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巅峰》刘林柳茹慧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第9章

这个年代万元户便已经是富贵人家的代名词了。

足可反应出一般人家的家庭境况。

像崔大民家这样,能拿出几百块的现金,就已经算是过的相当不错的家庭了。

虽然一毛一米收棉布,价格不算贵,但如果全部靠动用现金的话,收来的布就会相当的有限。

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这趟出远门,根本带不走大批量的棉布。

来回多折腾几趟确实没问题,但是会大大影响时间效率,加大运输成本。

而且旷日持久的话,容易信息泄露,再收布,未必就可以压到现在这个价钱了。

这个年代的钱之所以好赚,就是因为通讯等技术的不发达,造成的信息差。

况且崔大民家所在的石咀村是有名的贫困村,也就足以说明,他们村的人,手中积压的棉布,要比其他村的多。

如果在他们村都才只能搞来这么一牛车,那其他人的情况又能好到哪里去?

崔大民多少有些沮丧,“我爸虽然在村里多少还有些威信,但重新选举的事情大伙儿都知道了,想走赊账这条路,基本不可能了。”

刘林知道这事不能就这么认了,他得想想办法。

“大民,你告诉我,你这车布都是多少钱收上来的。”

崔大民也没打算瞒刘林,反正刘林答应过的,不管他们多少钱收上来,他都会给他们三毛钱一米。

只要刘林不说谎,这车布,他家最少能净挣一千块了。

“成色过的去的都是一毛钱收来的,成色稍差的,则是八分钱。”

刘林点点头,很认可崔大民的做法。

没想到崔大民平时看着憨憨的,但在这方面却并非一个死脑筋。

他想起来自己以前开公司的时候,手下就有这类的员工,如果交代给这种人一些具体的事情,反而会让人很放心。

但是这类人,创新和临场发挥能力会稍显不足。

“大民,你和你爸介不介意一米少赚一点儿?”

崔大民连忙点头,“当然不介意,你也知道,我这次做这件事,不单单是为了挣钱。”

刘林点了一下头,“那你听我的,一会儿我们把这批布存放好,你就再回趟村里。

你让你爸跟村里人这么讲,如果要现金的,就一毛钱一米,如果可以等等的,一个月以后,按照两毛钱一米的价格结款。”

刘林知道,他这次从收布到卖完布回来,根本用不上一个月的时间。

这么说一方面是为了保险,另一方面是让他们的手中能尽量的占有更多的流动资金周转。

只要这次的信任关系建立好,村民吃到了甜头,那以后三个月或者半年的就会更不在话下。

崔大民刚一听完刘林给想的道道,当时眼里的阴霾就一扫而空了。

当下就忘情的给了刘林一个大大的拥抱。

差点儿上去亲一口,

多亏及早意识到哪里不太对。

“林哥,你脑袋咋这么聪明呢!我咋就没想到这个办法呢。

昨天晚上我和我爸还为这事发愁,你这么一说,我真是茅塞顿开。

林哥,以后要是再有人说你是大傻”13,

崔大民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大耳刮子。

“我肯定给他一大耳刮子,包括我自己。”

说完自己都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起来。

刘林笑了笑,并未因为崔大民的口误生气,反而轻快地坐上了牛车的后头,“走,咱们先把这批布放到房子里去。”

刘林两世为人,还是第一次坐牛车,这感觉别说,还真是又酸又爽。

要说崔大民家这处房子还真是不错,虽然外面看上去像个危房了,可是里面还是挺干净利落的。

两人简单的将要放棉布的地方打扫干净,就将一车的棉布都卸了下来。

临走崔大民还不放心,又跑街上买了一把更大的锁头,将门给锁好了,最后将钥匙交给了刘林。

等刘林从平房回来,已经是上午十点多。

刚一到家楼门口,宋金宝就从树荫底下窜了出来。

“林哥,你这一大清早的跑哪去了,我都等了你一个小时了。”

“大民已经收上来了一牛车的棉布,我过去安置一下。”

宋金宝露出一眼的羡慕,“这么快?平时看着崔大民憨憨的,没想到办事效率这么快。”

宋金宝小眼睛直转,“林哥,大民这一牛车得挣多少钱?”

“差不多一千块吧。”

刘林说的很平淡,可宋金宝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啥?一千,块!”

宋金宝哈喇子差点儿没掉出来。

“你也不用眼馋他,你爸是供销员,如果他存心想帮你,收点儿棉布对他来说一点儿都不难。”

一说这事儿,宋金宝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可问题就是他一听说我是要跟着你们干,就一百个不支持,说我在外面交的都是一帮狐朋狗友,没一个正经人。

林哥,这事儿真不是我不相信你,其实我心里特想参与。”

刘林也没表现出什么不高兴来,反而安慰宋金宝,“你爸的想法很正常,他的初衷终归是好的,你可千万别为了兄弟们和他闹矛盾。”

宋金宝听到刘林竟能说出这种话来,心里竟多了丝敬佩。

“林哥,以前没发现,你就是那种肚子里能撑船的宰相啊!”

刘林一笑,“金宝,你爸虽然不同意你跟我们一起倒布,但用车的事情他应该不至于反对吧?

这样,你跟你爸讲,我就借个顺风车,布匹不像钢铁那么沉,不会给他添多大麻烦。

事后,一辆车我给他二十元的用车钱。”

“二十元!”

宋金宝眼珠子都要惊的掉出来了,要知道二十块可相当于他爸半个月的工资了。

再说了,厂里的车用了就用了,没人会多管多问,况且就是个顺道的事儿。

这不就跟白捡钱一样吗!

本来他昨天软磨硬泡的管他爸要厂里送货车的路线情况,还信誓旦旦的跟他爸吹牛说,谈到了一车五块钱的高价。

没想到转眼间,刘林就给出了二十块的天价。

他是该说刘林阔绰呢,还是该说他还是那个冤大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