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汐意俊彥小说阅读 蓝汐意俊彥小说偷心妈咪嫁到:总裁,你快跑!

蓝汐考虑几天,还是决定辞职躲起来生孩子。

她害怕肚子挺起来,到时让悠悠姐还有同事看出自己未婚先孕,届时一则不知如何解释,二则受人指点,场面一定相当难堪。趁着现在刚成胚胎小腹仍是平坦,她必须得找个合适的理由瞒着悠悠姐离洛城远一点。

当蓝汐一咬唇,把急辞工的辞职书递到祁泽风的办公桌前时,祁泽风颇是意外的抬起头来。

祁泽风不仅是旅行社的副总,而且还长得英俊潇洒,一如常见的西装革领挺拔帅气,有车有房,是女人们为之尖叫的钻石王老五,趋之若鹜的黄金单身汉。

“蓝汐,因为什么事要离职?”祁泽风视线灼热地看着蓝汐,满腹不解。

其实,祁泽风早就暗暗关注眼前这个平日看去默默无闻、安安静静做好份内事,表现还不错的下属了。而且越多关注,他越是发现蓝汐长得相当清秀,白里透红的脸是越看越耐看,小小的瓜子脸,惹人垂怜,让人恨不得将她收入虎翼下小心保护。

虽然她看去很淡然很坚强根本不需要人的保护,但正越是这样,他越是想靠近她。

现时,这个社会,外在和内在美的女人太少了。他觉得,要娶老婆就要娶蓝汐这个模样的。不需要太美,太美的女人不会安守本份,只要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就行了,他正需要的,就是像蓝汐这样能给他一个幸福家庭的女人。

本来,他正有打算等待七夕来临那天,正式约蓝汐共进晚餐再趁机表白。谁知,眼看七夕就近在几天,她却要离职,离开公司,也要离开他了吗?一旦放她离开,就意味着,她要消失于人海,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相见了?

虽然心情一下低落谷底,但祁泽风没有把内心表现在脸上,只是静静地看着蓝汐正不安互绞着的十指。

他知道,她在紧张,那泛白交缠的指节,是否意味着她本身也不舍得这份工作?

等待了很久,终是听到她回答了一句:“我有事,暂时不能上班了。”

“什么事?”

“私事,需要离开洛城。”

“是家事?如果只是家事,不需要辞职,我可以让你请一个月长假回家去处理,或者一个月不够再允许你请多一个月。”祁泽风微低着视线,摆了一个角度就是要看清她眼里在写些什么。

蓝汐一脸错愕,对上祁泽风的如沐春风的脸,僵硬地摇了摇头。

“还是说?工资给得太低?”祁泽风又试探地问一句。

“不是这样的!”蓝汐一时慌乱,连连摇头,语无伦次:“公司给我的工资很优厚,也很合理……”

“那我就想不明白了,如果真是家事,可以请假不一定要辞职的,再或者,是我对你们这些下属不好?让你们不满?问题出在我的身上?”祁泽风轻笑,玩着手中的金色钢笔,逼得蓝汐一筹莫展。经祁泽风一说,都找不到借口辞职了。

挣扎了许久,蓝汐一咬唇说:“我是回家结婚的。”

祁泽风原本轻笑的脸一僵,不敢相信地瞪着蓝汐。失落惆怅这些字眼,在这刻都不能表达此时祁泽风的内心了。他原以为她是因为家事才离职,看来是他自作聪明,也自作多情了。

“祁总,这个理由允许我辞职了吗?”蓝汐把祁泽风失望的脸色当成是对满意员工的不舍。

祁泽风如是当头棒喝,如梦初醒,拿起桌面的辞职书,拔开钢笔,深呼吸一口气。一咬牙跋扈飞扬地签上自己的个性签名。

将辞职书递回给蓝汐时,他又说:“保持联系,我……飞跃旅行社随时欢迎你回来。”

“谢谢祁总!谢谢!再见!我……我出去了!”蓝汐感激得眼眶一热,眼睛有些朦胧,她连连点头,接过辞职书,一边后退。不小心撞上椅子时,她又不好意思地又急忙道歉,“对不起!祁总!再见!”