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梨墨卿阅读_姜梨墨卿《云有七月:墨上梨花开》

第8章

虽是一个普通的边境小城,但是由于是进京的重要枢纽相比于其他可能只设立几排瓦房的小站来说还是气派了许多。我们客栈下面便有一些卖着桂花酿的酒肆,十里飘香,好不诱人。

“回殿下,臣已经跟掌柜的说过了,剩余的房间已经包下来,请太子殿下放心。”萧将军刚要按例行礼,却被云祁一把拉住“莫忘了,在这里我只是一寻常商队的商贾,而你是随行的镖师,这里人多眼杂,莫要张扬。”

一行人进入客栈,黑凛和踏雪也被侍从拉去饱食一顿味美多汁的草料,看了看房内古香古色的陈列和雕花木床,暗自欣喜,总算是可以有个正经睡觉的地方了。还没等坐下,便听到外面熙熙攘攘,一副热闹非凡的样子,站在阳台推开窗,发现小楼下人们都聚集在一起,目光都注视着天空的方向,下一秒,就看见整片夜空绽放出了一整片的绚丽星河。烟火的光芒映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我可以清晰地看到被大人抱着的小孩子手握着糖葫芦欣喜若狂地样子,也看到一对璧人在对着烟火许愿后,腼腆地相视一笑。

看了一会儿,我还是决定把想出去浪的心收回来,毕竟眼下还有更要紧的事情。正准备拉下支撑窗子的木条,扭头却发现旁边窗子的云祁正饶有兴趣地盯着我,咦,这个家伙怎么宿在我旁边了?

“想出去看看?”

“还是不了,眼下……眼下还是不惹是生非的好。”不知道是不是路途过于无聊,这位太子总想调侃我取乐。

“投壶啦,投壶啦,看看哪位客官能中个头彩呀!”是这家客栈掌柜的声音,我又像个好奇的猫儿伸出头,看到不**孺也加入了这项娱乐,小孩子力气小的连壶都没有碰到,急的哇哇大哭,又有不少少年在经过数次尝试后依旧差之毫厘,一个个像打了霜的茄子。

那壶的距离看起来也并不是很远嘛,看到那么多人连个边都沾不到,我这常年射箭的躯体又开始蠢蠢欲动。再一看,云祁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一个人跑下去,站在人群中抬头冲我扬了扬嘴角。

不敢让太子殿下离开我的视线片刻,我径直从小楼窗子里跳了出去,幸亏不是很高,一身男装也让旁人只当我是个顽劣的少年郎。

“公子,你怎么自己出来了。”这家伙是真不把自己安全当回事儿啊!

“出不出来是我的事,跟不跟就要看我的贴身侍卫尽不尽责了,本公子要是有了闪失……”云祁突然靠近我的耳边“被惩罚的可是你哦?”

我的内心狂吼“离我远点,我现在可是正经的男子形象!”

“公子下来是要投壶吗?”想赶紧转移个话题,跟这个腹黑的家伙保持距离。

“为何不投?你先去!”云祁向推小鸡一样把我推了过去。

掌柜在壶边立了一个小牌子“每人三箭,投中两箭得福饼,中三箭者可获得本店珍藏的桂花酿!”

虽然清幽的桂花香已经勾的我心痒痒的,但是我的馋虫又在告诉我那些看起来很是精致的点心才更应该是我的选择。

我拿着被分到了三根箭,毫不犹豫地投了出去,第一发正中壶心,赢得人群一阵欢呼,可是投后两箭,却不知为何突然起了风,箭被一下子吹的好远,结果就是一无所有。

奇怪的是,我后面的几人却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全投进了2箭,不一会儿,我就眼巴巴地看着那些诱人的点心全被人拿走了,弄得我有些沮丧。

到了云祁时,也就只剩那一坛桂花酿了,已经有人小声抱怨说“怕是掌柜的故意为难,这天气一会儿起风,一会儿不起风的,这么难,根本就不想让人投中,一定是……”只是话没说完,云祁三支箭直接扔了出去,奇怪的是三只虽然看似同时飞出,但却像一个个约定了好的似的,一个接一个的正中壶心。

“奇人,奇人啊!”所有人都鼓起掌,有些富商开始悄**地拿着些银两想要花钱抢下这彩头。

“恭喜啊,这坛桂花佳酿就属于这位公子了!”掌柜大叔手捧着系着红色飘带的酒坛走了出来。

“等一下,在下何贾,不知可否买下公子的彩头,价由公子出……”一位衣着锦缎的中年男子走出人群,手里还拿了一个钱袋,隐约间还能看到些银票的边角。

“既然是彩头,用价格衡量怕是不妥,我有个提议,不知在下可否用手里这罐佳酿换取各位手里的点心,这酒大家同享如何?”此等不平等交易倒是让众人兴奋起来,不一会儿,云祁手中就拿了一堆纸包的点心,冲我扬扬头,示意我可以溜了,论鬼精,在他面前我怕是大巫见小巫了。

正有点兴奋准备离去时,却被刚才的富商拦住,我皱了皱眉,下意识地站在云祁前面一点的位子,握着剑的手也更紧了一些。

“请留步,再次打扰公子,实在不好意思,在下刚刚听闻公子所言甚是大气,不知可否交个朋友?”

“不了!萍水相逢罢了,自不必相识”这次云祁倒是果断,但又是一副得罪人的口气,拉着我便走,留下满头黑线的富商傻站着。

“这个人甚是目中无人,与他结识岂不浪费时间?”刚才完全被我们忽视的站在何贾旁边的一少女冷冷地问道。

“因为来人自有资本。”我们不知道的是,何贾早已留意到云祁腰间若隐若现的那块无暇瑜玉,商人无利不图,自然他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来我房间!刚才看你盯着那些福饼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我嘟了嘟嘴,细节控的人真的是可怕!

“看起来也不怎么样,闻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估计里面的馅料却是索然无味!”云祁也只是闻了一下,便放了下来。对我来说,连着吃了几天干粮,能有点甜味的食物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公子,这福饼的制作工艺甚是考验手艺人呢,在正式放入蒸笼中时,静置的时间都要把控好,要不然这‘福’字便显现不出来了,能出来这些也是花了掌柜的不少心思呢!”我说着吃着,突然间停住,不对,怎么就投了个壶的功夫我就能这么随意地像唠家常一样在云祁面前边吃边说,仿佛是我身体本能一样,这可不行。

“姜梨僭越了,请公子责罚!”

“本宫一直想问你,你当真对本宫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吗?”云祁原本缓和下来的面色因我这一句话再次冰冷了起来。

“回公子,姜梨在边疆数十年,孩童之时的记忆实在不足几许。”我心里真是一万个求求了,我到底是有跟这个人什么羁绊啊,都已经回到这个时空了,就不能让我知道些什么吗?

“也罢,你且回去休息吧!”

“是,姜梨退下!”转身前我瞥了一眼,男子的眼睛竟涌动着些许的悲伤。不知为何我的心也堵堵的,我没有选择回房,只是坐在了云祁的门外,努力怕了拍脑袋,希望脑子里能闪现点什么,可惜除了脑门出了个红掌印外,什么都没出来。

夜渐渐深了,我坐在门外缩在一起,有些寒气逼人,一扇门的两侧,一人倚窗站着,一人蜷坐着。我极力地抵抗着睡意的到来,隐隐约约地听到楼下有人压低声音说着点什么。

“这.…..这我不能收,本店绝不透露任何客官的信息。”是楼下的掌柜,对面站着一个男子似乎想要往他手里塞些什么。

“掌柜的可不要不识好歹呀!”一女子声音魅惑无比,伸手搭在了掌柜的肩,一只黑色的毒虫便爬了出来,狠狠地要了掌柜的脖子一口。

“二楼,二楼尽头的房间,饶命啊!”只说了这一句,掌柜就仿佛失了声一般,咿呀咿呀地痛在地上打滚。

“走吧,爹爹,我们去见见客人吧!”不好,是刚才那对富商父女,果然来者不善。

我想赶紧进去把云祁叫着,却发现门已经从里面关上了,怕还是在生我的气,此时大力敲门就是引火上身。我赶忙跑到我自己的卧房,想叫醒稚儿,却隐约听见来人踩在木楼梯上的咯吱声。不行,来不及了,我得先去拖住那两人。

那女人可是会操控蛊虫的,我用包裹里沿路驱虫的各种粉末先往身上**皮肤的地方涂了一层,然后边走了出去,刚走到楼梯口那里,就与那父女两人打了个照面。

“深夜至此,姑娘要去哪里啊?”这人果然毒,一眼便看出了我的装扮。

“我与二位似乎并不相识,恕无可奉告!”

“明明晚上才与姑娘见过,姑娘如此言语当真是失礼,不过无妨,若姑娘可以带我们见晚上那位公子,我们可以既往不咎。”近看这姑娘一袭紫衣,就连瞳色也泛着淡淡的紫罗兰色,倒是与她叫爹爹的那个人没有半分相似。

“哟,明明素昧相识,却还死抓不放,也不知道是谁毫无礼数可言。”狠话谁还不会说了,我一面悄悄拉开与二人距离,一面握住剑柄。看我这一副死撑场面的样子,刚才还有些盛气凌人的紫衣女子却掩面一笑,“既然如此,那阿绾便择日再来,若是姑娘寻我,便吹响这个哨子。”说罢一个精巧的银质小哨便丢在了我的脚边。

“还有,姑娘不必在身上沾染过多粉末,因为….没用的。”果然藏都藏不住,我不太敢相信她能干什么好事情,但思来想去,还是用袖子小心捏起了哨子。

这父女两人属实古怪,刚才那个富商就像一个木偶人一样一句话不说,只是转身随着那女子离去了,不管怎样,得先赶紧去通知云祁。

“公子,此处不宜久留。”把门敲开后,我便急急地想拉着云祁走。

“短时间内他们不会再来的,毕竟人家都说了会择日再来,既然躲不掉,还不如等着人家自己上门。”原以为他会露出一张被我吵到的臭脸,结果人家心里明镜似的。

“怎么,还要站在门口说吗?”

“不……不了,姜梨现在满身粉尘,现在就回房,扰到公子…..哎……”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云祁一把拉了进去。

“案上有些干净的衣服,先去擦拭一下吧,你若是回到自己房间,谁来保护本宫?”这人倒是一脸傲娇,难不成有什么突**况,我梳洗的时候还能**衣服地出来,想到这一夜,怕是又要跟他同处一室了,有些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