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内乱换全章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顾小姐,你最近是不是还是经常用眼过度?你眼睛的情况恶化得很快啊!

眼科医生的办公室里,医生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眉头紧皱地看着对面坐着的清丽女人。

顾相思眼睑微垂,轻声问道,章医生,如果没有合适的眼角膜,我的眼睛大概还有多久会失明?

医生蹙眉沉吟片刻,道,最多一个月。

顾相思抿了抿唇,好的,谢谢您,章医生。

说罢,便起身准备离去。

章医生急忙道,顾小姐,医院这边的治疗虽然能帮你延缓失明,但你平时生活中也一定要注意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不要熬夜,不要疲劳用眼。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不要流泪。

章医生,我知道的,谢谢了。

顾相思眼眸深处划过一抹黯然,唇边虽挂着笑容,却透着落寞。

章医生看着已经离开的顾相思,无奈叹气——那么一双漂亮的眼睛如果看不见了,真的很可惜。

***

顾相思从医院出来,拿出手机拨通容晏的电话。

什么事?

男人低沉的嗓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是一贯的冰冷。

阿晏,你今晚回家吃饭吗?回的话我去买菜,做你最喜欢吃的……

啊……嗯……讨厌啦!接电话还弄人家!

顾相思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那端传来女人娇媚的喘息声。

苏蔓。

他们又在一起。

比起她和容晏这对真正的夫妻,他和苏蔓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要长得多。

顾相思双手紧握着手机,身体颤抖着,眼睛酸涩,尖锐的疼痛让顾相思紧紧闭上了双眼,但疼痛并没有丝毫的减轻,反而愈发强烈,一直传到了她的心里去。

没空。容晏冰冷的嗓音再度传来,话落,就直接挂了电话,俨然没有时间和顾相思废话。

顾相思颓然收起手机,脸上一片湿热。

今天是她的生日。

也是,容晏怎么可能会记得呢!

就算记得,也定然不愿意陪她过。

……

夜里,顾相思是被容晏弄醒的。

一如既往的把熟睡的她翻过去,褪下她的衣物,就要欺身而入。

但今天的顾相思却一反常态地抗拒起来。

她想不明白,容晏不是几个小时前才跟苏蔓,他心爱的女人做过,为什么还要来碰她?

就算她再爱他,可在明知道他们才做过的情况下,也无法接纳他。

容晏感觉到顾相思的抗拒,冷哼一声,怎么?不愿意?当初你费劲心机拆散我和小蔓,让爷爷逼得我娶了你的时候,不是恨不得我天天上你?

伴随着嘲讽的话语,容晏毫不怜惜地占有。

干涩的身体被粗暴对待,疼得顾相思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眼睛随即传来一阵刺痛,却比不得心里和身下的疼痛半分。

结束后,容晏抽身退出,如往常般翻身背对着顾相思睡去。

顾相思身体蜷缩着,一双湿润眼眸望着前方浓墨般的黑夜,嘶哑的嗓音在黑夜里显得那般破碎,容晏,这么多年,你爱过我吗?

回答顾相思的只有无尽的沉默。
翌日恰逢周末,好友安安约顾相思陪她逛街。

哇!相思,这件漂亮!快试试!肯定很适合你。

安安挑了条藕荷色的连衣裙,在顾相思身前比了比,无比开心地说道。

顾相思看了眼标价,摇头道,太贵了。

容晏不是给了卡给你吗?不会被他拿回去了吧?

没有。

那刷他的卡就是啦!一条裙子几千而已,哪里贵了?

顾相思还是摇头。

她没有用容晏的钱的习惯。

你是不是傻啊?你为他省什么钱啊?你省的钱人家都给不要脸的小三花去了!安安替顾相思抱不平,你没看前两天娱乐新闻里才说你家老公又给那姓苏的买了一栋别墅?做奸夫淫|妇做得这么光明正大,也真是够可以的。

顾相思垂眸苦笑。

容晏之所以敢这般,是因为她这个正牌容太太的身份,除去少许几个特别亲近的人,根本无人知晓。

而在容晏自己看来,她才是他感情里的第三者。

默然片刻,顾相思接过安安手里的连衣裙往试衣间走去。

是啊!何必委屈了自己,成全了别人?

***

顾相思试好衣服出来,就在安安眼里看到了惊艳之色。

浅色系的修身连衣裙,将顾相思纤瘦却婀娜的身段勾勒得淋漓尽致,素净的色彩非常适合顾相思清雅的气质。

买啦买啦!

安安在一旁嚷嚷道。

顾相思笑着回试衣间把衣服换下来,拿到前台,看了眼上面的价格,还有些犹豫。

她几乎没买过这么贵的衣服。

就在她犹豫的瞬间,一只纤细的,涂着鲜艳蔻丹的手拿着一张黑卡递到前台,嗓音含着笑意地说,你好,这条裙子我要了。

顾相思疑惑侧首,看清来人,脸色陡然冷了下来。

苏蔓。

有些人是不要脸惯了吗?什么都喜欢跟别人抢?

安安在一旁已经率先开腔,眼神里满是冷意和轻蔑。

苏蔓不以为意地一笑,瞥向顾相思意有所指地说道,到底是谁喜欢和别人抢东西?明明不属于自己的,非要占为己有。

顾相思,我奉劝你一句……苏蔓说着,一手拍在那条连衣裙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是趁早放手的好!何必作践了自己,还为难别人?

艹!你他妈真的是贱得……一旁的安安率先发作,上前一步就想去推苏蔓,可苏蔓却先一步啊的惊呼一声往后倒去,然后坐在地上摸着脚踝,一副受伤模样。

……

顾相思,你做什么?

冷冽的嗓音从后方传来,顾相思不用回头,也能知道来人是谁。

容晏。

她的老公。

小蔓,你没事吧?

容晏走到苏蔓身侧,温声细语地问道。

苏蔓回头看向容晏,黛眉浅蹙,一副隐忍着疼痛的可怜模样,摸着右侧脚踝说道,好像是扭到脚了。

容晏二话不说,直接将苏蔓打横抱了起来,往沙发上走去。

顾相思怔在原地,看着容晏的温柔模样,只恨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不现在就瞎掉。
去拿跌打药酒来。

容晏吩咐着店员。

云城医药大亨的独子容晏,整个云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店员听了,即刻急匆匆地跑出去了。

……

怎么回事?

等店员买药酒来的时间里,容晏开始问刚才的情况。

他本就是陪苏蔓一起来逛商场的,但刚才接到一个比较重要的电话,所以才没有跟进来。

安安刚要开口,苏蔓已经先声夺人,阿晏,没什么大事,是我和相思同时看中了一条裙子。我刚要付钱的时候,相思可能特别喜欢那条裙子,就不小心碰到我一下,我自己没站稳就摔倒了。

苏蔓说完,白皙柔软的手还覆上容晏的手,看着他格外认真地说道,阿晏,不怪相思的,是我自己不小心。

听完苏蔓的话,容晏和安安同时冷笑出声,只是意义却截然不同。

苏蔓,你以后可以往演艺界发展一下,绝对可以拿影后,特别适合演白莲花。

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容晏狭长的眸子扫一眼安安,冷声开口。

安安又是一声冷笑,回头看向躲在收银台偷偷看热闹的其他店员道,刚刚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都看到了吧?麻烦你们告诉一下我们一向眼瞎的容大少爷。

突然被点名,几名店员都眼神躲闪着避开,纷纷小声嘀咕道,没有……我刚刚在做事,没看到。

店员这样睁眼说瞎话让安安气得笑出声来。

也不怪店员不敢说实话,偌大的云城谁不知道苏蔓是容晏捧在手心上疼的人儿,她们这些平民百姓,哪里敢和苏蔓唱对台?

……

安安正要发作,方才那个店员跑了进来,站在容晏面前说道,容少,您要的跌打药酒。

容晏接过,直接在苏蔓面前半蹲下来,把苏蔓脚上的高跟鞋脱下,然后用棉花蘸了药酒,替苏蔓按揉着脚踝处。

苏蔓靠坐在沙发上,唇角带笑地瞥着顾相思,挑衅意味十足,哪里还是方才在容晏面前那温温软软的样子。

顾相思看着在她面前向来高不可攀的容晏这般为苏蔓服务,一颗心像是被一把刀狠狠绞着,那极致的痛苦一直延绵到她的眼瞳深处,疼得她睁不开眼。

……

相思,你怎么了?

安安看顾相思用手捂住眼睛,格外痛苦的样子,担忧问道。

顾相思闭着眼,慢慢等那疼痛褪去。

半晌后,放下手,睁开眼,但眼眸中还染着赤红。

安安,我们走吧!

顾相思开口,嗓音颓然。

安安无比震惊,走?!相思,你不能这样纵容他们,你越纵容,他们越过分。明明你才是真正的容……

安安!

顾相思忽然拔高声音打断安安的话。

她不可以让安安说出来。

当初她嫁给容晏时就与容晏定了协议,不可以把他们的关系公之于众,否则,他们的婚姻关系就到此为止。

她知道这样很窝囊。

可是,她的眼睛还有一个月就可能要失明了,就让她再窝囊一个月,让她再留在容晏身边一个月,让她再多看他一个月。

以后,她可能再也看不见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