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怦by一座银山 橘梨纱

当镇守太监被拖走的时候,很多人的脸色都变得更加难看了,尤其是董大户。

显然,这个人身份更加不一般,居然一出场就把镇守太监吓倒了。

要知道,这位太监平时在扬州城里可是嚣张跋扈,基本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这个人一出来,什么都还没说,沈公公就被吓成这样。

扬州转运使杨元雅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没有丝毫的犹豫,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以头触地,同样没有说话。

他算是看明白了,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了。

皇帝来了!

杨元雅的脑海中就只剩下这四个字,除此之外,一片空白。

他知道,自己完了,这一次不满门抄斩都是皇帝法外开恩。

两个影卫从后面搬来了一把椅子,恭恭敬敬地放到了朱翊钧的身后。

朱翊钧也没客气,直接就坐了上去。

张简修绕到朱翊钧的身后站住,很是恭顺。

看到这一幕,董大户的脸色更难看了,低头瞥了一眼趴在地上如丧家之犬的扬州转运使,眼中的阴狠一闪而过。

果然都是废物!你们这些人拿钱的时候什么都好说,一旦遇到事,这都是个什么玩意?

你们这群废物,实在是太废物了!至少你也要告诉我这个人是谁,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像什么样子?

一句话都不敢说,你也被称为朝廷命官?

就因为有你们这些人,大明朝才会没落成现在这个样子!

瞪了一眼杨元雅之后,董大户昂着头,十分高傲的说道:“不知这位大人怎么称呼?看您的样子,来头应该不小。”

“好说。”朱翊钧笑了笑,唰的一声把折扇展开,随后笑着说道:“贵姓朱,名字你就不配知道了。至于我的官职……”

“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官职,不如先封一个?”说完,朱翊钧转头看向张简修,笑着问道:“你觉得我封一个什么官职比较合适?”

闻言,张简修苦笑,皇帝这是起了玩的心思了。

不过皇帝愿意玩,他也愿意凑趣。给自己封个官的皇帝,眼前这位也不是第一个。当年的正德皇帝不是还给自己封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吗?

还没等张简修开口,对面传来扑通的一声。

朱翊钧转头看过去,发现董大户已经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跪都跪不起来了。

董大户本身就是一个聪明的人,对很多事有着非常精准的判断。眼前这个年轻的大人身份非同寻常,能让张居正的儿子如此尊敬,同时还把自己带来的两人吓坏了。自己带来这两人,一个是大官,另外一个是宫里面的太监。能把这两人吓一跳,那身份就不同凡响了。

现在对方说是贵姓朱,这的确是贵姓,名字也的确是自己不配知道的;还敢说给自己封个官,全天下谁敢给自己封官?

整个天下也就只有那么一个人了,恰巧那个人也姓朱!

如果这个时候董大户还想不出来对面这人是谁,那他也混不到今天了!

看着趴在地上的董大户,朱翊钧的眉头一皱。

“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趴下了?”朱翊钧缓缓的说道:“你刚刚耀武扬威的劲头哪去了?这可不像你啊!”

朱翊钧的话刚说完,董大户居然直接就侧倒在了地上。

一边的影子连忙上去看了一眼。

只见董大户浑身抽搐,口吐白沫,脸色发青。

随即影子的脸色都有些古怪了,站起身子说道:“陛下,他好像吓得犯病了

。”

闻言,朱翊钧的神情瞬间就古怪了起来。

他抬起头看向了董大户身后的董老二。

这个人比他哥强一点,此时趴在地上,身子颤抖,一动都不敢动。

就这?就这就抖如糠筛了?

你们吞天蔽日的勇气呢?刚刚要弄死这个、弄死那个,要运到海上去,现在怎么不弄了?

张居正的儿子都敢弄,结果到了我这,就吓成了这个样子?

太怂了!一点勇气都没有!快拿出弄死张居正儿子的勇气啊!

可惜,你们根本就没这个勇气!

“行了,都拖下去。”朱翊钧兴致全无,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好好的审问。朕倒是想看看他们这些人究竟都干了些什么对不起朕的事。”

“是,陛下。”影子答应了一声。

包围杨元雅等人的影卫两两一个,直接把这些腿软得像面条的家伙像拖死狗一样拖了下去。

等到人被带下去之后,朱翊钧又吩咐道:“既然已经做了,那就直接做下去。去,把董家抄了。”

“是,陛下。”影子再次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向外走了出去。

抄家的活不用他来干,这事有东厂的人接手,他只是出去传一句话而已。

等到影子离开以后,朱翊钧转头看向陈矩,再一次说道:“陈忠生到哪里了?他还没有来吗?”

“回陛下,送了消息过来,人已经到了济南。马上就能到这里了。”陈矩连忙说道。

陈忠生,这个人跟陈矩没什么关系。他是朱由校最早收在西苑的那一批孤儿当中的一个,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当年他家里遭了灾,带着妹妹一起跑出来,一路跑到京城来要饭。原本他是不会被收到宫里面来的,毕竟年纪已经很大了。

只不过宫里面在青楼解救被拐女子的时候,找到了他的妹妹。那个时候,这个愣小子正准备闯进青楼去救人。

当时就有人问他要怎么救,他咬牙切齿的说准备去青楼里杀人,要杀了那些干坏事的人,见一个杀一个,把他们都弄死,闹出大乱子让自己的妹妹趁乱跑。

最后,这个勇气可嘉的毛头小子就被带到西苑,跟他妹妹一起。从那一天开始,他就在西苑跟着刘显学习,转眼,弹指一挥间,时间已经过了八年。

这个陈忠生在西苑很努力,无论是读书还是练武,是一个难得的文武双全又忠心耿耿的人才。

当朱翊钧想要组建东风镖局的时候,就把陈忠生调了出来。

他倒也没让朱翊钧失望。

喜欢回到明朝做仁君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