶非墨一边吹着头发一边说。

顾晚晚很不理解,自己都会觉得头发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为什么在他这里不觉得麻烦呢,看来是没有长在他的身上——自以为的小想法。

叶非墨突然间借着吹风机的声音,小声的在她的身后说:这样我挺喜欢。

虽然吹风机的声音很大,但还是被他小声说的话影响,笑了起来,叶非墨还不知道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不是已经被她听见,问她:你在笑什么?

顾晚晚慢慢收敛笑容说:没什么,你什么时候能吹好?

快了。说完这两个字他又笑了一下,叶非墨放下吹风机,看着她的背影,心里面总感觉有点不舒服,猜想是不是刚才自己所说的话被她听见了,她这是在嘲笑自己,想到这,他觉得自己一定要问清楚。

你告诉我,你到底在笑什么?

顾晚晚转身看着他说:真的没什么,快点吹吧,我有点累了,想休息。只要想到他说的那句话,就会有想笑的冲动。

叶非墨实在是忍受不了她这样的态度,一下把她扑倒在床说: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顾晚晚没有再继续笑,而是红了脸,不敢看他的眼睛,但很小声的说:真的没什么。

叶非墨直接用自己的双唇让她无力反抗,脸越发的红了起来。喜欢一个人总是喜欢跟他反着来,是因为知道他会用无限的态度包容自己,但自己也要懂得适可而止。

两个人就这样很自然的睡在同一间屋子里面。叶非墨抱着顾晚晚时,让她想起了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候那些日子,于是和他开始了回忆起了曾经。

你还记得你曾经也这样抱着我睡觉吗?顾晚晚深情的对他说。

叶非墨看着她认真说:当然记得,不过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你给我讲讲到底是什么时候呗?顾晚晚开始认真的和他讲自己记忆中的那些事情。

我还记得我们一起在暑假的时候,不管在什么时候你都喜欢牵着我的手,照顾我的感受而且我也很喜欢你对我做的一切,很喜欢你喜欢我的方式,有一种小小的归属感。叶非墨抱着她更紧了一些,因为自己记得也是一样的深刻。

还记得吗?那是一个圣诞节,你让我在路边等你,等了很久,我都等到有点生气了想要转身离开,就在那个时候,你却站在我的身后像一个雪人一样,真的不知道你那样看了我多久。顾晚晚想着那个画面微笑了一下,继续说。

之后你就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当时所有的气一下子就消失了,那样抱着你就已经足够了,不需要问为什么,也不需要听你任何的解释。叶非墨笑着故意说:我哪有那样过,你一定记错了。

是我记错了吗?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好像也是像现在这样,你抱着我陪我说话,难道真的是我记错了?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吗?顾晚晚听他说话,就知道他现在是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故意顺着他的话问他。

有一些人在回忆的时候,总会在提起所有的曾经那些美好时,发出岁月的感叹,可是有些人总会在提起那些自己做过的事情时会拒绝选择性忘记,不是真的忘记而是因为当时记得太深刻,不想要那么刻意的想起,只想要把那些美好留在心底。

叶非墨现在就是这样,还在不断的逞强说:肯定是你记错了,也许是你看的哪部剧里面的情节,一定不是我。

顾晚晚有点生气的看着他说:我还以为你是在乎我的,原来连这么点小事你都记不住,看来我看错你了,那就各回各屋,我不需要你抱着我。一边说一边故意把他推开,生气也是希望他可以适可而止。

叶非墨看着她有点生气的样子,没有停止反而继续说:我确实不记得那些事情了,但你想推开我,你真的可以吗?说完用更大的力气抱着她。

反正你都不记得,我一个人记得干什么,那和自己睡又有什么区别?顾晚晚其实内心知道他是记得的,故意在这里陪他演戏,这也许就是情侣之间的小暧昧吧。

叶非墨看着她和自己说话的样子很是可爱,用自己的双臂紧紧的抱着她深情的说:小傻瓜,我当然记得那些故事,那可是我和你的故事,我怎么会忘记?我只是随便说了一句,你怎么什么都信?

顾晚晚终于听到了他心里面的实话,也感觉到很开心,知道他没有忘记,现在又给自己增加了一次回忆,就没有再做任何的挣扎,用自己的双臂抱住了他的双臂,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夜晚的时间感觉到很漫长,也许只有月亮和星星的陪伴,看起来在这个夜晚当中没有太多的炫丽,所以总会让人安然的享受这样的寂静。

叶非墨抱着顾晚晚两个人继续在回忆着甜蜜,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里,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全部都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储存着,只要想起某一个画面的时候,都会让自己幸福很久,也会让甜蜜再一次升级。

夜晚的温度也不算格外的寒冷,但是两个人抱在一起时那样的温度,让彼此都更加的舒适和安逸,有一个人陪伴在自己的身旁抱着自己的时候,不需要做任何的事情就已经感受到了幸福。

叶非墨也许是因为加上一天的工作太过于劳累,没多久就睡着了,顾晚晚说着说着听到了他熟睡的声音,自己也只能一边回忆曾经的画面一边静静的睡觉,留了一份私心给自己——想要在梦里也可以梦见这样的甜蜜,也想要从现在这一刻开始,回到那时候的甜蜜
正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她在梦境里面梦到了哪个更加甜蜜的画面。

一个女生穿着白纱站在镜子面前,仔细的欣赏着这身白纱特别之处,当自己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镜子里面的那个人原来是自己,突然被这样的场景所吓到,不断地低头确认着自己的妆容。

难道说这是我的结婚现场吗?这场婚礼是我的?自己都不敢相信穿着这身白纱仿佛是幻觉,自己想都不敢想的画面居然会这样轻而易举的实现。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好久,突然在镜子的里面看见了一位身穿西装的男子,小声的在心里面嘀咕:难道说他就是我的新郎吗?内心里面也有一阵的小激动。

她站在原地想了很久,到底要转过身还是等着他慢慢的向自己靠近?就在自己纠结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说:婚礼之前新娘和新郎是不能见面的,请您出去。

出现了一个女生的声音,然后当自己转身想要看看的时候,那个身穿西装的男子离开了这间房间,自己的心有一点点的失落。转过头只是看到一位身穿伴娘服装的女子,但是脸型有点模糊,不知道她是谁。

你穿的这一身婚纱简直是美极了,就像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再补一下妆吧!就这样,她又被拉到了梳妆台前开始画着妆。当自己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自己又站在了神父的面前。

你愿意不论是贫穷富有,健康或者是疾病,都愿意成为他的妻子吗?神父讲着誓词询问着她,顾晚晚显得有一些慌张,转过头赶紧看着新郎到底是谁。

是他?这是真的吗?这一次终于看清楚了新郎的面容没有错,和自己心里面想的是一个人——叶非墨。

叶非墨看着她牵着她的手微笑,顾晚晚也微笑一下对神父说:我愿……就差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口,紧接着就变成了一个婚礼事故。

我不同意!一个声音比较尖锐的女性人物登场了,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到她的面前看了他们三个人说:这件婚事我是不会同意的。

顾晚晚终于看清楚了这个声音的来源,原来是叶非墨的母亲。

你休想踏进我家门一步,只要我在。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进我家门。很坚定的说出了这句话。

叶非墨在一旁拉着她说:妈,你这是在干嘛?

你别说话,这件事情轮不到你插嘴。叶非墨的母亲用强硬的态度制止着他。

顾晚晚我告诉你,只要我在这个家里一天,你就不要想进我家门,你自己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你不清楚吗?你配得上我儿子吗?居然还跟他结婚?你休想!他的母亲说话的态度,和每一个字眼都直戳她心。

我知道你嫁给我儿子是别有目的的,别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挽回你父亲,你所做的这一切根本就只是一些无稽之谈,这样我只会让我更瞧不起你。她说的话越来越刻薄。

这个时候的叶非墨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很安静的待在她的身旁,感觉好像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只留她一个人在这里出丑。

我这是和你也是最后一次说话,不要再和我儿子有任何的纠缠,我不想要看到你和他在一起,对于结婚这件事情,我就当做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你最好消失在我儿子的世界里,否则后果是你没有办法能承担的。

他的母亲还在步步紧逼,而叶非墨唯一做出的态度就是冷眼相看,然后默默的离开了这个婚礼现场,留下她一个人,面对着他的母亲。

顾晚晚看着他一步一步的离开了,结婚现场留下自己一个人面对着他的母亲,而他母亲所说的任何一句话,自己都没有办法得到反驳,因为他在讲述的是一个事实,而自己除了能对自己问心无愧之外,不能说服任何人,只有默默的接受这一切。

你这种女人我已经见了很多了,我也不想要再说些过多难听的话来讽刺你的这些行为,你想要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够理解,但是对于我儿子来说这件事情我就不允许发生在她的身上,所以请你好自为之。留下这一段话之后,就和他一样离开了这里。

顾晚晚一个人面对着偌大的教堂,可是自己连哭泣的声音都听不到,只能感受到眼泪落下来的时刻,不知道自己应该要挽回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在这个梦境里做些什么。

哭着哭着,她就突然在这个梦境当中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发现这真的只是一场梦境,并不是事实,可是眼泪却没有停止。

然后当自己转身的时候,却发现偌大的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而他早已经离开不在,忽然间又让自己想到了刚才的那个梦境,顿时哭的更加猛烈起来,觉得这件事情好像就会按照这样的脚本去发生。

躺在床上仔细回想刚才所做的那个梦境,除了他母亲的反对,和那些不堪的言语之外,自己能够记得幸福的场景几乎为零。

本来是一场幸福的婚礼,本来是一场甜蜜的延续,没有想到却被一个人的出现,毁掉了整个梦境,甚至连现实生活中的自己都开始怀疑。

顾晚晚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用双手抱紧了自己,用这样的方式想要安慰自己那个还在颤抖哭泣的心,可是最后的结果就是让自己没有办法停止下来。

虽然只是一场梦境,虽然只是一场不确定会发生的事情,却让她心痛了好久。

呆呆的坐了一会儿之后,又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应该想些什么,如果再去想那个梦境,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如果什么都不想,自己就只能这样发呆。

不知不觉中又有了睡意的感觉,但是这一次,顾晚晚努力的克制自己不想要再睡着,因为不需要再重温一次那样的梦境,不想让自己再哭的泣不成声的从梦境当中醒过来
就这样躺在床上,顾晚晚突然间从自己脑海里面跳出来一个画面,让自己更加的痛苦不堪。

想起了她母亲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又想起了曾经的那一次在他家门口,为了跟他见面等了他三天三夜。

怎么会突然之间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对,找他商量,他应该会给我一个很好的答案,他每次都能帮助到我。顾晚晚很习惯每一次在自己有问题的时候都会告诉叶非墨,因为他总会在自己身边给出一些建议。

顾晚晚拿着自己的手机,不断的打电话发着消息,希望他可以看到自己的问题,希望他可以帮助自己,那怕是不能在第一时刻也希望他给出自己一些建议。

但不知道为什么打电话总是在关机的状态当中,发消息又不会回自己,自己等的真的很着急,只能去找他当面问他看看能不能给出一些更好的建议。

于是就抱着希望去找他,没有想到自己没有见到他,而是见到了另一个人的出现。

麻烦我找一下叶非墨,就说顾晚晚找他。在门口的时候和管家说的很清楚,可是却见到的是他的母亲。

你找叶非墨什么事情?他的母亲很严厉的问。

顾晚晚看到有点不敢说,只是说:叶非墨在家吗?我找他有事,说完就走。

母亲的态度很强硬的说: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吧,我是不会让你和他见面的,如果没什么事情你就赶快离开,我不想要再看到你。

说完就要转身,顾晚晚现在有重要的事情和他商量,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这次机会。

阿姨,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麻烦,就让我跟他见一面,我知道他这段时间很忙,但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找他。

说出了这句话给了自己一次机会,她转身看着顾晚晚说:你既然知道他这段时间很忙,就不要再来打搅他,我不希望再看见你,没什么事情就赶紧走吧,我不想再和你纠缠。说完这些话就走了进去关上大门,没有给她任何的机会。

顾晚晚当时真的很执着,并没有因为这样一句话就离开,而是因为这句话在门前待了很久,叶非墨的母亲看到她这样执着的样子,觉得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就故意刁难她说:你非要见他也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顾晚晚为了这一线的希望,答应了这个条件,根本就没有听要求是什么就答应了她。

我儿子这段时间真的很忙,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让自己休息下来,如果你真的想要见他,那你就在这里跪着,他什么时候有空的时候我就让你进去跟他见面。这就是她提出的要求。

顾晚晚很认真的看着她说:只要我在这里跪着,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他有时间就会让我跟他见面,对吗?

叶非墨的母亲点头答应:如果你愿意,这就是你的机会,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离开我的家门口,我不是很希望,总有一个人在我的家门口徘徊。

顾晚晚虽然身份是一个女生,但向陌生人下跪,这也是放低了自己的尊严,为了自己和他见面,她选择这一次不要尊严。

慢慢的跪下看着她的眼睛说:希望你能说到做到。然后就这样一直跪在了门口。

可是他的母亲却不屑一顾的说:原来你也就只有这点能耐,我还以为你会怎样,没想到你就会这么快的服软,希望你可以坚持的久一点。说完这句话转身进门家门关了起来。

顾晚晚低着头忍着一口气对自己说:你可以的,为了自己为了他,只是现在的这一刻而已,不要义气用事,你可以做到的。用这样的方式来劝解自己一定要平心静气的坚持下去。

顾晚晚就这样在他的家门口跪了很久,也是因为想到了这些故事她再次精神崩溃,留着眼泪说:上次就是因为她的母亲没能和他见面,这一次在梦境里面,又因为她没能和他结婚,难道说无论在梦境还是现实生活中,我都没有办法和他在一起吗?

她不禁的开始对自己发出了疑问,想要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到底是什么,突然开始有一点紧张,突然有一点失落,仿佛这段感情就是看不到头的一个盲点。

连自己都没有办法确定最后是否可以让自己幸福的结局,真的可以让自己有一个更好的期望去坚持下去吗?

顾晚晚一边哭泣一边想着刚才的那个梦境,又想着曾经发生过的这些点点滴滴,让自己有点坚持不住了。

爱一个人应该是更加的纯粹和单纯的,因为喜欢,因为爱就想要跟他在一起过完自己剩下的时间,为什么在自己这里会变得那么的复杂那么的艰难。

顾晚晚不断地开始胡思乱想,不断的问自己,把自己在这一刻所想的那些可能性全部都讲了出来,用自问自答的方式,让自己来确定是否这段感情能看到结局。

一个人抱着被子就像是在抱着一个受伤过自己一样,想要去安慰又不知道怎样去安慰,想要去告诉她不要再去想那么多,可是只能用力的抱着她,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除此之外就是眼泪的侵入。

如果只是因为她跪在门口,没能和他见面,这件事情就足以已经让他哭成现在这个样子,那她心里的底线真的应该提高一些,应该让自己变得更坚强一些就会承担所有。

而事实是这才只是一个开始,最让自己痛苦纠结,难以忍受的事情还在慢慢的发生。

顾晚晚在门口就这样过了三天三夜,自己的身体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多少次自己都差点倒下,然后用着疲惫的身体慢慢的支撑着自己继续跪在那里。

心里面始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着自己——坚持下去,你总会跟他见面,坚持再坚持,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放弃,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