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云和小喜交换第二章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我摇摇头,这段时间的接触下来,我知道他看上去冷漠无比,实际上却是个对家人温柔体贴,对外人却睚眦必报的人,若是今天他在家一定不会有孟凯的好果子吃。

算了,为了他不值得。我不觉得在孟凯身上浪费时间有什么好处。

他今天滚蛋了。

苏清安突然说,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孟凯被公司开除了,理由是泄露公司机密。

欲加之罪而已,从苏清安买下那间公司给我,孟凯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心里考虑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

哥,我,我不想要那家公司,我想回学校念书。

这是我一直都想做的,当年我其实是有硕博连读的机会的,可是为了能帮助孟凯减轻负担,我还是忍痛拒绝那个机会,专心做孟凯的后勤,结果却是被他以累赘的名义狠狠抛弃,不得不说真是讽刺。

苏清安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也好,本来家里给你的安排也是要继续深造的,你之前也是重点大学毕业的,底子很好,只读到大学毕业太可惜了。

我没想到这件事这么轻松就解决了,原本悬着的心也放松了下来,忍不住对苏清安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苏清安的速度很快,不过才两天我已经坐在了大学的研究生教室里。

这所学校就是之前准备给我硕博连读机会的学校,专业也是我最喜欢的,虽然已经离开了校园很久,但是没有多长时间我就适应了,迅速开始享受起了我的校园生活。

我的室友是三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甜美的长相以及开朗的性格也让我们迅速成为了闺蜜。

每个周末的时候苏清安都会在校门口等着接我回家,还记得他第一次出现在校门口的时候,这群女孩子简直都要疯狂了。

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贵公子斜倚着最顶级的超跑,那双看过来的眸子像是最纯净的黑曜石,杂糅着点点璀璨的阳光,温柔似一泓春水,有谁会不为这样的男子动心。

等到周一再回学校的时候,我被她们好好地拷问了一番,可是那些话现在想起来还让我脸红心跳。

这群死丫头居然怂恿我推倒苏清安,可他是我的哥哥啊!

有什么啊!他又不是你的亲哥哥,你们甚至连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你怕什么啊凝语!要是换了我绝对第一时间扑上去拿下他!干哥哥?嘻嘻,迟早会变成‘干哥哥’的!

室友在我每次强调跟苏清安的关系是都会这么说,时间久了我的心态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没错,苏清安只是我父亲的养子,他的父亲是我父亲的好友,因为一场意外夫妻双双离世,是我父亲成为了他的监护人,从此以苏家长子的身份对外示人。

我也是后来才听母亲说起的,那时我对苏清安都是满心的感激,如果不是他我不可能这么快适应我的新生活新身份.

现在,我有一个期待。

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不会已兄妹再相称
凝语,今天我们一起出玩玩吧,天天念书念得脑袋都木了,出去换换新鲜空气也是好的嘛!

室友方青青摇着我的手臂撒娇到,她们都比我小了四岁,自然我就成了他们的主心骨。

可是后天还有抽考。

我很担心。

我离开学校太久了。

需要加倍努力,就算我现在每天吃喝玩乐也能无忧无虑过完一生,可这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是真的想要学些东西。

好啦好啦,就今天一天嘛,我发誓明天我们都乖乖地在图书馆泡上一天,不跟你一起包下年级前四名就绝对不再出去玩了,好嘛!

宋安然也过来凑起了热闹,再看看在一边跃跃欲试的米田恬,我也只能举手投降,真是一群磨人的小妖精。

见我同意了,一阵欢呼声响起,室友们就簇拥着我去挑选衣服精心打扮了。

我还没有想好究竟去什么地方玩好,虽然苏清安给我买了一台最新款的莲花超跑,但是大学校园里开那么扎眼的车不是我的风格,也就一直放在家里没有动过。

看着三个女孩在我前面蹦蹦跳跳地走着,我不禁莞尔一笑,青春真好,虽然我只比她们大了四岁,可是感觉却像是沧桑了好久一样,果然进了社会就再也难以找回在学校里的纯真了。

凝语,快点跟……小心!

方青青转过身来对我招着手,原本微笑的脸上突然变得惊恐无比,指着我的身后叫了起来。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头,一只手从我身后伸过来勒住我的脖子,一块布紧紧捂在我的嘴上,乙醚的味道迅速充满了我的鼻腔,眼前一黑,我的身体顿时软了下来,陷入一片黑暗中。

黑暗中有摇摇晃晃的感觉,还有隐约的人声传来,我努力让意识集中起来,试图将眼睛睁开,可是眼皮就像涂上了胶水一样,紧紧地粘合在一起。

终于等到这臭女人了,居然一直躲在校园里不出来,要不就是苏清安来接她,我还以为计划要落空了呢!

那声音,是孟凯!

怎么会,为什么会是他!

哼,就算她今天不出来,这几天我也一定会想办法让她出来,学校不会一直成为她的庇护所,这个贱人敢抢我韩安雅的男人,我怎么可能放过她!

一个对于我来说极陌生的女声。

听她的口气像是对我有着极深的怨恨,可是我根本就想不起来究竟在什么时候得罪过这样一个人。

她的声音绝对不是那个叫许什么的小三,那她说我抢了她的男人又是什么意思?

哼,要不是这臭女人,我也不会被人甩了还丢了工作,现在落魄到甚至连个刷碗的工作都没人要我!等她醒来我要让她知道知道害我那么惨的下场是什么!

孟凯的声音恶狠狠的,话语中的怨毒听得我不寒而栗,我只知道苏清安把他整得很惨,可是事情的起因并不是因为我,是他抛弃我在先才会导致苏清安为了替我出气而教训他,他怎么有脸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于我?

你也够狠啊,这个女人跟了你七年,被你说扔就扔了不说,现在你居然还想找人轮、奸她?都说最毒妇人心,我看最毒的妇人都比不上你!

那女人娇笑着,可是她的话却让我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轮、奸?还是孟凯计划的?这话对我而言不啻于晴天霹雳,这个男人到底是人还是禽兽?这还是我当年爱得掏心挖肺的那个人吗?

既然醒了就别装了!

一只手猛地掐上了我的脖子,突然的发力掐得我立刻睁开了眼,被强烈的光线刺得眼睛生痛,忍不住淌出了眼泪,等我好不容易适应了光线之后,才发现掐着我的居然是孟凯!

此时的他双眼赤红,原本打理得光鲜的外貌变得无比邋遢,满脸都是青黑色的胡茬,头发也乱蓬蓬的,可见他的日子并不好过。

孟凯,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我瞪大眼睛质问着孟凯,心里还对他抱有着最后一丝幻想,可是很快这丝幻想就破灭了,我在他身后看到了四个彪形大汉,每个人都用淫靡的眼光看着我,就好像在用目光撕扯着我身上的衣服。

贱人!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是你毁了我的一切,我本来也可以一脚进入上流社会的,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

孟凯的笑显得务必狰狞,从他的眼里我看到的是已经全然疯狂丧失了理智的疯子,任何言语他都听不进去了,心里早就被报复的念头充斥地扭曲了。

小贱人,还有我呢。

我的头发被人攥在手里猛地向后揪起,头皮撕裂的痛楚让我痛吟一声被迫向后抬起了头,一张极其明艳动人的脸出现在我眼前,那是一张我从没见过的脸,可是看她的打扮和气质,却绝对是有钱人家娇养出来的小公主。

你是谁,为什么,为什么抓我
我确认自己真的对这个人没有任何的印象,怎么就结下了怨呢。

哼,你应该感谢你的旧情人,要不是他主动找到我,提供了这个计谋,我还在想用什么办法毁了你呢!谁让你抢走了我最爱的男人,告诉你,苏清安只能是我韩安雅的!

那女人说话越来越激动,到了后来甚至是直接喊了出来,她从包里掏出一把雪亮的匕首贴在我脸颊上比划着,刀锋的寒气将我的皮肤激出一片细小的鸡皮疙瘩。

让我看看,你就是用这张狐媚子脸勾、引得他吗?听说你是被苏家找回来的?天知道是哪来的野种,一定是苏清安搞错了!

不过没关系,等我的‘朋友’们在你身上爽够了,我再把你的脸划上十七八道疤,谁都认不出你,到时候我就送你去东南亚最低贱的妓院,让你好好伺候男人,你说怎么样?

我听着这些恶毒到了极点的话,身子抖得不成样子,我知道她绝对会说到做到!

韩安雅得意地笑着退到了一边,那几个大汉脸上带着迫不及待的淫、笑向我靠近,几双肮脏的手向我的身体上摸来,我被捆绑得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等着最残酷的事情发生,我甚至做好了如果真的受辱就咬舌自尽的准备。

就在那几双手即将抓到我身上的时候,一声冷喝蓦地响起:我看你们谁敢!

那熟悉的声音霸气无匹,我猛地睁开眼看过去,甚至激动地流下泪来。

苏清安威风凛凛地站在不远处,眼神凛冽如刀,又凶狠得犹如被激怒了的兽,浑身散发出几欲噬人的黑暗气息。

妈的,你别以为我真的怕你!给我上!

孟凯虽然心虚得要命,腿却哆嗦个不停,他用力挥手指挥着几个大汉,让他们一起对付苏清安。

我的心紧紧揪了起来,苏清安只有一个人,他怎么会是那么多人的对手!

就在大汉们一拥而上的时候,苏清安动了。

矫健如猛虎下山的身影快如闪电,每一拳每一脚都实实在在地揍到了那些人的身上,光是听着那皮肉被砸出来的声音,就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被他揍到的人都飞了出去,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

孟凯已经吓得瘫倒在地,裤裆处湿了一大块,原本异常嚣张的韩安雅也战战兢兢地躲在一边,看到苏清安将所有人都收拾完毕看向她的眼神,顿时慌了,眼泪唰地流了下来,摆着手说:

不,不是我,清安,是他,是他的主意!我只是,只是被他蒙蔽了,你相信我啊!

苏清安径直走向我,小心翼翼地给我松开了捆绑的绳索,那眼中的痛惜让我看了个清楚分明,他一把将我打横抱了起来,嘴里却对韩安雅说着:

懂了还她的心思,就要承担后果。这一次韩老爷子可护不住你!

说完就那么抱着我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完全不顾韩安雅在后面是如何地哭求哀嚎。

我依偎在苏清安的怀里,心里是无比地安全和释然,刚才的一切经历都只是一场噩梦,而现在,梦醒了。

苏清安抱着我,脚步稳健地向前走,我慢慢地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倾听着那强劲有力的心跳声,那声音抚慰着我倍受折磨的心灵,这是独属于苏清安才能给予的安慰。

苏清安抱着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母亲急得团团转的父母扑上来将我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一番,看着我那被绳索勒出来的伤痕,还有脸上被刀子划出的轻微刀伤,母亲顿时哭成了个泪人。

父亲看到我的样子勃然大怒,又仔细询问了苏清安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回来之前,苏清安就使出手段让孟凯将一切都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如今他的复述虽然语气平淡,但还是有一丝隐藏得很好的愤怒在里面。

父亲的怒火高涨,几乎是咆哮着掀翻了茶几,快步走到被人像死狗一样拖到他面前的孟凯身边,狠狠一脚踹了上去。

这一脚踹得孟凯就地打了一个滚,却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敢动我的女儿?真当我苏天诩是泥捏的?想死我就成全你。

父亲转头看向苏清安,冷冷地吩咐道:

把他腿打断,丢到大街上讨饭去,一天只准他吃一顿饭,什么时候腿长好了,再打断。

冰冷的话语里带着我所不熟悉的狠毒,可我看着妈妈的神情,也是一脸痛恨地看着孟凯,居然不觉得这样的安排有什么不妥。

也是,如果不是苏清安及时救了我,现在我恐怕早就遭到了侮辱,自我了断了。

即便是如此,在看到孟凯已经吓得面无人色,连魂都飞了的样子,我突然又觉得有隐隐的不忍,这样随意操纵着别人的命运,并不是我所熟悉的生活,而孟凯的结局虽然注定悲惨,但是,真的要这样对他吗?

我嘴唇翕动了一下,还不等我说什么,一只大手伸到我头顶揉了揉,是苏清安。

他看着我的眼神柔得像是要滴出水来,我觉得他已经看穿了我的心思,完全知道我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

凝语,今天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你知道你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吗?

苏清安的声音很有磁性,在我耳边响起的声音就像是直接回响在我的灵魂深处,像是被蛊惑了一般,我情不自禁地点点头。

他对你有一丝怜悯吗?会像你现在这样怜悯他一样想要对你手下留情吗?凝语,你记住,对于伤害你的人一定不要心慈手软,你只会给自己留下祸根,懂了吗?

苏清安的话一直说到了我的心里,我点点头,疲累地闭上了眼睛。

看到我的样子,苏清安的眼中写着满满的心疼,毫不犹豫地将我抱起,向我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