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肉伦怀孕 公车粗大缓缓挤进小说

顾相思下意识地往门外看去,还未看到容晏的身影,却听到砰的一声响,有什么东西碎裂了。

诧异回头,看到眼前的情景,神色愈发震惊了。

苏蔓狼狈地跌坐在地,满头的血从额前流下,身边碎裂了一地的花瓶碎片。

苏蔓突然哭了起来,表情恐惧又决绝,望着顾相思声泪俱下地抽泣道,相思,我知道你也很爱阿晏,可是……阿晏不爱你,你继续纠缠下去你们也不会幸福的……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放弃阿晏的……

顾相思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感觉到门外有冷冽刺骨的气场传递进来,将她牢牢禁锢住。

下一瞬,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顾相思耳朵一阵嗡鸣,眼前又是一阵黑红交加,紧接着,热辣辣的疼痛感才从脸上传来。

顾相思,你找死!

容晏双目赤红地瞪着顾相思,似恨不能将她撕碎。

容晏,不是我!

顾相思抓着容晏的衣摆,仰头看着容晏急切地解释道。

容晏冷笑出声,不是你?那你的意思是小蔓自己砸的自己?

顾相思还想解释的话语被堵在喉口间说不出来。

她忘了,容晏从来都不信她。

就像四年前那场车祸,她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他,他却只相信苏蔓的话一样。

她的眼睛就是那时落下的毛病,为了将受伤昏迷的容晏从车底拉出来,自己的头部和身体都受到重压,导致眼角膜和视神经受损,虽然一直在接受治疗,但只能起到延缓作用,想要根治,只能移植眼角膜,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等到合适的眼角膜。

……

容晏把苏蔓小心翼翼地从地上抱起来,苏蔓伏在他怀里嘤嘤的哭泣,还不忘替顾相思说好话,阿晏,你别怪相思,她也是因为太爱你了,我能理解她的心情……

容晏看着苏蔓的眼神充满了心疼,你怎么这么傻?你理解她?换做是你,你会因为爱一个人就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吗?

苏蔓唇瓣微张,欲言又止。

***

容晏抱着苏蔓到了外科,苏蔓紧紧攥着容晏的手,神色凄惶地问道,阿晏,如果我毁容了,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一旁的外科医生开口宽慰道,苏小姐,没事的,你的伤口不深也不长,包扎下到时抹点祛疤的药就会恢复如初了。

苏蔓恍若未闻,眼泪汪汪地望着容晏。

容晏柔声安慰道,别瞎想,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你。

苏蔓听到容晏这样说,才委屈又安心地靠在容晏怀里。

原本医生已经说了苏蔓的伤势并不严重,但容晏还是不放心,硬是让医生安排苏蔓住院了。

给苏蔓安排在VIP病房,又好好安抚了一番,就回到了顾相思的病房。

起来。

站在顾相思的病房门口,容晏冷冷开口,一张俊颜如覆寒霜。

顾相思神色漠然地看着他,听他继续说道,去离婚
容晏刚才那记耳光让顾相思的眼睛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时不时地视线模糊。

但顾相思还是起了身,跟着容晏往外走去。

容晏的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他走得很快,根本不管身后的顾相思。

顾相思的视线模糊,到了光线昏暗的地下停车场,几乎不能视物,用手摸着前方慢慢挪步,前方早已不见了容晏的身影。

十年如一许,她一直站在原地等他,但他从不会为她驻足回眸。

***

一片昏暗中,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将顾相思牢牢包裹住。

原来失明是这样可怕的一件事,什么都看不见,不知何方何时会有危险出现。

她慌张地四下摸着虚空,多希望此刻能有一双手出来扶住她,给她依靠。

可一如既往地,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泪水涌上来,却让眼睛愈发刺痛。

她连哭都不能。

手臂忽然被人用力拽了一把,身体便踉跄着往前倒去,随之传来容晏冷冽的嗓音,顾相思,不要再拖延时间了!

顾相思勉强站稳,低下头,苦笑着不让容晏看出自己的异样。

……

离婚协议书容晏早就让律师写好了,容晏很大方地分了顾相思不少财产。

我什么都不要。

顾相思低着头,轻声说道。

容晏却冷哼一声,别装了,你以为一副清高样子我就会心软吗?

顾相思只能沉默苦笑。

一个男人不爱你,你怎么做,都是错。

……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拿到离婚证,容晏头也不回地离去,步伐匆匆,显然是急着回医院照料苏蔓。

顾相思看着容晏模糊的背影,心口的疼痛感才迟钝地慢慢袭来。

她清瘦的身体缩成一团,蹲在民政局门口,掩面压抑地呜咽起来。

十二年的爱恋,三年的婚姻,她终究还是失去了他。

***

顾相思和容晏离婚的第二天,整个云城所有的娱乐版头条,都被一条消息刷爆了——

医药大亨之子容晏不日将与名模苏蔓于马尔代夫完婚。

整个云城都在为他们开心和祝福,任谁看来,容晏和苏蔓都是郎才女貌,格外登对。

顾相思搬到了一处远离容宅的单身公寓,却还是遇到了苏蔓。

不,应该说是苏蔓主动找上门来的。

顾相思,这个公寓看起来不怎样啊!你会住得惯吗?

公寓门口,苏蔓一脸得意地看着顾相思问道。

顾相思不想理会,转身就往里走去。

苏蔓却拦在她身前,脸上的笑容愈发张扬,我是来给你送喜帖的。

苏蔓说着,就把手里红彤彤的喜帖硬塞到顾相思的手里。

顾相思低头一看,烫金的喜帖上放着容晏和苏蔓的婚纱合影,正如苏蔓当初所说的,她身上的婚纱一看便知是出自名师之手,美艳不可方物。

还有那钻戒,亦是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

容晏一身手工定制的高级西服,将他衬托得愈发颀长挺拔,矜贵不凡,与苏蔓对视着,彼此眼眸中满是浓浓深情。

顾相思的心不受控制地刺痛了

怎么两个啊?

西郊的废弃工厂里,头戴面罩的男人看着被丢在地上,嘴里塞着布条的两个女人,蹙眉问道。

这个女人和容晏的女人在一起,我们抓人的时候,容晏的女人一直抓着这女人死活不松手,我们怕闹出动静,没办法只好一起打晕了绑来。

负责绑人的其中一个绑匪说道。

唔唔……唔……

苏蔓嘴里被塞着布条,哭着呜咽起来,表情急切,似乎想说些什么。

你有话说?

为首的绑匪看着苏蔓问道。

苏蔓连连点头。

我让你说话,但你如果敢大喊大叫,我就……

绑匪威胁的话还没说完,苏蔓已经急切地摇头。

绑匪便将她嘴里的布条取了出来。

你们放了我吧!她才是容晏的老婆,你们可以去查。

能说话了,苏蔓急忙哭喊道。

一旁的顾相思从醒来后就一直安安静静地不说话,这会儿听到苏蔓的话,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笑容。

这种时候,苏蔓倒是想起她才是容晏的妻子了。

不过苏蔓大概忘了,她前两天才刚和容晏离了婚。

绑匪听到苏蔓的话,满脸都是不相信的表情。

顾相思和容晏结婚两年,一直没有对外公布,而苏蔓和容晏的婚事这几天炒得正热,绑匪也是因此才盯上了她,此时又怎会相信顾相思才是容晏的女人呢?

真的!你们可以去查的,他们结婚了的!

苏蔓看绑匪不信,又急忙说道。

为首的绑匪沉吟片刻,而后道,就算她曾经是容晏的老婆,但整个云城人都知道他容晏最疼最爱的女人是你苏蔓,而且你们也快要结婚了,这个女人,无关紧要。

闻言,一旁的顾相思眉眼微垂,黯然无语。

***

绑匪当即拨通了容晏的电话,容晏,你的两个女人都在我手里,想要她们的话就马上给我准备2000万!

顾相思和苏蔓都不知容晏说了些什么,片刻后,绑匪把电话开了免提拿到苏蔓面前,对她说道,说话。

苏蔓立刻哭喊到,阿晏,你快点来救我,我好害怕,呜呜……

那端传来容晏沉冽嗓音,小蔓,别怕,我马上就来救你,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话落,绑匪又对着手机说道,容晏,要是让我知道你报警了,这么漂亮的两个女人,可不就只是被撕票那么简单了!我这里可有很多兄弟想开荤了呢!

我不会报警,但如果你敢动小蔓一根毫毛,我保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容晏冷冽嗓音传来,话语里充满了对苏蔓的紧张和在意。

绑匪直接挂了电话,苏蔓还在抽泣着,顾相思低着头,眼睛酸涩刺痛。

从始至终,容晏连问都不曾问过她一句。

***

老大,我看容晏对这个女人一点也不在意,要不把她给兄弟们乐呵乐呵?

收了线,站在绑匪头目身边的另一名矮胖绑匪上下打量着顾相思,那眼神仿佛将顾相思剥光了般,让顾相思面色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