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民工蹂躏的雯雅婷 洛冰河给沈清秋下情药

绑匪头目皱着眉,显然也在思索这提议。

顾相思慌忙开口,就算容晏现在不要我了,但我好歹是容晏的前妻,你们动了我,这消息传出去,容晏的脸上可无光。

可是,你是容晏前妻的事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吧?

一旁的苏蔓忽然蹦出这样一句话。

顾相思惊惧地看向她,难以置信在这样的关头,苏蔓还要害她!

绑匪头目听了苏蔓的话,就狞笑着迈着步子靠近顾相思,在她脸上脖子上胡乱地亲了起来。

身后不远处,其他绑匪在围观着,眼里都泛起了如狼似虎的光芒。

屈辱的泪水在顾相思眼眶里打转,刺痛着她的眼眸,眼前的世界黑红交织,那样绝望。

我……我们去那边,好不好?

顾相思忽然开口,赤红的双眸带着恳求地看着绑匪头目。

绑匪头目一怔。

我不想在她身边……

顾相思轻声低语。

绑匪头目瞬间明了,顾相思一定是觉得在自己前夫的新欢面前失去清白很难堪。

绑匪头目咧嘴一笑,起身就扛着顾相思往原先他们几个生火取暖的角落附近去了。

***

绑匪开始解顾相思身上的绳索,这样才能脱去顾相思的衣服。

顾相思牙关咬紧,面色发白,被反绑在身后的手暗暗往腰间伸去,那里,有她自从跟容晏离婚后单独居住就带在身边用来防身的匕首。

待到绑匪完全解开绳索扔到一旁,狞笑着再次扑下来后,顾相思一手猛然捂住绑匪头目的嘴巴,另一只手将匕首用尽全力刺入绑匪的身体。

绑匪的身体猛然一僵,眼眸瞪大了看着顾相思。

顾相思将他的嘴捂得严实,没让他叫出声来,然后用力将绑匪头目从自己身上推开,却并未往出口方向逃去,而是冲向了那边的火堆。

绑匪们这时才回过神来,正准备冲上去抓顾相思,就看到顾相思从火堆里抽出一根柴火,猛地甩向原先的角落里——

下一瞬,火光骤起,连绵成片。

顾相思从进来后就在观察这里的形势,发现这里原先应该是个废弃的化工厂,而且存放的还是易燃易爆的化工原料。

但这些绑匪们显然并不清楚,否则他们也不会在那堆原料附近生火了。

顾相思知道自己如果单纯的逃跑根本没有机会,只能祈祷那些化工原料没有因为存放过久而失效。

还好,老天给了她一丝机会。

……

化工原料开始燃爆,绑匪和苏蔓都无比惊惶,顾相思借机往出口逃去。

当顾相思已经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时,身后的工厂已经是一片火海。几名绑匪紧跟在后,也不知是还想抓她,还是也恰巧往这个出口逃窜。

外面,昏暗的光线下,一道颀长身影蓦然出现在出口处,顾相思的面前。

那熟悉的身影顾相思无需细看便知是谁,死里逃生的恐慌让她下意识地朝着外面那道身影伸出了求助的手。

容晏也朝顾相思伸出了手,让顾相思的眼眸陡然发热,下一瞬,却听到容晏无比急切的声音,怎么只有你逃出来了?小蔓呢?!

容晏抓着顾相思的肩膀用力摇晃着她的身体,语气里充满了对她独自逃出的责备。

顾相思怔忡着,浑身发冷,无法言语。

容晏气急,看向身后的熊熊烈火,抿了抿唇,抬步就要往火海里冲去。

顾相思瞳孔陡然一缩,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将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容晏一把扯了回来,清润眼瞳被身后那片火海映照得通红,好似染血了一般,望着他一字一顿地说,容晏,这是我这辈子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话音一落,就转身冲入了身后的火海中。

容晏怔怔立在原地,看着顾相思清瘦的身体瞬间就被眼前的熊熊烈火吞噬,一颗心狂乱地跳动着,大脑一片空白。

顾相思是容老爷子从孤儿院带回来的,但容晏的母亲并不喜欢顾相思,在容老爷子卧病在床后,多次试图将顾相思赶走。

之后不久,就发生了他醉酒破了顾相思身子的事情,顾相思当即去找了重病的容老爷子,逼得他娶了她,也因此拆散了他和苏蔓。

他一直都认为,顾相思是贪图富贵,想要留在容家,才用尽心机嫁给他。

可若是如此,此刻这般的赴死又是为何?

没了命,容家再多的富贵她也享受不到,更何况,他们已经离婚了。

***

顾相思在一片炽热火海中努力回到苏蔓被绑的地方,身上多处被烧伤,但此刻她已经顾不得身上的疼痛。

回到原地,隐约看到一个人倒在地上,周围火势凶猛。

顾相思抿了抿唇,冲进火堆中去拉扯苏蔓,可苏蔓已经晕了过去,怎么都叫不醒,顾相思只能把她背起来,格外艰难地重新穿过火堆。

鞋底被烧穿,灼热的痛楚从脚底传来,每走一步仿佛都踩在刀尖上,疼得顾相思牙关紧咬。

豆大的汗珠落下,流进眼睛里,咸涩的汗水刺得顾相思的眼睛生疼,几乎看不清眼前的路。

周围到处是坍塌物坠落的声响,顾相思背着苏蔓,艰难地躲避着。

就在接近出口处时,顾相思隐约听到头顶有东西坠落的声音,却因为太过疲惫而无力躲避,两个人就这样被砸中,压在了带火的横木之下。

原本昏迷的苏蔓大概被火烫到,尖叫着醒了过来,将身上的木头推开,然后往外逃去。

早已脱力的顾相思伸出手无力地抓住苏蔓的衣摆,仰头看着苏曼。

出口就在眼前,只要苏蔓拉她一下,两个人就都可以安全逃脱。

苏蔓想也没想,抬脚就把顾相思扯着自己衣服的手踢开,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

容晏站在门口焦急地等候着,隐约间,看到一道身影仓皇逃出。

上前两步,那道身影一把冲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哭道,阿晏……呜呜……吓死我了……

容晏身形一僵,是苏蔓。

他望着苏蔓的身后,那里,除了熊熊烈火,别无他物。

容晏抓着苏蔓的肩膀,看着她问道,小蔓,顾相思呢?

苏蔓看着容晏明显有些发红的眼眸,心头一紧,答道,顾相思?她不是先逃出来了吗?

容晏的心猛然一沉,你没有看到顾相思?

苏蔓眼睑微垂,盖住自己闪烁的视线,没有,我是自己跑出来的。

消防人员赶到时,询问废弃工厂里是否还有人需要救援,如果没有,那只要让火慢慢燃尽就可以了。

容晏一把抓着救援人员的手臂急切说道,我太太还在里面!

这几日容晏和苏蔓即将完婚的消息被炒得沸沸扬扬,整个云城几乎无人不知,包括眼前的几位救援人员。

听到容晏的话,都用诧异地眼神看着容晏,他太太不是就在他身边接受医务人员的检查吗?

一旁的苏蔓听到容晏的话,看了眼已经是一片废墟的工厂,唇角勾起冷冽弧度。

不管容晏对顾相思是什么心态,反正顾相思多半已经死了,容太太她是当定了。

……

搜救在容晏的强烈要求下进行了数个小时,一直持续到凌晨。

容少,你看看这个!

远处,有一名救援人员开口唤道。

也加入了搜救的容晏猛然抬首,疾步跑向那名救援人员。

救援人员将一个小事物放到容晏的手心,那事物被火烧过,还带着余温,放入容晏手心的那一刻,灼得他的掌心有些痛。

那是一枚戒指。

是当初他和顾相思结婚时,迫于爷爷的压力,随便给顾相思买的一枚戒指,毫无新意,再普通不过的样式。

容晏从来没有注意过,顾相思原来一直将这戒指戴着。

甚至……是在离婚之后。

心口有些发堵,难受得厉害。

容少,这戒指是您……太太的吗?

救援人员看着容晏盯着那戒指发呆,出声问道。

容晏豁然回神,点了点头。

救援人员面色有些窘迫,踟蹰片刻才开口,容少,这边……有一具尸体。

容晏的心猛然一颤,顺着救援人员指着的地方看去,那里,有一具已经被烧得焦黑,面目全非的尸体。

救援人员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戒指就是在这具尸体手里找到的。

容晏的身体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眼睛酸胀得厉害,掌心那枚戒指似乎愈发灼热了,穿透掌心一直传达到容晏的心里去,那样沉痛。

***

警方的人把现场所有的死者都带了回去,因为全部被烧焦,所以只能通过DNA鉴定来辨别死者身份。

但因为化工原料爆炸产生的温度和冲击力,导致大部分的尸体残破且严重碳化,所以鉴定起来的难度很高。

……

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将容晏从沉重的思绪中拉扯回来,拿出手机,是他医院的外科主任打来的。

院长,太太的脸被烧伤了,现在正在哭闹呢!您赶快来看一下吧!

外科主任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

他不明白向来把苏蔓放在手心里宠着的院长,怎么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院长没有陪在身边。

容晏看了看眼前的废墟,沉默稍许,开口,嗓音黯哑道,好,我马上过来。

***

容晏赶到医院时,老远就听到苏蔓在砸东西发疯的声音。

顾相思那个贱人!都是她!都是她害我毁了容!

走得近了,就听到苏蔓在尖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