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火电影 上原瑞穗

随着芈骊话音刚落,周围忽然传来一阵阵呜咽之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叫一般。</p>

祖安脸色微变,急忙到窗边查看,只见外面杂草丛生,一人高的草叶子随风不停地摇摆着,破烂的窗边一些木板被风吹得簌簌作响。</p>

“阿祖,我有点冷。”碧玲珑脸色有些苍白,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p>

感觉到她的手格外冰凉,祖安安慰道:“不必担心,应该是风吧,再加上这庙的构造很特别,到处存在着各种孔窍,风一吹就会发出这种鬼哭之声。”</p>

碧玲珑嗯了一声,靠在他身边不再说话。</p>

祖安则询问芈骊:“皇后师父,这不太合理啊,按理说这里应该是秦王修得吧,以他那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性子,怎么可能给徐福立像,还配上这样的刻文?难不成这庙是徐福修的?”</p>

芈骊眉头紧锁:“嬴政的确不太可能给别人修这种雕像,至于徐福……这里是历代秦王祖地,他怎么可能有机会来修。”</p>

“这倒也是,”祖安点了点头,“不过问题来了,既然既不可能是秦王修的,也不可能是徐福修的,那这是谁修的。”</p>

一席话后两人都陷入了沉思。</p>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传来了碧玲珑的惊呼:“不要!”</p>

祖安吓了一跳:“你怎么了?”</p>

他这才发现对方竟然靠在他怀中睡着了,想来应该是之前元气损耗太大,再加上这段时间一直精神高度紧张导致的吧。</p>

祖安也没有吵醒她,为了她睡得更舒服,便抱着她在旁边一处石墩下坐下,伸手轻轻拍着她安慰起来。</p>

感受到她身子时不时的颤抖,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噩梦。</p>

他正要继续和芈骊商谈的时候,碧玲珑声音又再次响起:“疼~”</p>

她此刻的声音没有平日里那种干练与高傲,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柔弱与无助。</p>

祖安又喊了她几声,她完全没有清醒的意思,只好将手掌轻轻贴在她背心,将温暖的元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她体内,这样能滋养她的身体,希望这种温暖能帮她驱散梦魇。</p>

隔了没多久,碧玲珑忽然带着哭腔说道:“疼,轻点,阿祖……”</p>

祖安:“……”</p>

芈骊也闻讯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说道:“这女人梦里似乎你正在对她做什么事情。”</p>

祖安还没来得及回答,碧玲珑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祖</p>

安先是一怔,然后那美丽的眸子快要滴出水来。</p>

她不停地在祖安怀中扭动着身体,细腻白皙的小手轻轻抚上了祖安的脸庞,然后缓缓向下,一路拂过他的脖子,胸膛……</p>

“这女人发-骚了么?”芈骊哼了一声,直接转过身去,一副专心查看这庙中的古怪,懒得看他们这些乱七八糟事情的样子。</p>

感受到怀中弹性惊人的娇躯,祖安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急忙转移注意力问道:“你醒了?”</p>

碧玲珑嗯了一声,声音格外柔媚:“你刚刚在梦里对人家那样,还好意思问我。”</p>

祖安:“……”</p>

这梦中的事情关我啥事啊?</p>

不过不得不说,女人天生就是妖精啊,像碧玲珑这种平日里一本正经的,结果一诱惑人起来,竟然这般浑然天成。</p>

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热意弹性的身体,柔媚至极的声音,仿佛无一不诉说着无声的邀请。</p>

祖安原本刚用鸿蒙原始经淬炼了三次身体,如今体内阳气本来就已经达到了顶峰,被她这么一引诱,浑身立马僵硬起来。</p>

感受到那让人窒息的压迫力,碧玲珑脸色更红润了,她柔声说道:“阿祖,我已近想清楚了,皇帝要追杀我们,我们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与其一直惶惶不可终日东躲西藏,不如抓紧时间快快乐乐过每一天。”&

amp;lt;/p>

祖安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你什么意思?”</p>

碧玲珑水汪汪的美眸横了他一眼,那一瞬间的仪态勾魂夺魄:“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这家伙的心思,之前你故意用我来气他,显然那些话也是你真实的想法吧?”</p>

被当面戳穿,祖安也有些不好意思。</p>

碧玲珑水润的红唇凑了过来:“我们虽然打不过他,但可以报复他,不是么?”</p>

且说另一边沙漠之中,赵睿智打了个喷嚏,然后抬头望了望上面,忍不住问道:“何励,天花板上是不是有一道绿光?”</p>

原来他们一行人在沙漠中与那些怨灵黑蝎一边战斗一边继续往里走,最后无意间掉入了一个流沙漩涡。</p>

以赵睿智的修为自然不可能被区区流沙给困住,不过齐王府那些武士挣扎的时候,无意间露出了流沙中的一些城垣,他这才意识到流沙下面埋着一座古城遗址。</p>

这茫茫无际的沙漠终于有点不一样的东西,他有预感这里面有自己需要的东西。</p>

便带着众人一起进入了这座地下古</p>

城遗址。</p>

不过刚进大门的时候,他们就吃了不小的亏,前面探路的人刚打开城门,里面忽然出现一片火海,尽管赵睿智很快出手将火海扑灭,不过探路的两人已经被烧成了焦炭。</p>

有了这番变故,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p>

接下来在遗址中遇到各种机关陷阱,但这些人本来就是训练有素的高手,再加上赵睿智压阵,很快便有惊无险地渡过了。</p>

最终一群人来到这个空旷的大厅之中,倒是发现了一些东西,可这些东西对赵睿智完全无用。</p>

没有找到丝毫长生有关的线索,赵睿智心头本就烦躁,然后看到头顶绿云,他没来由地升起一股怒意。</p>

虽然何励说没看到什么绿色,但他依然念头不通达。</p>

于是直接抬头一掌,天上那块他觉得泛绿的石板被击碎,然后很多流沙涌了下来。</p>

殿中众人急忙闪避,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叫道:“快看,有一块石碑!”</p>

赵睿智也注意到了,那块巨大的石碑是随着流沙掉下来的,他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了石碑旁边,头顶下来的流沙则被一股无形的气劲挡开。</p>

他望了何励一眼:“去把窟窿堵上。”</p>

如果放任不管的话,这间大殿很可能被流沙堆满。</p>

何励一脸郁闷,你打出的窟窿让我去堵枪眼,我怎么这么倒霉啊。</p>

不过他不敢有丝毫怨言,急忙飞到头顶,用背顶在窟窿之上,四肢紧紧吸在天花板上,用身体将流沙挡住。</p>

无穷无尽的流沙往下溢,那巨大的压力饶是他九品巅峰的修为也有点扛不住,只能祈求皇帝快点搞定然后大家撤离这里。</p>

此时赵睿智正看着眼前的石碑,这石碑也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通体绿色,前后都已经很多碑文模糊不可见了,只剩下了几句话。</p>

那些文字极为古怪,不过赵睿智学究天人,倒是在一些上古典籍中见过类似的字。</p>

他缓缓念道:“……纷吾乘玄云,广开兮天门;天日回金阙,南星绕玉衡;华盖以就紫,雅音而入郑;谁人识得破,结发受长生……”</p>

“长生!”看到最后那两个字,他的呼吸一下子便急促起来。</p>

—</p>

晚上应该还有,自感最近更新很蛋疼,萌新瑟瑟发抖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