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 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有一些尴尬,顾晚晚笑了笑,她又有什么理由让他说呢。

而叶非墨更是尴尬,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站在这里看着她的时候,整个氛围都在这一刻凝固。

反正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不如就说点什么将这个尴尬的掩盖过去好啦。——顾晚晚一边这样想,一边开始找话题。

你晚上有吃饭吗?从最基本聊天模式开始吧,虽然她觉得这话题实在是太没营养了。

叶非墨也就顺着她的话说:还没有。

那需不需要让周管家去帮你安排些什么吃的?将这个话题的坚持久一点,也许就可以略过刚才的尴尬了,顾晚晚这么想着。

不用了,如果我饿了自己会去吃。没想到叶非墨没有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

哦,这样啊,那你一会儿要去做什么?她忍不住沉默了一下,又继续找话题。

他回答得很是简洁:还没想好。

那你记得早点休息。

恩,知道了。

说完话之后两个人很有默契的站在原地,谁都没有动一下,顾晚晚也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是要说一声晚安再去睡觉,还是应该站在原地找一些其他的话题。

谁都没有动,顾晚晚只好先放弃,转身往前走了两步,但是还是有一些不甘心,还是决定要把自己心中的怀疑说出来,不然自己整个晚上都没办法安然入睡了,纵使刚才有些尴尬,还是要把该说的说完。

顾晚晚在自己的心里一狠心,转身看着他说: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叶非墨看着她转身向前走两步之后,自己也要准备休息,因为自己已经忘记要干什么事情了。就在这个时候却被她的突然转身吓到,因为她看自己的眼神过于坚定,让自己有点不安。

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顾晚晚也就直接的表明了自己心里面奇怪:你为什么要给我一张银行卡,却不直接给我给份工作?

叶非墨还以为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看她一副认真的样子,原来只是因为这件事情而已,心里面的不安瞬间就消失不见了,但是也没有给出一个像样的回答。

就这件事情吗?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回去休息了,今天忙了一天,挺累的。说完就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等待着她给自己的回答。

顾晚晚看着他很不在乎的样子,就是在不尊重自己,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和她那么客气,直接拿出卡说:我不需要这笔钱,你还是拿回去吧。说着就把这张卡塞到了他的手里面。

叶非墨没说话也没有拿卡,很安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低头看着这张卡,然后又看着她的眼睛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顾晚晚却很主动的把这张卡拿了回去。

这张卡里的钱,我是不会动的,这张卡我先替你收着,你之后需要,我就会还给你。顾晚晚强撑着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叶非墨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像刚才那样的一直静静的看着她,想要知道她还想对自己说些什么——只是用一种霸气的眼神,就已经让顾晚晚不知所措。

就这样空气突然间变得稀薄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慢,感觉好像每一个分针秒针转动的时刻都可以听到它嘀嗒的声音。

时间不早了,还是回去休息吧!叶非墨先说出了这一句话,决定不再吓她了。

顾晚晚也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也只能就顺口说了声晚安,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可是这一回房间,自己又开始懊恼不已。

顾晚晚你是白痴吗?为什么刚才没有把这张卡还给他?你不是都已经告诉自己不可以拿他的钱吗?你为什么又把这张卡拿了回来?她不断的询问自己,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把卡拿回来。

她越想越觉得生气,明明自己可以把这张卡还回去的,可是现在又回到了自己的手里,她又拉不下脸来再去一趟,索性一头钻进被子里不去想这些事情,反正已经发生了没办法改变,自己不如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好了。

叶非墨看着她连头也没有回的就走进了房间里,自己忍不住微笑了一下,然后转身也回到了房间里面。

顾晚晚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叶非墨给自己的那个眼神,让自己不寒而栗,觉得自己好像从没遇见过这样的时候,就像是另一个人一样,甚至她有点不懂他了。

而叶非墨回到房间里,却越想越觉得可笑,看着她把卡乖乖的拿到手里的时候,自己差点就因为这个举动露了馅,还好忍住没有显现出来,否则她还是会把卡给自己的。

两个人就这样在心里面想着刚才的事情,慢慢的安然入睡,虽然一个是胆怯,一个是微笑,可是他们之间的那些未知的故事还会继续,不管结果如何,终究是两个人的一生。

第二天,一觉睡醒的顾晚晚坐在床上看看周围的一切,然后又闭上眼睛,像是电脑重启一样,缓了好久,才决定离开自己舒适的床,准备洗漱。

站在洗漱台前,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慵懒的样子自己都快不认识了。就在这个时候,顾晚晚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急急忙忙的跑过去之后,看着手机上面的显示,原来是长清打来的电话。

怎么了,突然想起我了?于是顾晚晚就一边洗漱一边和她聊天,反正这里就自己一个人,也不用管什么形象了。

你今天应该没什么事情吧?长清仿佛知道这一切一样,用着了如指掌的语气和她交谈。听着对方的语气,她就已经猜到了顾晚晚大概是刚睡醒不久,至于是什么事困扰她,这个还要她问问。

有什么你就说吧,我们两个人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顾晚晚一边刷牙一边道,还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也许两个人相处到一定的程度,就不会计较那么多表面功夫了吧。

我今天刚好休息,要不然你陪我出去转一转吧!长清笑着回答。

可是顾晚晚却有一些犹豫,现在的自己真的可以这样心安理得的去出去游玩吗,还是说自己现在真的可以有足够的金钱去支撑自己?这两个疑问一直在她心里徘徊。

你怎么不说话了,是有什么事情吗?长清察觉到了不寻常,在电话的另一端追问。

我现在正在洗漱,我过会再打电话给你吧。说完这句话之后,没等对方回答,她就已经赶紧挂断了电话。

顾晚晚其实心里不止这个顾虑,还有别的心思在心里徘徊——她害怕就算自己想要和长清出去,叶非墨却不允许,所以自己只能用这样的说辞,拖延一点时间,然后去找叶非墨。

她在房子里找了很久,也没看到他的身影,或许是他已经早早的去公司上班了吧。她自己没有办法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他,只好让管家去帮助自己完成这件事。

周管家,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助我一下。她来到周管家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周管家开门看见是她,有些惊讶:顾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我有事想找叶非墨,可我不知道他的电话号码,能麻烦你帮我问一下吗?她告知了他自己的想法,然后就焦急的等待着,想要知道叶非墨是同意自己去和朋友出去玩,还是让自己乖乖地呆在家里面?

看着周管家挂了电话向自己走来,脸上面无表情的样子,她仿佛已经看到了答案。

他怎么说?顾晚晚已经不报任何的希望了。

周管家礼貌的微微鞠躬说:叶少同意您出去了。

真的吗?对于这件事情自己都没有想到,本以为他会强烈阻止这件事情,却没有想到真的会答应自己让自己出去,她真的很意外。

他真的同意了?顾晚晚简直不敢相信,再次确认了一遍,想要知道自己听到的并不是一个谎言。

周管家点点头表示确认,顾晚晚知道这不是错觉,赶紧回到房间里打电话给长清。

要到哪里去,我们什么时候见面,在哪里碰面?顾晚晚一口气说出了这些话,长清也就一一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顾晚晚挂断电话之后就开始收拾着自己的包包,突然才发现自己的包包里面没有多少钱,有些懊恼。

可我都已经答应了的事情,不去好像有一点过分,我该怎么办?她看着钱包里面不太多的金额,一边自言自语,就在转身的时候,她看见了桌面上放的那一张银行卡。

一个想法缓缓地浮现在心头,她有些犹豫,但是又害怕长清看到自己的包里没什么钱的时候,会觉得自己骗她,她纠结着,只觉得脑海里似乎有,两个小人在不停的打架。

你不应该拿这张卡,里面钱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一个看起来像是善意的提醒。

你如果不去拿,那么你出去怎么和她玩?另一个又开始让自己动摇。

可是这钱不属于你,你真的要拿走吗?还记得他看你的那个眼神吗?

那你有想过长清的眼神吗,会不会比他还要更可怕?再说要是女生传出了什么谣言,谁知道会成什么样子?

如果你真的拿了这张卡,那你在他眼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你真的有想过吗?

那有什么,都是多少年的感情了,他是不会计较这些的。

但是……

够了,我知道我应该怎么选择了。顾晚晚将两个吵闹不已的小人消灭在自己的脑海中。

看着这张充满诱,惑的卡,想要给自己一个可以说服的自己的答案:大不了以后还给他就好了,就当作我是借用一下。

她最终还是将那张卡放进了自己的包里面,因为她知道已经自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收拾好所有的东西之后,她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房间,然后就离开了这里,前去和长清汇合,尽管自己手里面拿着那张卡,可是在这一路上,她心里面还是不太安心。

我真的可以这么心安理得的拿着这张卡离开吗?真的就可以随意的去消费,那如果他的手机里跳出短信的时候,他的心里又会在想些什么?顾晚晚又在心里面开始患得患失。

或许他已经知道,我拿了那张卡的就会去消费,所以他不会去考虑那么多的事情。再说了,这张卡明明就是他自己给我的,又不是说我非要不可,只是他不要而已。

我只是借用一下而已,到最后我还是会还给他,又不是说我是在拿他的钱去挥霍……

虽然一路上的风景很是不错,可还是没能阻挡她心里面这些胡思乱想的思绪,她心里有很多的想法冒出来,可还是在车停下的那一刻,全部都抛在了脑后。

你终于来了,我在这里都等了你好久了,如果你再不来的话,我都打算要离开了。长清已经提前到达了目的地,看见她过来,连忙迎上来说道。

今天有点堵车,真的不好意思。顾晚晚先说了抱歉。

我就是这么一说,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们谁跟谁啊。长清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失笑。她就是抱怨一下而已。

我都已经想好了,我们先去……长清喋喋不休的说着,兴奋地都没注意到顾晚晚的脸色。

可是顾晚晚的心里面还是想着那件事情,她不是自己在和自己过意不去,而是自己又想到了那张银行卡。

我们先去超市买点吃的吧,然后再去玩别的。长清兴致勃勃地拉着她向前走去。

两人在超市里面逛了一圈,也没有买太多的东西,可是等到长清拿出自己的银行卡准备结账时,她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叶非墨给她的卡,她又忍不住纠结起来
走啦!走啦!长清连续叫了几声,顾晚晚都没有缓过神来。

怎么了?顾晚晚终于反应过来,疑惑的问。

你在想什么?长清看着她,有些不满。

没什么,我们现在要去哪里?顾晚晚强行转移着话题,不想多说。

长清见状也只好作罢,不再追问,换了个话题:今天我们开车去自驾游,就在郊区,刚才去超市也没买什么东西,要不然我们再去熟食店或者是快餐店买一些其他的东西吧?饿的时候可以填一下肚子,毕竟去郊游也不能只拿零食。长清道。

顾晚晚点了点头,说这样,两个人开着车一边走一边寻找。

要不然一会你把车停到旁边,我过去买吧?顾晚晚道。

可以。长清很爽快的答应。

两个人协商好之后,顾晚晚就去买东西,当她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走到长清的车前的时候,长清很惊讶的道:你一个人是怎么提得动这么多东西的?

还好吧,快来帮我。顾晚晚已经快累死了,连忙招呼她。

长清急急忙忙的走下了车去帮忙,把食物全都放进了后备箱。

两个人放好东西,就一起坐进了车里面,长清继续开车,谁知道还没过多久,长清忍不住抱怨起来:这个车怎么搞的?不是前几天才加过油的吗?怎么这么快就没有了?

她一边唠叨,一边开往加油站,顾晚晚什么都没有说,安静的待在她的身边。加完油之后也是顾晚晚付的钱,长清有点不开心:这怎么好意思让你麻烦,明明是我叫你出来的,还让你一个劲的花钱。

没事的,我们两个人出来玩就不要计较这些。顾晚晚已经在自己的心里面说服了自己,所以并没有觉得这些钱会成为自己的负担了。

就这样两个人一路上闲聊,一路上看着旁边的风景,到达了目的地,她们将所有的东西都摆好之后,就开始聊起了这些天的生活。

聊了好久之后,长清突然发现顾晚晚有一点不一样,尤其对于钱这件事情好像不是那么放在心上,可是她明明在这段时间里对钱很敏感才对呀,这让长清不得不乱想。

晚晚,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但是我说出来之后你千万不要生气啊!

顾晚晚很大气的说:你说吧。

长清有点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你是不是被哪个……富二代包养了?最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一样了?

顾晚晚只听了前面的半句话就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她要是说出这样一句话的话,自己一定不会让她说出口的。

我只是随便说一下,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呀,不管有还是没有,你都可以不用说。长清说这句话之后看到她的脸色不对,所以赶紧转变了话题。

顾晚晚当然不会做出这么无聊的回答,自己心里面的事情都没有想明白,怎么会被这样的问题所纠缠?

长清还在等待着她的答案,但是从她的脸上就已经看到了答案,也知道自己好像说错了话,于是两个人瞬间沉默,没有了任何的交流。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之后,长清在不远处看到了一个买奶茶的地方,想着心情不好应该吃点甜的东西,而不是吃着这些又干又辣的食物,所以主动对她说:晚儿,你要喝奶茶吗?我去买给你喝吧。

顾晚晚还在想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做出回答,长清以为她是在跟自己生气,故意赌气没有和自己说话,于是自己先去买杯奶茶当做赔偿放到了她的手边,在一边观察着她,看到顾晚晚拿起了奶茶的时候,长清抓住机会就和她开始聊天。

这两天在公司里真的是很无聊,觉得又累又烦。长清先试探的和她说话。

顾晚晚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当她开始和自己聊天的时候也就很自然的交谈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开始讨论起了公司的事情,大概有几个小时之后,她们看到天色有点昏暗,才商量着是不是要离开。

顾晚晚其实也离开公司也有一段时间了,有些事情自己知道的也不是很全面,但是看到她和自己这样聊天,自己也就努力的和她去聊天,并不是因为自己想努力的去迎合她,而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自己一个人在胡思乱想,还不如跟长清聊聊天,把自己的注意力分散一半,这样也就不会继续纠结自己的做法到底是不是有问题的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现在是回家,还是做一点其他的事情?长清询问着她的意见。

我都可以,你晚上有别的事情吗?

当然没有,那要不然我们开车回去,去看电影吧?长清带着微笑看着她。

恩,那我们先把这些东西收拾了吧。两个人达成一致之后就开始行动。

伴随着晚霞和微风的映衬,两个人也都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不愉快,很安静的享受着天色渐渐暗淡的时光。

朋友也许就是这样,不需要太多的解释,不需要太多的争吵,在自己情绪稳定的时候给自己一个安静的空间,在她生气的时候给她一个冷静的时刻。

两个人到达了电影院,正在讨论着要看什么电影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扫兴的电话。

顾晚晚拿起了自己不断发出震动的手机,上面显示着叶非墨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看到了他的名字,自己的心会突然的颤抖一下,有一种父母叫自己孩子回家一样的胆怯。

你怎么不接电话呀?长清看着她盯着屏幕很久,都没有接电话的意思,忍不住提醒她。

顾晚晚也知道自己就算能躲过这通电话,也肯定躲不过回到家之后的质问,所以也只能无奈的将手机放到自己的耳边,接通了这个电话,问道:怎么了,给我打电话?就算她心里面其实很胆怯,但在长清面前也要说的很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