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今晚的苏立轩好像心情不好,虽然他平常就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今天竟然从他挺拔的背影上看出了一点类似落寞孤寂的情绪。

一路上我们两个人都没有怎么开口说话,他带我进了一家酒店,并且要了一个包厢,而他对着一大桌菜并不感兴趣,而是默默地在旁边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可能是被他的情绪感染,也可能是最近这一大摊子事儿让我身心俱疲,总之我难得的忽略了美食,大胆的坐在苏立轩旁边倒了一杯酒举起来,对他说道:来苏总,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啊,我陪你一起喝!我说完之后仰头一饮而尽。

苏立轩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朝我举了举杯,又继续喝酒,眼底依旧遗留着淡淡的嘲讽,让我不禁开始怀疑苏立轩的眼神是不是天生就长成这样的,不然怎么不管什么时候眼底都是嘲讽呢?

这么想着,大概是喝了几杯酒的缘故,我竟然大胆的起身扒在苏立轩肩膀上,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

滚开!苏立轩的眼底闪过一抹错愕,然后嫌弃的推开我。

我丝毫不在意他的粗鲁,双手抓着椅子从地上爬起来,抬手指着他笑嘻嘻道:没有了,终于没有了。

然后我不顾苏立轩疑惑的表情,趴在桌子上继续开始喝酒,苏立轩也没有再多说,我们两个人沉默着喝着酒,包厢里陷入了彻底的沉默,除了倒酒喝酒的声音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或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我的脑海里像是播放幻灯片一样不断的闪现着之前跟凌峰在一起的场景,再接着是凌峰和王含玉在床上交缠的画面,我用力的将酒杯放在桌子上。

想到如今我爸还躺在病床上,而凌峰和王含玉这两个贱人却还逍遥法外我就觉得火冒三丈。

凌峰!王含玉!老子迟早弄死你们!我不自觉说出了声,然后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嗤笑,我转头用力瞪了苏立轩一眼。

你笑什么!我很可笑吗?我伸手拍了一下苏立轩的肩膀,挑衅的看着他。

要是换做平常我肯定不敢这样对他。

苏立轩的脸因为酒精再昏黄的灯光下泛着柔和的红光,他嫌弃的将我从头到脚扫了一圈:我觉得是他们弄死你比较方便。

苏立轩!谁给你的勇气这样侮辱我的?我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仰着头,大声说道: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看到他们两个人跪在我面前求饶!

我说完之后低头看苏立轩,却见他神情有些恍惚,他好像在看我,又好像没有在看我,他的表情第一次变得这么柔和,没有一丝尖锐,我今晚可能放松的有些过头了,竟然伸手拍了一下他的额头:喂!苏立轩!你想什么呢!

我满意的看着苏立轩又变回平时最正常的他的样子,我一边喝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说了好多话,尽管苏立轩很少应我,我还是借着酒精的力量将我心里想说出来的话都一股脑说了出来。

这顿饭吃到凌晨,我们两个人才出了酒店,喝了这么多,苏立轩竟然还能平稳的走出酒店,而我却是在服务员的搀扶之下上的车,苏立轩叫了代驾,我在半醉半醒中跟他到了他的别墅,中途还在路边吐过一次。

苏立轩的别墅很大,但是也很空,诺大的别墅没有一丝人气,我进去之后径直朝着沙发摇晃着走了过去,然后摔在沙发上动都不敢动,一动就天旋地转头重脚轻,我闭上眼睛休息。

不知道闭了多久,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一张放大的俊脸,眼眸深不见底很轻易的就能让人沦陷,我眯了眯眼睛挣扎着想起身,却被他一把抱住,两个人一起倒在沙发上。

我迷迷糊糊的被苏立轩抱在怀里,大概是他的怀抱太温暖了,我一时忘了挣扎,就这样任由他抱着我,我听到他嘴里叫了别人的名字,但是我并没有听清楚他叫的到底是谁的名字,我正想开口问一下,却被他堵住了嘴唇,他唇齿间醇厚的酒香彻底将我迷醉。

之后就一切都顺其自然的发生了,我跟苏立轩酒后乱性了,也不知道两个人是怎么从沙发上转移到卧室床上的,总之早上在刺眼的太阳光中醒来的时候,我一丝不挂的躺在洁白的大床上。

我猛的坐起来,然后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忍不住懊恼的捂着头拍了几下,恨不得时光倒流到昨天去,我绝对不会让这一切发生的。

我扫视了一圈房间,只有我一个人,苏立轩不知道去干什么了,我在心里合计了一下,决定还是先走为上,不然一会儿看到苏立轩,不知道该有多尴尬。

说走就走,我赶紧下床在地板上找到了我零零散散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上。

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走成功,就在我穿上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墙壁上突然开了一扇门,然后苏立轩裹着浴巾从里面走出来,上半身寸缕未着,头发还滴着水。

冷不防看到一副美男出浴图,我有片刻的怔愣,呆呆的看着苏立轩,然后就看到他胸前的抓痕,脸颊瞬间爆红。

看够了吗?苏立轩冷冷的开口,然后将毛巾扔在我头上盖住我的脸,我闻着毛巾上散发出来的充满雄性荷尔蒙的味道,浑身发烫。

你就这么喜欢爬男人的床是吗?随即苏立轩冷漠中带着嘲讽的声音当头棒喝一般落在我头上,我所有的滚烫瞬间熄灭,刚取下来毛巾的手就这样用力捏着毛巾僵在胸口。

怎么?我说错了?苏立轩看着我的脸色更加难看,一副恨不得撕了我的表情:何盼烟,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吗?他说完之后似乎是忍受不了了,低头不再看我,从床头柜上拿起皮夹一股脑取出一沓钱,看我也不看的劈头盖脸朝我扔过来:拿了钱赶紧滚!

我气得胸脯一起一伏,红着眼眶用力剜了他一眼,然后蹲下来一张一张把钱都捡起来,一边撕一边骂:你他妈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昨晚要不是你主动求我,老娘就是被猪拱了也不会睡你的!我把撕碎的钱甩到他脸上,转身摔门而去
出去之后我对着空气大口的呼吸了好几口气才感觉心中的那几口浊气消失了一点了,于是我赶紧打车回家。

这会儿时间已经不早了,已经没有时间吃早饭了,但是衣服是一定要换的,不然这幅狼狈样到了公司还不知道会被说成什么样。

回家迅速换了衣服之后我就赶紧坐车去了公司,在还有五分钟上班的时候赶到了宿舍,眼看着电梯门就要关上了,我一个箭步冲过去从门缝儿里挤进电梯里面。

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转身准备往里走两步,结果一转身就愣住了,好死不死的,电梯里面竟然是苏立轩,而且只有我跟苏立轩两个人。

我有些尴尬,不知道该不该开口说话,也不知道还说些什么,可是看了一眼苏立轩,他好像一副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的样子,面无表情的低头看着手机,我就放弃跟他打招呼了,沉默着到了楼层之后下了电梯。

到了办公室之后我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被凌峰叫到了办公室,因为昨晚上王含玉说的话,办公室里面的看我的眼神本来就已经不怎么友好了,这会儿凌峰让我进去,我只能顶着一众鄙夷的目光硬着头皮走进凌峰的办公室。

我不是说了让你赶紧离开了吗?怎么今天又来了?我一进去,凌峰就冷声不耐烦的质问道。

一大早本来就心情不好,这会儿凌峰还这么自以为是,我懒懒的抬眸白了他一眼,嘲讽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凌峰,不就是一个策划部部长吗?有什么资格命令我离开?你以为你是公司总裁啊!还有,我想在哪工作好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吃多了撑得是不是!

何盼烟!凌峰被我说的恼羞成怒,脸红脖子粗的怒视着我却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最后又旧事重提:你能不能要脸一点?我都已经跟你分手了你还整天缠着我有意思吗?何盼烟,你……

他说到一半突然停下来了,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却见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的脖子,脸上布满了阴霾。

我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去,然后就看到我的衣领上方一点点,一个醒目的吻痕静静地躺着,仿佛在嘲笑凌峰的自以为是,我顿时忍不住笑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吻痕啊!我伸手拢了拢衣领将吻痕遮住,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凌峰:你这一副好像被我背叛了的表情是几个意思?怎么?你该不会是以为我跟你分手了之后还会对你守身如玉吧?哈!看着凌峰脸上精彩的表情,我心里顿时好受多了,就连昨天晚上被苏立轩睡也变得没有那么难受了。

贱人!凌峰突然脸色极其难看的挥手想打我,我退了一步躲开他的手,然后冷声道:凌峰你想干什么?打人吗?你凭什么打我?

凌峰愤怒的指着我,好半天才开口道:贱人!我就这么缺男人嘛!这才几天就已经找到下家了!还以为你有多干净,原来也是表子!

他指着我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这一大早的接连被凌峰和苏立轩两个人指着鼻子骂我骂的这么难听,我气得差点吐血。

看着凌峰冷笑道:我干什么或者跟谁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凌峰你不要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拜托你不要再这样一副我背叛了你的样子好吗?让我恶心!我不愿意再看他那副让人恶心的嘴脸,说完之后就转身准备开门离开。

可是我刚转身还没有开门,就被凌峰一把扯住了衣领往后拽,我一下子被他甩到里面撞到桌角,腰部疼得快要昏厥,我坐在地上疼得大口大口的喘气,全身冒了一层冷汗。

贱人!你不是喜欢勾.引男人嘛?我让你勾.引个够!他蹲在我面前残忍的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又抬手掐住我的脖子,慢慢用力:让你再勾.引男人!

本来刚刚撞疼了腰,疼得我喘不过气来,这会儿又被凌峰捏着喉咙,我痛苦的挣扎起来,凌峰的手越来越用劲儿,我用力的翻了几个白眼儿,然后使劲挣扎着用脚踢了凌峰最脆弱的地方,虽然没有用上什么劲儿,但是好歹让他松了手。

趁着凌峰松手的空隙,我赶紧爬起来扶着桌子站稳,然后冷冷的看着凌峰:你疯了!我用力瞪着他几乎咬牙切齿的说道。

凌峰的确是疯了,我看着他额角的青筋,心下有些心惊,跟凌峰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我到现在才发现我真的是一点点都不了解他,跟我在一起的凌峰完全就是他装出来蒙骗我的假象。

这个人太可怕了!

凌峰嘴上不断的骂着我,好几次他想打我都被我躲开了,我想打开门跑出去,可是每次我跑到门口就被凌峰一把扯回来,来来回回好几次,我感觉我的胳膊都要被他扯脱臼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在心里祈祷着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声音之后能进来,可是慢慢的我就绝望了,从开始到现在,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想想也是,凌峰毕竟是主管,这个时候谁也不敢进来的,但是如果门是开着的就不一定了。

最后没有办法,我拼尽全力跑到门口拉开门,外面偷听的一众人顿时因为惯性涌了进来,看着凌峰顿时铁青的脸色,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人群中间冷眼看着凌峰。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凌峰也没有办法,最后,隐晦的让大家不要多管闲事之后讪讪的让他们回去工作。

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就在大家准备散了的时候,苏立轩突然出现了,他严肃的问大家发生什么事儿了,大家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说话。

你们两个人跟我去办公室。苏立轩问不出什么,最后直接点了我和凌峰两个人,然后转身率先出了办公室。

我看着凌峰慌乱的表情嗤笑一声,然后赶紧快步跟上苏立轩,想着凌峰要倒霉了,就连腰上的疼好像都没有那么明显了
我们一起到了苏立轩的办公室之后,苏立轩并没有马上开口说话,他背对着我们站在窗前一言不发,我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而凌峰进了苏立轩的办公室之后就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全然不见刚刚在他的办公室里时疯狂,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看着苏立轩等待发落。

苏立轩很快就转身过来,平静的跑了我们两个人一眼,然后绕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坐下来让我们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看了凌峰一眼,害怕他颠倒是非黑白,于是赶紧抢先开口把刚才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说给苏立轩听,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本能的认为苏立轩会帮我,就像是小孩子喜欢拉帮结派一样,我私心里以为苏立轩是站在我这边的。

然而从我开始说到说完事情的经过,苏立轩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好像是在听无关痛痒的事情一样表情没有丝毫拨动,我有些失望,随即心下有些自嘲,我跟苏立轩也不是朋友,凭什么认为苏立轩会站在我这边为我主持公道?

这么想着心里就平衡了。

苏立轩淡淡的看向凌峰询问他我说的有没有错,凌峰虽然承认了,但是却一个劲儿的为自己辩解,我们两个人又当着苏立轩的面吵了起来。

够了!苏立轩拍了一下桌子,我才突然意识到现在是在苏立轩的办公室,于是赶紧停下来。

我停下来之后凌峰也停下来了,他做事一向圆滑,马上陪笑着向苏立轩承认错误,说了一些以后都不敢了之类的话。

我不屑的撇开视线没有去看凌峰,然后刚好对上苏立轩平静的深不见底的眸子,我连忙不自在的低下头躲开他的目光,然后就听到他的声音。

我不管这件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我对你们之间的矛盾也没有兴趣。苏立轩冷声开口,然后深深地看了我们一眼,顿了顿继续说道:这里是公司,我希望你们能注意一下影响,我们公司不需要连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的员工。

他说完之后没有再看我们,而是低头开始翻阅文件,凌峰不甘心的瞪了我一眼,继续对着苏立轩点头哈腰表决心。

苏立轩大概是被凌峰吵的不耐烦了,他头也不抬的说道:因为今天的事情,你们两个人会被全公司通报批评,好了,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就先回去工作吧。

凌峰听到通报批评几个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霎时间有些扭曲,但是嘴上还是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跟苏立轩说了一声之后出去了,他出去之后我也出了苏立轩的办公室。

不可避免的,我在公司里走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的,有时候上个厕所都会听到有人说我的坏话,我好像被孤立了,在公司没有人愿意跟我讲话,即使是我主动找他们讲话,他们也爱搭不理的,于是我自己也就不愿意自讨没趣了。

煎熬了一整天总算是下班了,我赶着收拾东西去医院看我爸,可是却被凌峰堵在了公司外的宣传栏后面。

你干什么?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胡来,不然我就喊人了!我看着凌峰阴沉的面容,想起他今天早上的疯狂,心里有些害怕。

毕竟这里是公司外面,就算凌峰打了我也多半没有人会管,我抓紧手里的包谨慎的看着凌峰,想着他一有动作我就跑。

凌峰眯着眼睛慢慢逼近我,开口威胁道:贱人,我警告你最好马上辞职,不然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我让你后悔跟我作对!

我最是看不惯凌峰这副高高在上的威胁我的样子,当下也顾不得什么害怕不害怕了,大声反驳道:你凭什么警告我?这公司是你们家的?凭什么你让我辞职我就辞职?凌峰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说完之后伸手推开他试图离开,奇怪的是这次他竟然没有阻拦我,甚至一言不发的看着我离开。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心下有些狐疑,总觉得凌峰这样不正常,他肯定还要使坏的,于是走的小心翼翼了一些,果然,我很快就听到凌峰再次开口了。

你问我凭什么?就凭你爸的命还握在我手里。他说完阴险的笑了两声,反问道:你说我有没有资格命令你?

我僵在原地用力咬着牙关,最后还是忍不住转身对着凌峰吐了一口口水:卑鄙小人!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我爸都已经被他害成那样了,他竟然还不满足!

会不会遭报应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你不立马辞职滚蛋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爸替你付出代价。他阴笑着看着我:你大可以试试看,我手里握着大把大把的证据,分分钟就能让你爸这辈子把牢底坐穿了,我劝你还是听话的好,不然可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不得不说凌峰的话是有用的,他知道我最在乎什么,所以才能快狠准的把住我的命脉,我咬紧牙关愤恨的等着他,恨不得撕烂他小人得志的脸。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凌峰并不着急,他耐心的等着我的回答,我的目光对他来说好像没有一点点杀伤力似的,他丝毫不在意。

等了许久,他终于不耐烦了:啧啧啧,我还以为多孝顺呢!他目光鄙夷的嘲讽我,然后继续说道: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你考虑好到底是要工作还是要你爸爸,三天之后我要是还是在公司看到你了,我就不会再心软了,绝对会马上把证据交给警察。

他说完之后看了我一眼就走开了。

我僵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我不知道凌峰手里拿着的到底是什么证据,所以也没有办法抉择,我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在故意恐吓我,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证据,但是走不敢冒险。

另一方面我也不甘心凌峰就这样得逞,也不想对凌峰妥协认输,而且我还要待在公司继续调查他,好弄死他,如果我不在公司了就没有办法对付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