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交换3和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你说什么?孟凯,再说一次!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那俊逸的脸确实是我深爱多年的男友的,可眼中的冷漠我却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陌生又无情。

我抓住他的手,想要极力在他的眼眸中寻找一丝不舍。

看到的只有无底的寒冰。

分手!

秦怡,我说过我最讨厌纠缠不清的女人,所以现在请你放手!

话音未落我的手就被连着身体甩的转了半个圈。

我无助地缩回被甩开的手,用另一只手紧紧握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一点力量和安慰。

我们好好谈谈可以吗?

我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希望,毕竟跟孟凯从大学在一起到毕业陪他苦熬打拼,整整七年的感情,我舍不得。

我和孟凯都是小地方出身的人,凭着优异的成绩考到大城市的重点大学,又在毕业后一起留了下来。

人在异乡的日子很苦,困难的时候我们一起住过漏雨还有老鼠的地下室,还为了能穿得光鲜一点不惜以长了毛的馒头充饥。

孟凯的业务能力很出色,在熬过最初的艰难期之后,他很快得到了老总的赏识,在公司的地位也是稳步上升,就在我以为一切都苦尽甘来的时候,他开始变了。

越来越多的加班,越来越少的交流,直到他完全视我为空气。

我不是傻子,孟凯的变化我都看在眼里,可是不管我怎样努力去试图挽回我们的感情,全都无济于事,他甚至连半点回应都不给我。

眼见我还是站在他的面前不肯走,孟凯烦躁地一耙头发。

我们好聚好散不行吗,非要逼我对你说狠话是不是?好,我告诉你,你做得再多再好,我也不要你了,听明白了吗?你只会成为我的累赘,而不是我事业的助力!所以别再缠着我了!

我向后踉跄了两步,脸色一片惨白,我知道孟凯把一切都说破的时候,也就是一切都无可挽回的时候。

我跟你言尽于此,今天我就会搬出去,至于你,房子我一次性付了一年的租金,你愿意住就继续住吧,就算是我对你的补偿。

孟凯说完转身就走,甚至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精神恍惚的我在下午的工作中不断出错,最后索性直接请了病假。

刚进入我们租住的小区,远远就看见孟凯拎着两个行李箱下了楼,我向前紧走了两步,却停了下来,眼看着他把行李放进了停在楼下的一辆酒红色法拉利跑车里。

坐在驾驶位上的女人披着一头浅棕色的大、波浪卷发,虽然太阳镜遮住了大半张,可那精致的轮廓线条都证明了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

孟凯上了车,用我最熟悉的温柔笑眼看着那个女人,接着,两个人就热吻在了一起。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开,那么残酷的一幕在眼前上演的时候我都没有闭上双眼逃避,可是当车子开动的时候,我却跑到一边躲了起来。

原来如此!

原来他找到了自己的事业助力,所以才会这么迫不及待地甩了我。

苦笑了一下。

转身回到那个现在变得异常扎眼的房子里。

但生活还得继续,此刻忽然觉得孟凯加了房租的房子是我唯一的东西。

因为其他的我都买不起。

没什么胃口,我从柜子里翻出了一袋泡面,准备吃一口凑合一下,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谁啊?

在孟凯身边的时候我的世界里只有他,甚至连个说的上话的朋友都没有,更不知道会是谁来找我。

门外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168的我需要仰头才能看请他的脸。他的五官轮廓极冷硬深邃,线条流畅得像是被精心雕琢出来的,浓眉星眸、挺鼻薄唇,整个人静静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

你是?

我疑惑地问,这男人一身低调又奢华的名牌西装,通身的贵公子气派,我不认为自己曾经和这样的人有过什么交集。

你是秦怡?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充满了磁性,就像低声吟唱的大提琴,见我点头,他唇角勾出一个清浅的弧度:你好,我是你的哥哥,苏清安。

哥哥?我愣了一下: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家只有我一个孩子,甚至我连表哥堂哥都没有,我也没有听说过什么叫苏清安的。

我刚想关门,却被那人一手挡住,我当时就慌了,暗骂自己是猪脑子,就这么贸贸然地给陌生男人开门,如果他心存不轨……

各种社会新闻上的入室案例在我脑海中闪过,那男人却把一个档案袋递到我眼前,说:

你是苏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苏凝语,而不是什么小县城的普通女孩,我找了你整整三个月,你可以先看完资料,我就在门外。

说完他就主动带上了门,留下一脸震惊的我。

虽然觉得这事情很荒谬,可我还是打开了档案袋,慢慢的我的手哆嗦了起来,档案袋里面看到的东西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恶作剧吗?

那是一份亲子鉴定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我跟我现在的父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而我的生父叫苏天诩,母亲叫骆佳凝。

苏天诩,本市最大财团苏氏制造的CEO,他,是我的爸爸?

门再次打开,苏清安就等在门外,看到我出来,脸上依然是一副冷漠的表情,对我点点头。

从苏清安的嘴里,我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当年我父母出游时经过那座小县城时,被暴风雨困在了当地,不巧母亲提前有了生产预兆,不得不在那边的医院进了手术室,谁知道我现在的母亲也在同个手术室生孩子,阴差阳错之下我就被无意中调了包。

四个月前现在的苏家大小姐意外受伤,这才发现了这个惊天的秘密,而苏清安就是受我生父的委托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了我。

苏宅。

当那个长相跟我有八、九分相似的华贵女子冲出来抱着我痛哭的时候,我才有了一点点的真实感。

原来小说和电影里的情节也有可能是真的。

两天后,苏宅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庆祝我回归苏家,第一次经历这种觥筹交错衣香鬓影的大场合,所有人的眼光都在注视着我,这一切都让我觉得忐忑不安,甚至手心里都是粘腻的冷汗。

作为宴会的主人公,我是要负责第一只开场舞的,可是交际舞我根本就没有跳过。

就在我觉得自己将要出丑的时候,苏清安走到我身边,自然而然地揽上我的腰,引导我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别怕,慢慢来。

依然醇厚低沉的声音里褪去了初见时的冷漠,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奇异地将我惶恐的心安抚了下来。

在他的手中我被引导着旋转、弯腰,舞动着曼妙的身子,就好像我跟他配合了无数次一样。

天衣无缝!

苏清安这一晚上都不曾离开我的身边,有他的带领我顺利地进入了原本很陌生的上流圈子,仿佛我从来就一直身在其中一样。

悄悄偷眼看着身边清冷而严肃的男人,我第一次发现在他冷漠的外表之下,原来竟是有着那样一颗温柔而细腻的心。

回到了苏家,我的人生就开始有了新的规划,作为苏家大小姐,我需要学的东西很多,第一步就是上层圈子都会去什么样的地方交际、娱乐。

凝语,这里是本市最大的私人会所,你先进去,等我给你办完私人的会员卡,以后你什么时候想来随时都可以。

苏清安停下车对我说,想了想又补充到:

去温泉吧,这里的药浴不错,你们女孩子都喜欢保养肌、肤,你应该去试试。

对于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哥哥,我还有些陌生,可最近他对我的态度一直都很温柔,让我也逐渐习惯了叫他一声哥哥。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没错,这是个有钱就可以纵情享乐的地方,所有的服务生都是千里挑一的俊男美女,只有到了这里你才能深刻地体验到什么叫做贫富差距,云泥之别。

我换好了比基尼,披着浴巾向药浴池走去,心里还在想着苏清安为什么还没出现,耳边却突然想起了一个声音:

秦怡,怎么是你?

我猛地转过头,居然是孟凯!他穿着泳裤,怀里拥着一个相貌妖娆身材火辣的女人,正一脸震惊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从震惊到烦躁,最后只剩下了轻蔑和鄙夷。

我跟你说的话你是听不懂吗?居然还追我追到了这里,你这种死缠烂打的女人简直让人生厌!

凯,她就是你那个甩不掉的前女友?模样还行,就是脸皮太厚了!

他怀里的女人同样鄙夷地看着我,显然孟凯跟她说了很多关于我的事,不过看起来貌似都不是好事!

她丝毫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姻缘的小三,反而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面对着我。

就是她!我都已经跟她说得很清楚了!居然还追到了这里,也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手段才混进来的。

刚开始我是因为惊讶才一时没有任何反应,可是当我听到孟凯和那个小三的对话时,一股怒火从心头升起,而更多的却是一种深沉的悲哀。

原来在分开之后才会看清一个人,我倾心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居然是这样的势利眼和渣男,我会被他羞辱也只怪我眼瞎。

秦怡,我最多会再给你一笔分手费,现在,趁我还没有喊保安之前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孟凯恶狠狠地对我说,若不是现在他只穿了一条泳裤,我想他会毫不犹豫掏出一把钱砸在我脸上。

他的嚣张只持续了三秒,从我身后出现的男人一把将我护在了怀里,一脚狠狠蹬在了他的小腹上,让他惨叫着向后飞了出去。

我妹妹也是你这种人渣能够侮辱的?

苏清安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冷冷地盯着倒在地上的孟凯说。

男人的哀嚎和女人的尖叫引来了保安,可是看到苏清安的时候无不恭恭敬敬地低头行礼道:

苏少。

把这男人拖出去,敢再出现就打断他的腿!

苏清安说完又睨着一边瑟瑟发抖的女人。

许韶芩,管好你的男人,否则我不介意教教你许家什么是规矩。

看着孟凯就这样赤条条地被扔出了会所的大门,小三也灰溜溜地跑了,我第一次觉得身边的男人霸气起来是那样的帅气,帅到让我忍不住一阵脸红心跳
因为这场突来的意外,我也没有了兴趣继续游玩,苏清安见我兴致不高,也就带着我打道回府了。

一路上我看着车窗外出着神,七年里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窗外的风景处处都有我跟孟凯的回忆。

七年。

人生能有几个七年。

苏清安只是静静地开着车,任由我在记忆里沉沦,就算孟凯伤透了我的心,想要彻底也是需要时间的,慧剑斩情丝需要的是勇气,可勇气也不能让所有的记忆一夜之间就彻底消失。

两天后,当我还在床上熟睡的时候,苏清安突然走进我的房间,唰地一下拉开了窗帘。耀眼的阳光撒了满屋,也让我忙着缩进被窝里躲避那刺眼的光线。

凝语,给你十五分钟洗漱,我在楼下等你。

苏清安来去匆匆,只丢下一句话。

十五分钟后,我还揉着惺忪的睡眼,身上却被女佣簇拥着打理得焕然一新,推着我上了苏清安的车。

我们去哪?

我不知道他大清早要带我去哪里,从我回到苏家的第二天原本的工作就被他给我辞掉了,现在我正等着开始新的人生安排。

上门踢馆。

苏清安的话很简短,让我一阵茫然。

当我看到车子停在孟凯的公司楼下时,顿时明白了过来,不是吧,真的是上门踢馆啊!

原来那天对孟凯的教训还远没有结束,只是这种打上门来的行为也太过霸道了吧!

可是……

我喜欢!

孟凯所在的公司并不是很大,员工也只有不到一百个,但是每个人我都很熟悉,当我往里面走的时候,每个人都在用很怪异的眼神看着我,像是……敬畏。

靳总,我为公司可谓是尽心尽力,您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苏清安带着我一路向老板的办公室走,远远就听到一阵咆哮声从办公室里传了出来,那是孟凯的声音,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对他而言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否则一向注重形象的他不可能这么失态。

门被推开的时候,孟凯正像斗鸡一样挣红了眼,脸红脖子粗地跟老总争论着什么,却在见到我的那一刻声音戛然而止,嘴巴张得像是能吞下一个鹅蛋,可是,为什么?

我看看身边的苏清安,知道一定是他又做了什么。

苏少,您来了!

一看到苏清安,靳老板脸上立刻挂着谄媚的笑容迎了上来。

文件签好了?

苏清安毫不客气,坐在沙发上优雅地翘起了二郎腿。

好了好了,都好了,就等着苏小姐签字了!

靳老板立刻转向了我,将一个文件夹向我推了过来。

这是?我求助地看向苏清安。

公司转让书,签了这公司就是你的了!

这下吃惊的人轮到我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为了替我出口气,苏清安居然大手笔地买下了孟凯所在的公司,我记得原本公司的副总位置是给孟凯内定了的,那就难怪刚才他那么激动了。

我晕晕乎乎地签了字,就被苏清安拽着离开了公司,从头到尾没有再看孟凯一眼。

下午苏清安回公司开会去了,我留在自己的房间里抱着龙猫公仔发呆,突然女佣进来对我说:

大小姐,门外有位孟凯先生声称是您的男朋友,想要见您。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孟凯怎么还有脸自称是我的男朋友,那些他亲口说出的绝情的话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本来想吩咐女佣将他撵走,后来还是决定去见见他,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刚出了别墅的大门,孟凯猛地扑了上来,紧紧抓住我的胳膊,手劲儿大得让我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要碎掉了。

小怡,你肯见我实在是太好了。我知道我很混蛋,是我伤了你的心,求你原谅我好吗?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孟凯的眼睛里又带上了我们热恋的时候那种温柔和热情,整张脸依旧是那么俊逸得让人心动,可是我发现看着他的眼睛却再也没有了当年的心动和羞涩,原来一切都过去了。

见我一言不发,孟凯慌了神,手下更是用力,直捏得我叫了出来:

放开我!当初你说我会成为你的累赘的时候,想过有今天吗?现在我对你又有用了是不是?

我的心很冷,就算被他无情抛弃的那天也之气痛而已,可今天却让我看到了他能为了自己的利益无耻到什么程度。

小怡,只要你肯原谅我,不论你要打要骂都好!我离开了你才知道自己真爱的只有你一个,我只想要你,你相信我,我们曾经那么甜蜜不是吗!

我已经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了,用力甩开他的钳制。

就如同那天他甩开我一样!

若是深情,如何相负,你走吧!

说完就转身进了门,无论他再怎么拍门吼叫都不理,直到最后惊动了警卫把他架出去了才算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