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和大狼交 办公室穿开档情趣内衣

手心里,还握着他送给顾相思的结婚戒指,听着苏蔓谩骂的话语,浓密的剑眉蹙成一个川字。

一向温柔懂事的小蔓怎会变成这样?连一个很可能已经死了的人都要这样辱骂?

……

苏蔓看到忽然出现的容晏时,脸上扭曲的表情瞬间定格,很艰难地转化成容晏所熟悉的楚楚可怜,但那样生硬的变化,却让容晏的心里很是不舒服。

苏蔓看到容晏的神色,跑到容晏身边,一把环住他的腰身,低声抽泣道,阿晏,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骂相思的,只是我是模特儿,脸毁了容一时间太难过才……对不起……

苏蔓说着,抽泣得愈发厉害起来,泪水滑落,梨花带雨,又特地侧了脸让容晏可以看到她被烧伤的脸。

目光落在苏蔓的左脸上,其实被烧伤的面积不大,也不算严重,但对于向来爱护自己容貌,又性子柔弱的苏蔓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打击。

微微叹了口气,轻轻揽住苏蔓的腰身,柔声安抚道,没事的,伤得不重,好好用药不用半个月就好了。

听出容晏放软的口吻,苏蔓委屈地抱紧了容晏,可是会不会有疤?

放心,我不会让你留疤的。

听得容晏这句话,苏蔓才彻底放下心来。

……

小蔓,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为什么你们会一起被抓?

容晏忽然开口问道。

苏蔓被容晏问得一愣,眼神晦涩地拉紧容晏的手,阿晏,你知道你心里内疚,可是相思的死与你无关,这都是意外,我们都不想的。

苏蔓一句与你无关恰巧击中容晏心底最愧疚的地方,脑中再度浮现自己即将冲入火海去救苏蔓,却被顾相思拉回来替他冲进去的情景,眼眶蓦地一涩,心口堵得厉害。

你们为什么会在一起?

容晏再次发问。

自从他和顾相思离婚后,顾相思就再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过,又怎会和苏蔓见面?

苏蔓看着容晏的神情,眼底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绝,沉吟片刻,随即轻声道,是相思突然来找我的,被抓后我听到一点绑匪之间的对话,但是不太确定……

什么话?

苏蔓抿了抿唇才继续道,我听到好像是相思欠了那些人的钱,没钱偿还,所以才……

苏蔓的意思是,顾相思欠了那些绑匪的钱,无力偿还所以故意找到苏蔓,让绑匪绑架了苏蔓以此来要挟他,来达到还钱的目的。

闻言,容晏却深深看了眼苏蔓,意味不明道,离婚的时候,我给了她三千万,绑匪当时跟我要的赎金只是两千万。

言下之意,顾相思根本不需要冒这样的险。

苏蔓被容晏深邃的眼神看得心头一慌,眼神闪烁着避开容晏的视线,轻声道,那……可能是相思嫉恨我,所以……

苏蔓的话在容晏陡然变得凌厉的眼神下骤然止住。

片刻后,苏蔓轻轻拉了拉容晏的手,问道,阿晏,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好不好?我们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呢!
闻言,容晏却是眉宇微敛,道,婚礼迟些再说吧!

苏蔓脸色骤变,抓着容晏的手收紧,阿晏,难道你后悔了吗?就因为顾相思死了?可是你明明不爱她,她死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苏蔓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看着容晏如覆寒霜的俊颜,脸上染了柔弱的恐慌,阿晏,我不是故意对死者不敬的……

你就那么肯定相思已经死了?还是说,你心里希望她死?

容晏嗓音愈发森冷地打断苏蔓的话。

苏蔓哑然无言,内心的恐慌更甚。

容晏真的后悔了!

***

容晏离开了,第二天,就传出婚礼暂缓的消息,让八卦群众都无比好奇。

之后的几天,容晏没有再去医院看过苏蔓,也无心工作,一心等待着警方那边的DNA鉴定结果,结果却先等来一个让他意外的电话。

您好,请问是顾相思顾小姐家吗?

一个陌生而礼貌的男声从电话那端传来。

容晏剑眉微蹙,是。你是?

您好,我是顾小姐的眼科医生,顾小姐本来昨天应该来医院治疗的,她眼睛的情况现在每一次治疗都不能耽误,否则随时可能失明,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眼角膜……

你说什么?失明?

容晏陡然从沙发上站起,握着电话的手倏然收紧。

是啊!冒昧请问您是顾小姐的什么人?

容晏抿了抿唇,语气艰涩地开口,丈夫。

对方啊了一声,语带惊讶,您不知道顾小姐眼睛的问题吗?

她的眼睛……怎么了?

她的眼睛四年前在车祸中损伤了视神经和眼角膜,之后就一直在我们医院治疗,但因为一直没有等到合适的眼角膜,所以这几年都只能采取保守治疗,不过从前段时间开始,顾小姐的眼睛情况明显恶化,随时都可能失明。

医生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重锤般狠狠敲在容晏的心上。

相思竟然快要失明了?

而他每天和她生活在一起,却一无所知?

自己对她到底是有多么不在意?

蓦然回忆起那天他拖着顾相思去离婚,顾相思站在地下停车场迟疑不动的情景——

那时的相思就是因为眼睛的问题,无法前进吧?

那时的她,该是多么害怕多么无助?

可他做了什么?

认定她是故意拖延时间不想离婚,动作粗暴地把她拖上了车……

沉重的悔意压得容晏几乎喘不过气来,但他却更加迫切地问医生,医生,您刚刚说相思的眼睛是四年前车祸时候受伤的?

四年前的车祸,让容晏下意识地想到自己载着苏蔓出车祸的那次,正是四年前。

相思曾说,当年那场车祸是她救了他。

但他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人是苏蔓,之后的几天也一直是苏蔓在照顾他,苏蔓也把他昏迷后,她是怎样救他的细节说得很清楚,而顾相思直到许多天后才出现,所以他根本不信顾相思的话。

容晏的手微微颤抖着,难道说……

***

又三天后,比预期的时间还要早很多,容晏接到了警方的电话。

容少,DNA鉴定结果出来了。

这么快?

当时警方可说因为那些尸体都被烧焦,鉴定难度会很高,很可能需要半个月至一个月的时间。

嗯,我们首先鉴定了那具拿着戒指的尸体。

警员的话让容晏的心猛然一紧,不敢去深想那背后的意思,但对方的声音已经随之传来,我们在那具尸体的指甲里找到了一些残留的细胞组织,经过检验……证实那具尸体正是顾相思顾小姐。

容晏手中的手机猛然坠跌,一如他心中残存的希望,彻底幻灭。
荔城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

性别。

男。

咔嚓,在病历本上的笔,突然划破一张纸。

有哪里不舒服?

不举。

咔,这回是笔直接被弄断了。

身披白大褂的女子,把头抬起,这是个脸蛋干净,不算特别出挑,但五官出众的女医生,她有一双特别的眼睛,看着的人的时候,有种安抚人心的神奇效果。

她叫习森灵,是个普普通通医生,虽然辛苦了点,但是她也算是开心。不过也会时而遇到一些脑子不太好使的病人。

比如眼前这位老太太。

我说老太太,说句不好听的,您确定你没有走错地方。

坐在习森灵对面的老太太和颜悦色,虽然上了年纪,但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衣服看着没有什么,但是一些细节可以看出其不同,比如扣子的材质是镶嵌着金丝。

我没有走错地方,我就是来看不举,而且一定要是你看的。老太太笑眯眯,还时不时对对面的女医生,发出满意的赞叹。

算了,下一位。习森灵决定不跟这老太太计较,就当她精神头估计出了点问题,毕竟年纪大了。

听到她的叫唤,早就把脖子都盼长的下一个病人,一马当先进来。

老太太直接坐在位置上耍赖不肯走,不行,我真的是来看病的。

这位老太太,人家医生都说让我来。您就行行好,我这肚子都拉好几天了。

拉就拉呗,看你胖成这样,顺便减减肥。

习森灵已经在这里通宵加班一天一夜,对面的两位吵吵闹闹,让她心头更烦,皱了皱眉,正想说两句。

门口传来骚动,接着就冲进一位风尘仆仆的男人。

奶奶,怎么回事?他们说你病了。

哎哟,霖儿你总算是来了。快跟医生解释解释,你是不是要看不举。

噗。

老太太的声音可不小,这么一喊,这个急诊室的人都知道了。

这个突然出现,俊美得不像凡人的男人,如玉魄精魂所凝,人如明珠,让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觉得满目生华,虽是穿着简单的休闲服,也折射出旁人难以企及的高贵。

他披着一身着急而来,低沉舒朗的声音散发着难以抵挡的莫大吸引力。

奶奶,别闹,快跟我走。男人虽然是清冷的模样,但是面对不举两个字,却也觉得失颜面。

霖儿啊,你别害羞。你的痛苦,奶奶懂。老太太痛心疾首,拍了拍孙子的手,转而看着自从孙子出现,就一直把头低着的习森灵身上,医生,我孙子来了,你给看看吧。

我看不了。习森灵依然低着头。

诶,怎么会呢?我明明已经……咦,霖儿你作甚?老太太惊讶看着孙子突然唐突的举止,他竟然直接去把人家医生的头给抬起来。

四目相对,习森灵想隐藏的秘密,瞬间暴露了。

是你。齐霖的瞳仁一缩,泄露浓郁的寒气。

习森灵也有点不知所措,想过很多的相遇,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如此。

十年时光荏苒,没有想到相见的这一天,一个是医生,一个竟然是不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