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美妇系列 我在健身房被3p了

敲门声还在继续,似乎是我不开门就不会停止。

然而此刻的我只想一个人静静,不受任何人打扰。

在学校的日子每天浸泡在图书馆里学习,如今回到家里突然就松懈下来,让我突然感到无助。

我已经睡了!

话刚出口,我就意识到自己明显是在掩耳盗铃,顿时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躲着。

如果我在睡觉,那是谁说话?

苏清安也不着急,柔和的说道,凝语,我知道你没睡。开门吧,我陪你说会话。

隔着房门,我感觉到苏清安似乎对那不经意的对视一点也不在意,就好像根本没发生过一样。不知为何,有了这个念头后,我觉得浑身不对劲。

但我还是下床去开门了。

一打开就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一瞬间我就想起了宋安然她们打趣我说的话,我跟苏清安真的只能是兄妹吗?

凝语看起来好像有心事呢。他很自然的走进我房间,把手中端着的布丁放下。

我没有敢直视他的眼睛,怕自己的小心思泄露,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苏清安也没有再多问,只是视线在我身上停留了很久,如果你有什么事,记得跟我说。其实爸妈都挺关心你的。

嗯,我知道了。他温柔的声音让我恍惚,但随即我便反应了过来,应声道。

说实话,我很想让苏清安陪在我身边,即使什么话也不说,单单是这样就已经很安心了。在他的身上有一股令我沉醉的气息。

你尝尝这布丁,刚做出来挺软的。知道你比较喜欢吃甜的食物,特地加了奶酪。

他还帮我泡了一杯花茶。

我看着玫瑰花瓣在热水中沉浮,烟雾缭绕在上空,一时间迷了我的眼。

苏清安熟稔的揉了揉我的脑袋,仿佛这个亲密的动作已经上演了许多次,那我先出去了,还有一些事情要忙。

又要忙?

我觉得很诧异,冥冥之中总觉得他不是要去忙公司的事情,可是我也没有什么资格去问。

木然的点点头,我坐在椅子上背对着他。

吱——门被轻轻打开,又轻轻的关上了。

待苏清安走后许久,我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反应过来。

其实也没有其他不好的不是吗?苏清安以哥哥的身份照顾我,而如若我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事情的发展却并不是如我所预想的那样,岂不是很糟糕?

哥哥……

我缓缓地蜷缩成一团,双手环住自己。突然感觉到的孤独令我无奈。

我也知道爸爸和妈妈对我挺不错,不然也不会在这么多年之后还拜托苏清安把我找回来,想弥补对我童年的欠缺。但他们并不是一个好的倾听者,我也不会把心里事跟他们讲。

唔……

我尝了一口方才苏清安拿进来的布丁,甜腻的口感令人不由得沉醉。

果然,甜食是最好的安慰吧。

是夜,寂静无声。我独自一人想了很多。

噩梦不断的时候,有好多次我都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也犯了错,会不会也会被爸爸那样的对待处理?

大概是心里有事,导致我一整晚辗转难眠。

当我顶着一对熊猫眼到楼下用早餐时,我感受到了苏清安的视线一直放在我身上。

凝语,你昨晚是没有睡好吗?妈妈自然也注意到了我眼下泛青,状态不佳,不由得担心的问了一句。

我一时答不上来。

总不能说我是因为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在想苏清安跟孟凯的事情才彻夜无眠吧?

还好,可能是还不太习惯。我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妈妈也没多问,反倒是爸爸让我注意多休息,我内心涌上了复杂的情绪。

乍一看,这个家其乐融融,四个人相处的都不错,这会让我不自觉就想起那个在苏家待了十多年的大小姐。不知道她在养父养母家过得怎么样。

回到学校,正好碰上方青青她们从图书馆出来。

凝语,你回来啦。又是哥哥送来的哦。宋安然轻轻用肩撞了一下我,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一看就知道她肯定想到了不好的方面。

毕竟我是他妹妹嘛,为了我的安全,他有空都回来看我。反正我已经暂时放下了进一步发展的念头。

要想拿下苏清安,简直就像一个超级难攻略的副本。

更何况我们的关系摆在那里,顺其自然就行了吧。

走吧,我们回去休息一下。在图书馆里太安静了,我都不敢说话。顾念兮在前面拉着我就走,一路上还不停的讲了一些发生有趣的事。

我跟她们一起回寝室,不知不觉间经过上次我被绑架的地方,我有些恍神。

一直以来我都刻意去遗忘这件事,但这时候却还是想起来了。孟凯似乎真的很久都没有出现了。没有达到目的就放弃,这不是他的作风。

联想到爸爸那天晚上的对孟凯的拳打脚踢,这一系列的动作,虽然完全是出于愤怒,但那一抹狠厉让人心生恐惧。还有之后的决定,可以说是直接毁了一个男人的尊严还有骄傲。我不禁打了个冷颤。

怎么不走了?站在这里当风景吗?前面的方青青见我站在原地不动,催促道。

我笑了笑没说话,赶紧跟上了他们的脚步。

相比起爸爸的手段毒辣,妈妈的习以为常,还有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使我觉得,在苏家,除了苏清安,没有谁是善良的,心狠手辣之辈不在少数。可想想,这些又没有什么不对劲。

偌大的苏家,想要立足在这个社会,又有谁是省油的灯呢?

算了,先做好自己再说吧。

我感觉时间过得挺快的,一眨眼就到了周五,但是我今天没课可以直接离校。况且周末,我是要回家里过的。

哥哥,你来了。我抱着课本,笑嘻嘻的朝苏清安站的地方走去。

如果能一直这样也好。

苏清安没看出我心中所想,熟稔的打开车门,那抹宠溺的笑一直挂在嘴角,看得我心中小鹿乱撞。

该死的,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笑起来有多好看吗?

怎么了?脸有点红,是发烧了吗?待我回过神来,苏清安已经坐在了驾驶座上。

我使劲摇摇头,证明自己没事,可总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下一秒,我便见他慢慢靠近了我。

哥哥……你……你做什么?

我紧张到说话磕磕巴巴的,语无伦次。

随后,我听见了啪嗒一声。是安全锁的声音,我的脸上又隐隐开始发烫。

你呀,这么大个人了,坐车不会系安全带吗?苏清安好笑地看着我的反应,嘴角的弧度暴露除了他此刻心情还是挺愉悦的。

然而此刻,我的大脑开始放空。

由于我们距离很近,我可以清晰的闻见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顿时有些晕乎乎的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就这样,我们回到了苏家。

客厅里,一片昏暗,爸爸妈妈还没回来,佣人也都放了周末。

现在就只有刚到家我跟苏清安了,气氛还真是有点尴尬。

我先上去看会书。我丢下这么一句话就立刻跑没影了。

刚才车上自己实在是太丢人,苏清安还好死不死的拼命在露出微笑,差点让我把持不住。

我晃了晃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抛到脑后,都临近期末了我还在想这东西,真是的。

翻开书,我起笔认真的复习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却丝毫没有察觉。

房间的门咚咚咚的敲响了,一下子惊吓到了绞尽脑汁解题的我。

门没锁。我回头看了一眼,便把视线移回了书本上。

不用想,除了苏清安也没有谁了。不过说实话,我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苏清安,难道他真的只是无意当中就撩到了我吗?

不过还好,苏清安暂时还不清楚我内心里打的小心思。

虽然我清楚自己心中的蠢蠢欲动,但我也还没有做好准备去迎接新的恋情。毕竟,孟凯的前车之鉴摆在眼前。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凝语,都已经傍晚了,我带你出去吃饭吧。苏清安低沉的声音隔空传进我的脑子里。

我有些发懵的看着他,脸上直勾勾的表达出自己的疑惑。

现在已经六点了,小迷糊。他无奈的走到我身边,捏了捏我的脸,似乎还瞥了一眼我桌子上的作业,不吃饭对身体可不好。

我的身体稍微往后歪了歪,避开了他的蹂躏,别捏啦。哪有哥哥像你这么怪的,就知道欺负人!

对于我的嗔怪苏清安好似并不在意,拉开我的衣柜,随手从衣架里抽出了一件外套,往我身上扔,直接盖住了我的头。

好了,赶紧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还未等我从盖着头外套里挣扎出来,他就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苏清安时而温柔体恤,时而霸道专横,给我一种从来就没有看懂他的朦胧感。不过,估计也就是这种感觉,才会让我令我产生了心动的感觉。

第一次,这么想要跟一个人在一起。

等我换好衣服关上房门的时候,就看到苏清安斜靠在一旁的墙壁上,静静地盯着地上不知道想着什么。

哥哥,我好了。我一蹦一跳的来到他身边,紧张的攥紧了拳头。

我特意换了一身漂漂亮亮的裙子,蓬松的设计衬得我愈发娇小。

那我们走吧。他伸手帮我拿过带着的包包,以后跟我只要带着你的人跟着我就行了。

我不敢看他,低下头偷偷红了脸,也没有回答,一股脑急匆匆的走在了前头。

他说的那句话简直比摸头杀还要撩人,我真的难以抵抗这种温柔。

等坐在车上,我都还在发懵,就这样傻傻的跟着出来吃饭了。要是换做别人,估计卖了自己还帮着数钱呢。

到了。苏清安的声音拉回了我游离的神。

这是一家装潢得很高大上的西餐厅,给人如梦似幻般的感觉。

苏清安很自然的牵起了我的手,把车钥匙给了门口的侍卫。

刚走进酒店门口,就看到迎面走来的一个女人,令我心颤的人。

好巧。韩雅安对着苏清安打了个招呼,仿佛完完全全把我给当成空气忽略掉了。

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方才我无意间跟她的视线交集,即使只有那么短短一秒钟的时间,我也分明能感觉到,她讨厌我,是那种明明白白的厌恶。

她对我的敌意,而我大概也能猜测到是什么原因。

的确是很巧,韩小姐。苏清安淡淡的回答道。

我看了苏清安一眼,然后低头看着脚尖不说话了。

能让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产生敌对情绪的,不用想也知道除了男人还是男人。

吃饭吗?我自己一个人,不如正好,我们一起?

我知道她口中的我们一定不包括我,甚至于她还希望我不要跟他们同桌。

突然我听见了苏清安的回答:不能。

我抿了抿唇,却没有吭声。就算他说能,我也不愿意。让我跟着一起对自己有敌意的人吃饭,再美味的饭菜都唤不起我的胃口。

苏清安似乎对着她轻轻颔首,然后带着我进了西餐厅。

这么一动,他拉着我的手就这样暴露在了韩雅安的视线中。我虽然没有回头,但却清楚的能感受到来自身后阴冷凶狠的目光,仿佛要把我瞪出一个洞。

如果眼神能杀人,我想我已经被那个女人凌迟了很多遍吧。

远离了韩雅安后,我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只是不久我就听见了身后传来的紧跟着的高跟鞋声,急匆匆的,却又让我感觉到了一丝沉重。

服务员引着我们到了餐厅的三楼。

里面正在放着钢琴曲,优雅的音乐配上高档的西餐,真的很不错。

苏清安走在前头,等他坐下来之后,我跟着坐到了对面。环顾四周,装扮的都很雅致。以前我都很少踏进这样的地方。

你想吃些什么就点。苏清安很绅士的递给了我一张菜单,上面琳琅满目的罗列了许多餐名
菜单上各色样式都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一时间我不知道该选哪个。

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我闭着眼睛,稀里糊涂的随便用手指了一个,就这个了。

随后,我听见噗嗤一声。对面的男人在笑我。

你确定?他的声音中是止不住的笑意。

我顺着我手指停留的地方看去,发现指着餐巾一列。

顿时我就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但碍于面子,我还是强撑着镇定的问道:你笑什么?不是你让我点的吗?

是是是,那我们就要一份吧?还是两份?在苏清安带笑意的目光下,我有点撑不住了。

最后他还是放过了我,要了两份八分熟的牛排,还有一份冰淇淋。

再加一份西冷八分熟。

一道突兀的女生突然插、入,使空气冷了几分。我抬头,便见韩雅安很自然的苏清安旁边坐下。看到她瞥过来的目光,带着炫耀的意味。

服务员离开后,就有人点头哈腰的过来跟苏清安打招呼了,好像是这个餐厅的经历。

苏清安站起身来,应付了几句。我没有注意他们在说些什么,只顾盯着自己的桌面。

离苏清安远一点。

突然我察觉到有人在靠近,随即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冰凉的女声,跟那天一样充满了厌恶。

我抬头朝苏清安望过去,果然,他没有留意到这边。很显然,韩雅安是特地对我说的,意有所指。并且我很清楚她是什么意思。

但我并不想在意,因此也就没有回答她,也没有给她任何的目光。

不多一会,我的余光瞥见了苏清安交谈完正朝着这边走来,韩雅安脸上立刻换上了甜美的笑容。

可他却没有回到原来的位置,反而是坐在了我旁边,还顺带摸了摸我的头,等久了?

我眨了眨眼,有些迷茫,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还好。我感觉到对面的韩雅安脸上的笑有点挂不住了,整个人僵在了原地,莫名的愉悦,我觉得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爽。

韩雅安拉下了脸,死死咬着下唇似乎在忍耐什么。

真是有趣。才刚炫耀完,就被苏清安变相的打脸了。不过,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韩雅安方才警告我的那句话。隔的那么远,应该不会吧注意到吧。

服务员端了一份牛排放在了苏清安面前。

好了,你先吃吧。他推到了我面前。

因为多了一个陌生人,所以我基本没怎么说话,也就没有吭声。

看起来很好吃呢,清安哥哥,不如给我吃吧,我的那份留给凝语好了。韩雅安对着他撒娇,令我一阵恶心,手上起了鸡皮疙瘩。

苏清安没有撇她一眼,默默地给我把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怎么?还要哥哥喂?

我的脸顿时羞红,接过他递过来的刀叉。

之后不管韩雅安怎么开口,最后都没有人回答。她的存在就好像真正的空气,被我俩忽视,我觉得韩雅安这次的出现就是来找气受。

好端端的一场饭,还有这么优雅的环境,愣是吃得如此不愉快。

饭后,韩雅安气急败坏的离开了。我本想直接回家,却被苏清安拖着去散步。

他的原话是这样子的,你怎么总是吃了睡,睡了吃啊?年轻人要多出去走走。

然后我现在就被这样堵住了嘴,在心里默默吐槽着这个大魔王,说得好像他有多老似的,不就比我大那么一点嘛。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走还不是嘛。

虽然苏清安的态度意外的有些强势,但我知道,他都是为了我好。

正常情况下,人们饭后都会走一走,或者站着消化半个小时。只是,我很怀念椅子和床。猪一样的人生才是最幸福好不好。

对了,哥哥你能给我说说关于韩雅安的事情吗?我发现她长得挺好看的,你不觉′得吗?

苏清安走在我身旁,却一言不发,我只能自己打破这点沉默。

然而对于我问的,他似乎并不想回答。是不想提到韩雅安这个人吗?

她是韩家的小女儿,在她上面有个哥哥,跟我是好朋友。韩老一直想要个女儿,老来得女,对韩雅安很是宠爱,可以说得上是捧在手心上的公主。苏清安低头看了我一眼。

昏黄的灯光洒落在地面上,似乎落下一地的金辉,莫名的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我以为还有下文,但苏清安却没有再说韩雅安,反正说到了别的话题。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自己的心被人恶狠狠的揪着,很是难受。

可以很肯定的是,韩雅安喜欢苏清安。这份明明白白展现出来的喜欢,让我很羡慕。但苏清安这样避而不谈,却令我觉得他这是在欲盖弥彰。

凝语?苏清安叫了我一声。

我没有了再继续交谈的兴趣了。因此不管他说什么,我都只能点头亦或者摇摇头,整个人都陷入一种低沉的状态。

你怎么了?估计是我的表现太过直白了,苏清安也看出我的不对劲,不由得担心的问道。

我不敢把自己内心深处那点小心思表现出来,摇了摇头,没事。只是突然想起来过去一件不好的事情。

苏清安揉了揉我的脑袋,没有说话。

呐,哥哥,你刚才说韩雅安是韩家的小公主,那我是你的公主吗?我一脸期待的等着他的答案。

眼见苏清安没有马上回答我,反而是陷入了沉思。

良久,我才听到他略带认真的声音:谁不是家里的小公主呢,凝语还真是笨蛋,想那么多干嘛。

我略微不满的悄悄瞪了苏清安一眼。

她要是说了什么,你不用放在心上。苏清安替我开了车门。

其实我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不过看见他这么关心我,内心还是有一丝高兴。

只是我觉得我跟那个女人不会有任何交集,毕竟我跟她不熟,也不在一个学校未曾打过照面。这样的人,我一般是不会搭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