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教官肉H 守寡的岳引诱我岳潮湿的肥厚

东方毅对这段新闻不置可否,很显然,宇文慕枫他这是在向他宣战,他知道他这次回来,首要的任务就是调整夏氏,没想到他会横插一脚,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放下刀叉,用纸巾轻轻擦了嘴,吩咐道:小刘,送我去夏氏。东方毅转头看向夏楚冰,问道:黎昕小姐想去哪里?

夏楚冰站了起来,温柔的笑着说:我也去夏氏,麻烦东方总裁送我一程了。

路上,夏楚冰看着东方毅,感激的说道:昨天多谢你收留我了。

这没什么。东方毅微微笑着,挑起眉头问道,我很好奇,黎昕小姐为什么那么关心夏氏?

夏楚冰微微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因为我姐姐在夏氏工作,每天看见姐姐这么辛苦,我就心疼,想帮帮她的忙。

你姐姐?东方毅怀疑的看着夏楚冰。据他所知,宇文慕枫的妻子黎昕,好像是独生子女吧。

这个男人起疑了!早把黎昕资料背熟的夏楚冰当然知道为什么,她面不改色的说:对啊,我姐姐就是夏氏的总经理赫连曦。我们的关系很好呢,虽然我们不是亲姐妹。

东方毅果然不再起疑。

到了夏氏集团楼下,夏楚冰和东方毅一起下车,两人并排说笑着走进大厅。

大厅里,刚好宇文慕枫从电梯下来,身后跟着赫连曦和修文杰,还有夏氏的几位元老级人物。

一群人就这么狭路相逢。赫连曦看到夏楚冰,想打招呼,却被夏楚冰用眼神阻止了。

宇文慕枫上前,语气不温不怒,一副高傲如王者的模样,语带嘲讽的说道:看来MK也想要夏氏。不好意思,夏氏很快就会变成我们LR集团的了,你来晚了。

还没到最后关头,谁胜谁负还不一定。相对宇文慕枫的傲慢,东方毅显得淡定从容,不卑不亢。

好啊,那我们拭目以待。宇文慕枫带上墨镜,走到他们跟前,一把抓住了夏楚冰的胳膊:我们之间的事最好做个了结。

东方毅下意识的伸手拦住了宇文慕枫。

宇文慕枫抬眼看他,冷冷道: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插手?

那讥笑嘲讽的眼神,让东方毅心里憋了一团火,他将手握成拳,最终还是缓缓放下了。

宇文慕枫嗤笑了一声,拽着夏楚冰走了出去。

宇文慕枫,你放开我!夏楚冰对他的行为嗤之以鼻,她扬起头冷冷的笑着,怎么?你又要通过打女人来展现你的厉害?

你闭嘴。宇文慕枫冷冷的吼道,拽着夏楚冰就往汽车里塞。他头也不回的吩咐道:小张,去主宅。

两个人之间的诡异气氛吓得司机小张不敢吭声,连忙发动车子就开向宇文家主宅。

你想干什么?夏楚冰警惕的抬头看向他,我们就要离婚了!

这女人真是厉害,他还小看了她,难怪要和他离婚,原来是和东方毅看上眼了。他真不明白黎昕这种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的女人是怎么勾搭上东方毅的!

离婚?宇文慕枫将这两个字玩味的咀嚼了一遍,眼里涌出暴戾的光,黎昕,我后悔了,你别想离婚!你想摆脱我,和东方毅双宿双飞?做梦!

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何必彼此为难自己?夏楚冰冷哼了一声,冷冷道,你和柳依依的事情都上了新闻了,我要起诉你轻而易举,别给自己难堪!

我们谁也没好过谁,你以为你和东方毅的事情没人知道?宇文慕枫被夏楚冰说得一阵尴尬,连忙回嘴道。

我和东方毅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夏楚冰瞪了他一眼。她不允许宇文慕枫玷污她的清白!

宇文慕枫无赖的笑着,那我和柳依依也是普通朋友啊!

小张听着这两个人的争执声,身上不断地冒着冷汗,恨不得自己就此消失不存在。果然贵圈真乱啊!小张一遍感慨,一边脚踩油门,快速的将两人送到主宅。

下了车,宇文慕枫拉着夏楚冰的手,在她耳边低声道:不想让你家人有事,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什么意思?夏楚冰疑惑的挑眉看他。

你父母从国外回来了,不想他们看出来我们的事,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宇文慕枫警告的说道
父母?夏楚冰心里一慌。

等会你要是给我搞砸了,休想两天后民政局见。宇文慕枫语气稍稍和缓,但眼神依然冰冷。

我知道了。夏楚冰点点头。她当然不会搞砸,毕竟是她占据了黎昕的身体。现在她要做到的,就是不能被黎昕的父母看出异常!

进了主宅,李妈立即迎了上来,乐呵呵的笑着打招呼,少爷,少夫人,你们来了。

宇文慕枫一进来就环视四周,没见到人后,才问道:李妈,我爸妈呢?

李妈说:吴先生约老爷去打高尔夫了,夫人去机场接黎先生和黎太太了,要到中午才能回来。

好。宇文慕枫看着夏楚冰那张云淡风轻的脸,心里顿生不快,李妈,你去买点菜,今天少夫人亲自下厨,为岳父岳母接风洗尘。

这个……还是我来吧……李妈看了看夏楚冰,有些犹豫。少夫人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会做饭呢,少爷又开始刁难少夫人了!

李妈你去收拾,我和少夫人去买菜。宇文慕枫打断了李妈的话,抬眼看向夏楚冰呆站着一边的夏楚冰,怎么,你难道不会做饭?。

夏楚冰正想着一会儿如何面对黎昕父母,听到宇文慕枫的话,她翻了个白眼,你真无聊。

也许黎昕是不会做饭的,但夏楚冰是会的。因为父母工作忙,她就学着自己捣鼓吃食,也许不是那么专业,但一般的家常菜问题不大。

宇文慕枫冷冷哼了一声,不想和夏楚冰计较。为了看夏楚冰的笑话,他故意没去超市,反而开车带她去了菜市场。

一下车,宇文慕枫自己就后悔了,这脏乱的环境,小贩不停的吆喝,地上坑坑洼洼。刚下过雨,那些坑里全是水,还泛着一股说不来的恶臭,令人作呕。宇文慕枫走了几步,白色的西装裤脚上立马沾上了黑乎乎的污水,他眉头皱得死紧,恨不得马上把裤子脱下来。

夏楚冰倒是适应良好,宇文慕枫狼狈的样子,让她嘲笑不已,宇文总裁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啊!

宇文慕枫对她的嘲笑视而不见,低着头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着,和水坑作斗争。

夏楚冰随便的买了一些菜,五六个袋子特别重,她拎得特别累,回头看着宇文慕枫两手空空,夏楚冰的火气就上来了,宇文慕枫,你的绅士风度难道被狗吃了吗?

我怎么没绅士风度了,我有付钱啊。宇文慕枫斜了她一眼,扬了扬手中的钱包。

有钱了不起啊,有钱能当饭吃吗?混蛋!指望这种人有绅士风度,她一定脑子有问题。夏楚冰将火气咽下,看到前面的超市,夏楚冰把手里的大包小包递给宇文慕枫,你先提着,我进去买点女性用品。

宇文慕枫捏着鼻子看着面前脏兮兮的塑料袋,袋子上还淌着成分不明的液体,如临大敌的往后退了几步,快速说道:你在这等我,我去买。

这男人怎么这么娇气!夏楚冰汗颜,她将袋子放到地上,放松着酸痛的手指,好啊,那就有劳宇文总裁了。

宇文慕枫正了正身子,走了进去,夏楚冰在外面等了半天都没见他出来。许久,宇文慕枫像个做贼的一样,抱着一大包东西飞速的奔出来。

你怎么这么久?夏楚冰抱怨道,低头看着他手中的袋子,惊呼道,你买那么多?

宇文慕枫的脸通红,刚刚收银员暧昧的眼神让他无地自容,他瞪了夏楚冰一眼,谁知道你要什么牌子啊!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小小的女性用品竟然也有这么多的品牌,为了避免麻烦,他每个品种都买了一包。

宇文慕枫害羞的样子还挺可爱的,为了避免他炸毛,夏楚冰也不多话,拎着菜就往宇文慕枫的车上送。

等等!宇文慕枫连忙拦住她,仿佛一只炸了毛的猫,你要把这个放在我的车上?!

夏楚冰拎着袋子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又在发什么疯?

宇文慕枫嫌弃的看着眼前的脏兮兮的塑料袋,果断的拒绝,我绝对不允许这东西上我的车!

那你说怎么办?夏楚冰被气笑了。这家伙的少爷病也太严重了吧!

最终,没想到办法的宇文慕枫还是无奈的妥协了,眼睁睁的看着夏楚冰将购物袋塞进了他的后备箱。

一路回家的时候,宇文慕枫绷紧脸,一句话都不说,开车到主宅。

昕昕,你可回来了。一进门,夏楚冰就被黎妈妈拉过去嘘寒问暖,在宇文家住了两个月,还习惯吗?

宇文慕枫停好车,脸色特别难看的走了进来,叫了一声岳父岳母后,就急匆匆的跑到楼上去洗澡
看到宇文慕枫的脸色,黎妈妈心里一疙瘩,连忙拉着夏楚冰的手走到一旁,背李妈轻声问道:昕昕,你告诉妈妈,宇文慕枫是不是……对你不好?

没有。夏楚冰犹豫了一下,简单的吐出了两个字,就把手中的菜交给了李妈,李妈,拿去厨房吧。在黎妈妈面前,她不敢多说话,容易留下破绽。

女儿这个样子,让黎妈妈看出了不对,眼角立即漫上了水光,昕昕,你瘦了。如果他对你不好,你就回来住两天吧。

没事的,妈,你不要担心。夏楚冰唇角微弯。黎妈妈对黎昕真的很好,但是她不能答应黎妈妈,因为两天后,她还要和宇文慕枫离婚!

这日子,你哭什么啊?黎爸爸走过来拍了拍黎妈妈的肩膀。

黎妈妈看了看夏楚冰,张口想说些什么,但还是闭上嘴,沉默的摇了摇头,我只是太久没看见女儿了,有点想她。宇文家的势力这么大,就算宇文慕枫真的对昕昕不好,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昕昕啊,小枫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李妈不是说你们一起出去买菜的吗?张美衫从楼上走下来,疑惑的问道。

夏楚冰一听小枫一时没回过神来,半响后才回道:慕枫上去换衣服了。

美衫,小枫难得来主宅一趟,还跑出去买菜,这孩子。宇文进虽然嘴上是抱怨,心里却很高兴,儿子长大了,知道心疼父母了。

为了避免和他们多聊露馅,夏楚冰微笑着说:爸妈,我去厨房帮李妈做菜,你们先坐着。

黎妈妈的轻轻拭去的眼角的泪水,靠在了黎爸爸的肩头。她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儿竟然学会了做菜,她在宇文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宇文慕枫从房间出来,洗了个澡,又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他的心情好多了,笑容满面的和岳父岳母聊天。黎爸爸被宇文慕枫哄得一直在乐呵呵笑,黎妈妈倒是兴致不高,坐在一旁低着头想心事。

很快饭就做好了,夏楚冰帮着李妈将菜端上桌。所有人都坐上了桌,只剩宇文慕枫旁边还有个空位,夏楚冰别无选择,只好坐在宇文慕枫旁边。

看到夏楚冰,张美衫立即给宇文进使了个眼色。见宇文进没有反应,又踢了宇文进一脚。

宇文进疼得一叫,马上变成咳嗽作为掩饰,然后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小枫啊,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啊?趁我和你妈还不算老,可以帮你们带带。

宇文慕枫喝酒的手一顿,瞥了眼夏楚冰,道:这个事得问昕昕啊,我到是无所谓,什么时候都可以。

夏楚冰本想喝口汤尝尝味道,听到他这么说,呛到了。她不断的拍着胸口咳嗽,眼睛瞪向宇文慕枫——

好你个宇文慕枫,居然把这个问题丢给她,你够狠!

昕昕啊,你打算什么时候给爸爸妈妈生个大胖孙子啊?张美衫期待的看着夏楚冰。

夏楚冰低着头,不敢看张美衫太过炙热的目光,随意的应答道:快了,等这个夏天一过,就生。等两天一过,就离婚,谁还管孩子啊!

宇文慕枫听到夏楚冰的回答,噗嗤一笑。

张美衫会心一笑,目光和善的看着夏楚冰说道:昕昕啊,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那我们就等着明年抱孙子了。

黎妈妈见张美衫对自家女儿的态度尚可,心里宽慰了几分。

夏楚冰看着他们高兴样,有些莫名其妙,难道她有说错什么吗?至于让他们这么兴奋?

夜晚,宇文慕枫和夏楚冰在双方父母的监视下进入了房间,宇文慕枫第一次觉得面对夏楚冰在这种情况下竟有些不知所措。

我去洗澡。宇文慕枫掩住了面上的尴尬,逃去了浴室。

夏楚冰随意的在房间里转了转,整个房间里全是宇文慕枫的气息,一尘不染的房间,一看就是个洁癖狂,想到他今天大惊失色的样子,夏楚冰就忍不住想嘲笑。书架上的书摆的整整齐齐的,什么类型都有。夏楚冰暗骂了一声装逼,一屁股坐在了书桌上。

一抬眼,夏楚冰就看到放置在桌上的日历,日历上,清晰的标明了,今天是立秋。夏楚冰顿时有种想垂死自己的冲动。

都立秋了天气还这么热,搞得像夏天一样,她还以为还没到秋天了。也怪她重生以来,一直都很忙,没空去关注时间季节。这下可怎么向他们交代,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说等这个夏天过了就生孩子,屁啊,夏天都过完了,他们肯定以为孩子已经在自己肚子里了!

夏楚冰暗恨自己不长心,又为离婚添上了一层阻力!她还要去证明自己没怀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