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部长玩公安局长 我们三个人搞一个人啥感觉

确实不一样了,以前的夏楚冰胆小懦弱,才不会像现在这么大胆!

马克耸耸肩,对于他的冷嘲热讽见怪不怪。

夏楚冰醒来的时候,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李妈坐在床边,一脸担忧的看着她。看她醒了,李妈微微叹了一口气,少夫人,你不要怪少爷,他那个人就是这样,见不得别人好。

夏楚冰把头别向里面,她不想说话,这里一定是与她八字犯冲,她才来不到一个月伤了两次,宇文慕枫那个混蛋,她跟他没完。

夏楚冰躺了一会儿,从床上坐起身,抬手轻轻摸了摸额头上已经被包扎好的伤口,伤口没有结疤,疼得不行。都说男人不对女人动手,这个宇文慕枫真不是个男人,语言攻击不说,还动手来了。真不知原来的黎昕是怎么和这个男人生活在一块儿的。

一抬头,宇文慕枫那张英俊的脸就进了眼,夏楚冰一股火就从肚里无名升起,话也带着些嘲讽的意味,怎么,宇文大总裁是来看看你的发妻有没有在你的手里香消玉殒吗?

本还算平静的男人的脸听到这句话嘴角勾起笑,也有着蔑视的意味,发妻,你也配?一个勾三搭四的女人!

夏楚冰冷冷的笑着,笑话,我什么时候勾三搭四了,反而是你这个男人在外面招蜂引蝶吧!

宇文慕枫看到她嘲讽的笑容,习惯性的扬起手,立马连忙扑上去拦住他,少爷,使不得,少夫人还受着伤呢!

宇文慕枫呼出一口粗气,转身狠狠的关上门。宇文慕枫背靠在门上,越想越气,不能打她,他总能刁难吧。

宇文慕枫走进房间,站在床边居高而下,眼神轻蔑的看着夏楚冰,起来,去楼下帮忙拿碗筷!

你这样幼稚吗?夏楚冰哑然失笑,她咬牙,告诉自己这个人就是个白痴,不要和白痴多计较。

宇文慕枫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太过于冲动鲁莽,但话已出口,要是出尔反尔,岂不是让这个女人看笑话?宇文慕枫耳朵背后泛红,他恼羞成怒的把夏楚冰拽起来,直接扔出了卧室,然后在她反应过来前,关了房门。

这男人,他真的有二十八岁吗?这么幼稚!夏楚冰的嘴角微微抽搐。她刚要端菜,李妈连忙上前,少夫人您休息,我来!

李妈!宇文慕枫想要阻止,却被李妈瞪了回去。

李妈看着宇文慕枫,气势汹汹的说:我从不知道少爷是这么心狠的人,少夫人这还受伤呢!

宇文慕枫看着夏楚冰苍白虚弱,摇摇欲坠的身体,眼里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心疼,想起东方毅,他的心又硬了。最终,他冷冷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吃好了晚饭,钟叔微带歉意的对夏楚冰说:少夫人,夫人昨晚来电话了,让我和李妈回老爷那里照顾,以后少爷就得麻烦少夫人照顾了。

夏楚冰失笑,让她去照顾那个幼稚又变态的白痴,真是做梦,没往他咖啡里投毒就已经很对不起他了。

夏楚冰目送着李妈和钟叔离开,眼睛里不断闪烁着光芒,她实在受不了宇文慕枫这个小气幼稚的男人,夏楚冰在心底默默盘算着离开的计划。

宇文慕枫似乎夏楚冰的想法,眼神犀利的道: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呆在家里,别想乱跑,如果下班回来没看到人,我会把你直接丢出去。

听到要把自己丢出去,夏楚冰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她巴不得他赶快把她丢出去,这样她就可以去找赫连曦了。

宇文慕枫看她没有害怕,没有难过,甚至有些期许,一股无名火蹭蹭的往上冒,走过去,捏住她的脖子,怒火中烧,女人,你最好别给我耍花样,不然我会让你身败名裂,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你的父母也是一样。

呵呵。夏楚冰瞪着眼吐冷笑。身败名裂又如何?反正她又不是黎昕!

夏楚冰这幅样子,让宇文慕枫无计可施,最终只能憋着一肚子的火出门。

宇文慕枫一走,夏楚冰立即翻身而起,去找东方毅。在她看来,什么都没有夏氏集团重要,宇文慕枫的威胁在她心里激不起半点波澜

李妈和钟叔不在家,夏楚冰反而更轻松。为了遮住头上的伤口,她戴了一个大大的遮阳帽。走到距离公寓最近的一处移动网点,夏楚冰买了手机和卡后,就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给赫连曦打电话。

喂……赫连曦从公务中抬起头,看到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她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才按了接通,哪位?

听到赫连曦的声音,夏楚冰的唇角透出几分笑意,小曦,是我。避免宇文起疑,我专门办了个号码,以后有事就打这个电话吧。

漠漠!赫连曦激动的大喊,MK融资的事你准备怎么办?夏氏没有资金拖不了多久的!这两天她为了夏氏的事情快愁死了,头发也白了好几根。

小曦别慌,你先撑住。夏楚冰咬着唇,冷静的吩咐道,你先把那边的局势稳定住,别夏氏还没破产,就先内乱了。

好的,漠漠,我会尽力的。赫连曦说道,看着眼前的财务报表,她眼里划过一丝不忍,但还是把这个残忍的事实说出了口,漠漠,这一切只是饮鸩止渴啊,夏氏……已经不行了……

不会的!夏楚冰打断了赫连曦的话,她握紧拳,眼神坚定的说,总之你先控制住!我会想办法的!

夏楚冰合上电话,坐在椅子上,看着夜空中的月牙沉思许久,终于又拨出了个电话。在商场上混,不是你吃我,就是我压你,她夏楚冰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多少还是有点手段的。

电话那头长时间的没有人回应,夏楚冰不急不躁,锲而不舍的按了重拨。在自动挂断的前一秒,电话被接起了。一个沙哑暗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您找哪位?

找你张大侦探。有生意,做不做?夏楚冰刻意的将声音压低,变得尖哑难辨。

陌生的电话,陌生的声音,张鹤峰干侦探的这一行这么久,一向谨慎行事,如履薄冰。他拿着手机,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是哪位熟人引荐的?

是夏楚冰。夏楚冰轻轻吐出了自己的名字。

夏楚冰?张鹤峰狐疑的问道,那个见义勇为被捅死的夏氏集团的总经理?

听出他话语里的怀疑,夏楚冰轻笑了一声,语带怅然的说道:放心吧,规矩我还是清楚的。再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出的自己的死讯,夏楚冰知道,以前的自己,是真的消失了,留下的,只是顶着黎昕身躯的一道幽魂。

张鹤峰想了一会儿,才低声问道:不知你想打听谁呢?

MK集团的少东家,东方毅。越详细越好,特别是他的兴趣爱好。夏楚冰快速的说道。

东方毅……张鹤峰拖长了声音,他的价格很高,不知……

你放心吧,我出得起。夏楚冰声音坚定的说道。为了夏氏,不管代价多高,她都出得起!虽然东方毅是她的未婚夫,但他们两人毫无接触,再加上商人重利,想要说服他放弃撤资,太难了!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只有投其所好。

对了,再加一个黎昕的资料,宇文慕枫的妻子。夏楚冰补充道。她必须清晰的认识到她这个身体的资料,这样以后才不会出错。

对面一片沉默,许久,才传来张鹤峰的声音,你把一千万打进我的卡里,明天这个时候,你就会收到调查资料。张鹤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先给钱,后办事。这一向是张鹤峰的规矩。夏楚冰将电话放进包里,慢慢地走回公寓。她没想到,东方毅的信息竟然这么贵,虽然心里有准备,但她还是被吓到了。她死后,名下的财产全部被哪些亲戚瓜分了,幸好黎昕还有点钱,只是付完这一千万之后,已经所剩无几了。

回到公寓,夏楚冰洗去了一身的疲惫躺在床上,没有宇文慕枫的骚扰,她乐得自在,很快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第二天清早,夏楚冰给自己煮了一碗面,里面卧了个蛋,慢悠悠的吃了起来。吃完面,她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调到财经频道。这是她受到父亲的熏陶,从小养成的习惯。

……下面插播一条娱乐新闻,昨天晚上,我台记者的捕捉,LR集团的总裁,有着华都四少之首的称号的宇文慕枫先生与名模柳依依于当晚8点左右进入石马路的华天大酒店,今天早上两人才相携离开。至于这一晚内两人干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清晰的电视娱乐播报声明朗的响在大厅,夏楚冰看着电视屏幕上那几张仿佛证据一样的照片,眼神里透着浓浓的冷意,唇角却扬起了笑容。宇文慕枫,这可是你自找的证据,你婚内出轨,可别怪我和你离婚
夏楚冰关了电视,打开电脑不停地研究着赫连曦发给她的报表,越看她的心越冷,最终只剩下一片苍凉。夏氏,是真的不行了。她心灰意冷的趴在床上,眼神空洞而茫然,她该怎么办?

下午的时候,马克过来给她换药。看到她这幅神情,马克顿时心生怜悯,安慰她说:黎昕,你也别太在意,慕枫他就是这个样子。

夏楚冰没有吭声,心里却在冷笑,她会为宇文慕枫而难过?笑话吧!

马克微微叹了一口气,决定为宇文慕枫说几句话,其实前天,慕枫也是气急了,不过他还是手下留情,你额头上的伤口只是小破皮,很快就会痊愈的。

这样自以为是的语气,让夏楚冰特别不屑,她忍不住去嘲讽他,身上的伤口恢复了,那心呢?就像黎昕,她被人杀害,身体痊愈,人却死了。

马克果然怔住了,黎昕,你也知道,慕枫不是故意的。

你一个外人,说出来的话当然不痛不痒。夏楚冰不耐烦的说。马克本来也就是宇文慕枫的朋友,所有他注定会偏帮宇文慕枫。

马克的脸皮最终还是挂不住,他随意的和夏楚冰聊了几句,就找借口走了。

张鹤峰的资料已经发到了她的邮箱里。黎昕的资料倒是很足,也许黎昕本来就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人,资料上就连她穿什么内裤都一清二楚,夏楚冰将重点记熟,免得到时候面对黎昕父母的时候出错。东方毅的资料极短,只有寥寥的几百字,简单了记录了他在国外的生活。这几百字,夏楚冰咬着唇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找了个东方毅一个不算弱点的弱点。

东方毅喜欢女人,那种楚楚可怜,就像黎昕那样软弱的女人。他经不住女人的哀求。基本上,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东方毅都会答应。

夏楚冰皱着眉头轻轻吐了一口气,她的眼神里,折射出强烈的光芒。她知道她这么做也许会太过于卑鄙,但为了夏氏,她必须如此。

在心里酝酿好明天的计划,夏楚冰才放心的进入了梦乡。也许睡得太晚,压力太大,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夏楚冰仔细的整理好自己后,坐出租车去了MK集团。

夏楚冰走到前台,礼貌的微笑道:你好,请问东方总裁在吗?

总裁办公室在23楼,那边有电梯,直达总裁办公室。前台小姐头也不抬的回道。因为总裁的个人兴趣,一天到晚有无数的女人来找总裁,但都是前几分钟上去了后几分钟就下来了,真是自讨苦吃。

夏楚冰进入总裁专用电梯,不一会便到了23楼,门口是秘书室,四位秘书正在埋头工作着。

见她进来,田心微笑着问道:你好,请问你找谁?来这的多半是找总裁的,但她们本着职业道德,还是的礼貌的询问。

我找你们东方总裁。夏楚冰不卑不亢的说道。

请稍等,我过会儿带你去总裁办公室。田心笑得露出了八颗牙,可身体却纹丝不动的挡在她的身前。

夏楚冰面带疑惑的等了一会儿,直到办公室一个女人哭着跑出来后,夏楚冰总算明白秘书的那句请稍等是什么意思了,敢情来找东方毅还得排队啊。

为什么不直接拦住她们呢?夏楚冰皱着眉问道。

田心微微叹了一口气,眼神透着无奈,可怜兮兮的说道:这些全都是大小姐,我一个小秘书哪敢拦啊!她不过是一个小秘书而已,哪里敢打扰总裁的娱乐游戏呢?

夏楚冰看她这幅俏皮的样子,不由得微微的笑了。

田心让开身体,好了,你可以进去了。

谢谢。夏楚冰点了点头,走进办公室。从现在起,她要开始战斗了。

田心和林晓在门外打赌,看夏楚冰进去多久出来。这段时间从这里进去了不少女人,没有一个超过五分钟的,可他们总裁应付她们总是乐此不彼,又不要她们帮他推掉,弄得她们苦不堪言,这些女的总这样进进出出的,她们还要不要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