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灰系列小说全集 《菊内留香》金银花露

心底泛着绝望,他不顾三七二十一将我提到白嘉雯面前,让我跪下磕头请求她的原谅。

看着她趾高气昂的模样,我比日了狗还要难受。

我不跪!我要打胎!

不要,我不要生下这个孩子!

我吼的歇斯底里,可是顾萧墨却一脚踹在我的小腿肚上,双膝应地那一刻我听到大地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你要是不跪,我就立刻拔掉你妈活命的管子!

我抬头,对上他翻着腥风血雨的黑眸,那是一双让我沉醉了四年的眼睛啊!

也就在后来我才知道,在他一次又一次折磨我的过程中,我心底对他残存的爱,已经被彻底磨灭。

为了妈妈,这个头,我磕!

我甚至可以闻到她鞋底尘土的味道,以及她愈发得意张扬的气息。

妈妈,女儿不孝,这辈子都抬不起头了。

被他拖回公寓的那一路,我的脑际反反复复着这一句话。

眼泪酸涩得要命,可是我不会再哭了,我发誓这辈子不会再为身侧这男人掉一滴眼泪。

我被他彻底囚禁了。

吃饭有人看着,上厕所有人看着,做什么都有人看着。

自由,离我远去。

一连三个星期,他没回来过一次。

这样也好,只要我乖乖生下这个孩子,他就会放我走了吧!妈妈的医药费,也就不愁了!

可是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对于这个孩子,我似乎,由厌恶,又生发了怜爱的情愫。

可一想到他一生出来就要沦为药引,那种无能为力的绝望,再次将我包裹。

……

这天,我蜷缩在阳台一角,双眼失神的盯着周围这灰蒙蒙的一切,却突然被一双大手拦腰抱起。

那熟悉的味道让我浑身一颤。

坐在在这里想我?

他温柔的语气让我觉得特别不真实。

手探进我胸口的那一刻,我想反抗,可是我不敢。

他将我抱到床上,迫切的撕裂我的衣服,我惶惶不安的夹紧双腿,看着头顶的野兽。

乖,我会很轻。

出乎意料的,这一次他格外的温柔,只是温柔之外又带着一丝狂野。

甚至,我都无意识的挺起腰肢去迎合他,也是第一次享受到了男女之事的美好。

这一夜我不知自己丢了几次,甚至到了最后,他还搂着我的腰肢入眠。

我居然,鬼使神差的陷入了他温柔的陷阱里。

对,后来我才知道,真特么是陷阱!

翌日清晨,我醒之后他居然还没走,搭在我腰上的大手搂的好紧。

嘴角不自觉扬起一抹惊喜的弧度。

再陪我睡会儿。

他低沉性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

我果真乖乖听话,缩在他精壮的胸膛上。

乖,好好听话,以前是我错怪你了,事情的真相我都弄清楚了,你安心养胎,再给我点时间,等我处理完一切,就娶你。

我听的目瞪口呆!

他说他要娶我?

我伸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我……没有做梦。

我支起身子在他的上方,目光灼灼的看向他。

我要确认一遍。

他的眸子似乎恢复成了四年前那温柔缠绵的感觉,让我一看,就会情不自禁的沦陷。

事情翻转的速度超出我的脑洞认知,以至于傻傻的我,还真那么天真幼稚的以为,我的萧然又回来了。

他轻拍我的后背,还跟我讨论孩子是男是女的问题。

我娇羞的躲进他温暖的怀里,用小脸蹭着他心脏跳动的地方。

只是我看不到,在我的头顶上方,他眸底稍纵即逝的寒凉
日子就这么平稳的过着,不知不觉,都七个月过去了呢。

我坐在大床上,掐指算着孩子出生的日期。

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我一脸幸福的对宝宝说:要是你是个小公主呢,就叫你顾伊伊,要是是个小帅哥,就叫你顾云琛。

这两个名字是我翻了好久的字典才最终确定下来的呢!

拿给顾萧墨说的时候,他宠溺的摸着我的头说,我喜欢就好。

这些天,他回来的日子愈发少了,听他说是因为公司还有白嘉雯那边的事情还没摆平,很忙。

我当然不会怀疑我的男人,他说什么,便是什么。

我招呼楼下的保姆,张嫂你上来一下。

我想出去给孩子再买几套衣裳,不管是男是女,我都得准备齐全呀。

张嫂听到我的吩咐后面露难色,小姐,你这肚子都这么大了,出去真的不安全啊,我还是打个电话向先生请示一下吧。

我急忙拦下她,哎!不行,我还打算去菜市场买点好菜,做一顿好吃的犒劳他呢,你可别泄密。

我心里打着小算盘,美滋滋的扬起嘴角。

张嫂听了我的话。急忙去收拾行头。

自从上次顾萧墨说过要娶我之后,在我的要求下,这偌大的院子里,就再也没有过保镖。

倒也清静自在。

我们一前一后上了一辆的士,路上张嫂跟我唠唠叨叨说了好多坐月子的事情,我看着她,眼里莫名泛起酸涩。

如果妈妈能醒来该多好,她就能看到她外孙了啊。

算一算,我也好几天没去看过妈妈了,张嫂,下午你陪我去看看妈妈吧。

她听出了我声音里的哽咽,连连应下。

可事情,往往不会按照你计划的那样发展。

去到菜市场的时候,卖排骨的大妈笑脸盈盈的对我说,我看呐,这肚子里一定是个大胖小子!哈哈!可真幸福!

她爽朗的笑声萦绕在耳际,一路上,我都乐得合不拢嘴。

能得到别人真诚的祝福,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正当我们准备回家的时候,雨,来的猝不及防。

张嫂双手提满了蔬菜水果,我的手里也不闲着,全是宝宝的衣服。

我们出门没有带伞啊,一看这架势,应该要很久才能停了。

让开让开!

突然,一道急促的浑浊男声响起在耳旁。

霎时间,我整个身子被掀翻在地。

疼痛,迅速传遍四肢百骸。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我的双腿之间流出。

小姐!

莫名的,我的世界变得特别安静,仿佛只听的到张嫂哭喊的慌乱声。

孩子,我的孩子……

我捂住愈发疼痛的肚子,豆大的雨珠落在我的脸颊,仿佛要冲刷掉我残存的意识。

……

鼻尖似乎萦绕着男人熟悉的气息,耳际充斥着女人似真似假询问的担心话语。

我想睁眼,可眼皮好重啊,我根本做不到。

我只能在心底默默祈祷上苍,不要带走我的孩子!

然而,老天爷它似乎永远不会理会我的请求,甚至有时还会恼怒的惩罚我一顿
呵呵,我本来想着足了月子之后就让你顺产下来的,可是你自己不中用,我有什么办法?

我的下巴似乎被轻轻挑起,模糊的视线里尽是顾萧墨的重影。

他的身侧,似乎还依偎着一个女人。

哎呀萧然快别气了,让医生推她进去吧,耽误了时间可不好。我们的宝宝还等着这药引子呢!

白嘉雯!

她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能听得出她这刁钻刻薄的声音!

身体像是突然充满了力量一般,我猛地睁开双眼,不可思议直直望进顾萧墨的眼底。

往日里的温柔似水不复存在,取而代之一脸冷漠无情。

我懵了,甚至连肚子里传来的剧烈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我怔怔的盯着他,死死咬着嘴唇,血腥味灌进嘴里,是很恶心但只有这样我才能维持清醒!

顾……萧然!你这个大骗子!

他骗了我,他居然骗了我?

许久不见的眼泪像是积蓄了多大的力量一般,在此刻冲出我的泪腺。

我颤抖着手指,恨不得用它戳破他的眼睛。

我恨,恨他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萧然,快些将姐姐推进去吧,姐姐那个样子,我好害怕啊。

女人娇嗲的声音,将他眼底翻滚起来的怒意打压下去,他搂紧她壮大一圈的腰肢,淡漠如斯的声音回响在空旷的长廊,给我把她肚子里的东西剖出来!

一声令下,一直蓄势待发的医生护士极速将我推进手术室。

顾萧墨!此生此世,我恨你!你们不得好死!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我哭的撕心裂肺,模糊的视线里是那一对狗男女的欢声笑语,交颈呢喃。

我发疯似的捶打起我的肚子来,愤怒彻底抓走了我的理智,我恨不得此刻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跳进悬崖,就算是死,我也不要受这种屈辱啊!

可是没过两秒我的左右手就被两个面容精致的小护士牢牢抓住,一剂针注入我的手臂。

我死死咬着牙根,想张嘴去咬这些畜生。

别不识好歹!剖了就完事了,别搞得大家不愉快!

主治医生尖锐刺耳的声音回荡在我最后几秒的意识里。

再然后,我彻底昏死过去。

就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我看到我的孩子小小可爱的脸蛋,是个男孩,我小心翼翼的抱着他,给他唱起童谣,可是突然,顾萧墨不知从哪里出现,他抢走我的孩子,叫人来抽干他的血!

我哭的喉咙干哑,可是他根本不理我,还抱着他跟白嘉雯的孩子有说有笑……

最后他又将我血肉模糊的宝宝抛给我,还叫我滚!

……

啊!

意识似乎被唤醒,突如其来的阵痛让我清醒过来。

这是哪里?天堂么?

我的孩子!!

当我伸手摸到我小腹平平带着伤口的肚子时,锥心的疼交杂着恐慌让我惴惴不安。

他们不会真抽干了我孩子的血吧!

想到这,我不自觉握紧了双拳,眼泪再次席卷而来。

我要夺回我的孩子!

顾萧墨!你给我出来!啊!你给我出来!

我像个疯婆子一样,撕扯着喉咙大喊。

叫什么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