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两个 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深山老妇大肥臀

纵然他这么说了,我却也还是闷闷不乐。

这些关于我的麻烦被家里人知道了,也的确是给我省了不少事情。凭借着苏家在这儿的一方权势,轻轻松松就解决了。

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啊……我低垂着头小声嘟囔着。

本来我没有去控制谣言的原因无非是相信公道自在人心。现在通过家里的关系让这不实之言一夜之间全部消失,难免会有人揪着这个不放从而再次惹是生非。

苏清安以为我在跟他说话,但是声音太小了没听清楚。凝语在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呢?

闻言,我慌乱的抬起头迎上了那双温柔注视着我的眼眸。

没什么。哥哥你还有其他的事情吗?不如送我一起回学校吧?

我转移了话题,不想再因为一点小事而影响了我跟苏清安之间的关系。

其实我自己也可以打车回去,但我就是想跟他多待一会。

哪想苏清安伸手捏了捏我的脸蛋,眼睛里满是无奈与抱歉的神情,可是我现在有点事情还要处理,不然我打电话让家里的司机来接你。

不用了。没有得到预想中的结果,我有点失望的拒绝了。

说完,我就要走。刚跨出几步,就有一辆车擦着我跟前呼啸而过,苏清安眼疾手快的一把拉着我往后退才幸免于难。

我咬了咬下唇,暗叹上帝对我的不公平,最近总是发生许多事情惹的不太平。

还是让司机送你吧,我陪你等等。要是让凝语这样自己回去,我可不放心,苏清安顺势蹂躏了一下我平整的头发,掏出手机准备给家里打电话乖,不要让我担心了好不好?

这种哄小孩的语气一下子就让我变得很乖巧,就仿佛是按下了一个开关,感觉心里有一处地方软塌了一块。

哥哥,你真的不能再多陪陪我吗?我揪住他的衣角不肯松手。

透过苏清安清澈的眼睛倒映出我的影子,脸上可怜兮兮的表情清晰可见。

你现在就过来吧……苏清安还在跟司机通话,挺担心我的话,他猛然间顿了一下,过来接大小姐回学校就可以了。

我假装踉跄了几步,眼看就要脸朝地了。下一秒,我便落入了一个温暖且安全的怀抱,头顶飘来一句无可奈何却充满了宠溺的叹息。

真是拿你这个小坏蛋没办法。

小算盘被戳破,我的脸顿时羞红了几分,但还是要辩解一下:哪有,人家真的是不小心的。

然而苏清安只是挑了挑眉,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却没有再继续揭穿我。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我跟苏清安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一言不发的情况下,司机也很快就来到了。

小姐,上车吧。

我朝前走了几米,悄悄偏头看了一眼苏清安。

温润如玉的气息,完美的侧脸,令人沉醉的温柔,怎么能叫我不心动?

回到学校,我的生活又成了三点一线,教室,食堂,寝室。

那天不愿意回学校的原因是,我知道一旦离开了,就需要很久才能再次见到苏清安。仿佛就真的是很忙,一点时间都没办法抽出来。

凝语,你看看自己都好几天没出去了,真不怕发霉?宋安然夺下我手中的笔,赶紧的,跟我们出去逛逛。可不能总是在寝室里暗无天日的。

接着不由分说就带着我来到了外面。

除了阳光有点刺眼,还有左眼皮突突的跳,一切都挺好。

我眯起了眼,跟着室友们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你们打算去哪?

还没想好……不过先把你带出来是真的好不好。方青青一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瞬间让我有些无语。

都没有计划好,也还不知道要去哪,难不成就这样溜达一圈就回去了?

即便是这样,我心中还是有点不好的预感,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诶凝语,你快看,那是不是你哥哥?顾念兮指着一家高档的茶T叫出了声。

我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不可能。苏清安最近都挺忙的,怎么会有时间来喝茶?

只是当我的视线顺着顾念兮指向的方向一看,那一瞬间心头犹如被钝器重重的敲击了一下,生生的疼。

应该不是,他说他现在还在公司里。这个人估计只是像他而已。我将视线移向别处,随意扯了个理由。

其实苏清安哪里跟我说过他到底在忙着做什么。

每每想打电话给他的时候,总是无人接听,根本联系不上。至于在店里面的人是不是他,我想我宁愿相信他们只是长得像而已。

你们先走吧,我想起来应该回家一趟了。说完,我就匆匆的离开了。

我需要去求证。

即便是知道了事实会难过,我却还是抱着一丝丝希望。

躲开了方青青她们,我神态自然的踏进了店里。

欢迎光临。

礼仪小姐见我立刻打了招呼,我怕她招来苏清安的注意,连忙竖起中指示意她别出声。顶着店员怪异的目光,我猫着身子来到了苏清安所坐位置的后面。

这大概就是做贼心虚吧。

他们也真是会选地方。我气哼哼的念着。

在我身后,是一个玻璃柜,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茶具瓷杯,昭示着这个地方的高雅。

站了一会,没有听见任何动静,这不由得让我感到很奇怪。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不明白,清安哥哥。女人软软弱弱的话让人不由得升起一丝怜惜,却使我怔在原地无法动弹。

这个声音我绝对不可能忘。原来苏清安最近没有空全部都是在陪韩雅安么……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事情,但他单独来见这个女人我已经看见了。之前不是还对韩雅安一副冷淡的样子,怎么如今转眼就变了?

小姐,您没事吧?路过的服务员关心的问了我一句。

前面的两人似乎有点察觉,我赶紧低下头,接住服务员的身影个遮住自己的踪迹
我面色有些苍白,死死的揪住了服务员的衣摆。

半晌,在感觉到苏清安的视线收回后,我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挂起了微笑,我没事,谢谢关心。我还在等人,你先去忙吧。

随意扯了一个借口打发走服务员,我整个人跟蔫了一样,但其实心里还带有一丝丝期望。

不明白就算了,你只要知道……

一道男声传入耳中,与记忆中的那一个重合,我更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我猛然站起身,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能是保持一个姿势坐的太久了,我踉跄了几步直接朝着后边倒去。

噼里啪啦——

一阵瓷器破碎发出的清脆响久久回荡在店里,惹得许多人都看了过来,包括我现在最不想面对的苏清安。

此时的我一定是狼狈不堪的模样。

我挣扎的想起身,在慌乱当中,不小心把手摁到了满是玻璃碎片的地板上。

好疼……

手心处传来的疼痛令我不由得轻呼出声,泪水也随之在眼眶中打转。

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委屈,还是以最难堪的状况出现在情敌面前。

小姐,您怎么样了?没事吧?服务员见我手上流血了,脸上带着惊慌。

我的意识有些散乱,任凭我怎么努力集中都无济于事。大概是因为我觉得反正事情都发展成这样了,没有什么能比这样更加糟糕了吧?我只希望苏清安别认出我。

可惜事与愿违。

我感觉到有人朝我走来,那沉稳的脚步声还有急促的高跟鞋声,除了那两个我最不想简单的人之外,还有谁呢?

这不是我们苏大小姐?怎么这副模样在这里坐着不起来?韩雅安嘲讽的声音传来。

一点也不掩饰了,是因为苏清安已经选择她了吗?

想到这里,我的眼神黯淡了几分。

我没有搭理韩雅安,只是抬起头默默地盯着苏清安,眼中有着他看不懂的倔强与委屈。

凝语,你怎么在这里?苏清安蹲下身子,直接用一个公主抱将我带离了满是碎渣的地板。

我明显的看到了韩雅安在旁边气的咬牙切齿的,不禁咧开嘴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哥哥,我就是刚好路过而已。真的好巧,你也在这里。

这谎话说的连我自己都不信,怎么看怎么牵强。

你受伤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说完,苏清安也没有把我放下来,就这样一直抱着。

不过我心里是不大乐意的。

既然事情都摆在眼前了,自己也撞破了他跟韩雅安在一起,难道就没有准备给我一点解释吗?还是这就相当于已经默认了?

一时间,千万种可能都在我脑海里默默闪现。

可是我不想去。哥哥,我们回家好不好……一想到要在医院里待着,我瑟缩了一下肩。

但我的抗议没有起一点作用,苏清安还是把我带上了车,来到了医院。

消毒水的气味充斥着我的鼻腔,令我有些难受。

痛……真的好痛。我嘟着嘴,使劲抓着苏清安的手臂,以此来缓解心中的恐惧还有正在遭受的痛苦。

医生帮我把手心里扎进去的玻璃碎片一点一点的挑了出来,还给我用酒精消毒,最后缠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绷带。

处理完这些事后,医生又开了一张单子并且嘱咐着我身后的男人,这段时间一定不能碰水,还有每天都要上药以防伤口感染。过了一个星期好好调养应该就差不多好了。

我不以为然,偷偷转头去看苏清安,却发现他正在认真的记下医生嘱咐的相关事宜,我心中一软,眼睛也有点酸酸的。

从医院回来后,我一直闷闷不乐,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即使是学习,我也沉不住心来。

脑子里一直回旋着之前看到的那一幕,苏清安跟韩雅安站在一起,这让我不得不怀疑,难道真的是韩雅安?

本来就有在怀疑她,现在更是将一切矛头都指向了她。

我还能说什么呢?之前询问苏清安那污蔑我的主谋,他却不肯正面做出回答。依着现在的情况看来,一切都不用再想了。

刚叹了口气,就听到门被人噔噔蹬的敲了几下。

我进来了。还未来得及做出答复,就听到了苏清安推开门的声音。我趴在床上循着声源望过去,苏清安手中还端着一个小碟子。

苏清安将碟子放在桌子上,然后走到我床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

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一把抓起被子将自己整个盖住,掩耳盗铃般的避开他的目光。我猜他能大概想到我是为何如此。

本不想表现得太明显,但我确实控制不住自己,总觉得他对不起自己。

我见韩雅安是因为之前流言的事。苏清安似乎还顾及着我的想法,没掀开我的被子。听着声响,好像是靠在了我床头边的架子上。

我的手不自觉的紧紧抓住了身下的被单,他想表达什么呢?想让我就这么放过韩雅安?其实不用他说,我也不会拿韩雅安怎么样。

毕竟,此时的我,完全没有这个能力。我所有的一切,可以说全是苏家带来的。而我不可能会专门去找爸爸告状。

只是苏清安这么说,我真的觉得好难受。

我去找她,只是为了跟她说清楚,以后不可以再做其他伤害你的事情了。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但我可以说,事情决定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

即使我一声不吭,苏清安还是自顾自的说着,一直絮絮叨叨的。我被闷得喘不过气,到底还是从被子里探出了头。

刚接触到新鲜的空气,我就对上了苏清安的眼神。深邃的眸孔里似乎要一眼将我看穿,我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

所以凝语可以原谅我了吗?本来不想跟你说那些,就是不想让你操心。谁知最后反而更弄巧成拙了
苏清安宠溺的笑了笑,随后将视线投到了别处。

我挪动了两下,起身坐了起来,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原谅你什么?

苏清安的目光又挪回我身上,从一旁的地上拿起折叠桌,搭在我面前。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本来只是想表达自己没有生过气,但他问都不问一句,就好似将我全看透一样。

这种感觉,有点酸爽,又有点泄气。

我本来就没生气……他不问,我只能自己说出口了。只是这声音,我自己估计,也只有空气能听见了。

苏清安将自己带过来的小碟子放在桌上。我抬眼看过去,是我最爱的提拉米苏蛋糕,还精致的用小碎花在周边围成我的名字。

不由得深呼了一口气,看得出来苏清安的用心。其实我也只是需要他跟我把事情解释清楚,可是他却这么贴心。

看到这么可爱的小蛋糕,谁还忍心生气?

来尝尝我的手艺。说着,苏清安用碟子旁的小叉子叉出一小块蛋糕,递到我嘴边。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开了嘴,咬下了蛋糕。

入口即融的感觉给我第一时间带来的良好的感受,蛋糕刚含住的时候,有一股浓浓的奶油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吃着却没有那种感觉了。

本来我是最不喜欢奶油的,此时却爱上这种奶油的香气。类似于冰淇淋,却又不是冰淇淋。

哥,你怎么那么厉害。这个是什么?我指了指跟奶油相似的那些白色物质,顺带舔了舔唇。

苏清安又挖了一勺塞到我嘴里,嘴角不由得微微勾起。

是植物奶油。知道你不喜欢奶油,特意买的这种原料。说着,见我已经咽下去了,他又给我叉了一勺。

我刚张开嘴,却对上他带着笑意的眼眸,脸色不禁有些微红。我用手背微微将他的手移开,伸到他嘴边,你也吃。

苏清安顺着将勺子塞进自己嘴里,然后点了点头,笑了笑,突然觉得自己的厨艺还是不错的。我是不是太自恋了?

我摇了摇头。真的超级好吃,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

苏清安给我叉了一勺,又打算继续喂我。我伸手想将勺子接过来,但又因为手受伤的缘故,刚触碰到,我就不由得缩了回来。

勺子硬邦邦的,我似乎还触摸到了一个温热的东西,好像是苏清安的手。真是太羞耻了。

我恨不得一头钻进被窝里。但很显然,我不能这么做,那样子太奇怪了。

还是我来喂你吧。说着,苏清安就将勺子伸到了我嘴边。我顺从的张开了嘴,他喂我吃,这么一来一回,很快蛋糕就只剩下周边装饰的小渣渣了。

我松了一口气,虽然蛋糕很好吃,但是这么被自己的哥哥喂,一时之间难以言喻。

最近你的手都尽量的不要去碰水。即使真的必要情况下,拿湿巾擦一擦就好了。虽然是小伤,但一不注意的话,就有可能落下病根。

苏清安的视线落在我的手上,眉头微微一皱,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我瑟缩了一下,完全不能碰水,太可怕了。先不说别的,单单是解决完生理需求,就需要洗手好吗?

不过此时,我是不会反驳他的。反正执不执行,都是我说了算。他也不会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我。

当你不想听一个人絮叨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完全答应他说的一切。不过,我也知道,苏清安这是在关心着我。

有一句话,将在外有所不为。就看是什么情况了。平时的话,我也肯定会尽量听苏清安的话,避免碰水。

只是最近手不方便,我该如何上学?虽说大学比较轻松,但课堂上该做的笔记还是不少的,我又不是那种荒废生命的人。

还没有思索出结果,我就感觉有人摸了摸我的脑袋。我不自觉的蹭了蹭,但又很快想到这是谁的手,不由得僵直了身体。

这几天先请假吧?苏清安的手就停在我的头上,低沉的声音似乎想要引诱着什么。

我点了点头,这样也好。由苏清安出面请假,我也可以省一些事。等会儿再给室友们打个电话,让她们协调着帮我把课堂上的东西录音就好了。

其实说实话,说是认真上课,但那些东西我都差不多自学过了。只是因为奖学金的事情,我也不想躲着让人误会。

冒冒然的请假,肯定又会引发一些眼红的人在胡乱传播流言蜚语。

但此时我不想关注这些,清者自清,我的一切都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得来的。而且,谁还没有因为一点事情而请假呢?

刚好我这几天也有时间,要不要出去放松放松?苏清安挑了挑眉,将手从我头上移开,将碟子收起来,顺带着把桌子也从床上拿了下去。

做完了这些,他就用灼灼的目光盯着我看。我知道他在等我的答复,犹豫了一下,再次点点头。

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想要玩手机,手就不支持我的举动。刚刚仅仅只是碰到勺子,就感觉到了钻心的痛意。

对于一个勤奋的人来说,让她在床上睡到天昏地暗,这无异于慢性自杀。

所以综上,还是出去玩一玩比较好。而且跟着苏清安出去,我也不必担心再像上次一样被绑架之类的。

他就是给我一个很容易让人心安的感觉。

你想去哪里?苏清安走到桌子边,给我从热水壶里倒了一杯温水出来,然后递到了我嘴边。

我伸手想接,但又被他躲开了。在我茫然的看着他的时候,他再次将杯子递过来。

我顺从的贴上杯口,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大口,这才抗拒的退后一点点。他懂我的举动,然后将杯子放到了桌上。

你说要带我出去放松放松……我顿了顿,努努嘴再次开口,连去哪里都没有决定好啊?

苏清安刚打算开口,我又飞快的打断了他。

我们去商场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