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云和小喜交换第二章 日的小芳抽搐

夫人,你今天有没有觉得好点?佣人李妈端着水果进来,温和的问道。

夏楚冰放下手中的杂志,往上坐了点,对李妈笑笑,嗯,好多了,可以让马医生过来拆线了。

自从苏醒后,她就躺在这床上,一躺就是半个月,而原因却是她的腿被很长的一块玻璃划伤了,虽然已经包扎好,但是每次碰到,都会疼得她龇牙咧嘴。

李妈把水果放到床头柜上,冲夏楚冰点点头,道:好的,我这就通知马医生。然后笑咪咪的出了门。

在门关上了那一刻,夏楚冰的脸瞬间阴沉下来,仿佛刚才的笑容只是昙花一现般,顷刻间不复存在。

这是个陌生的环境,在李妈看来她是他们的夫人黎昕,其实不是,她叫夏楚冰,半个月前因为在街上看到一歹徒袭击一位老奶奶,没想见义勇为,却被歹徒用刀刺穿了胸膛,当她醒来后她就变成了现在的黎昕,宇文家刚结婚不久丈夫不归的少奶奶,华都四少之首宇文慕枫的妻子。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黎昕,但是老天爷既然让她重新活着,那她就要找到那个该死的凶手让他付出代价!只是没想到,黎昕的腿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害她不得不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这期间,那个叫马克的医生会随时来看她的恢复情况,她也渐渐搞清了她这具身体所处的环境及现在的身份。

想到刚苏醒的那几天,疼痛把她折磨的体无完肤,她心里把那个害她受伤的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可是眼下当务之急,是赶紧恢复行动,尽早离开这里,因为她听说后天宇文慕枫要回这一趟,她可不想和一个素未谋面的老公见面,而且她已经有未婚夫了,宇文慕枫回来就当黎昕已经死了吧,反正他也不爱她,不然怎么会娶了她之后放在这一个月没露一次面,就连她受伤了也没见过他有什么动作,更别说探望了。

等马克把脚上缝合的线拆掉后她就离开,她可不想死皮赖脸的赖在人家这白吃白住。她死了,现在公司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想来赫连熙应该会处理吧,她的遗体应该也被风光下葬了。

夫人,马克医生来了。李妈敲门,拉回了夏楚冰的思绪。

夏楚冰将所有的情绪尽收于眼底,她抬眸,轻唤出声:请进。

门开了,马克拿着医药箱进来,李妈出去关上门,夏楚冰把脚从被子里拿出来对马克道:马医生,今天可以拆线吗?

马克看了看她的恢复情况,点头道:我可以帮你拆,但是短时间内你不可以做剧烈的运动,以免落下病根,旧疾复发。

好。夏楚冰连忙答应,她已经受够了这种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日子。

半个小时后,腿上厚厚的纱布被拆除,夏楚冰感觉轻松了好多,只是看到白皙的腿上,或多或少还留有那么些难看疤痕,眉头微皱。

这个是药膏,涂在腿上,半个月后疤痕就没有了。似是看穿了夏楚冰的不悦,马克开口笑道。

谢谢。夏楚冰接过药膏,道了声谢,便自顾自的涂抹起药膏来。

对于夏楚冰的道谢,马克先是一愣,随即淡淡的笑道,果然如李妈他们所说,她和刚进入宇文家时真的不一样了,那个时候的她处处小心,寡言少语,也不爱和别人说话,整天愁眉苦脸的,自从大病一场之后醒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会笑,会和别人说话,也开朗了。

马医生。夏楚冰抬头见马克盯着自己不禁有些尴尬,喊了喊他。

马克回神,笑着:不好意思,刚刚想点事情,走神了。

哦,马医生可有想到我的事?夏楚冰试探性的问。

啊……什么事?马克有些慌张。

马医生知道我是怎么受的伤吗?这个问题她曾问过李妈和陈叔,他们都遮遮掩掩的不愿意告诉她,似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我只是知道,当我赶到这里时,你浑身都是血。马克回道。

是吗?你确定你是赶到这里帮我治疗的吗?夏楚冰心里狐疑,如果她浑身是血,为什么没把她送医院而是叫私人医生直接来家里?沉默良久,想到她现在的身份是宇文慕枫的老婆,她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宇文慕枫,华都四少之首,LR集团的接班人,生活奢侈,花边新闻颇多,美女无数,喜爱名车,公司主营餐饮连锁,酒店,洗浴桑拿,身价无法估计,是许多女人梦寐以求的对象,而她作为他的正牌老婆,没有曝光而是被隐藏起来,估计是怕她成为他流连花丛的障碍,也对,像他这种众人追捧的富二代,如果被外界知道他已经结婚,那得伤了多少女人的心。

夏楚冰眼眸冰冷,嘴角弯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第二天,夏楚冰起了个大早,打算趁李妈和钟叔没起来的时候溜走,因为她怕她正大光明的走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们说。

除了身上穿的衣服裤子,她基本上是两手空空的出门,没带走这个公寓一分钱。

不过正因为她没钱,所以她不可能走出去,悄悄来到钟叔门口,拿了车钥匙,来到车库,看到停在这里的几台价值不菲的名车,夏楚冰咽了咽口水,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真他妈的奢侈。随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宇文慕枫开车正好进入车库,不想瞥见身边急驰而去的那辆法拉利,由于太快,没看清车上的人,兴许是钟叔有事吧,他只是皱了皱眉头,也没太在意,停好车,进入公寓,便看到钟叔拿着车钥匙出来。

宇文慕枫拦住他问:钟叔,你怎么在这儿……刚刚开车出去的是谁?宇文慕枫很清楚,公寓就住了三个人,黎昕,钟叔和李妈,而三个人之中只有钟叔是司机会开车,其余两人不会。

哦,少爷回来了,刚刚老爷打电话来说要我去接一个客户,地方有点远,要我马上动身呢。钟叔边说边向车库走。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宇文慕枫沉默了一下,随即脸就黑了下来,谁那么大胆子连他的车也敢偷!

进屋,李妈过来,宇文慕枫怒气冲冲的道:给我把车库的监控录像拿来。他倒要看看,谁那么不要命,敢偷他的东西。

李妈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赶紧去拿录像不敢多说一句话,心里腹诽,还是夫人好啊,和颜悦色的,不像少爷,脾气阴晴不定,动不动就骂人。

宇文慕枫看着录像,问:那个女人呢?

夫人还没起呢。平常夫人都是睡到十点十一点,他们不去喊她是不会醒的。

去把她叫来。宇文慕枫的脸色更黑了,他来了她竟敢还在睡觉,看来是给她的空间太多,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

李妈应下,刚转身正要上楼时,又被宇文慕枫叫住了,等等,不用去了。

怎么了,少爷?李妈下意识的问道,却看见宇文慕枫盯着电视上播放的录像,脸色越来越难看。李妈也看了看录像,却被惊住了。那不是,夫人吗?她什么时候起来了,还开走了少爷的车?

这该死的女人,翅膀硬了,居然大清早的离家出走。宇文慕枫将遥控器猛地扔在地上,怒火中烧,想起早上与他檫肩而过的人影,恨不得立刻追上去,把她抓回来修理一顿,她早不走晚不走,偏偏选在他要回来的时候走,诚心想避开他是不是?

李妈咽了口口水,连忙说道:少爷,虽然我不知道少夫人为什么这么早就走,但是兴许是夫人有事要出去也说不一定啊!少爷别急,还是问问清楚的好。

宇文慕枫寒眸瞪了李妈一眼,李妈这才乖乖的闭了嘴,这点常识他会没想到吗?但是刚刚那车速,一点也不像是有事要出去的人,反而是像在偷跑似得。何况,他也调查过黎昕这个女人,她本来就不喜欢他,并且在此之前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娶她回来完全是双方父母的意愿,而他为了减少彼此双方的尴尬,自从结婚那天后就没踏入这里半步!

她得知他回来要避开他他完全不觉得奇怪,因为新婚当天晚上他曾和别的女人在他们的新房缠绵到深夜,而她被迫看了一晚,最后竟然睡着了,第二天他才知道她对于他的一切是那么的无所谓,所以他愤怒,当众打了她一巴掌之后便离开了,从此再也没回来过。

这次回来,也是因为马克打电话告诉了他这边的事,他才知道她发生了这么大事,本想回来看看,没想到他新婚的妻子似乎不怎么愿意见他,大清早的开着他的跑车离家出走,他宇文慕枫有史以来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一个迫不及待想避开他的女人,想他宇文慕枫,随便勾一勾手指,要多少美女有多少美女,但是黎昕这个女人的所作所为深深的伤害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
宇文慕枫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等了好久,才有人接通,对面的人用很轻松的语气随意的说道:喂,哪位?电话里还时不时的传来的美女的嬉闹声。

他的肺都快气炸了,修文桀竟然这么清闲!宇文慕枫不爽的阴沉着脸:半个小时后蓝茗酒吧门口,我要是没见到人你就准备打包移民非洲。

正在和美女眉开眼笑的修文桀笑容僵在了脸上,不确信的问道:老大,你今天不是回家看嫂子了吗?

谁又惹到宇文慕枫了,居然还要他移民这么严重!这听起来问题大了,推开缠着他的美女,修文桀长腿迈出几步进了跑车,对着众美女抛了个媚眼,美女们,本少爷今天有事,改天再来陪你们。说完疾驰而去,比起陪美女,他的自由似乎更重要些,毕竟他可不想去非洲挖矿。

蓝茗酒吧,当他进去的时候,宇文慕枫正踉踉跄跄的搂着身材火辣的美女名模柳依依向他这边走来。

修文桀上前拦住柳依依,有些担忧的问:老大,你喝醉了?

柳依依吃力的扶着宇文慕枫,抬头看向修文桀,眼波流转,透出一股媚色,枫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多喝了点,没事,我带他回去。说着,便扶着宇文慕枫离开。

这柳依依不愧是名模,果然资本足够,刚刚那一眼,连他这种久经花丛的人都被镇住了,也难怪老大这么喜欢柳依依了。修文桀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皱着眉头轻轻叹息,就算老大再怎么喜欢柳依依,可毕竟他已经结婚,也不能总这样对家里的娇妻不闻不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家里吗?为什么又会叫他出来?

修文桀疑惑的转身,眼角却撇见那边一抹熟悉的身影,那是……嫂子?她怎么在这里!不会是来跟踪老大的吧!

修文桀想也不想的迈开步子追了过去。

酒吧门口的拐角,夏楚冰对着电话咆哮,赫连曦,你不是说在酒吧吗?我怎么没看见你!

还在和客户面谈的赫连曦接到她的电话,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忐忑不安,虽然早之前夏楚冰有打电话告诉她,她还活着,但是借尸还魂这个事她至今还是不怎么相信的。

不过她总是抱着一线的希望,希望夏楚冰是真的能活着,希望这个和她打电话的女人不是骗子。赫连曦平复了下心绪,对着客户歉意的一笑,低头小声的回道:抱歉啊,因为临时要见个重要客户所以没去。

天知道,她多想去找夏楚冰,听到她死的消息后,她难过了那么久可还要坚强的去撑起公司,公司股票又因此一波三折,她眉头起早贪黑奔波于家和公司,忙得人仰马翻!这个死丫头最好赶快回来,她快受不了了,她熬了这么久,夜黑眼圈都出来了,人也憔悴了不少,她得花多少保养品才补的回来?

夏楚冰听出了电话那头赫连曦的不满,也知道她确实在见客户,语气缓和的道:你在哪?我去找你。

石马路华天大酒店。赫连曦说完便挂了电话,因为客户嚷嚷着要走,她得去送。

修文桀刚出来便看见夏楚冰拦了出租车离去,本想开车去追,但是他还没走到车那里就被几位美女包围住了,然后在她们一脸崇拜的眼神中,修文桀带着她们进了酒吧,完全忘记了要去追夏楚冰的事。

他之所以想去追夏楚冰,无非是想告诉她,她老公喝醉被别人带走了,不过老大似乎都不介意,那他跟着瞎起什么哄,人家两夫妻的事,他还是少管的好。还是美女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