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湿by春日负暄(推!) 小日子(1V1)彩虹糖

难怪!难怪他要我代孕!

可是我反抗的了么,妈妈命悬一线,合约重如泰山,我已经彻底逃不出顾萧墨的魔爪了。

原来我也有这么逆来顺受的一天。

此后半个多月的时间,顾萧墨来了七八次,每次都将我折腾到下不了床,但白嘉雯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似乎被顾萧墨包养在了他一处私人公寓,但我的肚子却久久没能传来动静。

这样的日子,简直生不如死。

四年前,他佯装成一个穷小子的模样跟我谈了一场柏拉图式的爱恋。

出于我自己的保守观念,也出于他对我的尊重。

可那个月色迷人的夜晚,当我看到他与我的好妹妹白嘉雯交颈在白桦树下,肢体相贴的那一刻,心,破碎的猝不及防。

更过分的,白嘉雯还给我发了他们做那事的照片!

眼里容不了沙的我,选择悄无声息的离开他,结束了这刻骨铭心的四年。

砰砰砰!

沉重的思绪被急促的敲门声打断,我擦擦眼角似有若无的眼泪,起身下楼开门。

入眼的,是白嘉雯那张妖冶如花的脸。

心跳漏了一拍,某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下意识想要把门关上,奈何她已经进了屋。

贱人!见到正室还敢这么嚣张!

她又想扬手打我,还好我躲得快。

她的脸上完全不见楚楚可怜,取而代之凶神恶煞。

我真心佩服她怎么能在顾萧墨面前演这么久。

呵,你看你穿的这一身,穷酸成什么模样,活脱脱一四五十岁中年大妈!

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冷嘲热讽道。

我管她怎么说,爱咋咋地。

今天她突然找上门,一定是有什么阴谋,我不敢掉以轻心。

直说,有什么事?

她翘着二郎腿,悠闲淡定的吃着我早上准备好的果盘。

怀了么?

她睨了我一眼,涂满红红绿绿指甲油的手指在暖黄色灯光映衬下愈发吸引眼球。

还…没。

闻言,她轻嗤一声,你最好早点怀上,我的宝宝还等着你肚子里的东西救命呢。

我心里咯噔一声,她什么意思?

她看到我这幅惊慌失措的模样,阴险的笑声瞬间回荡在客厅里,怎么,你还不知道?呵!萧然居然还在乎你!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可是她就是故意给我卖关子,还抓起桌上的瓜子开心果向我抛来,钝钝的疼让我睁不开双眼。

白若瑶,你永远都斗不过我的!

她尖锐刺耳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我下意识回头,正好就看到她松开双手那一幕——她居然自己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也就在下一秒,一堆保镖涌了进来,将她抬走。

经过我的那一刻,她嘴角扬起的弧度格外渗人。

脑子嗡嗡的响,我缩成一团蹲在角落瑟瑟发抖。

半饷,我终于明白过来,她这是要陷害我!

白嘉雯!这一招是不是太狠了点?

那可是你跟顾萧墨的亲骨肉啊!

可是后来,当我知道了事情所有的真相,才明白过来这女人的良苦用心
那可是你跟顾萧墨的亲骨肉啊!

可是后来,当我知道了事情所有的真相,才明白过来这女人的良苦用心!

————————————

接到顾萧墨电话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自己被他拖上刑场的血腥画面。

不!我不甘心!不是我做的我凭什么要认这无妄之灾!

他叫我火速滚到医院,不想死就老实听话。

我能怎么办,硬着头皮也要上啊!

刚刚下车,我的左右手就被两个黑衣人架上,粗鲁的动作让我疼到不敢喘气。

我望着这幽幽蓝天,阳光明媚的模样似乎可以驱走人们心头郁结的阴霾。

可是却始终照不进我尘封已久的心。

一步一步,脚下都像是踩了铆钉一样。

终于到了这高级病房门口,里头传来医生语重心长的声音,摔得太严重了,本来还有挽救的余地,可如今只有这一个办法可以弥补了!

也就是他这一句话,让后来的我受了太多非人的折磨。

可透过玻璃窗,我分明看到那医生跟白嘉雯眼神交触阴险一笑的场景。

而顾萧墨只是一边心疼的抱着那女人,一边紧紧握着拳头,头上的青筋暴起。

老板,人带到了。

我被推了进去。

顾萧墨阴骘狠毒的眼神像是要把我就地凌迟。

呜呜呜……萧然我不想看到姐姐……

这演技,世界欠她一个金马奖不是么?

我轻蔑的扬了扬嘴角,啪!

贱人你还敢笑!

我被他拎着拖出了病房,衣服勒住脖子,呼吸凝滞,腿上也刮出了一道道伤痕。

可我似乎不痛,因为皮外伤,永远不及心底的伤。

他像是扔垃圾一样将我扔在厕所一角,并迅速将门反锁。

我害怕到了极点,因为他周身的温度已经到了可以迅速凝结成冰的程度。

贱女人你还看不清自己的身份么!你不过就是我虐待的对象,你特么还想小三上位!

他扑上来就撕碎了我的衣服,将我背过身去挺身而入。

给我叫出声来!臭婊子!

他的动作愈发凶狠,可我的干涩就像是不满他的粗暴一样,丝毫没有湿润的意味。

那种感觉,就好比用一条粗大的铁棒/子,在你最柔嫩的肌肤肆意摩擦,直到鲜血淋漓为止。

我双眼无神的盯着这冰凉的地面,寒意传遍了我的四肢百骸。

却突然听到驰骋在我上方的男人恶狠狠发话,你弄伤了嘉雯的孩子,就生一个赔给她!用你孩子的命赔给她!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这撕心裂肺的疼痛提醒我,不,我没有做梦。

这个狠心的男人,居然要用我孩子的命作为补偿?

我像是炸了毛的野猫,拼尽全身力气挣扎起来,顾萧墨!你畜生!

可是我的反抗,无疑激发了他的兽性。

小腹处像是突然有股暗流在涌动。

疼,锥心刺骨的疼。

女人灵敏的第六感让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顾……萧然,你快停下……我……

然而我话没说完,眼前一黑就彻底昏死过去。

身后的男人似乎停下了他的动作,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

当我再次醒来,逆着刺眼的强光将双眼睁开就看到一片白茫茫。

居然没死。

身体像是被拆解重组了一般,根本动弹不了。

而小腹处肿胀的疼,更加难受。

身旁,似乎趴着一个男人。

我尽力将头偏了偏,身旁的人立马清醒过来,当我看清那人的面容后,简直羞得无地自容。
苏南风。

那个比顾萧墨还要早一些爱上我的大男孩。

憔悴的面容掩盖住他好看的五官,浓重的黑眼圈愈发刺痛我的心。

只是他的眼神依旧清澈到底,丝毫不见任何世态人的杂念。

没想到再次相见会是这么尴尬的场面。

你不是去国外发展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脸上像是火烧一样,只好别过眸子看向淅淅沥沥下着小雨的窗外。

他起身为我倒了一杯水,柔声道:嗯,回来了,国内也有很好的发展。

怎么可能!

当初他就是因为成绩优异被国外一家大企业挑走了,而这一走,就是四年。

我对不起他,当年伤他太深。

瑶瑶,你很缺钱对吗?

他将水杯递给我,那明晃晃的液体此刻像是倒映着什么阴暗的影子一样。

我眨了眨眼,快速蠕动喉咙。

一口,接一口。

对,缺钱。

干脆直截了当承认好了,我敢做,还能不敢当么!

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垂在两侧的手有丝微颤抖。

倘若时光可以逆流,扪心自问一句,我当时会选择他么?

答案沉进了脑海里的无底洞,苦涩的笑容泛起在双颊。

可就在我出神之际,他突然靠近我,粗粝的指腹按住我本就疼痛的肩膀,腥红的双眸里隐藏着滔天怒意,跟我走!我养你!给你妈妈治病!

他的嘶吼,让我手足无措。

砰!

门突然被大力撞开。

我眼角的余光瞥到顾萧墨冷峻高大的身影,森冷的眸底让人不寒而栗。

伤成这样还勾引男人?

以他的角度,我们两个的姿势确实很暧昧。

苏南风被激怒,疯了一样冲了过去。

他拽住顾萧墨的衣领,两个身高不相上下的男人对峙的场面真的太可怕。

我慌了,不,不要!

顾萧墨是谁?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惹不起啊!

我咬着牙根连滚打爬过去抱住顾萧墨的腿,我求求你,放过他!

我跪下去的姿态落在苏南风眼底,那如一汪死水般的瞳孔告诉我,他有多绝望。

可我只好当做没看到,因为我实在不想再让他为我受一丝伤害!

好自为之。

他撂下冷冷一句话,走的义无反顾。

视线变得绵长,却突然被头顶的怒喝惊醒——

还在看你的野男人?你肚子里的杂种是不是他的!

野种?

我怀孕了?

他揪起我的衣领,双脚离地的那一刻我居然有种要解脱的释然感。

怎么可能,这是四年后我们第一次见面。

对视几秒,似乎我平静的眸底最终取得了他的信任。

他将我撂到床上,居然将大手放到我的肚子上。

没想到,来的这么巧。呵呵。

他冷笑几声,我全身鸡皮疙瘩碎了一地。

你什么意思?

我下意识往后挪了挪,伸手护住我的孩子。

嘉雯的孩子,需要你孩子的骨髓血续命。你必须得服从!

我瞬间瞪大了双眸,顾萧墨你还是人么!

或许是出于母亲对自己孩子的保护,我当然不会让我的孩子一生下来,就受到这么非人的折磨!

啪!

要不是你推嘉雯滚下楼梯,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贱人你就是自作自受!这叫报应!

我翻滚的眸底,燃烧着熊熊火焰。

我想解释,是她白嘉雯自己从楼梯下滚下来的,可是这么白痴的念头谁会相信!

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