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盛宴 花城在谢怜里面练字PLAY 打牌上新婚人妻

我不信你……陆时铭满脸冰冷,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陆夫人愣了愣,有些惊住了。

伯母说的话是真的!沈沐雪这个时候赶了过来,急急忙忙的说,我虽然不确定叶安安有没有跟顾温景当着伯母的面做那些不知廉耻的事情,但刚刚……叶安安醒来后,她跪下来求我,求我帮她救顾温景,还说……要是我不答应,她就杀了肚子里的孩子!

沈沐雪一脸真诚,好似煞有其事。

所以,时铭,我刚刚把顾温景,从警察局里救出了出来……为了她肚子里那个,可能是你的孩子。

陆夫人听见沈沐雪的话,蹙了蹙眉,连忙紧张的道,那个孩子,肯定不是你的!不信的话,一会就让那个女人做亲子鉴定!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谎!时铭,我是你母亲,我怎么可能说伤害你的谎言!

陆时铭嘲讽的冷笑,此时此刻,他不想跟自己的母亲,还有沈沐雪,多说半句话。

一个两年的谎言,让他误会了叶安安两年,这两年,他施加给叶安安多少的痛苦?

她心里,充满了多大的委屈和绝望,才会在刚刚……那么毅然决然的,割破了自己的脖子。

陆时铭,你会后悔的!

这句话,忽然清晰的回荡在耳边,让陆时铭眼前一阵发黑。

后悔,是啊,他现在……无比的后悔。

他当初,怎么就没有相信一下叶安安呢……

手术室的门,这个时候,终于被打开了。

医生一脸暗淡的惨白的走出来,取下口罩,痛心的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陆时铭听见这句话了,但他却并不明白这句话,此刻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在说什么?他冷着脸问,没什么表情,偏偏,浑身都冒着叫人窒息的寒意。

医生犹豫了一阵,还是决定说:叶小姐,在刚刚,因为动脉断裂,失血过多……去世了。

这句解释,足够清楚了然了。

但陆时铭,却还是觉得不明白那话的意思。

他毫无意义的重复询问:你在说什么?

沈沐雪急忙装起了体贴温柔的模样,抱住陆时铭的手臂,软声说:时铭,你冷静一点……叶安安已经死了,你……啊!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时铭挥手,一把甩开。

她怎么会就这样死了?陆时铭反驳,我可没准许她死!

他推开眼前的医生,几步冲进手术室里。

里面护士们正在收拾手术器材,手术床上,安静的躺着一道纤细的身影,上面蒙着白布。

安静而死寂,没有一点起伏。

旁边的手术架子上,摆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满了沾血的棉球,每一颗上面濡湿着鲜血,像是盛开在鲜血里的死亡之花。

触目惊心,叫人不敢多看。

陆时铭的手指,抖得越来越厉害……

他颤抖着,缓慢而又艰难的,掀开了那层惨白的白布……

叶安安苍白冰冷的面容,展露在了眼前。

睫毛紧紧闭着,没有一点的生机。

她再也不会睁开,用悲伤,或者是哀求的眸光,望着他了……

这个女人,死了。

一尸两命。

陆时铭身形一晃,站立不稳的噗通跪倒。

陆先生,您没事吧?护士紧张的询问。

陆时铭没有回应,他脑子里,只有一片灰蒙蒙的空白……

心口,撕裂一般的疼得厉害。

喉间涌上来一股腥甜,陆时铭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时铭!沈沐雪紧张的尖叫喊了一声。

陆时铭没有回头看她,他只觉视线也渐渐变成了灰白色,身体缓缓下坠……最终晕倒在地
陆时铭像是做了一个漫长而又痛苦的梦。

梦里,是叶安安浑身是血的样子,她拿着一把手术刀,眼神中透着浓浓的恨意,望着他,让陆时铭心痛到无法呼吸,她眼中的恨意就像是一把刀,深深地插进他的心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意识终于渐渐恢复,他躺在病床上,缓缓地睁开眼睛。

胸口传来一阵闷闷的疼痛,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中了一样疼痛极了。

视线渐渐清晰,陆时铭发现,病床周围围满了人,陆夫人正一脸担忧的望着他,沈沐雪坐在陆夫人身边,也守在病床旁,眼睛里是深深的心疼。

看见陆时铭醒过来,陆夫人和沈沐雪都喜出望外。

太好了,时铭,你醒了,我担心死你了,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陆夫人担忧的对他说道。

可是陆时铭冷冷的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丝温度,就好像是一块寒冰一样。

他眼中的冰冷让陆夫人的心,像是刺痛了一下,她从来都没有看见自己的儿子用这样冰冷的眼神看过她,陆夫人愣住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时……时铭,你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

陆时铭冰冷极了:妈,您应该累了吧?叫司机送你回去吧。他说道。

陆夫人有些震惊,有些受伤的说道:时铭,你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你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你吗?你现在让我回去,我怎么能安心回去呢?

陆时铭转过头去不再看她:妈,我累了,需要清净,还有沐雪,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睡一会。他说完闭上眼睛不再看她们。

沈沐雪有些不想离开:时铭,如果你想睡觉的话,我们就在这里坐着,不说话,也不会发出什么噪音,不会影响你睡觉的。

陆时铭失去了所有的耐心,他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甚至有些恐怖:我说离开就离开!

陆时铭的怒吼吓到了陆夫人和沈沐雪。

虽然平时,陆时铭的性子一直都冷冷的,可是她们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如此冰冷绝情的样子,身上带着浓浓的怒气和恨意,让人觉得有些可怕。

陆夫人没办法,只能站起身:那……时铭,我先回去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就给我打电话。她转身,看到沈沐雪依旧坐在那里,她有些委屈的样子,似乎不太想走。

沐雪,我们先离开吧,让时铭一个人静一静。她说道。

可是……沈沐雪还想要说什么,却被陆时铭冷冷的打断:要走就快点走好吗?我真的很累了,我要睡了。

沈沐雪有些委屈,可是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站起身,转身离开。

今天的陆时铭格外可怕,他的脸上有浓浓的恨意和愤怒,还有让人心碎的悲伤和难过,那种悲痛排山倒海般的涌上来,仿佛要将他淹没一般,没有人见过陆时铭这么难过的样子,就好像失去了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

陆时铭觉得,他的心仿佛已经死了,在叶安安用刀割开自己的脖子,然后倒在他怀里的时候,他的心就已经死了。

想到叶安安死前那种绝望的眼神,他突然就觉得他真的很恨自己,甚至想亲手解决自己,他是杀害叶安安的凶手。

虽然他没有亲自动手,可是他的确是害叶安安自杀的始作俑者。

他真的是太傻了,分不清是非对错,误会了她那么久,知道她死他才明白一切,可是都已经晚了,太晚了,他真的已经失去叶安安了,再也无法挽回了。

一想到自己曾经对她做过的那些事,他真的想给自己几巴掌。

这么久以来,他一直在折磨她,她真的很无辜,明明是好心好意想要就他妈妈,却被栽赃是亲手把她推下楼的,以至于他恨了她这么久。

他真的很愚笨,她曾经好几次想要对他解释,可是他从来都不相信,他也不肯听她说的话。

如果他当初能够相信她一点,可能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了。

他从来都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甚至只让她住在杂物间,每天忍受着折磨,这么多年以来,她的心该有多么疼痛啊。

他对她做的都是多么禽兽不如的事啊?现在她含着恨,一尸两命,他的心已经痛的快要死掉了,报应,这大概真的是报应。
陆时铭现在宁愿老天爷给他报应,就让他这样心痛致死,也好过,怀着对她的愧疚生活一辈子。

他躺在病床上,眼神里是深深的受伤。

他是真的对不起叶安安。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的流下来,打湿了枕头,陆时铭躺在病房里,一个人痛哭流涕。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心痛到绝望的味道,原来这种感觉是这样的。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肆无忌惮的放声大哭,他甚至哭到心脏都传来一阵一阵剧烈的疼痛,叶安安痛苦悲伤的表情,一遍一遍反复的出现在他脑海里。

可能他这辈子都无法释怀了。

他承认,其实他早就爱上她了,可是他一直在逃避自己的内心,他无法接受自己爱上了一个害了他母亲的女人,所以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对她很坏,她在他心里的地位越重,他就对她越坏。

因为当时心虚的他似乎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掩饰她在他心中重要的地位,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沦陷。

可是,叶安安真的离开,他觉得他的心脏疼痛的,像是要碎裂了。

一个人坐在病房里,颓废的躺着,任凭疼痛和悲伤侵蚀他的心。

……

沈沐雪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陆时铭已经将叶安安看的这么重要,还好,她已经死了,否则这个贱女人永远都是她和陆时铭之间的一个巨大的障碍。

陆时铭总是对她很凶很可怕,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是很讨厌她的,甚至连她都差点这么以为。

可是现在看陆时铭失魂落魄,悲伤欲绝的样子,才知道,原来叶安安在他心里已经重要到这种地步了。

沈沐雪用力的握紧拳头,心里充满了浓浓的恨意,这个叶安安,人都已经死了,却还不老实,却还要陆时铭为她伤心难过,也不知道这个狐狸精对陆时铭使了什么妖法,让他对她感情这么深。

不过这个叶安安,一看就不是个省油的灯。

真是的厉害的女人,但是从此以后这个女人对她来说已经是过去式了,从此以后,陆时铭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沈沐雪狰狞的笑了起来,这个贱人,她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她终于离开了,并且没用她亲自动手,而她才是陆家真正的太太。

叶安安的死让沈沐雪庆幸而开心,却让陆时铭崩溃。

陆时铭躺在病床上生不如死,查房的小护士过来替他检查身体,陆时铭像是一个木偶,脸色苍白看起来憔悴极了,他的眼睛红红的,有点肿,眼神中是浓浓的悲伤。

护士问他什么,他都不说话,就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样。

护士只好转身离开,却在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被叫住,他的声音有些嘶哑,由于长时间的流泪,他的声音都有些悲戚,带着有些悲哀的味道。

喂!

小护士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停下脚步,转过身看他。

陆时铭躺在病床上,背对着她,声音很轻很轻,小护士看了看他,她甚至以为这声音不是他发出来的是她幻听了。

陆时铭却在她即将抬起腿腿走出去的时候再一次开口,他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难过,让人听了心里不舒服。

你知道有一个病患叫叶安安吗?他开口,眼睛再一次渗出眼泪来。

小护士看着他,有些愣住:叶安安……她不是已经……

陆时铭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对,她已经死了……请问她的尸体放在那里……

陆时铭说这话的时候,心脏上传来的疼痛让他无法呼吸。

就在他昏迷之前不久,叶安安还是一条鲜活的生命,都是他,是他害得她走投无路才会自刎。

陆时铭无法原谅自己,现在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罪人,天下头号大罪人。

他把叶安安折磨致死,让自己陷入如此巨大的痛苦。

护士站在那里想了一会,说道:她的尸体好像被运走了……

陆时铭睁大眼睛:什么!

她已经死了四天了,她去世以后身边也没有什么亲人,也没有人来认她的尸体,她的事情就放在太平间里,说来也有些可怜,一个女人,自杀以后还没有人来认她的尸体,我听说她是被一个男人逼的自杀的。小护士说道。

这句话让陆时铭的心疼的像是撕裂了,的确,那个逼死她的人就是他。

那她的尸体到底在哪里?陆时铭心痛而急切的问道,没有人来认尸体,怎么会被运走呢?

小护士接着说:哦,她和我们顾医生是很好的朋友,是顾医生把她的尸体运走的,他说要好好为她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