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乱情迷 梦筱二 快穿之兄长攻略 梁医生不可以19章

呵呵,所以他留我苟延残喘,就是为了好继续折磨我对吗?

我为何活的如此卑微,就连死,也成了奢求。

毫无意外的,我断了一条腿。

多么搞笑,我后半生居然成了一个瘸子。

可这,还不是最惨的。

被囚禁在医院大概有一个多月,我愈发想念我的孩子。

度日如年的感觉,真的生不如死。

我连一面都没见过我的孩子,甚至连它如今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砰!

顾萧墨来了。

我下意识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自从上次将我打残之后,他就再也没出现过,一日三餐,一直是护士打理我。

看到他,我立即全身毛孔都立起来了。

就像是条件弧反射一样,他就是我身上最不能触碰的那一根神经。

他似乎喝了酒,向来清冷的脸上染上了一丝丝红晕。

他烦躁的扯了扯领带,踉跄着向我靠拢。

我无处可逃,只能木木的坐直身子。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像是着了魔一般,闭上双眼吼出这一句话。

他悬在半空中的手突然顿了顿,接着迅速收了回去。

像是,要摸我?

他突然转过身去,语气晦明晦暗:你害死了我跟嘉雯的孩子,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心怎么就这么狠。

没有歇斯底里,就仿佛在陈述一件与他无关的事实。

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我害死她的孩子?

呵!

那个恶毒的女人,为了陷害我,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用来作为利用工具!

我百口莫辩,干脆沉默不语。

他突然握紧双拳,快速转过身来拽着我的衣领,我对你已经够仁慈了!就断你一条腿而已!你还要怎样!

仁慈?

他居然说的出仁慈这两个字!

我嘲讽的笑了笑,面无表情的开口,是,顾老板真是太仁慈了。你说我,一个这么恶毒的女人,你为什么不为民除害,为什么还要留着我在这个世上?

我简直无法描述他此刻的愤怒。

他气的一拳直接砸在桌上,顿时震落了一地的水果。

我看着他发疯的模样,莫名的快感涌上心头。

顾萧墨,杀了我吧!

我的内心在咆哮。

呵!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他将我整个提起,脖子被他死死掐在手里。

不一会儿,我就彻底喘不上来气。

我憔悴不堪的脸一定涨红了,头发也凌乱不堪,嘴唇乌紫发白,此刻的我落在他眼底一定特别狼狈吧!

索性,我闭上双眼等待死亡的来临。

可他突然就松开了我,将我重重摔在地上。

瘦的皮包骨的屁股被地面硌得生疼,我咬咬牙,强撑着笑脸应上他凶狠的目光。

顾萧墨,你今天确定不杀了我?你要是留着我这个祸患,万一哪天我又起了杀心,将你的小心肝给做掉了咋整?

我拍拍手,一瘸一拐的站起来。

他看着我别扭的样子,用一种特别奇怪的眼神盯着我。

就连我刚刚说什么,大概也没有听到。

他落寞的眸底,像是在神伤什么。

我只是觉得可笑至极。

难道是觉得对不住我了对么?

那好啊,顾萧墨我就要你永生永世活在愧疚里!

顾萧墨你给我看清楚了!这就是你做的好事!

我立即一屁股坐在床上,将被他废掉的左腿的裤子提起来,让那触目惊心的伤口赤裸在空气中。

你……
顾萧墨像是突然被电击了一般,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

他不敢直视我的伤口,将视线别到其他地方。

我顿时觉得爽快极了!

顾萧墨!你的良心也会痛对么?

你也有今天!顾萧墨原来你还有人性?哈哈……

只是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愈发模糊的视线里,他已经不在了。

我绝望的靠在墙角,不知怎么的,脑子里一幕一幕都是四年前与他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那时的他宠我爱我呵护我,只要我想要只要他办得到,他就一定会竭尽全力。

可惜后来……他跟白嘉雯滚了床单!

我能怎么办,我只有默默退出。

可我不知道的是,原来这一切都是白嘉雯设计好的局!

我更加想象不到的是,就连他们滚床单的事情,也……

当然这是后话。

那一夜我还是失眠了。

整夜整夜睡不着的滋味,太难受了啊。

翌日清晨,困意似乎又袭上心头的感觉。

只是我刚刚进入梦境,就被人肆意的喧哗吵醒了。

当我睁开双眼去看,却发现自己的左右手已经被人死死钳制住了。

放开我!

不知怎么的,喉咙好痛,我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话来。

难道是昨晚哭的久了,把喉咙哭哑了么?

眼前突然出现一条黑布,我心中更加不安。

不过转念想想,如今的我又还有什么值得他们绑架的呢?

该不会是哪个傻子,还把我当成顾萧墨的情/妇吧,那可真是太蠢了!

可我还是太单纯了。

单纯到蠢到无可救药!

只听到吱——一声,紧接着我就被推到了哪里。

明明不害怕的,可是此刻我还是莫名心慌。

呵呵!白若瑶!我找你找的好苦哇!萧然哥哥把你藏的可真好!

阴险的笑声飘取耳际,我心头咯噔一下。

白嘉雯!

我做梦都想杀了的女人!

白嘉雯!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你害死我妈你给我拿命来!

我一瘸一拐朝前走,被捆住的双手用力挣扎。

我恨,我恨啊!

呜呜呜啊……

突然,一阵小孩的哭声震得我心神荡漾。

就像是有一股强大的魔力般,我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这孩子的啼哭吸引过去。

指尖在颤抖。

过去给那贱人撕开斜眼布,让她好好看一看她这亲生儿子。

轰——

这句话简直惊得我外焦里酥!

我的孩子!我的儿子!

他没有被抽干血,他还活着!

眼泪止不住大颗大颗的掉下来,眼前的遮挡被人撕了下来,强烈的光线让我根本睁不开双眼。

可是我不管,我要见我的孩子!

多少个日夜的渴望啊,我终于要见到我的孩子了……

当我终于看清她怀里的乖巧男孩时,心头暖的似乎要彻底化掉。

孩细,妈妈对不起你啊……

我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想要把我的孩子紧紧抱在怀里,不让他受到任何人的欺负。

可我还没靠近,孩子就躲在白嘉雯怀里哇哇大哭起来。

而我,也被保镖死死制服住。

你这个疯婆子,吓坏我儿子了。

她一边温柔的拍着我儿子的后背,一边得意洋洋的望着我。

我顿时心如刀绞,疼的无法呼吸。

我的亲生骨肉,居然成了我杀母仇人的儿子!

老天爷你为何要如此折磨我?
当她再次将怀里的孩子哄到露出开心的笑脸,我已经痛到哭不出声了。

为什么,为什么啊。

贱人你哭什么哭?你把我的孩子害死了,将你儿子赔给我,于情于理都合适。再说了,当初萧然让你怀上孩子的本意就是用你孩子的骨髓血为我儿子续命,现在你害死了我儿子,我这么仁慈的留下你儿子的命,你不但不感谢我,还要恨我不成?

她藏在眸底的笑意愈加明显。

呸!明明是你自己将你的孩子害死,你还要污蔑我?演戏给谁看?顾萧墨他不在这里,你装什么装!

我吼的歇斯底里,恨不得冲上去给她几耳光。

更加想要冲上去将我的孩子抢回来!

可是她却突然冷笑几声,白若瑶你别在这里跟我耍横,今天我叫你过来可不是跟你撕逼的。

说着她一个眼神给了我身旁的保镖,接着我被大力拽到桌子前,身体整个往前倾。

一件东西突然飞了过来,那锋利的纸张刮的我生疼。

那是一叠厚的不像话的文件。

某种不可言喻的忧虑瞬间涌上心头。

签了它,我就立马放你走,并且保证你的余生好过。

但如果你不签,那今天死的,就不仅仅是你了。呵呵。

她说着,手指用力掐了一把孩子稚嫩的肌肤。

孩子立即疼的哇哇大哭,凄厉的声音深深刺痛我的耳膜。

你住手!白嘉雯你就是个混蛋!你这种人一定会下地狱!

我拼了命的去诅咒她。

那你就乖乖签了那文件!

这时我的双手被解开,尽管疼到失去了知觉,可我不敢有丝毫懈怠啊!

只是当我看清那条条框框里的东西时,整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第一,白若瑶所生孩子将不得继承顾氏以及白氏集团任何财产,包括所有动产及不动产;

第二,白若瑶所生孩子长大以后不能从事任何体面的工作,包括老师,警察,医生,公务员等等;

第三,白若瑶所生孩子遇到白嘉雯的孩子时,必须毕恭毕敬,俯首称臣;

第四,从白若瑶正式签字这一天起,她的孩子顾嘉嘉正式成为白嘉雯的奴隶……

一条条读下来,我的指尖都在颤抖。

怎么会有这样的协议存在!

白嘉雯!你欺人太甚!

我不签!

我吼的斩钉截铁。

我怎么能够让我的孩子一辈子活在阴影里!

这样子丧权辱国的条约,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屈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