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天尊萧伦》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萧伦萧舒云)

第10章

回到家中。

刚刚入门,萧伦人就愣住,无法相信这是自己的家。

冰箱、电视、空调,就连餐桌,茶几都没有,偌大餐厅加客厅,只有一张残破的沙发孤零零放着。

墙壁上还被涂改、泼漆,弄得脏乱无比。

这的确还是记忆里那个家,可…….

”为了给你爸治病和还债,家里就欠了一笔高利贷,他们催的很紧,还不上就只好拿家里东西抵押。“李芳对震惊的两父子低声说道。

萧永文顿时露出悲痛表情,原来家里情况已经严重到了如此程度。

“现在还欠多少?”萧永文咬牙问道。

李芳红着眼说道:“还欠四十多万,能借的都已经借完了,我也找过大伯他们一家,可他们根本不愿意管这事…….”

萧永文面色悲凉,手指抓破了肌肤,可这手掌里的疼痛又哪里抵得过心头上的十分之一?

”要是我一开始不那么倔强,而是把东西给赵家的话,会不会就不会这样?“萧永文悲痛欲绝的道。

他也不会车祸,也就不会撞坏赵总玉佛。

更不会发生后面这一系列事情。

萧伦顺手将酒箱放在旁边,赶紧扶住萧永文去沙发上坐下,“爸,没事的,他们以前是怎样对待您的,后面我就会让他们十倍奉还!”

“还有这钱也不用担心……”

“够了!”

萧永文怒吼一声,满脸恨铁不成钢的神色:“你还嫌事态不够严峻吗?说多少大话了?有意思吗!?”

萧伦想要解释:“我……”

萧永文失望至极的接连摇头:“小伦啊,从小我就教育你,做人要脚踏实地,实事求是,不求你将来有多大出息,但最起码的正直呢?”

“爸,您别激动,先好好休息。”

萧伦也不解释了,知道现在怎样解释爸都不会相信,与其想办法让爸相信,还不如付出行动去做好了。

到时候迟早会相信他的。

“对了爸,这一箱酒都是好东西,我拿给你尝尝,正好为你活血通络。”

萧伦看萧永文还在生气,突然想起什么来了,跑过去将那一箱酒给搬来,取出其中一瓶就要给萧永文到上。

“等等,拿过来给我看看。”

萧永文扫过去一眼,这酒不但没任何包装,甚至就连标签都没有,只是酒瓶本身形状有些不同。

当下眉头一皱,这不三无产品吗?

萧伦递过去。

萧永文拿在手中翻来翻去,果然和他想的一样,是三无产品。

怒气不由又跟着上来了:“这酒你哪来的啊!三无产品的酒你也敢要?不怕喝出问题来啊,还拿给我喝,你是真想孝敬我,还是嫌我活着影响到你了?”

一甩手,气呼呼的将整瓶酒都扔在了地上,却也没摔碎,而是滚到了墙角落去。

“小伦也是好心拿酒来给你喝,你生这么大气干什么呀。”

李芳赶紧去捡起来,拿在手上看来看去,随后也连连摇头,“小伦又不了解这些,不知道是假的东西也正常,你跟孩子置气什么呀。”

“还有小伦,你也是呀,妈知道你一片孝心,可这种三无产品的酒你怎么也敢要的呀,卖你的人又是是何居心?”

“爸,妈,这酒是真的,不信你们打开喝一点就知道了…….”

萧伦看的差点直跳脚,这酒好不好他岂会不知道?

也还好瓶子质量过硬没被摔碎,不然陈司管知道了,非得心疼死。

“够了,还有完没完,今天你不气死我,你就不顺畅是不是?”

萧永文烦躁的挥挥手:“我想睡一会儿,你去医院看看你姐情况怎么样了吧,没别的事别来烦我。”

李芳也赶紧劝阻道:“小伦,你先去医院看看你姐姐吧,留她在医院我也不放心,你爸现在正在气头上,就别再气他了。”

“那好吧……”

萧伦挠挠头,跟着又道:“那妈,等会儿爸气消一些后,你记得开一瓶酒给爸尝点,这酒真是好东西。”

“行了行了快去吧。”李芳催促,神色也开始有些失望。

至于这酒?她寻思等会儿收拾完屋子后,要不就一块儿丢掉,省得萧永文看了心烦。

萧伦也看出了母亲的敷衍,不由苦笑一声,自己好像又好心办坏事了。

萧伦朝着医院又赶去。

到医院时,姐姐正在接受治疗。

虽都是皮外伤,但也伤的很重,好几处骨头也都被打碎了,不谨慎处理的话,以后还会留下影响。

萧伦到医院时,立马就惊动到了院长。

他匆匆迎过来,再没了先前的盛气凌人,反而是恭维可亲。

“萧先生,先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有冒犯之处,还请海涵呐。”白院长低声下气,讨好的向萧伦伸手。

萧伦却只是罢罢手,“我姐现在怎么样了。”

白院长不留痕迹的将手收回去,他知道就连陈司管都这般敬重的人,远不是他能得罪起的人。

故此脸上笑容依旧不变:“我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外科医生,现在正在为萧小姐处理伤口,相信很快就会处理完毕,然后进一步治疗…….”

萧伦语气中多了一丝焦虑:“带我进去看看。”

“好……”

楚炎前脚刚刚步入病房,后面就有一位医生急匆匆赶来,焦急喊道:“院长,赵胤雄的公子送来医院了,伤的很重,听闻贾老来了,想让贾老救回他的手。”

“可贾老已经走了,这可怎么办啊?”

“什么?赵公子手怎么了?快,马上去安排病房。”白院长一听,顿时耶慌了。

赵胤雄,这可是一尊大佛啊,万万不可得罪!

他的心肝也在发颤,今天医院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来了这么多大佛?

随后当了解清楚伤势后,白院长的面色更是变得更加难看,这种程度的伤势根本就不可能治好,可赵胤雄是什么样的人?

一旦治不好,必然会迁怒到医院头上。

一下子白院长就急的满头大汗,忽然灵光一闪,神医不就在身旁吗?

“萧先生……您能随我过去看看吗?”

白院长激动道:“白某想以金怀医院第一教授之名,正式邀请您坐镇医院。”

萧伦神情漠然,似乎没有听见院长的声音。

他轻轻将病房的门推开一条缝隙,扫过病床上浑身是血,血肉模糊的姐姐。

倏然,一股杀意猛地充斥于他眉宇间:“姐姐,你放心,赵有为施加在你身上的伤害,我会让他十倍,百倍的偿还回来!”

“断手,烫伤,还只是利息。”

白院长大失所望,也意识到是自己唐突了,“抱歉萧先生,是我…….”

“教授就免了,看在你们对我姐姐如此上心份上,同你走一遭也未尝不可。”萧伦将房门轻轻关上,转身同时,嘴角嫌弃一抹深意无比的笑容。

“好,好!”白院长激动无比,这自然是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