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成婚:全能夫人飒爆了》小说精彩试读 《错嫁成婚:全能夫人飒爆了》最新章节

第5章

“醒了就醒了,装睡干什么?看两眼也收钱?”曲霜白翻了个白眼,翻身起床。

墨泓深看着她去洗漱的背影,黑如点漆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

昨晚他回来的时候,这个小女人已经睡着了,本来他是想去客房睡的,可看着小女人柔软的睡颜,他没忍住就在床上睡了。

原本他是有洁癖的,但曲霜白的身上带着莫名好闻的香味,和人工香精的味道不一样,这股味道让他觉得心安。

自从身体不好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昨晚难得安眠。

不过他似乎想起来,昨天曲霜白跟他说,他是中了毒?

思及此,墨泓深的眸光变得幽深起来。

……

等到曲霜白洗漱完出来,墨泓深已经穿戴完毕,正在房间里看报纸。

见她出来,墨泓深放下报纸,道:“早餐已经备好了,走吧。”

“嗯。”

曲霜白应了一声,跟着墨泓深下楼。

在墨家的第一餐早饭,想起她昨天甩了墨勤宇一巴掌,曲霜白竟然有些兴奋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餐桌上,墨老爷子不在,只有墨勤宇和宋婉婉在。

曲霜白款步下楼,和墨泓深落座。

她才坐下,一碗莲子粥就放在了她的面前。

曲霜白一抬眸,就对上墨勤宇温柔的笑脸。

看得出来,墨勤宇的脸还有点肿,不过应该是上了粉,将巴掌印给遮住了,此时的样子油腻又可笑。

“音音,我记得你最喜欢吃莲子粥了,我特意让厨房做的,加了点糖,你尝尝。”墨勤宇柔和的说道,和昨日大吼大叫着她**的模样,判若两人。

曲霜白轻笑一声,用勺子搅动了一下面前莲子粥。

她还记得,曲霜音告诉她,墨勤宇喜欢吃莲子粥,所以她每次都会熬。

“你记错了。”推开面前的莲子粥,曲霜白冷冷淡淡的说道,“我从来都不喜欢吃莲子粥。”

“怎么会呢?你之前……”

“都说了是之前了,现在我不喜欢吃。”

想起曲霜音,曲霜白有些烦躁,她不耐烦的打断了墨勤宇的话,将莲子粥推到一边。

墨勤宇还想说些什么,下一刻,墨泓深冷漠阴沉的声音响起:“不吃饭就滚出去。”

“我现在是你嫂子,有这个闲心,不如好好关照一下你身边的女人?”曲霜白也适时出声,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局促的宋婉婉,似笑非笑,“当着你大哥的面关系嫂子,墨家二房的教养,就是这样?”

墨勤宇眉心一皱,正要发作,宋婉婉拉了他一把。

现在她的手上还不知道有什么证据,激怒她怕鱼死网破。

墨勤宇显然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阴恻恻的看了一眼墨泓深,没再说话。

曲霜白觉得有点好笑,故意夹了一个荷包蛋放进墨泓深的碗中,用甜到发腻的声音说道,“老公,你多一点哦。”

墨泓深扫了她一眼,没说话,沉默的吃饭。

这一幕落进墨勤宇的眼中,十分刺眼。

曲霜音应该围着他转才对!

按照往常来说,只要他温柔一点,曲霜音应该早就摇着尾巴感恩戴德了才对,现在为什么还这样?

难道她是在欲擒故纵?

一定是这样,女人都喜欢玩欲擒故纵这一套!

正在吃饭的曲霜白完全不知道墨勤宇的心中所想,要是知道的话,铁定要把嘴里的饭吐他一脸。

好在墨勤宇后面也没做什么出格的动作。

一餐饭在诡异的气氛中吃完,曲霜白先一步回了房间,墨泓深紧随其后。

只剩下墨勤宇和宋婉婉还在餐桌上。

“勤宇哥哥,我总觉得音音有点不对劲。”宋婉婉拧着眉头说道。

墨勤宇冷哼一声:“有什么不对劲?我还能不了解她吗?肯定是因为墨泓深在这里,她又是个传统的女人,等会你先回去,我私底下找她,她就会原形毕露。”

“真的可以吗?”宋婉婉看向墨勤宇,眼神湿漉漉的,“那勤宇哥哥会喜欢她吗?”

“我才吃完早饭,你不要恶心我,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等我知道她手中有没有把柄之后,她就等着吧。”墨勤宇不屑的说道。

有了他的保证,宋婉婉这才放心下来。

她垂眸,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宋家没落,她只能攀附住墨家,曲霜音不配跟她争。

……

楼上。

曲霜白从一边的包里摸出一个小瓷瓶,丢给墨泓深。

“这药是我做的,一天吃一颗,可以压制你体内的毒素,要是没猜错的话,你现在毒发的很频繁吧?”

三年前她给墨泓深摸过脉,也留下了药,但是药只够墨泓深吃一个月,也大概能猜到墨泓深现在体内的毒素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如果三年前是半年发作一次的话,现在墨泓深身体里的毒,应该是半个月就会发作一次。

墨泓深心中一动,将药收好,抿着薄唇,问道:“你说我中了毒?”

“是啊,而且应该还是从娘胎里就喂下的,去子留母,或者去母留子,你想想看你的母亲是不是生下你之后,就去世了?”

听完曲霜白的话,墨泓深的眼神阴鸷了下来。

确实是如此,他自小身体就不好,原本以为是母亲难产,导致他体弱多病,没想到竟然是中了毒,可他找的医生,没有一个说他是中了毒的。

似乎是看出来他心中所想,曲霜白笑了笑,道,“你中的是蛊毒,现在这种社会,蛊毒早就销声匿迹了,那些庸医不认识也是正常,多的我也不说,你自己注意身边人就好。”

豪门恩怨多,墨泓深身体里的毒是谁种下的,只能交给他自己慢慢查。

“我知道了,有彻底拔除的可能吗?”

“当然有,我是谁?”曲霜白笑了笑,“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身体里的毒,只能慢慢来,而且需要很多药材,稍后我会准备一份单子,你按照上面找药材就行。”

眼前的小女人笑靥如花,墨泓深莫名有些安心。

“好。”他应了一声,“我要出门一趟,你等会有什么安排?”

曲霜白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道,“我没睡好,我要补美容觉。”

见状,墨泓深也没多说什么,只嘱咐她好好休息之后,就出了门。

曲霜白换上一件睡裙,爬上床准备睡回笼觉,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了。

墨勤宇从外面进来,看见曲霜白只穿着一件真丝吊带睡裙,躺在床上,柔顺的黑丝乖巧的披在精致**的肩头,喉头有些干燥。

无论怎么说,她长得真的很漂亮。

墨勤宇早就有这份心思,但奈何曲霜音一直不愿意。

此时看着曲霜白,墨勤宇的心思又动了。

“音音。”

听见声音,曲霜白皱着眉头,看见墨勤宇猥琐的眼神一直在自己的锁骨胸前流连,她扯过被子,厉声呵斥:“滚出去!”

岂料墨勤宇非但不出去,还往前了一步,道,“音音,我知道你在欲擒故纵,是怪我没娶你,但你要一直这么闹的话,我就要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