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写作业 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半夜,顾晚晚睡得正香,早上不停地工作实在是太累了,她不仅去了酒店,还去了其他地方工作,却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她在朦胧间拿起手机:喂,你好。

可就过了一秒,他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什么?好,我马上就过来。

长清显然就是被吵醒了:晚晚,怎么啦?她揉揉自己的眼睛。

医院出了点事情,我要去一趟。顾晚晚边说就边穿上衣服。

啊,伯母出了什么事,我和你一起去吧。说罢,长清也要从床上爬起来。

晚晚马上就拦住了她:没事没事,长清,早上那么累你就睡着吧,医院里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那……那好吧,那你快去吧。

顾晚晚急冲冲地就冲出了门,可是大晚上的街上哪有什么车呀。

叶非墨在公司里待了很久,该死,竟然睡着了。

他拿起西装就往地下车库走,大晚上的,也不知道该往那儿开,不知不自觉竟然到了顾晚晚家在的小区。

怎么会,就今天晚上看了一眼资料,怎么就跑到这儿来了,我真是被鬼迷了心窍了。哼,那个女人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可就在他打算回家的时候,突然看见了街上有一个女人的身影,好像,真的好像她。

怎么可能呢,那么晚了,她怎么可能还在街上。

心里这样想着,手握着方向盘却不听使唤,径直开了过去。

真的是她。

突然一辆车朝着顾晚晚开了过来,还是一辆豪车,停在了她的面前,车窗被摇了下来。

顾晚晚很是吃惊:非墨哥哥?

上车。叶非墨没有多说。

这时候顾晚晚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上车,毕竟躺在医院里的可是妈妈。

去哪儿?叶非墨冷淡地说。

医院。叶非墨听到微微怔了一怔,大晚上去医院,莫非是……

虽然叶非墨很不情愿,但是毕竟是一条人命,他车开的飞快,快的让顾晚晚都害怕地抓住了头顶的拉杆。

没一会儿就到了医院,顾晚晚没有多说,就马上跑下了车。叶非墨也追了上去。

顾晚晚径直到了病房,却没有人,就往手术室走,正巧碰上护士出来。

护士,我母亲怎么样了?顾晚晚拉着护士的手急切地问道。

你是病人家属吧,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顾晚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就在倒下来的一瞬间,一双大手接住了她。

叶非墨看着昏过去的顾晚晚,心里很不是滋味,明明这个女人在四年前这样伤害她,为什么看到她难过的样子,他的心还是忍不住颤动。

他叫来医生,把顾晚晚送去病房。

没事,病人只是受到了打击,过一会儿就会醒的 。医生嘱咐了一些事情就出去了。

叶非墨看着躺在床上的顾晚晚。她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但是又有点不太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又看不出来。

叶非墨想着她起来会饿,就出去买些吃的。

回来的时候病房里竟然没有了人,叶非墨顿时很紧张,好像很害怕失去她。到处寻找。

直到走到医生值班室的门口,听到了顾晚晚与医生的对话。

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听顾晚晚的语气好像很是着急。

你也知道,你母亲已经变成植物人四年了,要醒来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而且最近的数据表明,她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在退化,有可能真的撑不过了,她每个月的药又那么贵,对你对她而言都是一种负担,不是么?

只见顾晚晚摇摇头:医生,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请你一定要用最好的药治疗她,我不会放弃她的,拜托你了。

哎,你这又是何苦呢?医生叹了口气。

看见顾晚晚要出来,叶非墨就躲开了。

顾晚晚走了之后,就听见医生们互相交谈:这小姑娘真是不容易,每天打那么多份工,就为了给母亲治病。

可是,你怎么不和他说她母亲能醒过来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哎,我和她说过好多次了,可是她就是不放弃啊,我也没办法啊。这姑娘还是孝顺啊。

叶非墨听了这些话显然是愣住了,她没有和宫宇在一起?那当初她怎么那么决绝,母亲生病了要钱,宫羽为什么没有帮助她。

叶非墨回到病房,看到顾晚晚站在窗前发呆,就马上走过去关上窗户。

被风吹病了我可不负责。叶非墨看着窗外。

非墨哥哥,我……谢谢。

有什么好谢的,说来我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当初那么绝情,我现在也不会那么有成就。

我…哎,也许当时真的伤他太深了。

说完,叶非墨就走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顾晚晚都在不停地工作,长清都已经跟不上她的节奏了。

但是就在那么一天,顾晚晚还是倒下了。

叶非墨的手机响起:喂。

喂,总裁,顾小姐晕倒了。只听见对方的人说道。

什么?怎么回事?好,我马上过去。

李秘书,帮我把今天下午的会议推迟。

叶非墨说完,就往医院去。

老板当然先联系的就是长清。顾晚晚已经醒过来了。

晚晚,你说你,干什么那么拼命啊,现在好了吧。长清一边抱怨着一边还帮她倒水喝。

长清,我没事,休息一会就会好了,你先回家吧,我一会就回去啊。顾晚晚安慰着说道。

可就在长清刚走出没多久,熟悉的小护士就跑了进来:晚晚姐,不好了,你妈妈她……

顾晚晚一听到妈妈就马上神经紧绷:怎么了,我妈妈她怎么了?

你妈妈突然病情恶化,现在被推进手术室了。

顾晚晚整个人都蒙了,也不顾穿鞋子,就往外跑。

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你母亲现在必须尽快做手术,但是费用不低,要两百万,设备都是国外进口的,所以只有交了钱才能安排手术。尽快准备吧。

顾晚晚听了之后整个人都扑倒在地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现在的她连二十万都拿不出来,更何况 是两百万。

就在这个时候,叶非墨从她的背后出现了

顾晚晚实在是难以置信。怎么会?

但是我有要求。

什么要求?

做我的地下情人。

什么?顾晚晚睁大了眼睛,好像是她听错了一样。

明天,你把行李都搬到我的别墅,我在家里等你。叶非墨看着顾晚晚。

可是……

没有可是,你要是再多说一句,我就把刚交的手术费撤回。我说到做到。叶非墨说完就大步走了。

留下顾晚晚一个人在原地发呆,她还不能理解为什么叶非墨要这样做。

回到家里,顾晚晚魂不守舍。

晚晚,你是不是身体还难受,我帮你请假吧,今天就别去上班了。

长清,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顾晚晚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嗯?

长清,我找到了一个新的工作,工资很高,而且包吃包住。我可能……

啊,你有那么好的工作怎么不介绍给我啊,你个没良心的。

听到长清这样说顾晚晚更是不知所措,只能够瞎编谎言。

是我同学介绍给我的,只有一个空缺的位置了,长清,你也知道,我妈妈的病……所以这份工作对我来说真的很合适。

长清听了话若有所思:哎,晚晚,那你到了那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再像今天一样晕倒了,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和我说,我保证一分钟就冲到你的面前保护你。

顾晚晚被长清的比喻逗的哈哈大笑,长清睡着后,顾晚晚根本就睡不着,想起了当年的事情。

自从那件事情,他们变成了男女朋友,可谓是郎才女貌,校园里大家都羡慕的一对。

叶非墨真的很照顾她,每次她生理痛的时候,他是老师眼中的优秀生,但是会为了她偷跑出去买粥,泡红糖水。

叶非墨做的每一件事情,顾晚晚都铭记在心。

直到那一天,突然在放学的时候,天空就下起了大雨,叶非墨就带着淋了雨的顾晚晚回了自己的公寓。

叶父叶母早就决定了在高考之后就让他出国。

叶非墨考虑了好久都不知道该怎么向顾晚晚开口。

虽然两个人已经你侬我侬了好久,但始终是没有突破那一道防线。

淋着雨,两个热都湿透了。

晚晚,你先去洗澡吧,我在外面等你。叶非墨亲了顾晚晚一口,她很听话的就进去洗澡了。

顾晚晚没有想到叶非墨在外面还有这么一套公寓,进了浴室就仔细地打量起来,虽然装修地很简约,但是简约中又透着一股贵气,这不就是非墨哥哥的风格吗?

可是洗完了之后,顾晚晚发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换下了淋湿的衣服,该换上什么衣服呢?

顾晚晚开始为难,怎么会这样只好求救叶非墨。

非墨哥哥,非墨哥哥。

叶非墨一听到顾晚晚叫自己,就马山过去:怎么了,晚晚。

顾晚晚很是不好意思开口:那个……啊!

突然顾晚晚就被地上湿湿的水滑到了。

叶非墨听到顾晚晚的叫声就马上跑了进去:晚晚,怎么了。

可是这个时候顾晚晚可是一件衣服都没有穿啊。

顾晚晚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看到顾晚晚的洁白的身体,叶非墨一下子有了反应,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可是扶顾晚晚起来啊。

叶非墨没有说一句话,就走上前,打横将顾晚晚抱了起来。

顾晚晚一惊,想要挣脱,可是差一点就摔了下去。

叶非墨捏了捏她的腰说道:小妖精,老实一点。

非墨哥哥……顾晚晚感觉很害羞,但是又不得已抱住了叶非墨的脖子,使自己牢牢的挂在了叶非墨的身上。

叶非墨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了床上,转身便要走,顾晚晚毕竟是第一次到这个公寓,以为他要走,就赶紧抓住了他的手。

非墨哥哥,你去哪里?顾晚晚水灵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叶非墨。

叶非墨好像也知道了她的顾虑,帮她拉了拉被子,摸摸她的头说:晚晚乖,我去给你拿件衣服。

她听了这话才松开了他。

没过一会,叶非墨就回来了,手里拿了一件白色的T恤:晚晚,你先穿这个吧,这公寓我也不常来,只有这么一件衣服。

顾晚晚正要起身,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又坐了下来,用被子牢牢地遮住自己,用眼神示意叶非墨。

傻丫头,对我还有什么害羞的?说着便拉开了洁白的被子,叶非墨本以为能够很好地控制住自己,但是偏偏在被子掀开的那一刻,他触碰到了最柔,软的部位。

叶非墨看着顾晚晚有点微微透红的脸颊,更是忍受不住。

只见他撩开顾晚晚的头发,缓缓地亲了上去,就在两唇触碰的一瞬间,叶非墨从来都没有感觉如此的愉悦。

顾晚晚好像有点不知所措,好似半推半就着。

叶非墨感受到了顾晚晚的双手,于是就牵过她的手嘴上却更加不受控制。

顾晚晚简直就要透不过气来了,叶非墨才放开她。

晚晚,给我。叶非墨通红的眼神盯着顾晚晚。

顾晚晚显然吓到了:什么?

晚晚,相信我。说着,叶非墨的抚,摸着顾晚晚的脸就慢慢地往下移。

啊,疼……顾晚晚都不知道这天晚上是怎么熬过来的。

早上,暖暖的阳光照了进来。照在了顾晚晚的脸上,他慢慢的睁开眼睛,阳光却刺眼的很。

这时候一双大手遮住了刺眼的眼光。顺着阳光看过去。那绝美的脸。顾晚晚一下子就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非墨哥哥,我……顾晚晚想坐起来说些什么,但是身下的疼痛顿时让她皱紧了眉头。

叶非墨注意到了,马上抱住了顾晚晚:晚晚,就这样躺着吧,你会舒服一点。

看着叶非墨心疼关心自己的样子,顾晚晚没有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就哭了出来
叶非墨看到顾晚晚默默擦眼泪的动作,马上就用手擦拭,并有点担心地问道:怎么啦,晚晚,是不是哪里痛啊。

没有,非墨哥哥,我只是觉得你对我太好了。我却给不了你什么。顾晚晚低着头不愿让叶非墨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

说什么呢,傻瓜,你都把你给我了,还要给我什么呢?说着便亲了一口她的额头,放心吧,晚晚,我会对你负责的。

顾晚晚安心的闭上了眼睛,抱住叶非墨:我知道。

想想那段时间真的是非常幸福呢!

第二天早上,长清去上班了,手机的短信铃声响了,这是叶非墨派人给她买的新手机,还没有新地联系人,要是真有短信,那就是叶非墨了。

顾晚晚放下正在整理的衣服,拿起手机,果然是叶非墨。

短信十分简短:中午12点派人来接你。

叶非墨还是这样,这么霸道。

自从顾家落魄了之后,顾晚晚到处搬家,已经不剩些什么东西了。一个大的行李箱已经很足够了。

她想着不能让叶非墨多等,就早早地下楼了,没想到走过来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你好,顾小姐,总裁让我来接你。

他……非墨没有来吗?顾晚晚原本以为他会来的。

总裁公司里还有事。也是,他怎么会亲自来呢?他应该很恨我吧。

顾晚晚上车后看着窗外的景象,脑海里混乱的很。

不一会儿,车就停在了一栋绝美的别墅前面,夸张地说,这就是一栋城堡。

一个看上去有些年纪的老人走了出来,拿过顾晚晚手中的行李箱,说道:您就是顾小姐吧,我姓周,是这里的管家,叶少都和我说了,我给您安排了房间,跟我来吧。

好,辛苦你了。顾晚晚看着别墅里的装修,那是长那么大以来,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旋转的楼梯,古典之中又有一种现代的气息。

顾晚晚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房间里只有很简单的物品。

顾小姐,要是您有什么缺的,尽管和我说。

好,那麻烦您了。

管家走了之后,顾晚晚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事情。看着窗外,院子里花虽然很美艳动人,但更多的是一种说不出的安静。

顾晚晚收拾完东西就下楼。

这时候电话响了,只听见管家说:是,我知道了。

周管家,有什么事吗?顾晚晚问道。

没什么事,叶少说晚上有事不回来吃饭了,您看要吃点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

没事,我还不饿,晚点再说吧。顾晚晚说完就坐到了沙发上。

天渐渐暗了下来,佣人们都去休息了。

顾小姐,少爷都可能今晚不会回来了,要不您先上去休息吧。管家好心地劝道。

顾晚晚实在是有点困了,但还是揉了揉眼睛,微笑着对管家说道:没事,我在这里再呆一会,您去休息吧。

那行,我先下去了。

偌大的客厅空荡荡的。顾晚晚索性把灯也关了,自从她没钱之后,养成了这种节约的好习惯。昏暗的客厅, 只有电视剧里男女主角甜蜜的声音。

一辆豪华的银色宾利上,一个男子抽着烟,窗户缓缓下降 :喂,她睡了吗?

少爷,顾小姐好像还在等你。

‘’我知道了。

叶非墨吐着一口又一口的烟,心里有点蒙蒙的,明明当初是她把自己抛弃的,现在自己竟然还强迫她回来。

咯吱一声,门被打开了。但是顾晚晚实在是太困了,早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叶非墨安静地靠近,顺着电视的光,看到了顾晚晚精致又洁白的小脸。就是这张清纯的脸骗了他,害他伤的很深。明明在国外的时候恨她恨的厉害。

但是怎么一看到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呢。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叶非墨怕控制不住自己,就马上走出别墅,。

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顾晚晚一下子惊醒了,刚才,是不是叶非墨回来了,可是看看周围,好像又没有人回来,也许,是自己多想了吧。叶非墨应该不是很想见到自己吧。

第二天,顾晚晚很早就起床了,虽然现在换了一个地方住,但是该做的工作还是不能放弃。更何况现在是暑假,等开学了的话,又要学习,又要兼职,就赚不到那么多钱了。

本来住的地方虽然简陋,但是和打工的地方倒是离得很近, 但是现在却只能更早的起床了。

顾晚晚刚想出门,就被管家拦下了。

顾小姐,您现在要去哪里。

啊,我要出去上班。顾晚晚说道。

对不起,少爷吩咐了,说不让您去上班。

什么,我上不上班他也要管吗?不上班我哪来的钱?顾晚晚很是吃惊,叶非墨怎么会不可理喻到这种程度。

嗷,对了。管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这是少爷留给您的,说密码是你的生日。

顾晚晚犹豫般的接过那张卡。

那我先去忙了。

顾晚晚想不明白,为什么叶非墨把她接回家,还给他钱用。

习惯了一整天的打工赚钱,今天一整天都无所事事的感觉好像已经四年都没有经历过了。

反倒是觉得有点空荡。

在房间里一直待到了晚上。顾晚晚发了短信给叶非墨:你什么时候回来?可是一直没有回复。只好下楼,询问管家。

周管家,叶非墨还没有回来吗?

啊,少爷已经回来了,他没有去楼上找你吗?管家好像很是吃惊。

什么,他已经回来了?顾晚晚也觉得不可思议。

我看着少爷上楼的,也许在书房吧。

那行,谢谢。说完,顾晚晚就往书房走去,但是走到书房门口,正要开门的时候,她愣住了。

她进去之后该说些什么呢?为什么他回来了都没有和她说?就在这个时候,门竟然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