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同学人妇系列 伦之荡艳岳

偌大的机场,一位气度不凡的男人被一群人包围着就走了过来。所到之处都引起了不少少女的尖叫。

那男人身边的秘书看了看手表,似乎有一些为难地开口:叶少,因为飞机的延误,老爷夫人都已经在酒店里等了不少时间了,要不我们直接过去?

那秘书看他没有说话,一身冷汗都快冒了出来,谁人不知,鹿城最大的企业叶氏的这位唯一继承人,虽然在国外留学数年,但是脾气古怪,就是不爱说话,而不说话的时候最恐怖。

就在秘书害怕地直发抖感觉自己就要丢失这一份来之不易的新工作时,只听见身旁传来沉稳又迷人的声音:知道了。

叶非墨上了车,看着窗外已经暗下来的天空,心里感慨万千。终于,那么多年了,他终于回来了。只是那个她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

鹿城最大的酒店内。

叶老太爷,叶父叶母都已经等了很久了。

哎呦,非墨怎么还不来啊!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叶母等的实在是太久了,毕竟儿子已经出国了好多年了,中间一次都没有见过,作为母亲,怎么会不思念呢?

叶父尝试着安抚自己的老婆:哎,你不要太着急了,一个大男人会有什么事?不是说了飞机延误了吗?你再等等。

叶老太爷在一旁没有说一句话,但当叶非墨走进来的那一刻,老太爷脸上的笑容就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这个孙子是有多么的满意。

非墨,哎呦,我的好儿子,快让妈妈好好看看。叶母对这么多年没有见到的儿子甚是想念。

好了好了,非墨坐了那么久的飞机,肯定是饿了,快点坐下来先吃饭吧。老太爷虽然这样说,但是心眼里都是叶非墨的疼爱。

嗯好,爷爷。既然老太爷都这样说了,叶母也不好意思一直拖着叶非墨看。

酒店的一个角落。

晚晚,快去A111,那桌的客人要点餐,你快去。

晚晚,刚才你结账的那桌客人说少了一个菜。

晚晚,快来啊。我怎么找不到这个。

来啦来啦。就看到一个长相十分甜美的女孩子跑了过来。

晚晚,经理刚才让我去厨房里催一下菜,可是A111的客人好像十分重要,他们刚才说要点菜,只能麻烦你去一下了。

只见这个女孩子梳着高高的马尾辫,露出甜甜的笑容,虽然穿着酒店的服务生的服装,但还是显得和整个酒店格格不入,散发着一种贵族之气。

知道啦,长清,我马上就去。长清便是顾晚晚最好的朋友,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在一起玩耍,这不,连打工都在一个地方。

包厢里。叶父叶母说说笑笑,但叶非墨始终没有太大的举动,许是出国太久了,连对自己的父母都有了一定的疏忽。

这么久了,怎么连个点菜的人都没有?把你们酒店的经理叫过来。叶非墨也许是想父母都等了自己那么久了,现在自己来了那么久了,点菜的人都还不来。

负责看守的小哥也许是有点吃惊,虽然碰到过不少无理取闹的顾客,但明显这位顾客气度不凡,想必与平时的顾客有所不同啊,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自己的工资又要被经理扣了。

这……小哥显然有些为难。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阵轻快而不慢的脚步声传来,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香甜的味道:来啦,来啦!

叶非墨听到这个声音微微一怔,是她!肯定是想错了,她怎么会在这种酒店里工作呢?不可能。

可是当顾晚晚踏进包厢的那一刻,他的眼对上她的眼,真的是她,怎么会?

顾晚晚也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叶老太爷旁边的叶非墨。

非墨……她有一些吃惊,粉嫩的嘴唇微微张开,怎么会是他,他不是去国外留学了吗?

显然叶非墨根本就没有听到顾晚晚叫他。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暧昧的气氛。

这时候,叶母开口了:晚晚啊,这个巧,在这儿遇见你了呀!

啊,阿姨,学校下课了没什么事,我就和同学在这儿打工。顾晚晚听了叶母的话忽然反应过来。

你母亲还好吗?叶母看着她笑着说。

谢谢阿姨,我妈妈已经有了好转。她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就好,非墨现在也回来了,有空可以来我们家玩啊。叶母看看叶非墨又看看顾晚晚。

顾晚晚只能说着好:好呀,非墨是刚回来吧。

是啊,丫头,我们就点几个非墨爱吃的菜吧!叶老太爷开口说。

对于叶非墨的爱好,顾晚晚是再清楚不过了:那就点个糖醋里脊,清蒸鱼,蛤蜊蛋汤……

不要,我不喜欢吃这些,给我换成土豆烧茄子,清炒蔬菜……叶非墨一开口就是这些菜。

可是…顾晚晚不懂。

没有可是,已经耽误了很久了,难道真的要我叫经理吗?叶非墨好像在咄咄逼人,叶母在一旁看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你以前从来不吃这些菜啊,青菜是你完全都不会碰的,怎么会想点这些菜吃呢?顾晚晚在心里想着,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顾晚晚出去之后,叶母医生诸多感慨:哎,真是苦了晚晚这孩子,从小就是大家的宝贝,被捧在心尖儿上,怎么现在都来这种酒店打工了啊,真是天不由人啊!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叶非墨听着母亲这样说,好像自己出国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

非墨,你可能不知道吧,你出国后没多久,顾氏就破产了,虽然我们和顾氏是世交,但是那次晚晚她爸一向那么善良的人竟然被骗了,我们也是无力挽救啊。叶母叹了一口气。

晚晚她爸被抓进了监狱,而她妈妈受不来打击,不小心发生了车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没有醒来。

叶非墨没有出声:怎么会这样,竟然在我走了之后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在整顿饭中,叶非墨都在游神,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讲些什么,饭快吃完的时候,他找了一个理由说是去洗手间,实际上是想出去透透气。

叶非墨心里若有所思,怎么事情会发生成这阳,顾父竟然进了监狱,而顾母也躺在了病床上。

他拿起手机,马上就拨通了电话,只听见他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给我查一下4年之前顾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越详细越好。

叶非墨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天台,拿出一根烟,正当要点火的时候,有人一把就抢过了他的烟,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你出国4年,就学会了抽烟吗?

他转身一看,是顾晚晚,她还是和四年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非要说的话,现在的她身上好像多了生活的精力。

怎么是你?叶非墨看着她,对她来到天台感觉到不可思议。

怎么不能是我,这天台总不是你们叶家的吧?叶非墨听了她的话闷哼了一声,她还是和四年前一样,那么喜欢和他强词夺理。

你这四年在国外还过得好吗?顾晚晚还是对叶非墨十分关心,毕竟那可是她的初恋啊。

叶非墨一把抓过顾晚晚纤细的腰,有点戏谑地说道:曾经的顾大小姐也会关心人了,但你好像忘记了,当时是谁抛下我,说厌倦了我的,我可是记得很深刻啊。

顾晚晚有些站的不稳,只能够抓住他的衣服,当年的事她也有自己的苦衷,当时他出国的时候,她怎么没有试过挽留。可是……

该死,自己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虽然只在出国前没多久和她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但是这么多年,他一直眷恋着她的身体,始终无法忘却。

想着想着,叶非墨就顺着顾晚晚的脸,就吻上了她的唇,她的唇软软的,她喜欢吃草莓味的棒棒糖,而如今也还是这个清甜的味道。

嗯……叶非墨,你干什么……快放开我。顾晚晚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有些无法理喻。

顾晚晚不论怎么推他,都无法抗衡,最后只有一口就咬住了他的舌头,直到口腔里弥漫着一股血的味道,叶非墨才缓缓地放开她。

怎么会在这样,在国外4年都那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怎么就在现在遇见她的一瞬间就把持不住了呢?

他没有过多地犹豫,怕自己再待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匆匆地走开。

叶非墨,叶非墨!顾晚晚很是生气,不知道今天晚上他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叫他他却不应。

她上前去追,却在一半停住了脚步。我为什么还要追呢,这件事情已经在四年前已经完全结束了,现在追还有什么意义吗?顾晚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想着长清还在等着自己下班,就下楼找她。

叶非墨看顾晚晚没有追上来,心里很是生气:好你个顾晚晚,我在你心里果然不重要。

可是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他们之间早就在四年前她拒绝自己的那一刻就结束了,明明很生气,心已经死了,现在这样又算得了什么?

顾晚晚失神地回到厨房,长清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就问:怎么了,晚晚,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那包厢的客人看你长得好看又调戏你了?

长清看她没有什么反应,就摇摇她的肩膀。

顾晚晚缓过神来:没有,没有,我就是太累了。

那我们快点回家吧,今天经理开心,说我们可以提早下班。长清很开心地说道。

好啊,那快点收拾收拾,我们快点回家。

可就在快出酒店门的时候,竟然由碰上了叶非墨。

远远的,似乎有些看不清。

晚晚,你看。那个人长得好像叶非墨啊。长清有一点疑惑,可是,他不是出国留学了吗?

顾晚晚不想让长清知道叶非墨回来的事情,毕竟当年的事情,长清一直都以为是叶非墨在顾家最困难的时候抛弃了晚晚,所以对他一直有偏见。

怎么会呢?他不是出国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肯定是你看错了啦,哎呦,我好累啊,我们快回家吧。顾晚晚怕她发现,拉着长清的手,就往另一个门走。

叶非墨在上车的前一秒转过头来看了看顾晚晚的方向,看着那和她一样的背影。

高中的时候,她就已经很瘦了,可是今天看到她的时候好像更瘦了。

特别是刚才抱住她的时候,好像真的只有骨头了,这些年,也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怎么会让自己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当初会不去机场找他,抿了抿唇,叶非墨坐上车,闭眼。

顾晚晚和长清回到了一起租的公寓。

你说,要是叶非墨真的回来了,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长清整理着衣服,对顾晚晚说道,这两人,真的是很可惜啊,当初没在一起。

想什么呢?我们怎么还会在一起呢?顾晚晚笑了笑,四年前的那件事,真的对他有很大的伤害吧。

回忆高中时。

非墨哥哥,等等我啊。只看见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追着一个穿着普通校服,但看上去和他人截然不同的男孩。

男孩走在前面,丝毫不理会后面的人。

顾晚晚喜欢叶非墨,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顾晚晚从小就是顾家的千金,又因为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不光是自己的学校,连别的高中也知道她。

就在那天晚上,顾晚晚因为没有及时完成作业被老师留了下来,走的时候天都快暗了。

学校的大门都已经快关上了,本以为能和叶非墨一起回家,早上叫了司机不用来了,但是现在……

顾晚晚有一点伤心,非墨哥哥怎么连一下都不能等自己的,心里有一点生气。

为了能尽快到家,顾晚晚挑了小路走,虽然小路阴暗,但是能快点到家啊。

可是,远远的,她好像看见有人
可是,那么晚了,这条小路上会有什么人呢?顾晚晚没有多想,只想着快点到家,就走了过去。

但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隔壁学校有名的混混。

哎呦,这不是友爱高中的校花顾晚晚吗?今天怎么一个人?你的叶非墨呢?其中一个小混混带头围住了顾晚晚。

其实小学的时候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自从那件事情之后,顾晚晚就一直跟着叶非墨回家,也就再也没发生过了。、

可是今天怎么那么凑巧,叶非墨不在,这些混混就出现了。

顾晚晚不敢做过多地停留,低着头就往前走,想着只要一直走,他们也不会拦住自己吧。她一句话都不说。

不是啊,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我们的校花,可别成了笑话啊。哈哈。周围的混混都笑了起来。

他们一笑顾晚晚就更加着急了,加快了脚步,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下一秒,竟然有人搭上了她的肩。

别走啊,小晚晚,和哥哥们一起去酒吧玩玩啊。

就在顾晚晚害怕地想要逃走的一瞬间。有一个飞快地身影冲到了她的面前,打掉了那个搭在她肩上的手。

要和她去酒吧,得先问问我。

顾晚晚抬头:非墨哥哥?

只见小混混被打掉了手好像十分的气愤:你就是叶非墨,也不过就是这样。我们这么多人,你休想逃走。

那就试试看吧。只听见叶非墨轻轻地说了一句,就向前冲去。

不一会,大家就扭打了起来。对方虽然人多,但是他们 不知道,叶非墨是从小学过跆拳道的,那群小混混压根就打不过他。

没过一会,小混混就落荒而逃:叶非墨,你给我等着。

叶非墨走过来,抬起顾晚晚的脸:晚晚,没有受什么伤吧?温柔又霸道。

顾晚晚看着他那么温柔的样子,好像和往常并不是一样,突然就看见了他嘴角上的血,指了指,很是担心地说道:非墨哥哥,你的嘴……

肯定是刚才那群小混混打的,虽然叶非墨很厉害,但是毕竟对方人那么多,一时失手被打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叶非墨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就擦掉了嘴角的血迹,摸摸顾晚晚的头说:没事,我没事。

顾晚晚看着他很是心疼,他可是叶非墨啊,什么时候被被人打过啊:非墨哥哥,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要不是我老师留了下来,也不会……

话还没有说完,顾晚晚只感觉嘴唇一阵温热,是……

非墨哥哥竟然吻了下来,软软的唇,让顾晚晚一下子就怔住了,这可是她的初吻,今天非墨哥哥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

顾晚晚完全沉浸在这个吻里面,小巷里的花缓缓飘了下来,俊男美女,这是一副多么美好的画面。

慢慢地,叶非墨放开了顾晚晚。

非墨哥哥,你……顾晚晚还没有反应过来。

叶非墨用手指抵住她的嘴,就说:好啦,小傻瓜,别说了,你说你要是没有我该怎么办啊,今天我就一天不在,就出了这种事,我要是不出现,还指不定发生什么事呢!

顾晚晚好像是很开心的样子,拉着叶非墨的手,蹦蹦跳跳:那非墨哥哥就一直在晚晚的身边,一直陪着晚晚,那晚晚就会一直平平安安的。

那晚晚,我当你的男朋友你可还愿意?叶非墨突然就拉住了顾晚晚,看着她,很深情地说道。

顾晚晚楞了一下,仿佛是自己听错了一样:非墨哥哥,你说什么?

我说,晚晚愿不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叶非墨眼神透露出渴望的眼神。

顾晚晚有些不知所措:如果非墨哥哥一定要我说的话,我肯定是愿意的。

叶非墨显然眼睛里散发出了光芒,低下头就吻住了顾晚晚,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她的心里还是一惊。

非墨哥哥就这样变成了我的男朋友?

哎,想起自己还是高中时候的生活,顾晚晚不禁笑了笑,那时候 的日子真是的快活啊。

主要是还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没有比这更加幸福的事情了,可是现在两个人竟然是形同陌路了。

晚晚,晚晚,你在想什么呢?长清拉了拉顾晚晚的手,顾晚晚在放洗澡水,要不是她进来,这洗澡水都要满出浴缸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很快就洗。顾晚晚解释道。

那你快洗啊,房东早上和我说,今天晚上到了时间会没有热水的,你抓紧,不然我就洗不了澡了。长清嘱咐。

知道啦。顾晚晚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是百感交集。

她从小可就是 被捧在手上的明珠,要不是四年前的那一场意外,现在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但现在这样也未尝不好,这四年,体会了20年来从未体验的事情,让自己更加成熟,更加懂得如何才能保护自己的家人。

叶氏大厦的最高楼,叶非墨站在窗边,看着繁华的灯红酒绿,他从计划回国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慢慢接手了叶氏集团,以至于一回国就成了叶氏的总裁。

明明就是那么地功成名就,但是他看着手上的资料,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那是顾氏四年前他走之后发生的事情。

顾氏董事长被指明贪污进了监狱,这和他那么多年和顾父的接触完全不同,顾父怎么会是贪慕虚荣的人。

哼,也说不准,生的出那么爱慕虚荣的女儿,恐怕自己也是那种人吧,他们一家人可真会演戏啊。

说着,叶非墨就点燃了手中的烟,一口又一口痛快地吐着烟,像是把那么多年的伤心,怨气都吐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拨通了电话:帮我查一下顾晚晚的母亲在哪一家医院。

说罢,又看着窗外,往日的记忆都浮上心头,其实甜蜜真的很多,但是每每想起最后她那绝情的样子,就痛苦得无法呼吸。

把烟掐灭扔在烟灰缸中,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