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稚嫩紧窄h 四名警花共侍一夫 绅度漫画

殿京,君悦国际大酒店,三楼宴会厅。

  一场盛大的婚礼,正在这里举行。

  现场宾客云集,觥筹交错,衣香鬓影,热闹非凡。

  宴会厅角落里,苏写意正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酒。

  辛辣的液体入喉,呛得她剧烈咳嗽,仿佛要把肺都咳出来。可她却仿佛没知觉,目光死死盯着台上那对男女。

  只见男人穿着黑色新郎礼服,帅气儒雅。女人穿着洁白婚纱,满脸洋溢着幸福。

  主持婚礼的司仪,嘴角带笑的问男人,秦淮先生,你愿意成为苏暖暖小姐的丈夫,相伴一生,无论生老病死,富贵贫穷,都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秦淮深情款款地看着面前的新娘子,说道。

  苏写意不由嗤笑一声。

  真是恶心!

  当初这男人也是用这幅表情,对她说:苏写意,这辈子我定永远爱你,呵护你,对你不离不弃。

  结果转个眼,就和她的好继妹勾搭上了!

  亏她当时还感动得一塌糊涂,如今想来,真是虚假可笑!

  苏写意不由收回目光,继续灌酒。

  满心的苦涩,只能伴随酒液,都往肚子里咽。

  在那之余,她还有一丝的不甘。

  凭什么呢?

  凭什么这对狗男女可以双宿双飞,自己却要在这失意买醉?

  他秦淮,算什么东西?

  这世上好男人多得是,又不差他一个!

  她苏写意在校时,也是貌美肤白的校花,多的是人追,不愁没男人要!

  他既然能结婚,自己也能!

  念头至此,苏写意豁然抬头,目光巡视着周围。

  她已经醉了,视线有些模糊,勉强能聚焦片刻。

  很快,她眸光锁定了左侧方十米开外挺立的一道身影上……

  男人看起来很高,起码一米八以上,身形非常修长挺拔,一袭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被穿出了尊贵又禁欲的感觉。好看的侧脸,如同出自上帝之手,完美得近乎雕刻而成,毫无瑕疵。

  他手中端着一杯红酒,正慢慢品尝。

  随便一个姿势,都好看得如同一幅画卷。

  虽然,苏写意没看清他整张脸,可借由刚才聚焦的片刻,依旧认定这应当是个不错的男人。

  至少从气质上,就不是秦淮那渣男能比得上的。

  思及此,她便不再顾虑,跌跌撞撞地走上前去,突兀地拽住男人的手,二话不说,就往台上拖……

  身后,男人猝不及防的被人扯住,眉头猛然一皱,脸色倏沉。

  他素来有严重的洁癖,最讨厌别人碰他,特别是女人,一碰就过敏。

  现在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拽着他的手不放!

  你做什么?

  他寒声问了一句,语气如同啐了冰渣,单手用力一挣,就要甩开对方。

  或许是因为他力道过重,苏写意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好不容易攀住他的手臂,她不满地嘟囔着,你干嘛那么用力?

  男人脸色越发阴沉,放开!

  我不!我要你当我的新郎!我要跟你结婚!

  苏写意意识不清醒,口齿倒非常清晰。

  说完,拉着他,继续大步地朝台阶上走过去。

  ……

  此时,刚宣誓完的新郎新娘,刚从台上下来。

  正好与苏写意擦肩而过。

  姐姐?苏暖暖很是惊讶地看着两人。

  秦淮也一脸诧异,认出了苏写意身旁的男子。

  竟是……墨枭霆!

  那是墨氏集团的现任总裁,年仅27岁,却是业界传奇,身价上千亿。

  几年前,墨氏集团曾遭遇危机,内忧外患,差点宣布破产。

  那时,就是墨枭霆接手公司,用了短短半年时间,便将所有问题给解决。并且带领着整个团队,垄断整个亚洲市场,造就了如今墨氏集团无可撼动的商业帝国。

  今晚,这场婚礼因为他的存在,而显得蓬荜生辉。

  可现在,却见这位神话一般的人物,被苏写意给拽上了台!!!

  周围的人,显然也看到这一幕,纷纷目瞪口呆地看着。

  唯独苏写意恍若未觉。

  她拽着男人继续上前,来到婚礼司仪跟前,有些口齿不清地道:快……快念誓词,我也要结婚,我要跟他结婚。

  什……什么?结婚?这……

  那婚礼司仪都被惊呆了,目光惊疑不定地看向墨枭霆。

  墨枭霆听到这话,眉头也拧得很深,目光定在苏写意的脸上……

  此时,女孩儿的双颊微红,盈如秋水般的眸子,因为喝醉关系,像泛着一层薄雾,透着迷离,非常好看。

  身上的抹胸礼服,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脖颈如同天鹅一般优美。

  姣好的五官,精致如画,一头海藻般的长发,打理得非常漂亮。

  倒是个难得的美人坯子!

  墨枭霆在心中暗暗称赞,倒是没了刚才的恼怒,反而多了一丝讶异。

  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对她的触碰,丝毫没有抵触和厌恶。

  这可真是……奇了!

  以往,他无论碰哪个女人,都会觉得恶心至极。

  唯独对她例外!

  墨枭霆内心对她不由感到一丝兴趣……

  此时,台下一圈人,脸上挂着同样惊愕的表情。

  特别是苏暖暖。

  在错愕之余,更多的是一脸幸灾乐祸。

  要知道,墨枭霆讨厌女人,是出了名的。

  苏写意简直不知死活,居然拉着人不放,还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就在她等着看好戏时,就听苏写意继续催促婚礼司仪,喂,你愣着干什么,我叫你念誓词呢。快呀!

  这这这……

  婚礼司仪一脸为难,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能将求救的目光,看向旁边的墨枭霆。

  墨枭霆眼底泛起一抹兴味。

  放眼整个殿京,要嫁他的女人多了去了,什么样千奇百怪的求婚方式都有,就是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

  有趣,真是有趣!

  墨枭霆正想开口,这时,台下的秦淮看不下去了。

  他二话不说,便撇下旁边的苏暖暖,直接走上台,对着醉醺醺的苏写意道:苏写意,别闹了!你喝多了,我扶你下去休息。

  台下,苏暖暖脸色一下变得非常难看,拳头微微紧握。

  苏写意这个贱人!

  都已经被抛弃了,居然还用这样的方式,去引秦淮的注意!

  苏暖暖恨得牙痒痒,觉得万般耻辱,连带着眼神都带着阴毒。

  倒是苏写意,一看到来人,便整个人躲进墨枭霆的怀里,一脸嫌恶的挥手,赶苍蝇似的道:滚开,别碰我!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教训我?我今天就要结婚,你凭什么拦我?怎么着?嫉妒我老公比你帅吗?

  秦淮听完,气得差点没吐血。

  这女人……

  当初和他在一起时,碰都不给碰,现在对一个陌生男人,倒是投怀送抱送得欢快!

  秦淮看到,觉得刺眼极了,一脸愠怒,跟我下去。

  说罢,就要去拉她。

  谁料,就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到苏写意的瞬间,墨枭霆突然有了动作。

  只见他一把搂过苏写意,黑如墨玉的眸子,透着一股兴味,突兀地道:我同意跟她结婚,按照她说的做吧。

  秦淮整个人僵住。

  台下众宾客,瞠目结舌。

  苏暖暖瞪大眼睛,满脸难以置信。

  婚礼司仪也张大嘴巴,一时忘了反应。

  直到苏写意不满地问他,喂,你到底行不行啊?他已经同意跟我结婚了,还不快点?

  啊?是,是,我这就念……

  婚礼司仪哪敢怠慢,急忙站直身子,开始念誓词,请问漂亮的苏写意小姐,你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位墨枭霆先生为妻,无论富贵贫穷,健康疾病,都和他不离不弃,相伴一生吗?

  我愿意,我愿意。

  苏写意笑眯眯地应道。

  婚礼司仪有些汗颜,转而看向旁边的墨枭霆,将同样的话,又问了一遍。

  墨枭霆淡淡地道:我愿意。

  婚礼司易道:好,我宣布,礼成,从现在开始,你们正式结为夫妻。

  太好了,我终于结婚了,我也是有老公的人呢……唔……

  苏写意迷迷糊糊地欢呼出声,谁料,下一秒,整个人便软绵绵地倒在墨枭霆怀里,彻底昏睡过去
再度醒来时,苏写意只觉得头疼欲裂。

  好难受!

  她扶着额头,慢慢地从床上坐起。

  思绪缓缓归拢,她想起自己去参加贱女渣男的婚礼,然后喝了很多酒……

  再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环顾周围一圈,发现自己是在酒店的房间里,房内没人,只有桌上一堆东倒西歪的空酒瓶,还有……浴室传来的流水声。

  苏写意微微一怔。

  浴室里面有人?

  是谁?

  心里正疑惑着,水流声突然戛然而止。

  紧接着,浴室门被打开了。

  苏写意转头望去,只见一道挺拔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身上穿着一袭白色浴袍,绳子在腰间堪堪打了个很松的结,领口敞开,能清晰看到大片结实的胸肌,水珠自发梢滴落,沿着肩胛骨慢慢滑进腰处。

  那张俊美如神的脸庞,如同上帝精心雕琢而成,五官精致得毫无瑕疵。

  太魅惑了!

  苏写意简直看呆了眼,美眸瞪得老大,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就在她看呆时,男人也瞧见她,眉头不禁一挑,薄唇轻启道:你醒了?

  他嗓音有些低沉,透着一股迷人的磁性,未尝好听。

  苏写意晃了下神,才勉强反应过来不对劲。

  为什么她的房间内,会有一个男人???

  还是一个刚洗完澡的男人?

  她惊呆了,伸手指着墨枭霆,道:你……你你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还有你这是……什么打扮?我们……我们发生了什么?

  她语无伦次的质问,让墨枭霆眼角忍不住狠狠抽了一抽。

  这丫头……居然把什么都忘了!

  很好!

  墨枭霆冷冷的勾起嘴角,缓缓朝床边走来,我们发生了什么,你忘了吗?

  苏写意一脸茫然。

  她的确是忘了!

  除了自己喝醉酒,什么都不记得。

  更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回的房间。

  难不成是这男人趁自己喝醉,捡了尸体?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墨枭霆敛下笑意,居高临下地伸出修长的手指,往茶几方向一指,道:看到那边的酒瓶没有?都是你喝的。

  我……我喝的?苏写意震惊得眼睛瞪得老大。

  桌上足足有十来个空酒瓶,什么时候她的酒量这么好了?

  竟然能喝下那么多酒!

  难怪她的头会这么痛!

  墨枭霆继续说: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喝醉后,都干了什么事!

  听到他这么说,苏写意不禁紧张了起来。

  她不会是趁着醉酒,把这男人给强了吧?

  在她脑袋天马行空之际,就听墨枭霆似笑非笑道:还记得苏家和秦家的婚礼么?你喝醉酒后,拉着我,在同一个场上,结婚了。

  这话犹如一颗重磅炸弹,炸得苏写意整个人都懵了。

  你说什么?我拉着你……结,结婚了?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当时,上百双眼睛盯着,不信你去问你他们。墨枭霆凉凉地说道。

  我我我……

  苏写意脑袋更疼了,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你……你当时为什么不阻止我?

  我阻止了,没用,所以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

  墨枭霆煞有其事的道,仿佛被占了便宜的是她。

  苏写意头疼欲裂,心说,这都是什么事?

  浑身酒味刺激着她的鼻息,难闻得自己都皱眉。

  她捏捏眉心,从床上跳下来,对着身后的墨枭霆道:我先去洗澡,待会儿我们再好好谈谈。

  说着,便踉踉跄跄的进了浴室。

  墨枭霆微微蹙眉,看她的样子,酒还没完全清醒。

  想起这丫头闹幺蛾子的本事,生怕她又惹出什么来,急忙跟着进了浴室。

  苏写意一进浴室,就把自己身上满是酒味的衣服,给扒了下来,赤-裸着身子,走到花洒下面,旋开水龙头,温热的水喷洒下来。

  她仰起头,直直的瞪着白色的墙壁。

  今天明明是渣男和她的好继妹的婚礼,怎么自己醉得稀里糊涂的竟然和一个陌生男人结婚了?

  她就算心里不甘心,也不该做出这样的事啊?

  越想越是烦躁,她用力的搓了搓脸。

  忽然,她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猛地转头。

  啊——

  尖叫声顿起。

  浴室里水汽升腾,朦朦胧胧。

  苏写意长腿细腰,玲珑曼妙曲线一览无遗。

  墨枭霆眸光一暗。

  苏写意只觉得浑身血液在此刻冻结了,脑袋一片空白。

  但很快,她便反应过来,小脸瞬间涨得通红,慌张地转过身去,大声吼道:你进来干什么?流氓!出去!

  她双手抱在胸前,双腿紧拢,掩住了重点位置。

  不知是生气还是害怕,她的身体轻轻颤抖着。

  他好像没听见她的话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墨枭霆本就是担心她才进来的,谁知道这丫头动作会这么快,三两下就把自己给扒光。

  于是,就看到了眼前这幅春-色。

  细腻的皮肤,玲珑有致地娇躯。

  他这辈子,从未这么靠近过一个女人,更从来没品尝过一个女人的滋味。

  从来冷静自制,此刻却想受到了什么牵引,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墨枭霆一步一步靠近她,脑子浮现出想要将她据为己有的念头。

  许是他的视线太过灼热,吓得苏写意,下意识的往后缩。

  你……你快点出去,求你!她的声音发颤,带着一丝哭腔。

  但男人置若罔闻,长腿一迈,来到她面前。

  我们已经结婚了!

  他突然倾身,贴在她耳朵旁边说道。

  不,不是……我喝醉了……

  此时,她的乞求落在墨枭霆耳中,更具致命诱惑,撩得他心情浮动,再也无法思考。

  下一秒,他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狠狠吻了过去……

  苏写意眼瞳陡然一缩。

  墨枭霆心口一 ,和想象中一样美好的味道。

  属于他的浓烈气息将她包围住,陌生的感觉席卷了她所有的感官。

  尚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不可以。

  可挡在他胸前的双手,却显得那么无力。

  他离开了她的唇,幽深如潭的黑眸里,闪烁着令人心慌的光亮。

  我这是合理行使属于丈夫的权利。

  话落,他拦腰将她抱起,大步走出浴室。

  苏写意惶恐的看着他,我们……

  可话来还不及说完,他就压了上来。

  一股疼痛,刺激她的脑神经,疼得她眼泪横流。

  男人眸底却掠过一抹惊喜,沙哑的声音逐渐放柔,乖,忍一忍就不疼了。

  苏写意抽着气,一动都不敢动。

  墨枭霆苦苦隐忍,直到她能彻底容纳,才缓缓驰骋起来。

  一夜的荒唐。

  直到,外面天色渐亮,她才沉沉睡去。

  等到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晚上。

  她居然足足睡了一整天。

  昨夜那个男人跟疯了一样的要她,她被折腾得全身仿佛都不是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累得不想动。

  醒来时,男人还在,他一身笔挺西装,跟昨天比起来,少了一丝狂野,多了一丝严谨和冷酷。

  瞧见她醒来,便温声道:你一天没吃东西了,起来洗簌,我帮你叫餐。

  苏写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在心中暗暗骂道:禽兽。

  接着双腿打颤的起身穿衣,准备离开。

  你去哪儿?

  墨枭霆追上前,拦住她的去路。

  苏写意道:废话,当然是回家!你别再对我纠缠不休了,虽然我不知道昨天婚礼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当时喝醉了,不管做了什么,都当不得真。所以,我们以后互不相欠了。

  说完,她潇洒的转身要走。

  墨枭霆也没拦,只是突然塞给她一张名片,道:这是我的名片,你拿着!苏写意,你是我的妻子,这点谁都无法改变。

  苏写意接过,淡淡瞥了一眼,随手塞进包里,笑道:谁理你
出了酒店,苏写意径直走到马路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一上车,她把目的地告诉司机,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太累了!

  这都要怪那个男人。

  简直就是禽兽!

  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折腾了她整整一夜,累得她连抬个胳膊都嫌重。

  她在心里把墨阎枭从头到脚都骂了一遍,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小姐,到了。

  苏写意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说话,她努力的睁开双眼,一张黑黝黝的面庞落入眼底,吓得她一个激灵,脑袋瞬间就清醒了。

  小姐,已经到了。

  原来是司机啊。

  司机憨厚的笑着,一脸的善意。

  苏写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赶紧从包里掏出钱递给他,道了声谢,然后匆匆的下车。

  这一耽搁,她迟到了。

  还被主编抓了个正着。

  苏写意,给我进来。

  主编是个三十多岁未婚的女人,平时脾气就怪,老喜欢找她们这些年轻女孩的麻烦,但凡只是一点小错误,她也要把人骂到哭。

  她昨天无缘无故旷工了一天,今天还迟到了。

  苏写意可以想象自己即将面临怎样的风暴了,她苦着脸,在同事们同情的目光中走进了经理的办公室。

  苏写意,你胆子很大啊,竟然敢给我旷工!

  主编双手环抱在胸前,在苏写意面前走过来又走过去,凌厉的目光时不时的上下打量着苏写意。

  主编,对不起。

  苏写意低着头,双手在身前交握,认错的态度十分诚恳。

  对不起?主编冷嗤了声,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你旷工给杂志社带来的损失吗?

  损失?

  苏写意差点就要翻白眼了,她不过就是个小记者,怎么可能会给杂志社带来损失呢?

  你把杂志社当什么了?想来就来,想不来就不来吗?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主编的存在了?竟然敢给我旷工,我看你是不想要这份工作了!

  苏写意,别仗着自己年轻就可以为所欲为……

  主编喋喋不休的骂着,苏写意心不在焉的听着,思绪飘远了。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渣男和好继妹结婚。

  而她在那对狗男女的婚礼上,拉着一个陌生男人稀里糊涂的结婚了,甚至还把生米煮成了熟饭。

  主编总算是骂够了,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给我出去上班!

  闻言,苏写意二话不说,立马转身出去。

  ……

  晚上下班,苏写意回到家。

  呦,我的大小姐,总算是回来了啊。

  她一进屋,阴阳怪气的声音就传来。

  是继母罗美合的声音。

  苏写意置若罔闻径直的往楼梯走去。

  你给我站住!

  罗美合见被她无视,顿时恼羞成怒的冲上去拦住她。

  苏写意抬眸,目光清冷的看着她,冷冷的问:有事吗?

  你还敢问我有事吗?罗美合的声音扬高了八度,很是尖锐,你看看你在暖暖的婚礼上闹出了什么大笑话来?这苏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苏写意冷着小脸,没有作声。

  苏暖暖恨恨的瞪着她,落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昨天是她和秦淮的婚礼,可这个贱人不知廉耻闹出了那样的笑话来,更让她嫉恨的是,秦淮竟然冲上台劝她!!

  她分明就是为了引起秦淮的注意才那么做的!

  太可恨了!

  苏暖暖深吸了口气,压下满腔的愤恨,弯起唇角,笑意盈盈的问:姐姐,你知道昨天你拉的是什么人吗?

  苏写意转头看向她。

  那可是墨氏集团的总裁墨枭霆,人家昨天是怕你丢脸,才配合你的。不然凭你也配和他结婚?作梦吧!

  苏暖暖笑得一脸的不屑。

  墨氏集团总裁!

  苏写意心里很是惊愕。

  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男人的身份竟然如此的显赫。

  同时,她更加的懊恼。

  到底她昨天是做了什么蠢事啊?

  这时,坐在一旁的苏振生出声了。

  写意,你怎么就这么让人不省心呢?昨天是你妹妹的婚礼,你不好好祝福她就算了,还给我闹出那么大的笑话来,是纯心给我添堵的吗?

  祝福?

  苏写意怒极生笑,爸,难道你不知道秦淮和我的关系吗?竟然还要我祝福苏暖暖,你可是我的好父亲啊!

  苏写意!苏振生哪受得了女儿的讥讽,顿时勃然大怒,分明就是你不够优秀,人家秦淮才会选择暖暖的!

  好一个她不够优秀!

  苏写意气得浑身发抖。

  苏暖暖得意的看着她,毫不掩饰眼里的嘲弄。

  你赶紧给我去和墨先生道歉,苏家可丢不起脸,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也妄想高攀墨先生!

  这话从自己的父亲口中说出来,就像是一把刀狠狠的扎在她的心上。

  鼻头一阵泛酸,她紧紧咬住下唇,把眼泪生生的逼了回去。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们休想我会去道歉!

  对!

  就是要让他们不痛快!

  苏振生怒目圆瞠,苏写意,你不要脸,苏家还要脸!

  苏写意冷冷的视线扫过苏暖暖,讥讽道:在苏暖暖抢了自己姐姐的男朋友那一天起,苏家还有脸了吗?

  此话一出,他们三个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苏暖暖红了眼眶,委屈可怜的瘪着嘴,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和秦淮是真心相爱的……

  真心相爱?

  苏写意笑了,笑意却未达眼底,苏暖暖,你别恶心我了。

  苏暖暖脸色白了又白,她楚楚可怜的看向苏振生,爸,你看姐姐她……

  苏振生很是心疼,立马转头去骂苏写意,暖暖是你妹妹,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

  那有她这样当妹妹的吗?苏写意反击回去。

  你!苏振生气得脸都涨红了,胸膛剧烈起伏着,他深吸了口气,忍住气,低声警告: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去和墨先生道歉,不然我不会轻饶你的。还有我给你物色了个对象,明天你们见个面。

  嫌弃她配不上墨枭霆,转头给她另外物色了个对象。

  真的是她的好父亲啊!

  已经无法用愤怒来形容苏写意现在的心情,她攥紧手心,冷冷的扔下一句:要去你自己去,在这家里简直就是晦气!

  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一旁的保镖立马上前拦住了她。

  身后的苏振生命令道:把她给我押到楼上关起来!

  苏写意一听,脸色顿时一变,想跑但已经来不及。

  保镖一左一右架着她往楼上去,她不停的挣扎着:放开我,快放开我!

  奈何男女之间力量悬殊,她根本就挣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押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